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袭人与晴雯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1   点击:


  -袭人与晴雯
  袭人和晴雯是怡红院的两个大丫环,都是老太太派到宝玉身边的。袭人温婉细致吃苦耐劳,晴雯美丽开朗活泼天真。应该说从性格上二人无一丝相似之处,唯一相同的是对宝玉的情意。
  袭人来的早,又小心谨慎,在怡红院自有贤名。这名连王夫人都有耳闻。晴雯是那种个性爽快的人,不喜欢袭人的闷葫芦性格。心里有什么脸上就带了出来,对袭人自然是没什么好言语,对袭人交待的工作也是推三阻四,久而久之,袭人也不去碰这个丁子,活计另找人去作了。对晴雯这样身份比自己略低一点的丫环,采取了退让的原则。这样自然有利的是袭人,让大家感觉袭人好脾气,晴雯好张狂。晴雯对这种局面倒也满意。她是不用心的人,没往深处想一想,纵然没人计较这些,可是时间长了,会给大家带来一种感觉,这个丫环不服从管理,个性太张狂。一个丫环得了这样的名,其实非常不利。
  袭人在怡红院是干在前面,大小事务样样管理,所以小丫环们服她,而且袭人对小丫环们也是和容悦色的,指挥人也是先带笑,比如让小红去黛玉那取喷壶,也是笑着说的。看看晴雯和秋纹她们对小红冷言冷语,相形之下可见袭人之和气。袭人在小事上也是极为注意的。她明白这府中多是家生奴才多。谁知道谁的母亲在哪一行,谁的姐姐是那个头面人物。所以牵一挂三,不知道后面有多少风景。想想小红竟然是大管家的女儿。老太太过生日那天冲撞尤氏的两个婆子,其中一个的女儿竟然是邢夫人陪房的儿媳妇,居然搬动了邢夫人来求情。一件小事,会惹出邢夫人来,也是厉害。袭人深知自己是外来的,无根无叶的所以宁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她聪明的地方,不树敌就是对自己的深层保护。而晴雯直来直去的坦然,可是这种坦然会引发她日后的名誉危机,想想邢夫人的陪房居然那么深恨她,一有机会就站在王夫人面前把她狠狠的告了一状。那可不是大观园的人呀,晴雯的影响可也不小。
  宝玉对二人皆不错。但还是有区别的。宝玉自小得袭人照料,对袭人有依赖感。晴雯和宝玉谈的来,宝玉高兴的时候也乐意像护花使者一样哄着她。所以二人在怡红院都是快乐的。宝玉那些化烟化灰的话,都是对袭人说,他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进了怡红院先找袭人,看见袭人能让他安心,所有那些不能对外人高谈阔论的话也想说给袭人听,即使袭人听不懂,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说给袭人听他感觉安全。看见妹妹伤心,他会让袭人去开解。宝玉的心中袭人是他的一个依靠。一个温暖的避难所。而晴雯,那如阳光一样美的笑脸,会让他开心。晴雯明丽爽朗,让宝玉感到轻松,他愿意迁就她,他能欣赏她的美。如美玉,光华婉转,只是晴雯于他更多的是一个无拘无束的伙伴。情悟梨香院,他想的是大约只有黛玉和袭人还能同死同归。他的心中袭人是和黛玉放在一的,虽然袭人始终未能进入他的精神世界,可是却是他现实生活中的春是桃花。纵然他心中爱的芙蓉。可是那春日里明媚的桃花,还是会给他世俗的温暖和安慰。晴雯是另一种芙蓉,所以宝玉能看透她不为人知的美丽,只是芙蓉花落的时候,他却是无能的旁观者。
  袭人和晴雯的关系一直不是太和睦,但是从袭人的角度对晴雯倒未必有多少反感,只是不喜欢而已。晴雯这样直来直去,今天顶撞了宝玉,明天又把小丫环骂顿,如此的性格,反倒是袭人那样温良个性的最好陪衬。如果晴雯和她一样,那反倒是袭人的若心经营大打折扣。所以袭人知道晴雯于她反倒是一个最好的绿叶。但反过来说她也是晴雯的绿叶,不过那到没什么,反正晴雯从来是袭人偶像。而且因了晴雯的张狂,倒让怡红院的丫环不能轻易接近宝玉,于袭人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有些事袭人不说不等于不想,现在晴雯充当了这个角色,也是一件好事。晴雯姑娘能把黛玉小姐拒之门外,这样的事也只有她能干的出来,事后,黛玉未必不知道。黛玉可以理解一个小丫环生气懒的动,但是不能原谅晴雯假用宝玉的话拒绝她,那一夜的泪呀,为谁流。
  贾母倒喜欢晴雯,只是不如王夫人动作快,王夫人把袭人内定,又亲自撵了晴雯,形成既定事实,让贾母只能说好。看起来有时候事情宜快不宜慢。袭人数年经营的形象终于让她赢得了王夫人的首肯,达成了心愿。若非事情后来变故,宝玉出家,那样的变数不在正常思考范围,袭人的努力也作是得到了她心想的回报。
  在怡红院里还是袭人赢了。若说袭人针对晴雯倒是不必,袭人从一开始就知道于贾府的规则,晴雯并不是她的对手。而且她们的决定权不在她和晴雯之间。所以若说她针对晴雯,倒不至于,袭人目光一直放在王夫人身上,那于她才是有用的途径。只是她们彼此因为个性差异,谁也不喜欢对方倒是真的。桃花和芙蓉本就不是一个季节的花,这也是正常!
  
  审核编辑:远牵     推荐:远牵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琅琊榜——你欠我两个归期

下一篇: 《 重逢亦是别离

编者按:
散文编辑   远牵: 桃花和芙蓉本就不是一个季节的花,袭人和晴雯本来就气场不合,她俩花开两朵,秋色平分,袭人是个没嘴的葫芦,晴雯是块爆炭,宝玉对这两个都喜欢,心下难分伯仲。她俩的竞争,一方面是个人之间,更多的是贾母和王夫人之间的微妙博弈,晴雯最后成了牺牲品,确实令人惋惜,但是不是跟她自己的作得太张狂大有关系呢?文章的角度选取的好,但晴袭二人的矛盾复杂复杂性还有可深掘的余地。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远牵

    曹公写晴雯,到最后她生命一刻才幡然悔悟,说的早知今日,当初就另是一个道理了之言,到底几个意思。

    2017-03-0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