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作家专栏 > 真情廊

即使孤军奋战,也有完胜的一天

作者:水生烟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6-11-02   点击:

专栏作家:水生烟
 

水生烟:偶用笔名言他,期刊杂志写手,写作散文、小说,作品多见于《南风》《青春美文》《青春美文cute》《恋恋中国风》《桃之夭夭》等期刊,有多篇散文、小说被《最文摘》《青年文摘》《格言》《最美文》《时代青年·悦读》《哲思》丛书等转载。愿恒久书写我心中的旖旎风光,那里云淡天蓝、清溪抱石,树与花相依缠。纵时飞逝,亦有温存如水心,不老、不死、不干涸。

点击进入水生烟个人文集


  1、
  王二大名王擘,还蛮霸气。据他自己讲,江湖人称王二,是因为他的名字看起来难写难念。不过某晚同事小聚,酒不过三杯,就有同事把腹诽宣之于口,他说谁知道是不是和你的情商智商有关系。
  王二没说话。同事继续打趣,说王二你数年如一日,究竟哪天能打动那姑娘的玻璃心?值吗?
  王二还是没说话,只是举起酒杯,将三分之一杯小糊涂仙儿一饮而尽,然后就醉倒了。
  王二溜进桌底之前,用力一拍我的肩,大着舌头直着眼,说,哥们儿,我就靠你了。
  说完这一句,王二歪头,闭眼,上半身前倾趴倒在桌子上,两条腿向前一出溜,就算是找准了最佳姿势,然后稳稳入睡。我发誓,这绝对不是第一次。
  我打电话给小野,言简意赅地说,王二高了。
  小野大学里学的是建筑设计,毕业两年,至今梦想自己设计的大楼能在这个城市里鳞次栉比。奈何理想过于丰满,现实太骨感。
  小野晨昏颠倒地画图,这个时间段,他应该正准备进入工作状态,因此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他说陆幽你到底是我女朋友还是他的?
  有求于人时,我显得很志短,你的。
  小野叹口气,等着。
  2、
  王二是住我楼下的邻居。我搬去兴华园的第二天,因为设施不够完备,导致洗好随便搭在阳台衣架上的T恤被晨风轻轻一吹,就轻飘飘地降落在楼下阳台。
  我去楼下敲门。王二开门时对着我瞪眼,在我莫名其妙想要落荒而逃的前一秒一拍大腿,他说你不是陆幽吗?
  彼时我刚进单位,信息量过大,我一时之间记不住若干张脸。
  王二呵呵一笑,特憨厚,他说,缘分啊。
  小野来时听说这事儿,立马跳起来跑楼下超市买了十几只衣架木夹,他一边趴在阳台上朝楼下打探,一边不厌其烦地问,那男人多大?帅吗?家里有女人吗?
  他说记着啊陆幽,江湖险恶,形势不好赶紧撤。
  我一边鄙视他,一边不由自主地在心里回放了一遍遇到王二的全过程。王二,宽脸,平头,浓眉。我说明来意后,他将通往阳台的门一指。至于女人,似乎真没见着。
  3、
  不过没几天,小野便对王二放下心来。不知他从哪里打探来的消息,说王二自成年起,十几年来狂恋一女子,我这模样儿身段,在他眼里根本算不上女的。
  我追问时,小野也答不上来。他说只听说个首尾,一个爱而不得的故事,中间部分自行脑补。
  我朝楼下阳台看,而小野一拉我的胳膊,他说,深情可鉴,陆幽,你不会爱上他吧?
  我一乐,悬!
  当然,我只是说说。没多久,我便从洗手间茶水间这类极易产生并传播八卦小道消息的地方,了解到王二的情事梗概。
  王二初二那年,班里新转来长发女生,王二初尝爱情滋味,从此一发不可收。
  女生有一个温柔的名字,叫小薇,身材小巧,翘起嘴角微笑时,眼睛眯成弯弯月牙。
  王二为她,施展出了身为十几岁青涩少年能够想象的所有伎俩。一年之后的某堂自习课,王二第N次将字条夹在英语书中,通过周围同学依次传递,终于到达小薇手里。上面毫无新意地写了重复多次的话: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十分钟后,英语书被传递回来,王二忙不迭地打开,字条上多了一个字:好。
  4、
  十几岁时恋情的甜蜜,也无非课间操时互望对方一眼,目光相遇便窃喜半天。星期日借讨论作业的机会偷偷聊一会儿电话,在家长起疑前匆匆挂断。晚上睡前用老式的诺基亚手机互道晚安。
  就这样,时间匆匆忙忙过去了大半年。班主任不是不察觉,只是他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俩成绩向来不错,何况并没有什么出格。班主任私底下说,谁没有年轻过,这不是放任,反而是爱护。
  于是,王二和小薇相安无事地上了同一所重点高中。
  插一句嘴,后来的王二有一次借了醉意跟我说,他永远感谢班主任对他和小薇小心翼翼的爱护。如果能,他真想让他去教育部任职。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抓过王二的酒杯,抢着喝干了。
  之后的故事是,又有男生追求小薇,张扬的,毫不内敛。晚自习后的走廊拐角,他就站在那儿,当着很多人的面,说我们在一起吧。小薇拉着同行女生的胳膊,慌慌逃窜。有人捂着嘴巴窃笑,听在小薇耳里,那么尖利。
  这时的班主任是个女的,素以严厉著称。她在卫生间的门外,听见两位女生的议论。
  她在当天的班会上点了名。不止,她还将小薇的名字送去了教导处。
  全校师生大会之后,小薇不告而别。
  5、
  之后几年,小薇音讯全无。
  再见,是在如今这个城市,王二是名大三学生,他路过街角花店,看见穿樱桃红裙子的姑娘,正将鲜花搬出屋子。她有黑直长发,细眉细眼的温柔模样,只是走路时跛着脚,这让她连搬动花盆时简单的蹲身起立,也看起来扎眼而别扭。
  王二悚然心惊。那一刻他感受到来自于一个成熟男人深心里的心痛与怜惜。除了最原始的保护欲,还有一种悸动,叫作我想用我尚未丰满的羽翼,为你挡风雨。
  他不由自主地叫了她的名字,而她仰起了脸。
  那个早晨对于王二的一生都至关重要。
  他跟我描述过许多次,那个秋日清晨的跳脱朝阳,新天新地般笼罩,小薇的脸上覆了层金光,看得见脸颊上的细细汗毛。
  我真想捧起她的脸。王二说。
  可是小薇扭过头,只留给他一个侧脸。
  关于别后经年,小薇只字不提。
  6、
  小野问我,你早恋过吗?
  我点头,笑着跟他说,人不早恋枉少年。
  我觉得我的幸运之处不过在于,大人们努力压抑了怒气指桑骂槐,而我低下头,装作与自己无关。因此才不至于像小薇那样,偏离轨道。
  而那个男生的脸,如今我几乎已经想不起。是啊,哪个人的青春年少,不是王二与小薇。可是又有几个人的后来,像王二一样的一如既往,又像小薇一样的心酸抵挡。
  王二的追求攻势渐显猛烈时,小薇脱下鞋子给他看自己的脚。
  她说,是在一家工厂做女工时,被运行中掉落的设备零件砸伤,结果无法弥补。后来用补偿款开了这家花店。
  她说,之前的那段日子,换过很多工作。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吃过亏上过当,苦往肚里吞。
  小薇说,王擘,你该和你的那些女同学在一起。
  7、
  王二说,后来没有女同学了,可是小薇还是不肯和我在一起。她说你应该和你的女同事在一起。
  王二说完这一句,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不同的是,这次是在兴华园我的家里。小野坐在我旁边,一只手支着下巴,安静地看着我。小野说,相比于王二,我觉得我现在真TMD的幸福。
  我拂了下他有些乱的头发,说你也高了吧,睡去。
  小野摇摇头,凑过来将额头抵在我肩膀,声音低低地说,我恐怕做不成伟大的建筑设计师了。
  他说我多想你走在大街上,抬手随便一指,跋扈地告诉旁人,那些大楼都是我家男人设计的。
  我笑一下,有些心酸。我说我不稀罕。
  小野告诉我,他朋友的亲戚新开了家装修公司,找他过去帮忙。我知道,这与他之前的宏伟志向相比较,明显起点低,利润少,但我知道这也一定是他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我笑着点了头,说,好。
  青春太短,梦想太远。青春的小短腿儿将岁月寸寸丈量,红颜华发一转眼,而梦想还在前方招摇撞骗。
  睡梦里,王二发出轻微鼾声。
  不知道今夜,小薇有没有入了他的梦境。
  8、
  星期一下午,我的电脑中病毒,我野蛮粗暴地重启,然后打电话给王二。
  王二从另间办公室飞奔而至,笑嘻嘻地说,关键时刻,我是不是比你家小野给力?
  我瞅他一眼,觉得此人今天面有春色,于是揪住了衣领将他一通打量。还不等用刑,王二已将腕表在我眼前一晃,贼兮兮地压低了嗓音,说小薇送的。
  我脑子里飞速转了一圈,这是什么名目的送礼,隔最近的节日是六一,这小薇也太有想象力了吧?
  王二凑近我的耳朵,说,纪念日。十四年的今天,她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我瞬间脑洞开到无边,脑补无限,这姑娘对王二有意啊!
  那天下班时,我绕道去了姑娘的花店,抱回了一束满天星。姑娘低头找钱时,我故意咋咋呼呼地打电话,直着嗓子喊,王二啊,晚上过来吃饭吧。
  我注意到小薇抬眼,慌慌将我一瞟。
  我笑一笑,说,你找多了钱。
  小薇的脸一下子红了。
  9、
  坦白说,让王二心心念念了十多年的小薇,也不是怎样倾城的颜色。并且可能是因为生活际遇的关系,她看人时的目光,总是略有闪躲。
  后来我又去过花店几次,渐渐和小薇熟识。尽管她一开始对我心存戒备,但毕竟这个世界上叫王二的人是N的N次方。后来她也会在我进门时便笑着起身招呼,问今天想要一束什么花。
  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眼睛微弯,整张脸整个人都显得妩媚温柔。
  那天我买下一束价格不菲的黑魔术玫瑰,她低着头修剪花枝上的尖刺,忽然直直问一句,王二很喜欢这个花吧?
  我愣一下,忽然失笑。我说王二喜不喜欢我不知道,但是我家小野很喜欢。
  小薇抬头,目光中神色复杂。在她说话之前,我抢着说小薇你喜欢王二是吗?喜欢他就跟他在一起啊。
  我们都知道小薇的顾虑是什么,但无论王二小薇,或者我们自己,都再没有几个十年用来肆意辜负。
  路过王二门口,我敲了敲门,将黑魔术放在门边,这样他一开门便看得见。
  小野在我身边,虚张声势地瞪眼。我拉过他的手,笑着告诉他,早点儿把王二发配出去,省得总上楼蹭饭。
  小野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说,中!
  10、
  之后有过一段时间的忙碌,顾不上再去打探王二和小薇的进展。只是有天夜里无意中看到王二更新签名档,他说:即使孤军奋战,也有完胜的一天。
  这明显有内容啊。我把电话打过去,求真相。王二开始喋喋不休,说陆幽你才是我最亲的亲人啊。
  王二说,这几天小薇那边稍有转机,共进过一次晚餐,并肩看过一场电影,并且从影院向外走时,人流中他揽了她的肩,而她没有拒绝。
  可是,王二说,现在家里人又跑出来干涉了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都说是为了我好,可是他们知道怎么样是为了我好吗?
  我词穷时,却意外想起了顾城的一句:我们将心给了别人,就收不回来了,别人又给了别人,爱便流转于世。
  小薇不会是王二与父母发生矛盾的起源,而王二,却该是小薇与父母从此相爱的纽带。
  想到这里,我觉得心中豁然开朗,我说王二,现在的重点是你要把小薇拉到和你同一战线上来。父母不过希望你幸福快乐,只要你让他们看到这些,就足够了。
  王二闷声不响,半晌说一句,我再坚持一下,反正都坚持这么多年了。
  三天后我出门办事,路过小薇花店,意外发现店门紧锁,悬挂的木牌上写了一行大字:休假,不日归来。句尾还夸张地画了个笑脸符,看起来写字的人心情不错。没看错的话,应是王二字迹。
  我抑制不住自己那颗八卦的心,飞快地给王二发了条消息:啥时候回?我想订束黑玫瑰。
  隔三秒,手机屏幕上惊现两个大字:哈哈!
  王二说,以后你家的黑魔术,我包了。
  
  已刊《哲思》寻爱季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我想 我应该是老了

下一篇: 《 心心相印的玉米地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