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红尘有你】触电

叶子的故事

作者:石玉芝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4-04-04   点击:


  叶子在乡政府搞人口普查期间,认识从县城来的两位社教老师。一个姓向,一个姓彭。向老师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脸上很和善的笑容让叶子感到慈祥与亲切。
  在清一色的男同志当中,叶子不像是树叶,倒像是一朵惹眼的小花。向老师像长辈一样关心这位小姑娘,学习期间问长问短,帮她解答。休息时间,叶子很喜欢和他交谈。
  另一位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老师,已婚,有两个小孩,大的四岁,小的还是婴儿,爱人是城镇居民没有工作。这位彭老师是个精力充沛人,说话底气十足,速度特快,为人豪爽。叶子没有见他笑过,左看右看他就像个当兵的,和文质彬彬的教师这个角色联系不上。不过,他的确心胸坦荡,不是拘谨之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特个性”“牛”。
  彭老师对叶子的称呼也别具一格,连名带姓大声直呼,就像叫他手下的一个兵,交待工作就像下命令。叶子喜欢这样的风格,不仅声音回答得干净利落,还把事情摆弄得服服贴贴。他可不会像向老师一样夸奖叶子,顶多就是把眼睛从别个地方移过来,看着叶子说:“好了?下一个吧。”
  渐渐地,彭老师叫叶子的数次多了起来,几乎把出风头的事都给她摊上了。一大群的村乡干部都被他忽略了。对叶子他盯得很紧,只要叶子有一细小微动,他的眼光马上对叶子直射过来。叶子其实算很配合的,经常保持警觉的头脑,回答他那在开会时冒不冷丁的提问。但有一次,叶子实在太睏了。她每天的睡眠只有四五个小时,而且没有星期天,因为她得背负着工作与功课,教学与家里的几挑担子,脑子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问答题。
  这下,叶子是真睏了,一大群人成了模糊的影子。可怜的叶子,彭老师连这点机会也不给,别人稍打个盹,无意合一下眼皮他不管,你叶子可不行。瞧,马上给叶子下招了。
  “好,我先讲到这里,下面请叶子上来给我们教一下人口普查歌。”话一说完,他早抄好的歌曲就挂上去了。叶子“格噔”一下,醒了一大半。首先他也没打过招呼,这歌曲她连瞄都没瞄过,更别说唱过了。叶子真不知他用意何在,良心何存。不是,往常两人不是配合挺默契的吗?这下他出什么招啊!怎么就揣摩不到感觉了?
  这能怪叶子嘛,她的头脑开始处在休息状态了,一下瞢了也不奇怪呀!还好,当叶子走上讲台的那一刻,她又灰复了往日清醒的模样,从容镇定,开口说话看不出半点失措。
  其实,她根本就是把台下的这些大人当成了学生而已。叶子有边瞄曲边唱词,心里边打拍的能耐。她首先把歌曲唱了一遍,音色,音准和节奏一点不差。然后,再一句一句教给这些大人们。
  几十分钟后,叶子完成了任务。彭老师站在会议室的最后,能扫描全室,还可以静静地注视唱歌的叶子,他没有笑,也没有赞许,就那样注视着,静静地站在那里。
  叶子和彭老师从来没有单独说过话,他们的距离总是那么远。叶子依然和向老师有说有笑,和其他的人唱跳笑闹。偶然的时候,和向老师说话的她也会扫视前面那一堆说话的人群,她和彭老师会看到对方,彼此对视一下又若无其事地避开。叶子也不明白,都是性格开朗的人,他和她怎么就不能像与向老师一样呢?
  或许,等把事情弄明白时,一切就该结束了。
  那是一个暖暖夏日的午后,叶子忙着填写人口普查统计表,填得胳膊发酸,人也坐不直了。跑家跑户地查,农户都是下午五点收工,她要从五点跑到晚上十一二点。回来得做进修学校的功课,完了洗漱睡觉要到凌晨一两点。七点要起床,八点开会汇报情况。持续地工作真累。最后一天了,下午要交表,这时必须填好。好不容易填完最后一张,叶子侧身往床上一靠,人就斜躺着睡了过去,连鞋都来不及脱。
  “叶子!叶子!”两声男高音把叶子从睡梦中惊醒。叶子是睡单位的单人房,房门跨两步就可以撞到床沿。叶子猛一弹,脚一着地,彭老师已经二郎神般神兵天降,猛地冲到床前。
  他从没来过叶子的房间,又怎么知道叶子房间的布局与大小?当下和弹起来的叶子差点撞个满怀!一刹那,两人都被来自对方的电击给震住了!万籁寂静,时光静止,互相对视,只听见胸口“呯呯”的心跳声,叶子额前的留海被彭老师的呼吸吹得微微颤抖……也许过了十秒,也许是二十秒,红晕出现在两人的脸庞。彭老师先反应过来,向后退避一步,喃喃地说:“开着门,我以为……”他红着脸,不知该怎么说。叶子还是静静伫立着,看着他没了下文。稍顿一会儿,彭老师恢复了常态,长长吐了口气说:“我来……想看看你……表……填好了没有。还有,我……明天早上七点……有车来接我……我得回去了。怕你不知道……所以来告诉你一声……我……”彭老师不再说话。
  叶子第一次这么近,听他用这么一种柔和的语气缓慢地说话。因为明天要离开了,这个彭老师特意跑来告诉她,用她第一次听到的柔和的语气告诉了她。叶子,她该如何回答?眼前的彭老师可能想让叶子明白,这一次的离别值得告诉叶子,他不能像别人那样若无其事地离开,他可能那么想知道叶子的想法,至少对于送别需要一个心灵之间的答复。
  叶子和他之间也许就是刚才一刹那的那种感觉。彭老师也许从刚才的瞬间里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叶子给他什么回答都不重要,他需要的或许只是他想要表达的一种释怀。
  叶子有点茫然,她的脑子飞快地将所有的信息贮存归纳着,她现在是第一次在他的题目里卡了壳,她该如何回答?
  彭老师已经帮她整理统计表了,快三十岁的男人,一个像军人一样的男人够成熟的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思想是藏在脑子里的,情感是留在心里的。
  “那我就……不送你了……“叶子缓缓地说。她有点害怕,第一次不知道这个回答正不正确。说完这句话,叶子的心空落落的,她想哭,她就想哭。她想说她难过,非常难过,她害怕挥手从此不再来的感觉。彭老师忙碌的手顿了一下,“好吧,不送也好。”他第一次不看着她说话。其实,叶子也一样。
  两个性格匆忙的人节奏变慢了。然而,再慢也有结束的时候,他还是把统计表检查完了。他该走了,他就要走了。他站起来走到门口时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只是叮嘱了叶子一句:“好好休息吧,别太累了……”
  叶子从彭老师跨出房门的那一刻起倒头就睡,饭也不吃,整个人虚脱得像真的遭到电击一样,整整睡了一个下午又一夜再加一上午。
  自那以后叶子再也没见着彭老师。而那份触电般的感觉,却一直温暖在叶子的心间……
  审核编辑:虹儿飘飘     推荐:虹儿飘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下一篇: 《 【红尘有你】【精巧春天】 毒咒

编者按:
红尘会员   虹儿飘飘:
红尘里有些相遇,一眼便能收获整个春天。但有些懂得,只能婉转在各自安好的静默里。不能相濡以沫,只能相忘。文中的彭,终以一个男人的理智冷却了那场压抑在心底的焰火,回到两个孩子的父亲行列。文章前段铺叙稍平淡,需重笔将两人互慕的内心情感细加渲染,为最后的情感碰撞及难舍告别作最完美的解释。文笔流畅,故事不错。推荐,期待更多精彩!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1

  • 凡鱼

    芝芝,你的诗好、小说文也好。鱼儿为你鼓掌!

    2014-05-11

    回复

  • 风音云影

    芝芝能诗能文,欣赏!

    2014-04-09

    回复

    • 石玉芝

       握手,影过奖了,谢谢光临,祝福

      2014-04-09

      回复

  • 高轩过

    小说很生动很好看,盼望读到更多美文。

    2014-04-05

    回复

    • 石玉芝

       握手,谢谢支持,多提意见。向大家学习

      2014-04-05

      回复

  • 虹儿飘飘

    问好作者!请注意下次发文时的标点正确运作,请在全角状态下编辑,省略“……”的输入是:同时按住Shift加6即可。

    2014-04-04

    回复

    • 欧阳梦儿

       虹儿解读得很到位,问题提得准确。

      2014-04-04

      回复

    • 虹儿飘飘

       呵呵,问好梦儿,还得多向你学习呢!

      2014-04-04

      回复

    • 石玉芝

       谢谢编辑老师,第一次上文学网,啥也不懂,电脑操作不是很熟练,谢谢您告诉我操作方法

      2014-04-0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