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小说擂台】最美年华

作者:喻芷楚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5-04-19   点击:


  烟花一样的岁月,不经意静静流走。
  ——喻芷楚
  一. 仓央加措
  萧子明一手托腮,一手拿钢笔,两眼空洞的瞅着黑板,物理老师陆海滨转过向黑板的身子,扫视一眼台下,捏断手上半截粉笔,一条抛物线掷向萧子明,这条抛物线抛的漂亮优美,不偏不歪正中萧子明脑门,他惊一跳,灵魂回归,同学一片哗然大笑。陆海滨瞪眼萧子明问:“萧子明你在做什么深思,比上课更重要?给我站起来回答。”声音威严却没有怒气。
  “报告海滨哥,我在想仓央加措。”
  哄的声又是满堂哗笑,陆海滨沉下脸:“你觉得这样的玩笑很有意思吗?”
  “不,我不是玩笑,我是在认真的回答您的问题。”他坦然看着他的班主任,一脸执着。
  “你不觉得这是个文学问题或者说是佛学问题吗?你知道现在在上什么课吗?”
  “我当然知道这是物理课,但刚才您在讲能量守恒问题,能量是不守恒的,它是会熄灭的不对吗?”
  “嗯,怎么样呢,这和仓央加措有关系吗?”
  “我觉得他现在很热,能量不熄,他活着时并不没有现在传说的被人热爱,是现代人把他由死复燃,您知道他那首: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如何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辛苦作相思。”
  陆海滨扫眼台下同学,一双双眼集中在他身上,大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都想听听,陆海滨十秒钟的思索说:“虽然我是学理科,不过偶尔也读一点文学和你们的语文老师是同学虽然不同系,如果你觉得这是个由能量守恒定律引出来的问题我们可以做课后探讨。”
  “他的被我们当下的汉人传的很火,这首更是被一些同学当作爱情语传递,您知道吗?”他认真的看他的班主任:“我是您的班长,你还认为我的思考是多余的吗?”
  他惊愕的瞪视面前的学生他的班长:“你是说我们班同学在高三这样火烧眉毛时有恋爱吗?”
  “这是公开的秘密,你们老师整天抓抓不到而已,他们的地下工作做的太好了。”他一副认真,在坐同学私语纷纷,他不等他开口继续说:“可是这又有什么不对呢?依仓央加措15岁坐床,24岁去世,我计算他应该象我们这个年龄就在追逐爱情,风花雪月的活着,到处寻女生,可是老师你们为什么要严禁我们学生恋爱呢,又依生物学,我们这个年龄正是情窦初萌的年龄有点情事是不是很自然很应该呢?您那时是不是也有一样的心思或者也有地下情呢?”
  陆海滨不得不仔细观看他的班长,想他提出来的问题,这节课好像上到这里上不下去了,他的脑海里迅速闪过他当年读高三的情景,他大这些学生不过七八岁而已,时间并不遥远,下课他和他们男生玩在一处闹在一处,一齐踢足球打蓝球,一起跑在运动场上,女生对他也是不客气,每当早中晚餐他会巡视他们吃饭情况,端着碗,他好吃的菜就会被女生哄抢掉……他们时常不叫他老师而是脱口叫海滨哥,学生们齐刷刷盯着他们的海滨哥等待他的回答。他又是十秒钟的沉思,面上是他特有的清秀的微笑:“我很高兴你敢这样大胆的提出这个问题,不过我们既然谈到仓央加措的诗他的人不妨回到历史。”
  二. 下课
  陆海滨瞬间转换角色,由物理老师转变成历史或者是语文老师畅谈仓央加措,同学们看着他们的海滨哥面目上都是笑,他口若悬河,当下课铃响起他顿下说:“对于他我并不喜欢或者并不欣赏,一个男人应该不是软弱被动的生存,借情逃避问题,当他坐上喇嘛位时他应该做点什么,他应该有点男人的魄力,最起码做个五世达赖罗桑加措,那才是你们要欣赏的男人,你们觉得他有男人味?”言下之意他是瞧不起六世达赖的,平民的六世毕竟不如贵族的五世有着天生敏锐的政治头脑和杀伐决断,五世达赖创造了布达拉宫的再次辉煌,所以最后他微笑的结案呈辞:“就像你们现在坐在教室里应该为自己做点什么,你们认为是前程重要呢还是爱情重要呢?你们以为现在谈爱情现实不现实呢?你们有能力支付爱情费用吗?爱情是个严肃问题并不象你们想象的吟几句情诗拉拉手,接个吻,如果你们以为只是仅仅这样也太肤浅了,能量不守恒定律终究判你们死刑,你们都没生存能量爱情不夭折吗?它守恒吗?还是我的能量不守恒。”他再次微笑的做一个漂亮的手势说下课:“如果要继续探讨我们再找时间,我希望你们记住我的能量不守恒定律,文科生的爱是不熄灭的火在我们理科生眼里错误的,它终将成灰烬。拜拜,下节课见。”他大步走下讲台。
  语文课代表张嘉儿待他一走一双目狐目圆瞪对萧子明:“你今天神经吗?”
  “就是,你神经萧子明。”物理课代表秦聪一起白眼他。
  “可我说的是事实啊,是你们谁要我看仓央加措的,好像是你张嘉儿。”他看着张嘉儿白净透红的有些微胖的圆脸,挽着一条马尾左右晃,额发遮眉。
  “我叫你看是要你多了解点历史好写作文没叫你八卦。”
  “可是你不是不知道我看了就爱想就爱说,如果有问题不说出来我很憋屈。”他不觉得自己有错。
  “我只能说你是个大大的白痴。”她睃眼他啐口拿起口杯打开水喝去了,他哼声她矮小的身影却是小辣椒似的凶狠不由笑。
  “你还笑?”秦聪瞪他:“她最少又得几天不理你,最少又得几天为难你,最少几天得叫你一个站在那里早读。”
  “站就站,也没有少站过,她反正爱拿我杀气。”
  “你就不怕他叫你十分钟背二十首唐诗。”
  “我才不怕。”他自信的笑:“我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了,早预备她有这招,你放心,哥们,对付张嘉儿我还是有一招的,怎么说我也是班长。没两下子怎么做头?”
  “你就吹吧,我等着看你的好戏。”
  “哼,小人。“谁知道化学课代表黄嘉惠上来给他一个更大的白眼:“你分明偷看了张嘉儿的微信,这是她学长发给他的失恋诗。”
  他一下涨红脸:“什么偷看,是她自己借我的手机没拿走卡我才不小心看到的。”说着也是哼声:“学长失恋发微信给他做什么?”
  “他们从小学一直在一个学校是好朋友,他一直帮她功课”
  “鬼信。”
  “我懒得理你,小人。”黄嘉惠再次啐他一口愤身走开,秦聪笑的眼眯成一条缝,甩眼黄嘉惠撇身去的影子:“你哥们原来是小偷,这么不道德,女生的微信你也偷看,看了就看了还要张扬出来。”
  “你也误解我,那本仓央加措是谁给我的不是你给她的,她看了再给我看的?”
  “语文老师要我们广读泛读中外古今汉蒙藏知道的越多越好,对写作文好,你小子哪次作文不拉我们奇葩组的后腿?”
  “我不过作文拉点分,张嘉儿呢?你说她的数理化我每次都要给她拉掉二十分,你怎么不说她?”
  “你好意思比女生?我严重鄙视你。”秦聪最后也给他一个大白眼出去了,是上如厕。张嘉儿打开水回来瞅眼傻呆呆的萧子明,一双狐狸眼横瞪他一眼愤愤坐下。
  三. 奇葩组
  萧子明颇为委曲的蔫蔫的也跌坐下,他坐在张嘉儿后坐三排,这是上午的第三节课,上课再响该是第四节课了,是化学,上课照例是发试卷,做试卷时他们是将六张小桌两两并在一起进行讨论也就是一个组合,他们这组最为奇葩壮观,语数英化物课代表加他这个正班长为一个组合,这个组合纯属偶然,是他们的海滨哥抽学号抽在一起的,全班无语,语文课代表张嘉儿,化学黄嘉惠,英语任晴晴,物理秦聪,他的死党,数学刘金鑫也是他的死党,刘金鑫和张嘉儿一桌,他一直坐着没动,他是在赶作业。他对老师布置的作业一向是一丝不苟的完成从不拖欠,张嘉儿坐下拍下他叫足金:“你用不用做老师的忠实奴仆?”
  刘金鑫抬头笑:“我这就做完了。你还有几张没做?”
  “你看。”她拿起一叠试卷:“每课都有两张,做死我都做不完。”
  他嘿嘿的笑:“你那速度赶高考你也做不完。”
  “哼,可是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呢,你看看我的圆柱笔空了五支一个星期。”
  “我比你还多呢几支呢,七支。”他推推眼睛上的金属眼镜框,厚厚的眼镜片下是他有些疲累的眼睛泛着困倦,他打了一个哈欠倒下身小睡,张嘉儿摇摇头骂他蠢蛋,喝口水,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桔子剥来吃,萧子明闻到桔香嘻皮笑脸向哪讨,她回头白眼他,想想的丢给他两个,恼声:“最好闭上你的臭嘴。”
  “我不过反映了一个情况,你用得着这样恨我吗?难道有惑不解吗?”他哼声:“老师的职责不是传道解惑吗?我哪有错了?”
  “我费事理你。”她狠狠剜他一眼回过身去。
  上课铃响,化学老师曾丽走进来,她是八零后,算年轻也算漂亮,个子不高大概比张嘉儿高两三公分,瘦瘦的,着双起码三寸高高跟鞋,一身藏蓝的工作制服显得干练。她一进来就是叫黄嘉惠发卷子,人手三张,发卷子的工夫学生们迅速摆好坐位俩俩对坐,萧子明右边挨着张嘉儿左边是黄嘉惠,他在两嘉间,他哪个也得罪不起,他把自己尽量萎缩一个点,他一米七八的身体在狭窄的空间,而两个女生霸气的无限制的扩展她们一点大身体间,他觉得这个世界很无语,做男生真的好委曲,他一时羡慕起女生,想着他不由自言自语的:做女生真好。没人注意听,教室里只有笔尖刷刷的声音配合着曾老师的高跟鞋声,大概二十分钟后学生们的试卷做完了,当然是一张后面两张是课后的,试卷做完是对试卷题型的自由讨论讲解将彼此的重点难点问题提出来,奇葩组不用说张嘉儿的难题是最多的,而多半没几个能对她讲的明白,所以只有靠老师来解惑,萧子明每每这时会有种失落,他不明白一个很简单的分解式到她这里弄不明白,她弄不明白没关系,最关键的是他为什么总是无能为力为她解决,他明明是懂的啊,他郁闷到时死,把自己恨的个咬牙切齿,可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惆然若失,下课了,张嘉儿伸了一个懒腰想起身,曾老师走过来叫她留下来,留下来的意思当然是要给她另外讲讲刚才的试卷,她哦声从抽屉里抽出饭盒给萧子明,萧子明接过饭盒快速出教室,动作不能漫,漫不仅要排长队,还没啥剩给你吃,而这个张嘉儿就是吃货,她学习不讲究吃却是不能含糊,一个小时前他得罪了她这刻不能不将功补过。
  四. 学生食堂
  学生饭堂,座位以班级为单位再一般以学习小组为组合的坐,这不强行要求是他们自觉的约定成俗的规矩,因为这便于他们吃饭时继续探讨学习,当然是也有例外不这样坐的,但奇葩组是不会有人离开的,他们坚守他们的阵式以攻无不克的精神做着学习的表率。高考在即,这是高三开学的第四个月也就是十一月份,离高考倒数半年时间,是按伟人的说法是一万年不多,只争朝夕。
  萧子明快速到了饭堂,还好人不太多,他扫眼窗口菜单,望见西红柿炒鸡蛋和炸鸡腿果断的走过去,跟着秦聪也上来,黄嘉惠瞅眼走开,走到旁边的肉片焖土豆,辣椒炒回锅肉,当他们打好饭坐上座位时任晴晴和刘金鑫已在埋头吃,他们俩个是在加菜窗口买的小菜要比他们六块钱的多四块钱,萧子明看眼嘲笑的:“任盈盈就是任盈盈,足金就是足金。”
  他们抬头看眼他:“我们也是偶尔吃一餐,倒是你大班长大公子少爷为什么今天屈尊降贵呢?”
  “有鸡腿,西红柿炒鸡蛋都是我喜欢吃的,为什么要花冤枉钱呢。”
  “你们俩真是臭味相投,难怪随影相随了六年。”任晴晴坏坏的笑,斜眼看他:“一起从贵族打入平民,真是一对落难的贵族让人同情啊!”
  萧子明无以辩驳,只有长长的唉声,低头看眼面前的饭菜,无限怀念他的初中时代,他和张嘉儿初中同上一所贵族中学,同一班,他只以二十分之差落第含恨离开那所他无限眷恋的贵族学校来到这间无论是师资还是生活条件都要差千等的学校,他低眉伤神时张嘉儿兴冲冲的跑来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下拿过她的饭盒打开就吃,一副饿极的样子,任晴晴吃的差不多了,有时间调侃,她笑张嘉儿饿鬼投胎吗,你没看见你的青梅竹马在为你们的贵族身份伤情吗?她这才抬眼看萧子明问他为什么伤心不吃饭。黄嘉惠替他答,她不屑任晴晴一眼哼声:“有什么大不了的,贵族也可以体验一下平民生活,不吃苦哪知当年好。做了活佛才知不如个做情郎好。”
  对啊,萧子明一下来精神了,他有问题的中心了,他拿起鸡腿咬口说:“你们女生喜欢不喜欢仓央加措,为什么那些人那样热爱他?”
  张嘉儿鄙夷的:“如果你们男生都做成他那样我觉得女生应该集体为你们送葬?”
  “为什么?他不是拉萨最美的情郎吗?”
  “哇塞,情郎能当饭吃吗?当所有同情赞美的字眼落在你身上时就是你最悲剧的时候,人总是同情弱者不是吗?可他就是弱者,弱者的下场就是无情的被淘汰,就像我们俩个刷的一下被无情的抛下生活的云端来吃这些难以下咽的饭菜,可是……”她望眼听她说话的人:“智商问题,我得承认不是我不聪明实在是东西与我无缘,就像仓央加措没有办法只能做人家口中最美的情郎醉酒街头,生活是无赖的,就这样。”她耸耸她的小肩膀低头吃饭。萧子明无限崇拜的看眼她,难怪哪科都是挂彩唯独语文独树一帜无人可比下来,他一见她就会种莫名其妙的开心。张嘉儿吃了几口饭停下来嚼咽,双手平放桌台上,她一双手白晰晰胖乎乎,十指尖葱,十个小梅花坑可爱的招人眼羡,萧子明喜爱这双手,他常会看着发呆有握住的冲动,可是他不敢,可是曾老师就总爱走到她旁边看她写试卷,然后去摸她小手一下说:“在家不干活吧。”海滨哥也会注视她的小手,他当然不会动手。只是小站一会面上有种奇怪的笑。张嘉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看眼他的饭菜没怎么动问你还不吃?等它凉透吗?他只好笑笑:“大概是仓央加措太左右了我的思绪。”
  “呸,就爱瞎想,死人有什么想的。”她又是不屑的呸他一声。
  “我们每天做试卷已经很累了,对不对,好不容易吃饭时间可以松动一下脑,为什么不用这段时间思想一些问题呢?”他回答,顿下又问:“张嘉儿依你你欣赏哪位古人?”
  “我?”她睃眼他:“我欣赏三个男人,一个是曹操,一个是苏东坡,一个是毛泽东,你们呢?”
  “为什么?”萧子明瞪眼问。
  “因为他们是真正的男子汉,写的文字又够气场,不象娘们似弱智。”
  “这就是说你否决了李煜、仓央加措、徐志摩这些人了。”
  “当然,你们男生如果个个象他们多愁善感,中国不是要亡国亡种了?”她说完奇怪的看他:“你今天有点怪,你早上就莫名其妙现在还在纠结?”
  黄嘉惠瞅他一眼笑都是秦聪惹的祸,他就不该拿那本书给你看,你看了更不该给他这个呆子看。
  “又关我?我是遵照老师教导做个博学多才的人。”秦聪把他最后一根青菜挑进嘴里:“他们那些组还在看民国才子,徐志摩林徽茵呢,我正准备去抢一睹为快。”
  “为什么要抢他们的,你不会上网买?你很穷吗?”任晴晴看他。
  书呆子足金这时吃完饭笑说:“我觉得有时看看这些八卦也挺娱乐解泛,今天我就上网买几本来看看。”
  “对了,这才是我们的足金先生。”张嘉儿立刻报上她要的书单,任晴晴、黄嘉惠跟着也说了她们的书单,萧子明不知道要读什么,他一向是读张嘉儿读过的扔给他的书。
  五. 夜色
  晚自息在十点半,走后校室,张嘉儿要发萧子明的手机换上她的卡在微信上写上这样一句话:学习是会上瘾的orz..每节课都只有一种反应……“我艸艸艸...就下课了?!!”除了数学课=u=
  萧子明没有手机了只好抢秦聪的,他要看张嘉儿写什么东西,他看后哈哈大笑,但是过了十几分钟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张嘉儿又转发一条微信出来:嘉儿,嘉儿快看我是不是又帅了!!努力来华南理工,我带你去Flying下面是四张去头去尾留中间的帅哥身子,这就是张嘉儿的从小学一直一个学校的学长,也是他的学长,他仇视地盯着上面的字和四张半身相照,手掌不自然握成拳,关节握的啪啪响,哼声关掉手机抛给秦聪,秦聪瞧眼他面色问怎么了。
  “怎么了,你知道那个卓文俊给张嘉儿发什么了?嘉儿,嘉儿快看我是不是又帅了!!努力来华南理工,我带你去Flying,这么恶心的话他也说的出,他很帅吗?他有我帅吗?当然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你说就以张嘉儿的分数她能考上华南理工吗?他不是有心讽刺张嘉儿吗?”
  “这你也激动?是不是有点过,他只是叫她努力用功读书,争取考上。”秦聪耸耸肩:“我不知道他哪有错。”
  “以我对张嘉儿的了解,她根本没有那个智商,我是说她的理科是没办法为她争气的,她能在这半年里每科提高二十分或者三十分她可以考个三本,如果不能只能上个专科。”
  秦聪抱胸沉思:“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为什么我们没有一个人能教懂她那些东西呢?”
  “这就我们永远不知道她明明不咋的但却是不知道总为什么那么冲,我们会不自觉的在她面前胆怯,你说为什么?”他认真的看秦聪,秦聪象他一样是个一米七八的身体,明眉浩目青春秀朗。
  秦聪摸摸脑袋摇头说不知道,走在向宿舍楼的大道上,路灯拉长了他们俩的影子,有微风吹过摇动树叶,一只野猫喵的一声从他们身边跑过没入树丛。
  宿舍楼离教学楼不是太远,不过三百米的样子,或许还没有,他们还没有理清张嘉儿已经到宿舍楼。刘金鑫早回到宿舍连澡也冲洗了一个他们才到,他看眼萧子明和秦聪问他们在探讨什么问题。秦聪回没什么只是在想准备考什么学校。刘金鑫鬼笑一面登梯爬上他的楼上床一面说:“以你们平时的政绩分数难道还没有一个概念?北大清华是不用想的,考个本省重本一定是没有问题的比如华南理工。”
  “你是说你的目标是华南理工?”萧子明抬眼爬上床的足金。
  “嗯,有这个打算,但是我觉得我的分数可能要差你一点,所以没有太大把握,你应该刚好OK。”足金拿掉他的眼镜作眼部按摩。
  “可是我不想在那碰上我不想碰见的人?”他说。
  “碰上谁?”足金不明。
  “还有谁?张嘉儿的学长。”秦聪代答。
  “跟他有什么关系?”
  “可是我什么不可以考得更好一点?我为什么不可以考远一点,考个复旦浙大什么的?”
  “当然可以,哥们,你要有这个实力,你有吗?”
  “还有半年,你看我有没有?”萧子明极不服气。
  “我最希望你考上复旦了,好歹是名人学校。”足金笑,他已卧床把头移向床边往下看坐在他下床生气的萧子明敲下他的头:“你今天出什么问题一直在跟自己过不去,一直做莫名其妙的事。”
  “不知道,我觉得有人瞧不起我,说不是男生象娘们。”
  “谁?”
  “张嘉儿,她引用仓央加措,因为她不喜欢他的多情不能象达赖五世拥有雄滔伟略,因为他就是不争气的平民。”他愤怒,拳头不自然又握起来。
  “你想的太多了吧?”足金笑他。
  “你没听她说他最欣赏的三个男人吗?”
  “怎么样?”
  “因为我们在说仓央加措,在赞美他可她根本不认同这个活佛,他是弱者的代名词。”
  “她就那么说说她的观点,不代表所有的人事实许多人是欣赏的。你应该有自己的观点。”
  “事实我也觉得他不咋的,我觉得海滨哥说的有道理,始终是能量不守恒定律,你们说呢?”他仰眼低头看他的足金。
  “既然想通了就睡觉,十一点了,明天还要早起。”他打了个哈欠移正身子。不忘叫萧子明熄灯,舍务老师一刻要来查房。
  萧子明起身上卫浴洗把脸熄灯上床可他辗转睡不着,叫过也没有睡着的邻床的秦聪两人头对头的,他细声问:“你说我有没有这个实力?”
  “如果你语文作文能不拉你分我想准可以。”
  “也就是我作文要提高最起码二十五分?”
  “嗯,差不多。”
  “这好像有点难,就像张嘉儿的数学要提高二十分比较不可能。”
  “那你就在华南碰上学长,没话可说。”
  “不,我一定要超越他,打死不在那去碰他。”他恨声。
  “别无选择了。”
  “也许我的英语还可以提高十分,化学也可以提高三分,物理也可以提高五分,数学再提高十分,不是填满空缺了吗?”他得意的笑。
  “好像也行的通。”秦聪笑。
  “那你的打算是什么学校?”
  “我们俩个相差无几,如果你能做到,我没有理由做不到,我们哥们共同进退,我的目标也定复旦。”秦聪看他说。
  萧子明笑伸出手和秦聪一起相握。
  六. 清晨
  萧子明为自己终于定下大学目标释怀,在一米宽的小床上左辗右转的有半个小时安静的睡着了,一夜好梦的醒来是清晨五点,足金已经起床刷牙洗脸了,他总是要快他们一步,他没敢赖床擦了一下眼睛换衣起床刷牙洗脸,站在镜子前用手当梳梳理一下他浓黑的发,拍拍脸,镜子里的脸是张没有任何瑕疵的微黑的脸,青春痘已经在高二的时候离他远去,为此他床幸了好一阵子,他简直觉得他就是本校的美男头号帅哥。秦聪瞅他一眼:“你还这在臭美不走?忘了昨晚的目标?”
  他哦声,忙离开镜子跑出宿舍冲下楼,在教室里读了半个小时的英语,跑去买早餐回来,老三样咸水粥、面包、炒粉再加上自带的水果牛奶也算丰盛。他吃着米粉快吃完了也没见张嘉儿心理正嘀咕,张嘉儿漫腾腾拎着一代早餐进来坐上位,他问她怎么这晚,她回:“我在操场上站了一会看小鸟吃草象小鸡仔似的很好玩。”
  “可是我觉得你更象一只小兔似的更好玩。”他腹语。
  “你怎么不说话?一早的就呆在这闷死人的教室里不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对不起我老妈生我一场来看世界。”她打开餐代,只得一点米粉,她拿出酱料拌,他却是在后面扑哧笑。
  她头不回的问:“你笑什么?很好笑吗?”
  “难道不好笑?如果你没有考上大学才真正对不起你老妈生你一场。”
  “去,人都塞成浆糊了你还怎么学啊?一回到这里屁股都不能抬一下,就是做啊做啊,一张又一张,没完没了,久坐伤身,你知道吗?如果你不动一下你可怜的身体,他是不会为你工作的,蠢蛋。”她骂他一声。
  “我不知道我们俩谁更蠢一点。”他仍是腹语。她回头看他桌上的牛奶,是酸牛奶,她随手拿过去说借来喝喝,明天还你。
  “还我?你什么时候还过?”他依然是腹语。
  张嘉儿插好吸管吸口酸奶吃口米粉骂声这是哪国的高级厨师炒的东西硬过钢丝。他又是扑哧的笑说她夸张不夸张。她哼声夸张吗我们以前可不是这么硬的是很爽口的。他笑你当然是爽口了你妈妈在那哪个阿姨不照顾你一点,妈妈又常给你留好吃的。她唉声不语,她是伤心自己不够聪明或者是过于懒惰没有学习好无法继续留在原来的学校享受公主级的待遇,贵族一旦轮落痛苦不必说。她暗自伤神了一会马上又高兴了说:“如果我再努力一点一定可以考个三本,你说是不是?”
  “嗯,我想肯定没问题,华南理工你不用想。”
  “你打击我。”
  “我不是打击,是讲了一个事实。”
  “对,你始终是最真实的,所以你就是一个蠢蛋级动物。”她的判词。
  他不在乎她说他是什么,他只在乎一天能不能看见她,如果有一刻不见她他会有种失落,这天他都会没精神。他看她摇动马尾,黄嘉惠、秦聪、足金、任晴晴相继回来,他们在饭堂吃过,秦聪一坐下隔着几个位对萧子明说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俩个考上复旦了,我觉得是个好兆头。张嘉儿抬眼:“梦常常是反的,你不知道吗?我还梦见做美国总统呢,能做到吗?”
  “哈哈。”黄嘉惠和任晴晴大笑。
  “我们决对不会是梦,张嘉儿,我们不如打个赌。”秦聪说。
  “赌什么?”她瞥眼他:“有什么好赌?”
  他一下问住,事实他也不知道该赌什么,只是随口说说。
  张嘉儿哼声:“我赌你等下的早读先背十首李白的诗。”
  “那是赌吗?分明是罚。”他笑。
  “赌也好罚也好总之是对你好,是不是?”她白眼他,起身去丢餐代牛奶盒。
  萧子明忙叫顺便,她反手接过一起带出去丢进垃圾桶回来扫眼教室,她看人齐全不,再看手表时间,拿上书走上讲台开始带语文早读。萧子明看着她矮小的身子,校服遮过膝他就想笑。
  他的一天学习就从她带读古诗开始,他为她读古诗的旋律没来由的有种单纯的感动,苍茫人海他和她相遇奇迹的走过来六年时间,高二分班原以为会错开,谁想到又在同班,他一如是班长她依旧是语文课代表,能量不守恒定律未必不守,他这时觉得到底好像能量有点守恒,最起码有六年时间,这年后他们真的将天涯各一方,他有小小的伤感,如同看到日落生命仿佛要陨落一样。仓央加措的诗句一刻占据了他心灵每个角落:
  第一最好是不相见,
  如此便可不至相恋。
  第二最好是不相识,
  如此便可不用相思。
  他为自己想起这四句吓一跳,惊得张大嘴盯着走过来的张嘉儿发呆,张嘉儿狐狸眼瞪眼他叫站起来背宋濂的《送东阳马生序》,俨然她是个老师一般,他乖乖的老老实实的站起来……
  烟花一样的岁月,不经意流走将成为昨天的故事,最后终究是能量不守恒:落花流水,人世消长,岁月逼人,最美的年华里有幸与你走一程……
  他背到一半背不下去,他声音有点堵……
  同学们望着他哄笑……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精华: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子,我爱上了风

下一篇: 《 养牛棚里的海誓山盟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小说展示了他们一天生活的几个重要片断,通过仓央加措巧妙地关联走来。青春年华美好而易逝,曾经的经历总能引起人们的共鸣。赞!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2

  • 不认识

    路过浮下面

    2015-05-19

    回复

  • 五出眉心

    原谅眉心没能抽出时间与尔交流。见谅!

    2015-05-15

    回复

  • 五出眉心

          《最美年华》构思巧妙,行文上承《浅浅桃花开》,笔下拓展校园生活,且巧借《仓央嘉措》再现与化解高中生早恋的问题,生动刻画出不同人物形象。寓意深刻,现实意义深远。赞!

    2015-05-15

    回复

  • 爱你的季节

    好亲 切的 的仿佛昨天的,时光,最清纯

    2015-05-10

    回复

  • 徒儿萌萌哒i

    楚儿姨今儿有空我来看看你,你高爱拿我们说事,你不该老是偷听我们说话,楚儿姨

    2015-04-29

    回复

    • 喻芷楚

       我不能塞住耳朵,听见了,你下次离我远点说,

      2015-04-29

      回复

  • 等丶y1个旧人

    最枯燥的生活就是高三,看过一篇什么叫挥霍的青春什么的两厢完全不同,挥是厌倦,你的是赞美,不同年龄理解不同

    2015-04-29

    回复

    • 喻芷楚

       我也看过,是好多年前,那时真的觉得那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现在想想,毕竟环境不同,想的也就不同

      2015-04-29

      回复

  • 欧阳梦儿

    青春美在可以肆意张扬。那些初动的情丝,那青涩的爱恋,欲扬却藏……

    2015-04-21

    回复

  • 金子

    什么到你笔下都是情深无限!

    2015-04-20

    回复

    • 姬芷孤酌

       你今天才认识她?

      2015-04-20

      回复

    • 喻芷楚

       江山易改……我还是我……嘻嘻嘻嘻……

      2015-04-20

      回复

    • 喻芷楚

       吖哈,别这样……

      2015-04-21

      回复

    • 金子

       我不仅认识她更识你,说我缺心眼,我懒的回,再有一星期你个臭孤酌不动手我叫孤酌老二@( ̄- ̄)@

      2015-04-26

      回复

    • 喻芷楚

       我还想自己写,如此我就等了,安心写长篇~

      2015-04-29

      回复

    • 姬芷孤酌

       终于完成————浅浅桃花开,续接最美年华

      2015-05-06

      回复

  • 粒儿

    或许是自己的孩子正面对高考吧,看罢此小说,我好喜欢这个率真、可爱的萧子明哦。高三,一个枯燥而又乏味并高度紧张的时期,若每个高三的孩子还依旧如萧子明偶尔的想想仓央嘉措多好。

    2015-04-20

    回复

    • 喻芷楚

       我们两不是要互相叫加油,?粒儿,我宝贝六月高考,此篇为她而写……如此一同送与你家的靓仔……

      2015-04-20

      回复

    • 粒儿

       谢谢啊!你家也有高考生,恭喜了。但愿我们两家的崽子高考大捷,到时我们好好热闹、热闹哦!

      2015-04-21

      回复

    • 喻芷楚

       好啊,把好运送给他们,一起庆……

      2015-04-21

      回复

  • 碧玉青尘

    烟花样的岁月于萧子明恋恋不舍,黯然魂销,心思不可言不可说……

    2015-04-20

    回复

  • happy

    枯燥的乏味的高三生活在楚写来唯美逗趣,情感纯真青涩!赞!

    2015-04-20

    回复

    • 喻芷楚

       生活你看他美就是美!……一如你的名……哈哈……

      2015-04-20

      回复

  • 落桑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2015-04-20

    回复

  • 白姬

    高考临近,给高考生一个完美赞叹!萧子明秦聪张嘉儿……

    2015-04-20

    回复

    • 喻芷楚

       嗯嗯也为我们曾经的记忆!美好华年,去便不可追,所以萧子明会哽咽……

      2015-04-20

      回复

  • 西部井水

    这写的是不是我们学校的事呀?这些学生和我的学生一样可爱呀!

    2015-04-20

    回复

    • 喻芷楚

       啊哈,原来你们学校孩子也这样?看来西与南也没差别

      2015-04-20

      回复

  • xiziniannian

    多美好的时光, 青涩岁月。

    2015-04-19

    回复

  • 姬芷孤酌

    唯美时光总是在自己曾经认为最枯燥的时刻,高三,想回去而回不去的,看着萧子明仿佛看到自己当年

    2015-04-19

    回复

    • 喻芷楚

       没错,孩子们这时最苦却是人生最美的时刻

      2015-04-20

      回复

  • 姬芷孤酌

    啊哈,有空来坐坐沙发,漫赏!

    2015-04-19

    回复

    • 喻芷楚

       漫漫回忆那曾经的美好,笑笑,乐乐!

      2015-04-20

      回复

    • 金子

       孤酌,别只是赏啊,与芷楚和一个吧?你们好久没一起摆阵了!

      2015-04-20

      回复

    • 姬芷孤酌

       你看你,还是那样缺心眼,足金,哈哈……

      2015-04-2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