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琅琊榜-- 誉王的急功近利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4-29   点击:


  
  誉王一直很奉承皇上,应该说几个皇子中,他最刻意讨好。
  太子初立的时候,他应该没有夺嫡之意吧。只是时间久了,皇上刻意抬举他,后宫中又有皇后的支持,他的心被养大了。当然太子也用很大的问题,太子无德无才也不友爱兄弟,刚获封了七珠亲王,太子杀手就到了,效率太高了吧。
  虽然只是轻伤,也是危险呀,誉王还算镇定,不管是装的还是真的,他没有责怪护卫不周,也算是大气了,那个场景的誉王,还是令人赞一下的。通观全剧,不管是得意还是失意,誉王的优点是不拿不相干的人出气。
  面对这样的兄长,面对一个拿他当棋子的父亲,他如果安心的作消遥王爷,难度是太了些,他自负能力强于景宣太多,如何肯低头。
  纪王说皇子都想夺嫡,这是正常,既然如此,誉王有夺嫡之心,不算错,他错就错在沉不住气,急功近利。
  亲上琅琊阁,寻访才子,做足了姿态。
  一直以来誉王重视包装,演出了几场访贤秀,声名好过太子。
  一直礼遇梅长苏,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从和太子相争的局势来看,本来已经占了先机,却还逼迫太急。
  太子失了谢玉,已经失了臂膀,本无胜算了。沈追查了私炮坊不放,太子自然局面更危险。长苏只是让他相助沈追,他却听了般弱的话,炸毁了私炮坊,伤人无数。只是为了把事情闹大,让太子难堪。为了加速太子的下台,行此手段,格局就输了。欲速则不达,他越气势嚣张,越令皇上有了维护太子之意,长苏几番劝告,他都没听进心里。
  做的事,都要还。
  卫峥案件时,他和夏江合作,事败皇上恼誉王,恰逢私炮坊案发,面对邢部的指证,誉王当然不认,但皇上已经相信。为什么相信,为了攻击势力不及他的靖王,都能拉拢悬镜司,当初对付地位高于他的太子,又岂会手软。
  二案齐发,被降为两珠亲王。相对于靖王的七珠之荣,他就暗淡了。
  如果这时候,他能静下心来,好好反思一下。局面未到山重水复的地步,即使靖王荣宠高于他,以皇上平衡之法,必然会留下他牵制靖王,他还是有机会翻身的。
  一场兵变,输得没了机会。
  冲冠一怒,愤而起兵,不要说誉王只是因为气愤母子两代人的棋子命运,骨子里还是有野心,总想一击而胜,可惜他没有父皇命好,人家当年那一仗是赢了的。
  誉王始终少了些耐心,人家靖王能以单衔郡王之名,被冷藏十二年,都能守得云开见月明,他不过是双珠亲王,先灰心后愤怒,终是太急功近利了。
  
  梁帝心魔养成计
  金殿呈冤后,皇上要单独召见林殊。现在皇上已经确认了夏江的判断,长苏就是林殊。金殿上长苏坦陈当年林帅是如何一次次营救皇上于水火,一步步扶持他入主皇位。这样的情绪这样的沉痛,只有林家子弟才有的伤痛,旁人是装不出来的。其实案结之后,言候也已经感悟了长苏的身份。
  林殊与皇上的单独对话时,皇上最后说,他不是生来无情,他生来是什么样子呢,能让林帅和言候舍命相护的人,也有过少年时的赤诚吧。
  从什么时候他变了呢,从他被冤枉,虽然林帅找来了证据,证明他的清白,他那时就对天家生了惶恐之心,天家里没有亲情,只有君臣。
  从他逼宫夺位,长苏说九安山誉王的逼宫,是箫选的二次经历类似事件。只不过第一次他是发动者,第二次他是防御者,角色完全相反。
  什么局势下,他会如誉王一般兵变,是真的清君侧,先皇身边有了暗算他的小人,他不动兵,就只有被灭,他奋力一击,大获全胜,此后命运改写。
  那一刻,他明白了,原来规则是可以破的,有了谋反的实力,就能改定一切。
  他当了皇上,言候的妹妹,林帅的妹妹进宫,一半是恩一半是防,他的心开始多疑心。他算计得来的一切,只怕又令人算计了回去。
  后来祈王长大,贤名天下,张扬直白,那是一个有梦想的皇子,那个梦皇上不懂,皇上看的是他的高谈阔论,看见他的众望所归。
  后来林帅不用皇上的人,只重用祈王的人,拥兵自重,内有贤王,外有军权,这甥舅的组合,明显的就是一个谋反的实力组合。随时能反,反了他无力控制。
  什么时候父子不是父子,朋友不是朋友,没了信任,只有恐惧。他们成了他最大的心魔。
  父不知子,若知子,当知他永不会反。父不知友,若知友,当知他一片忠诚。
  他的掩饰功夫做的不好,夏江看透了,谢玉看懂了。一个为了滑族,一个为了升官,联手炮制了谋反案。拉下了皇长子和百年帅府。
  二人的构陷轻易成功,是因为他们给了他想寻而不得的理由,他急切的接了过来,高举了屠刀。
  祈王本可以不死,若有半点怜悯之心,终生圈禁就是了,如对献王,就偏是担保的人多,贤名太盛,让他不安心,担心祈王有反扑的实力,这才不留一丝余地。
  从后来谢玉的手书来看,他们是先仿冒了聂锋的书信,又伏击了聂锋,嫁祸给了林帅,也就是起因与皇上无关,后来的梅岭屠杀和祈王的结局,和皇上的态度就有了关系。
  这一场冤案的制造者,还是皇上的心魔,如果他欣赏爱护祈王,如果他器重信任林帅,夏江和谢玉何来机会。尤其是谢玉,如果认为皇上对祈王和林帅万分信任,怎会趟这混水。如果祈王坦言裁撤悬镜司,皇上准了,哪还有后来的事件。
  就是皇上撕毁了祈王的建议书,夏江才明白这父子的心结,还是有机可乘的,父子离心,朋友有结,自然另生了风波。
  皇上对林殊说,他不是生来无情,只是后来无情了吧。心魔已生,哪里有情,一切都是权衡与利益。
  
  审核编辑: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急功近利,时机不成熟,终会因浮浅而惹躁祸。这已成定律了。后面一节好似与文题不搭链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只是形势不利时惯会隐藏而已。

    2017-04-2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