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琅琊榜——太子的滑梯运动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28   点击:


  长苏进京时,其实局势还是对太子有利的,毕竟他已经正位东宫,是名正严顺的储君。所以人家谢玉才能高喊扶保太子是大义,太子沾了名份的光。而且梁帝对他还是不错的,是真心想让他当太子。虽然会封誉王作七珠亲王,其实不过是为了制衡一下太子,免得太子对皇上不恭敬。
  占了先机,母亲越贵妃还得宠,对于圣心,越妃原比皇后把握的有分寸,能哭能闹能装委屈,撒个娇低个头,哄得箫选还是给足了她颜面。
  这样的形势,本是对太子最有利,只要他不犯错,能抑制誉王的势力快速膨胀,赢面还是极大的。
  只是当镜头转向他派人刺杀誉王的时候,就感到了他的内心的脆弱。那个杀手的水平也弱了些,动手太早,明明誉王再向前走一步,胜算更大,过早的出手,让誉王受了轻伤,跑也没跑掉,应该不是天泉山庄的人马。
  不过是一个七珠亲王的头衔,就让人乱了分寸,忙忙出手,准备自然不足。而且誉王心如明镜,太子的表面功夫做的太差,人家誉王不审就知道是他干的。
  也就是他打草惊蛇的失败行动,让誉王更加迫切的树立了夺嫡的心,跑至琅琊阁访贤去了。
  看到这里就能断定太子的命运了,如果他还是如此莽撞行事,如此沉不住气,那么再好的局面也要拱手送人。
  在霓凰比武招亲的看台上,他和誉王一起拜访苏先生,那时看二人的言谈举止,他还胜誉王一头。他请景睿引荐,比誉王忙忙的喊梅长苏要礼貌的多。
  把他和誉王放在一起,他要显得反应慢一拍,誉王的急切更表面化。
  最初的梅长冬是想保持中立,也就是情丝绕事件,把长苏推向了誉王。
  已经是东宫太子,为了穆府的势力,居然用上了情丝绕这样的手段。当然策划人像是越妃,后宫的宠妃,有些嚣张过了头,无所不用其及,而太子居然也亲自领着司马雷进宫,还在正阳宫里呆着,真够傻的。找个人把司马雷带进宫,他自己不在场,事成利是他的,事败他推不知道。
  总有让他意外的事,越妃敢公开射杀靖王,靖王敢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局面也够危急。
  这一次事件是典型的丢人现眼,在皇上面前越妃百般推诿,皇后的攻击力真有问题,她处处逼人,反而显得越妃委屈,越妃一直往党争上引。最后几方人证,越妃不能狡辩,干脆一人担下,保全了太子。
  梁帝不过是给霓凰个面子,加之皇后左一个宫规右一个霓凰委屈,才把越妃降级了事。而太子毫发无伤只是喊几句父皇就安全了。那一场,皇上还是真维护太子。
  在皇上的心中,只要太子不造反,他都不会责怪。当然太子手段太差气势太弱,也是很丢他的面子。
  皇上是昏而不庸,所有的目标都是保皇权稳固为上,而太子是真的平庸,不管是格局还是能力,包括行事的手腕都太低级。而誉王明显在装腔作势上强于太子,二人相比,就是太子平庸誉王精明。
  发现梅长苏不能收服,就命谢玉除之,这太子的风格太过直接,奈何派出的人,既杀不了誉王,也动不了江左盟主。既然没有好杀手,就不要老是作无用功了。
  失了户部尚书,就打起了禁军的主意,本来谢玉管辖着巡防营,誉王的势力还不如他们,真没必要算计蒙统领这个差事。内监被杀案,惊动了皇上,本来夏玉和夏江有交情,他应该在夏江掌控悬镜司时动手。而不是招惹夏冬。
  一直在想,太子和谢玉算计禁军统领这个位置,费力的想要干掉蒙挚,但是也并不能确保皇上会同意安排他们的人上呀。比如户部就安排了两边不靠的沈追呀,如果他们解决了蒙挚,而换了誉王的人任职,他们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呢。
  他们意在禁军,他们真的得到了这个职位,加上巡防营,那么京城的武装就控制在太子手中,以箫选之多疑,如何肯答应。也许太子和谢玉的算盘就是掌握了这两支武装,找个机会逼宫了。
  如果皇上有事,太子是可以顺利登基的。那时候誉王再闹事,毕竟师出无名,太子是最大的受益者。所以这也是长苏先用誉王的手,干掉太子的原因,毕竟太子的身份比一般皇子贵重。只要太子倒台,靖王和誉王都是皇子,身份是一样的。
  要动太子,必先动谢玉,景睿生日宴,身份大揭密,谢卓联盟破裂,卓家指证谢玉诸多违法行动,谢玉倒台。
  这个时候太子的情势危急,他要的是稳住。把私炮坊关闭,老老实实一段时间,不让人抓住把柄,才能渡过难关,以图后报。
  可惜他舍不得私炮坊的重利,还在折腾,让誉王把私炮坊炸了,弄成大事件,激起民愤,皇上让他闭宫思过了。
  箫选不在意景宣争利,在意的是争的如此不漂亮。他的处境到了最艰难的时分,如果他肯用用苦肉计,摆摆低姿态,好好做个表面文章,还有挽回的机会。皇上真心不想废他。
  只是他一直在滑梯上向下,已经止不住了。东宫管理的真是一个差劲,他的奴才们见了突然光临的皇上,一个个吓得没了胆。本来皇上是让人叫他出来接驾,那宫人慌慌张张,让皇上起了疑心。要亲眼去看看,他在折腾什么。听见他在背后怨恨父皇,偏心誉王。这才让皇上伤了心。明明誉王是个棋子,他却不知父意。
  从景宣立为太子的那一刻,誉王就是一个悲剧的制衡棋子,这样的棋子新君上位后,哪里有生机。他反而还认为皇上偏心誉王。
  到了此时,皇上对太子深度失望,败局已定。
  不过他还算幸运,被降为献王,虽说幽居于外地,但终是保全了一家性命。
  就算靖王日后登基,对于这位前太子,也要礼遇一下,没有实权,富贵还是有了。比起如他的兄长祈王和弟弟誉王,他的命运算幸运多了。
  梁帝在景宣这里还是有始有终的上演了一场慈父戏码。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新皇上位,前太子还能安享富贵么?不会的。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月涵

    祝老师五一节日快乐

    2017-04-29

    回复

  • 月涵

    好的谢谢,可能是校稿时没看出来

    2017-04-29

    回复

  • 渭雨轻尘

    原稿好几处有别字,建议月涵多加注意。

    2017-04-28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