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奔走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6-04   点击:


  
  木笛放下电话,心绪烦乱。
  每一次苏玉琴有事,都让他牵肠挂肚,他知道这一次非常的危险。
  他在去不去南京之间犹豫,他不能坐视不理,抛开他们多年相识的情份,就是她的人格也令他佩服。
  一夜无眠,他在书房里转来转去,他不敢回卧室,他的表情会出卖他的心事。沈心仪贤良温婉,但不能因此低估她的智商。有些事她不问,她沉默,并不等于她全不知情。
  第二天清晨,他洗了脸,平静了一下心绪,给学校打了个电话,说是去南京教育部。
  学校好应付,现在是用这套说词敷衍一下沈心仪。可还是要见一下心杨,消息是心杨告诉的,如果不打个招呼就走,有些说不过去。
  他收拾了行李,和心仪说了去南京,心仪到没多问,他在南京教育部有个不错的关系。走动走动也是应该的。
  只是女人的直觉,让她疑惑他何以如此憔悴。这不是她心目中的木笛,木笛个性稳重,可能是少年的经历,人生于他,好似没有什么让他慌乱的事,他最脆弱的少年时代,经历了失母离家回谢家。
  但她温柔的微笑,没有说什么。不问就是最好的选择。
  心杨看木笛的皮箱,你和我妹妹怎么说的。木笛说,我去教育部。
  心杨沉默了,他不能说什么,让他去吧,尽人事听天命,不让他去,留了人留不了心,以后会让他抱憾终生。
  垂杨里---相见
  木笛真的去了教育部,过场要走一下,顺便打听一些情报。
  他知道绕不开木莲,要见心杨也要通过他。
  木莲看着木笛风尘仆仆的样子,他大为惊叹,不由得调侃,人家是冲冠一怒为红颜,您这是为什么。
  木笛心头恼怒,可是如今有求于他,不得不说,我只是想见见她。条件你开。
  木莲冷笑,条件我开,我要你分到的谢家产业,你肯吗。
  木笛点头可以。
  木莲有些吃惊,英雄难过美人关,想不到你也如此多情,你如何和嫂子交待呀,沈家那面你不考虑吗。只是见一面,就如此大手笔,让我佩服。
  他考虑一下,我要你在沈心杨那的投资,转到我名下,别的就算了,那些房产田舍,我送给两个侄子吧。
  木笛点头。
  他终于见到了苏玉琴。
  只是他险些没认出来,她应该是受了重刑,只有那双眼睛依然明亮如星辰。她有些惊讶,还能相见。
  他轻声说,我能为你做什么。
  苏玉琴摇摇头,不要告诉宗桐我的情况,让她以为我还在国外吧。如果可以的话,让我妹妹进你们学校当老师。
  木笛点头,说完了这话,二人长久的沉默。
  木笛在监听,没想到,就是这么几句话,他有些失望。
  就为了这两句话,木笛把在沈心杨那的股份给了他,他感觉他要重新认识谢木笛了。
  垂杨里---营救
  木笛从教育部找人,苏玉琴的父亲也算是知名学者,苏家也有人来。对于这个女儿,苏家一直管不了,也就任其自由了,早知道会出事,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来的是苏玉琴的堂姐。
  苏玉琴和堂姐一起长大,感情挺好,她的堂姐和方家的大小姐曾经是同学。堂姐叫苏玉婷,人如其名,婷婷玉立。为了堂妹,人明显的憔悴了许多。
  方大小姐一直在国外,到是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说是和苏玉婷有交情,让母亲能帮忙就帮忙。
  苏家给方夫人的礼物极是贵重,苏家打算是能营救出来就好,不成的话,保命也行。
  方夫人到是对苏玉婷很客气,大女儿常年在国外,但是对母亲一直孝顺,方夫人虽然最宠爱二小姐,但因了大小姐不在家,反而有些客人的客气。
  二小姐难得在家,她也接了姐姐的电话,她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一直嚣张惯了,不认为有什么事难办。她一口答应,却没想到在木莲那里碰了钉子,二人吵了一架。
  方夫人劝阻了二人,她收了苏家的礼物,自然也要有交待。
  试探的问木莲,有没有上报,木莲就怕方家插手,所以抢先报了上去。虽然没有苏玉琴的口共,但除了物证,还找到一个叛徒做人证。
  方夫人皱眉,如果报到了上面,有些难办。
  二小姐很气愤,问木莲,你明知道我大姐打来了电话,为什么还上报,木莲只是说,那时候已经报上去了。
  垂杨里---伤心
  事情有些僵持,方夫人去找自己的姐姐,部长夫人也劝她不要多事了,东西还是退回去吧。
  方家这样的人家,没必要插手这种敏感事情。
  方夫人让人把东西退了回去。若不是有大女儿的面子,东西都不必退,但是考虑到大女儿,还是退了回去。
  方夫人让管家告诉苏玉婷,不必再活动了。
  苏玉婷来见方夫人,东西还是给了方夫人,只是要求见见苏玉琴,能不能让苏玉琴在监里得到些照看。方夫人一口答应。
  姐妹二人虽然见了面,但是没说几句话,木莲因了方夫人开口,答应在待遇上有些照看。
  玉琴让姐姐不要乱花钱了,回去吧,替她照看她的父母。
  苏玉婷离开的时候,天下着雨,她的心情也和天气一样的阴暗。
  她给木笛打了电话,让木笛回去吧。如果方家的路子走不通,别处也没机会。
  垂杨里---最后
  木笛准备返回,尽人事听天命。
  他去见木莲,只是说一句,如果可能保住她的命。
  木莲望着他,有些恍然,他从不知木笛深情至此,他以为他功利,现在才发现,原来他也有他的弱点。
  苏玉琴就是他的弱点,他轻易暴露在他眼前。
  他想嘲讽他,却突然有些感觉无趣。
  他轻声说,方家办不到的事,我也办不到,我给你一个人情,让她走得体面些。
  木笛转身,人好似老了几岁。
  木笛的身影第一次让木莲感到了苍凉。
  他没有欢呼,而是有些伤感,为木笛伤感,这是他不能接受的,他认为,他是为世事无常叹息。
  他在心里问自己,打倒木笛,让他快乐吗,没有。也许母亲会快乐,可是母亲和谢木笛没有血缘关系,他有呀。他不承认也罢,他们是谢老爷的儿子。
  他让王朗给苏玉琴转了监狱,在吃穿上略为照看一下,只说是有人交待的。王朗以为是苏家走了方夫人路子。
  木笛一个人返回,内心悲凉,火车开了,他明白,今生他再不能见苏玉琴。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忍耐

下一篇: 《 垂杨里---现实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很不错的小说,发在短篇里可惜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