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莱茵河之恋 4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3-16   点击:


  
  
  在莱茵河上一艘蒸气小客轮顺流而下。我和安娜早晨在小镇的渡口登上这只船。
  昨天,葛利高里大叔对我说:
  “谢寥沙,带安娜去玩玩,我怕她天天闷在旅舍,会想念她的母亲。下游的科布伦茨离这不远,早上去晚上就可以回来。”
  我愉快的答应了。安娜笑眯眯望着我,还撒娇地对大叔说:
  “舅舅,你就和我们一起去吧。”说着摇他的肩。
  大叔笑着说:
  “小鸽子,安妞莎,你知道我腿脚不便,就饶了我吧,不过那儿有上等的葡萄酒,你们可以带两瓶回来。”
  就这样,我回到住处,收拾一下画夹、相机和简单的旅行装。第二天早晨我到对岸会同安娜,就在那里的码头,守时上了船。
  安娜和舅舅一到德国就选一个宁静的小山镇住下了,一面练歌一面等姨妈来接她们,也没有出门旅游。这次与我同行她显得异常兴奋,到底是个孩子。我也没有来过此地,只是从书本上和在学院里听老师讲过。
  莱茵河是欧洲西部的第一大河,是欧洲最大的水运动脉。它源出瑞士东南阿尔卑斯山北麓。西北流经列支敦士登、奥地利、法国、德国和荷兰,在鹿特丹附近注入北海。全长有一千多公里。
  安娜和我并肩站在甲板上,我在速写,她手把栏杆,观看两岸风光。船上那位二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他见我画画,走过来与我们攀谈,他问我们是哪国人,我说出我的祖国,他顿时有了兴趣。他用俄语说他是赛尔维亚人,他去过彼得堡,他管十月革命叫工人阶级的世界革命。他说德国也发动了起义,可惜失败了。他见我们笑着不言政治(这是大叔告诫我们的),他便转了话题说起莱茵河。
  他向我们介绍这一段是莱茵河的中游。中游是从巴塞尔开始的,一直到波恩。客轮正行驶在巴塞尔至宾根一段(我们住的农家旅社也就在这里)。他老练地说:
  “现在航船正穿行于莱茵地沟,你们从轮船的浪花可以看出河水很深。地沟底部南北延伸长280多公里,而东西两岸是宽40公里的平原,你们看,这儿,是富饶的农业区,土壤肥沃,生长小麦、甜菜、啤酒花等作物。山坡上种植葡萄和果树。那边,”他用手指着,“你们隐约可见,陡峭的山壁在平原两边突起,西边是孚日山,东边是黑林山。这里,雨水较少,气温较高。过一会,船就要进入莱茵峡谷了。直到波恩,形势险峻,但风景优美。许多外国游客都是奔它来的。”他向我们点点头走了。
  安娜柔柔地倚着我,时而望望风景,时而看看我的运笔。有时我也用相机给她拍照。
  在一个小码头停靠之后,航船进入了峡谷,高耸的山崖迎面扑来,河道骤然变窄,水流更急了,而船速却慢了下来。它左转右转,不时地鸣笛,与逆行而来的客船货轮,相互避让。
  在悬崖边长着郁郁葱葱的林木,这中间错落星散地狼藉着古城的废墟,而向阳的山坡上却种着优质的葡萄。在有的略显开阔的地方现出白壁红顶的别墅,有曲折的盘道通向水边,那儿还常常停泊着一艘小艇。
  这时甲板上的人更多了,二副又担起导游的角色。他向大家介绍说,这条峡谷里有很多古堡,大部都毁于战火。有的也被修葺改造成了旅游的宾馆。
  许是幽深山林和苍凉古堡的触发,安娜哼起歌剧《魔笛》的歌曲。望着她可爱的样子,我微笑鼓励她。她挽着我,声音渐渐大起来。一群青年围过来,她不唱了,把头抵在了我肩上。这时一个小妹妹走到她面前,行礼,说他们从巴伐利亚来的,去波恩参加一个集会。现在,姐姐能不能和他们做一次“联欢”。
  安娜脸红起来。我笑了,“你既然选择歌剧,早晚要登台的。”我的声音很低。安娜便随她去了,回头温柔地望了望我。
  安娜在众人环绕中唱起莫扎特歌剧《魔笛》中第三幕三景花园里那一段:
  帕米娜被带进一间大厅,从塔米诺面前经过。男友塔米诺信守诺言,缄口不语,但心中焦急,他怕帕米娜怪他,果然帕米娜见塔米诺的不理,以为他变了心,不爱她了。于是她悲伤地唱着女高音的咏叹调《我的幸福完了》,表现她的绝望,她想用她母亲给的利刃自杀。
  安娜动情地用她美妙的歌喉,把剧情内涵演绎得淋漓尽致,感人至深。她的表演赢得观众的一片掌声。随后,他们便围着安娜跳起舞来,我用相机记录下这些动人的场面。
  我异常激动,安娜的歌声和她本人一样清纯。她那回环颤动的高音点燃着我爱情的火燃。我迅速挥动画笔,记下了这个场面,记录下巴伐利亚青年的兴奋,他们那翻腾着的民族盛装。
  本来,我们一上船时,就发现同行的有二十多个巴伐利亚年轻人,听说他们是到波恩去参加一个集会。
  那群男青年戴一种有羽毛的小帽,身穿皮裤,挂着背带,脚穿长袜和翻毛皮鞋,黑绿色的上衣外套没有翻领。女孩束腰,上衣敞领、领边、袖口还镶有花边。袖子有长有短,多是白色。她们穿着花裙,裙子的颜色鲜艳、在裙边多用刺绣、挑花来点缀,腿部穿着白色的长袜。有几个女孩戴着各种样式的帽子,还有几个女孩头上戴着鲜花的花环。
  安娜和她们手拉手跳着环舞。我用彩色的笔勾画出这戏乐的场景,后来这些画参加了校园的一个展览,深得同学们的喜爱。
  正当安娜和我兴高采烈享受与不同民族的欢聚,享受旅游的愉快这时。一声汽笛长鸣,报告科城的码头到了。
  我们和这伙青年握手道别,下了船梯。就在这时候,眼前的一幕令我终生难忘。
  一群携家带小的犹太人被希特勒的党卫队驱赶着上了船,那是剥夺了他们的财产,让他们离境的。还有两个队员在搜身。一个孩子带了他们不许携带的东西,被搜查者夺了下来。孩子哭了,护着他的母亲,立刻遭到了枪托的击打。一位弯腰老者走到我身边,见我是外国人,流露出无助、哀戚和乞怜的眼神。
  我的心里感到一阵隐痛,难道安娜,我的心上人就要留在这个国家吗?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推荐: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五十亩子》第一卷

下一篇: 《 【红尘有你】幸福咒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安娜的歌声,安娜的可爱,令人难忘。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黄尘刀客

    看这家伙的小说跟出国旅游差不多,还能省不少钱。

    2014-03-17

    回复

    • 行吟者

       现在去莱茵河要不了多少钱。如你回到二战前就不容易了。嘻

      2014-03-17

      回复

  • 行吟者

    谢副主编梦儿的欣赏和推荐,谢你对作者的鼓励和对读者的导引。我这部作品从意识形态上是一种回归,苏联解体引我深思。

    2014-03-16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