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立功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02   点击:


  
  垂杨里---立功
  这一次苏玉琴在香港出现,谢木莲也提前得到了消息,他没有提前抓捕,他要证据。
  他让跟踪的人密切监视,他本人也到了香港,没有住在酒店,而是住在苏玉琴租住的公寓对面。
  他相信苏玉琴到此肯定有要事有办,这几年,苏玉琴没有在香港出现,此次突然现身,肯定有任务。
  他有些奇怪,苏玉琴并有化妆,好似不怕人认出来似的,他感觉哪里不对。
  他手下的行动队长王朗认为,会不会有诈。
  木莲的考虑是,种种可能都有,也许苏玉琴就是故意让自己这么想。
  只能先盯紧她。
  只是手下的汇报是苏玉琴见面的人是宗桐。
  他非常恼怒,苏玉琴又一次拿宗桐当晃子。
  王朗说同行的还有沈心杨。
  木莲可以教训妹妹,对心杨却不得不客气三分,他在心杨那里投的钱,这几年分了不少红。那是他的金主。
  他想既然沈心杨来了,他还是公开露面吧,他就天天和他们在一起,他要看看苏玉琴会不会找宗桐。
  心杨见了他,很是亲热,让他搬过来一起住吧。
  木莲也欣然同意。
  宗桐看见哥哥,却担心玉琴,她想还是不要和玉琴见面了。
  她有时候也明白,玉琴是因了她的身份,和她接触,尤其是谢木莲这几年在外面声势愈大,可是她愿意被她利用,她也想为她做点事。
  对着哥哥,她也劝他,注意名誉,不要成为众矢之的,如果是为了升官,方法有好多种,没必要弄成现在这样子。
  木莲不以为然,他有他的想法,他说他也是做事业。
  垂杨里---吸引
  苏玉琴没有回避木莲,大大方方上门拜访,木莲更加确定,苏玉琴是故意现身,好掩护她背后的人。
  他也索性装糊涂,几个人还打了一下午麻将。
  他让王朗注意码头酒店有没有生面孔出现。
  一连几天,苏玉琴都过来看宗桐,还约了宗桐一起上街一起吃饭。
  木莲感觉到自己好似被利用了。
  却不知道事情出在哪里。
  有一天早上,苏玉琴打电话说要回上海,走得急,就不过来辞行了。
  木莲在犹豫,是让她这么走了,还是抓捕,可是抓捕的话,还是没有证据。
  他考虑了一下,还是给王朗打了电话,在船上派人跟踪,如果到了上海,再行抓捕。
  王朗说船上没有发现苏玉琴。
  他判断对方还在香港。
  第三天谢木莲的手下报告,苏玉琴已经到了上海,他大为恼怒,人又跑了,以为她是诱饵,原来她是虚晃一枪。
  他也启程离开,宗桐有生意的事要处理,要过几天才走。他警告宗桐,不要再和苏玉琴接触了,不要被人利用了。宗桐说他神经过敏,苏玉琴才华过人风采过人,是上海的名门闺秀想接触的人多了。
  哥哥那些捕风捉影的猜测,太不靠谱了。
  木莲看着心杨,不是我一个人捕风,还有别人,若是让别人误伤了你,沈家可就受牵连了。
  垂杨里---婆婆
  沈太太自有烦恼事。
  儿媳妇经常往香港跑,还带了儿子一起跑,她当然不乐意。
  和女儿心仪唠叨,心仪总是开导她,毕竟宗桐是为谢家的生意打理,她是受益者,劝母亲不要多事,看在继祖的份上。
  沈太太说管生意也行,可沈家的媳妇,成天不着家,现在她的亲朋都有议论了。心仪摇头,那些天天吃饱了饭没事干的人,知道什么,各家门管各家的事,与她们什么相干。
  沈太太感觉女儿向着嫂子,可是一想,那也是小姑子,也是没办法。
  心仪已经怀了第二个孩子,并不能经常过来陪她聊天。
  到是和谢太太的娘家嫂子走动频繁起来。
  王二老爷叮咛太太,不可多事,盈盈在北平的生意,多亏心杨照看,才在婆家有了些地位。
  王太太是聪明人,自然会哄着沈太太,打麻将更是输多赢少,哄得沈太太高兴。
  有时候也拉了谢太太来,谢太太现在也出来走动一下,人们见了她,多是奉承,没人敢得罪谢木莲的母亲。
  谢太太在谢家气闷,现在心仪管家,谢老爷对她一直客气,二姨娘不管事,自家儿子见不着,只进出看见谢木笛,骂不得说不得,自然愿意往外跑。
  木莲告诉过她,和心杨合伙做生意,所以为了儿子,她愿意敷衍沈太太,而且沈太太和她聊得来,都是正室太太,有共同语言。因了这一层,不好为难心仪了。
  沈太太因了女儿,对谢太太自然礼遇,有时候送谢太太些时髦的玩意,东西不贵重,胜在新鲜,二人往来密切。
  
  垂杨里---会长
  沈太太有一次忍不住在谢太太面前抱怨宗桐不着家,听说最近还要竞争商会的会长,谢太太说不应该是心杨参选吗,沈太太摇头说,儿子居然听媳妇的,想让宗桐参选。谢太太大为惊讶。她本想指责宗桐几句,后来看见弟妹在那里打手势,她想到这里面复杂,心杨那个人有主意,他乐意的事,自己何苦说什么,宗桐不是自己生的,而且木莲说过他和心杨合伙生意的事。
  谢太太只好劝沈太太,也许是两口子有什么打算,不如问问心杨,现在时代不一样了,男女都一样,那天她在街上看见那些女学生在游行,还打着旗子喊着口号,这可是以前没有的事。
  王太太也说是呀,听盈盈说,北平也是这样,好多女的婚后都出来做事,现在很时髦的。
  沈太太没有找到和她一鼻孔出气的人,有些不喜,可是反过来一想,是不是自己真的见识少了。
  如果不是时代不同了,自家心仪也不可能经常往娘家跑。
  她还是问心杨会长的事,心杨说自己的想法,不是宗桐的想法,宗桐对这个兴趣不大。他感觉宗桐有组织能力,挺合适的。
  这其实是木笛的想法,木笛希望宗桐有个特别的身份,不至于让别人小看。算是保护色吧。
  
  垂杨里---纳妾
  谢太太现在不想插手沈家的事,她考虑的是木莲的子嗣问题。
  木笛的第二个孩子过两月就出生了,可是她的儿子却没孩子,这让她担忧。
  她的考虑是,木莲的孩子,第一个男孩子还要归方家,那什么时候,她才能抱孙子呀。
  她那位多事的庶妹,又和她搭上桥,劝她不可以让自已吃亏,木莲入赘时,分家并不合理,就算木莲入赘了,木莲的孩子,也还是有资格分谢家的财产。只是姓方的那个孙子分不得,别的孙子姓谢还是有资格。
  谢太太眼睛一亮。只是又叹气,听说方二小姐也是一年到头的飞,哪里有机会生孩子。
  庶妹低声说,谢家给木莲养一房妾就好了,生下的孩子,对外只说是谢木笛的就好了,方家在南京哪里晓得。
  太太有些心动了。
  她回家去和秦妈妈说了,秦妈妈对那个庶小姐的话一直很恼,这事情谢太太着了魔,不好规劝,她只是个仆人。便说请舅老爷过来商议最稳妥,有了事情,还要舅老爷帮着争取。
  谢太太请了兄弟来,王二老爷并没有马上否认,他是考虑和谢家下一代的关系,这一代还好,如果木莲的孩子都在方家,对姐姐在谢家不利,对自家也不利。总不能将来谢家的产业都由木笛的孩子掌握吧。
  他点头,不过对姐姐说,这事要保密,方家不好惹,虽然远在南京,也保不往这里有人想奉承,谢太太点头。
  他说人选他来找,一定要是木莲喜欢的类型,而且先要在谢家做丫环才行。现如今的少爷们都喜欢新女性,他要找个女学生。
  还要先和木莲说,如果木莲不配合,事情难成。最好是木莲乐意了,他自己找了人,放在谢家。
  垂杨里---心动
  王二老爷答应说动木莲。
  木莲这段时间经常过来,方二小姐四处游玩,并不常在方家,他在方家住着感到不自在。
  只有出差是借口。
  王二老爷请木莲喝酒,叹息木莲太委屈,男儿能屈能伸,可也要为自己打算,方二小姐如此折腾,对木莲不公平。
  借了酒意,木莲大倒苦水。说起方二小姐的嚣张跋扈,和年轻的军官往来频繁。
  王二老爷趁机说了那个提议,人养在谢家,没人知道,事后有了问题,就推到木笛身上。
  木莲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没有像从前那样断然拒绝。
  这让王二老爷看到了希望。
  王二老爷说人由他找,保证才貌双全,又听话又老实。
  谢木莲终于有些清醒,他深知木笛不会担那个名,他是知名学者,自然要脸面,沈家不会善罢干休,沈心杨不会让他妹妹吃那个亏。
  他知道王二老爷自然有他的算计。
  他说考虑一下。
  第二天酒醒,想起这桩公案,他想,就算他生了二心,但不能得罪方家,也不能扯上谢家。
  他现在还年轻,前程要紧。
  他知道方二小姐需要他这个丈夫,方家也要栽培一个自己人,只要他肯等肯忍耐,自然有前程。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职场--定位

下一篇: 《 垂杨里---忍耐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