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忍耐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04   点击:

  
  木莲明白,他需要忍耐,得到方家的信任,就让方家认为他能干而贪图方家的权势,只有如此,才有立足之地,如果他有了二心,一旦让方家抓住把柄,后果不堪设想,他之前入赘的苦就白吃了,他不能功亏一篑。
  他找到了舅舅,开诚布公的说了他的想法,他感谢舅舅这些年对母亲的照看,对他的关心,如果他有出头之日,一定不会忘了舅舅,他请舅舅不要糊涂,想想盈盈,如果不是谢家,盈盈肯定会被夫家轻视,日子难过。所以他混得好了,盈盈是最大的受益人。
  王二老爷马上明白了木莲的威胁意味,木莲自小有主意,表面花天酒地,却是钱都花到了有用的人身上,如果得罪了他,大大不妙。他只要一个电话,北平那边盈盈的婆家,就会难为女儿。
  王二老爷不得不妥协,他所有的打算,都是如何沾谢家的光,自然不会得罪木莲。他深知他姐姐在谢家没什么地位了,而木莲的荣辱才是重点。
  他马上说,都是一家人,自当荣辱与共,不会给木莲找麻烦,他所想的一切都是为了木莲。
  木莲这才放心了,他知道母亲一个人成不了事,但他想,是谁让母亲动了心思,这种话题王二老爷不会主动提及。
  他套母亲的话,母亲说出了那个庶妹的建议。
  木莲感觉应该给那位小姨一点教训。
  他找人在街上拦住了小姨夫,让他吃了点皮肉苦。
  然后给小姨打电话,如果她再在母亲面前胡说八道,下次挨打就是她的宝贝儿子。那个女人马上说,再不敢的。
  木莲发现,他以后就是来这里,也最好不住在谢家了。他在城里另找了处房子,离沈家极近。
  垂杨里---会长
  宗桐真的当上了会长,她知道这是心杨在背后支持。
  她不解心杨为什么非让她当这个会长。
  心杨说,事务自有人打理,只当一段时间即可,这个名是有用的。
  木笛也说,既然心杨支持,就当吧。愿意管事就管,不愿意就不理会。
  随后宗桐组织商会办了几次慈善募捐,一时声名大振。
  各大报馆也都刊登了消息。宗桐成了名人。
  沈太太如今脾气磨没了,到是谢太太暗里吃味,一个庶女,如今名气这般大,比木莲都有名。
  现在那个庶妹和她往来极少了,总说有事,来了也是匆匆几句话,不在插手她的家事。弟妹呢,是个人精,因了盈盈,决不提沈家的事,她还劝谢太太,出嫁从夫,宗桐的好坏与谢家无关,那是沈家的人,若是说的多了,会开罪沈家。
  谢太太气闷,这才发现,宗桐嫁了个好人家。
  而沈太太呢,一说起来,就说儿了做得主,她如何管得,也不知怎么就迷得儿子找不到北。
  谢太太无法。想寻二姨娘的晦气,却发现只要她刚要为难二姨娘,老爷就会出现。后来老爷说,太太还是多将养比较好,二姨娘院前另安排了人,太太一来,就给挡了。
  垂杨里---借力
  木莲现在发现有钱好办事,有些事,他不借用方家的名号,而是用钱也能开路。
  他醒悟到这一点,到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在钱上多动脑子,也许不用做方家的驸马。
  他也开始参与方家的生意,当然方家只是对他开放了一部分,他名义上说是帮妹妹的忙,妹妹是商会的会长,方夫人考虑到木莲毕竟这个驸马做的不错,也就点头。
  他的生意没有给宗桐,都给了心杨,他发现心杨赚钱比妹妹厉害,宗桐的生意多是中规中矩,到是心杨的生意更广,什么生意都敢接。只是转手一趟,只要不被人查到就行。
  他的口袋充实起来。
  仕途走得更顺利了些。
  和方二小姐到有些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意味,二人和和气气,有些场合秀秀恩爱。
  他识趣的不过问二小姐的生意和往来行踪,方二小姐也不干涉他的生意,只是需要二小姐帮忙的时候,二小姐且也陪着请客。
  他想这样也好,各取所需。
  他给了她自由,她给了他坦途。
  垂杨里---形势
  形势突然变得严谨了,一连几天开会,木莲抓人抓到手软,有些人他感觉好象是冤枉,可是上面的话他不能不听。
  他不在意这些人的命运,他只是感觉有些危险,他知道现在他得罪人太多,会不会影响他以后的发展。
  所以只要钱收够了,他乐意网开一面。
  这次行动上面满意,他的代局长,终于转了正。
  他回谢家庆贺,正好赶上母亲的寿辰。
  他那些功绩在方家不够看,他那个职务,他们也瞧不上。
  他和木笛是话不投机,不如不说,但表面上到能和气相处。木笛的第二儿了刚过了满月。
  谢老爷起名继荣。
  兄弟二人都感觉这名字真土气。
  木莲有些羡慕。
  也只是放在心里,表面上不露声色,给小侄子的礼物也丰厚。
  他到是让宗桐不要总是往外跑,小心沈家不满意,也该考虑要个孩子了。宗桐说他和父母说话的态度一样。
  幸而心杨没给她任何压力。
  宗桐对两个外甥,到是非常疼爱。
  谢老爷说几个孩子,还是木笛让人省心。木笛越来越有谢家大少爷的风范。
  校长做得也顺心,他是安于学问,有时候会出国考察。
  心仪要照顾家中和两个儿子,不能陪他一起去。他承认心仪是不可多得的贤妻,只是有时候眼前会出现苏玉琴的影子。
  垂杨里---劫难
  这一次苏玉琴不是被木莲盯上了,而是被木莲的行动队长王朗抓获了,而且是交易现场,苏玉琴掩护交通员离开,有些文件还没完全烧掉。
  她神态平和,看着燃烧的火苗,脸上没有任何慌张的情绪。
  王朗大喜过望。
  他知道木莲一直想立功,如果木莲升职,他也有好处。
  他把人和残余的文件,一起递交了上去。
  木莲马上返回南京。
  他突然离开引起了心杨的注意,本来他们说好了一起见一个大客户。心杨需要木莲方家驸马的身份。
  他花钱买通了木莲身边的一个保镖,对方说接了行动队长的电话,说抓获了一个大人物。木莲很兴奋的样子,说终于有证据。
  心杨的脑海里跳出了苏玉琴三个字。
  他没有和宗桐说什么,他不想让宗桐卷进去,木莲的心意,无人动摇,皆为利益。他考虑再三还是给木笛打了电话,只说了一句,苏玉琴在木莲手中。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立功

下一篇: 《 垂杨里---奔走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