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我的姑姑

作者:红杏之泪    授权级别: B    编辑推荐    2014-02-15   点击:

  昨天看了我弟弟写的我的姑姑,我的眼泪止不住了。或许这是一次漫长的痛苦的压抑的描述,但弟弟第一次这么有条不絮地写着。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姑姑走的时候(2013.8.8晚22:30),44岁,正值年轻,风华正茂。或许我这样写大家觉得很可笑。其实我的家族里,最漂亮最有交际头脑的最聪明的年纪最小的就是我的三姑。

  但姑姑的一生坎坷不平。就我伯伯的话说:“报喜不报忧,总给家里说自己过的不错,从不说自己所受的委屈。”从什么地方开始写呢?直接叙述还是倒叙?我脑海里的碎片太多了,慢慢理清还是就一团浆糊。我不敢有条不絮的写,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姑姑走后的第四天早上,我还特意给弟弟打了电话,弟弟说:“姐,这个话不要告诉任何人,有些事情是你能承受的,但有些人是承受不起,希望姐不要说,留在肚子里,烂掉吧。”我恍然,我痛心,我无法诉说,我要承受恨吗?我一直问自己问题,问自己能不能忘却这些事情,这些自己亲眼看见的,自己亲身体会并让自己深深受伤的故事。我要怎么去对待死去的姑姑,我要怎么去对待活着的姑姑的孩子?我要怎么做,才心安,我要怎么做,才让姑姑放心。或许我平静的讲一些故事,留一些回忆,留住姑姑的音容相貌,留住姑姑那年轻的梦。

  (一)

  小时候的记忆也是听母亲口述,自己懵懵懂懂的。母亲说姑姑小时候上学,特聪明、好强。有次被老师骂了一句后,就不去上学了。以为我爷爷在运城,可以帮忙看看,能不能在城市念书,也不清楚什么原因,就不了了之。母亲说姑姑没有上完学,走的时候肯定很后悔了。母亲又讲述了我们本家的和姑姑年纪相仿,人家念完大学,在太原任教,现在也是有房有车,生活过的不错。我8月份在家里几天,妹妹也讲述了不少姑姑年轻的时候的事情。说当时候姑姑每次去同学家串门子,都会带好多小尾巴,比如我弟弟森子,比我的表弟磊子。姑姑的同学很羡慕总说:你们家小孩真乖,都听你的话,长大后都有出息。大人都不用操心。姑姑笑笑。

  在我有印象的故事里,是我10岁的时候,姑姑25岁。暑假,姑姑带着我去运城整整一个月。发生好多事情。我人生地不熟,很胆小,不敢和院里的孩子玩。时间一长,大家慢慢熟悉了。姑姑在百货公司上班,住的是百货公司的房子。这是我一生美好的回忆。初到运城,时间一长,摸索出小区的一些规律,比如:每天中午12:00,晚18:00都有电视可看,每次邻居家的孩子下午在院子里骑着儿童车转转。我和邻居家的孩子熟了,惯了,就让我也骑了几次,但有次把人家的车子给弄坏了。至于怎么处理,时间这么长了,自己都忘记了。最让我难忘的是吃饭。姑姑说,有朋友过来,今天要做好吃的。我当时还小,兴高采烈地想着哇,今天能吃好吃的了。或许这是我最后的一次晚餐,也是姑姑人生最大的转折。从没有觉得姑姑人生坎坷,但这顿饭的结局,是不是很让人伤心呢。

  那天,姑姑的朋友来了,我现在的记忆很模糊,只记得穿的西装,人长得精干,有知识文化,是城里人。很讲究,长得也帅气。我和叔叔说出去买点菜和吃的,因为今天晚上叔叔会留在姑姑这里。我就和叔叔一起去了市场,去市场很远,要过火车道。大家都是看着火车离开后,或者放行才过。要是绕路的话,很远。我当时小,看到好多孩子都从火车底下爬出去,我也学着爬,看着大家从铁丝网的缝隙里钻出去,我也钻出去。叔叔确是等了好长时间才过的火车道。我们去的时候空手,回来的时候买的啤酒,肉,饮料,蔬菜等,我记得夏天,天气很热,买了个大西瓜。叔叔拿着所有的菜,我就抱着西瓜。当时叔叔说,不要从火车底下钻过去。我不停,还是钻了过去,正好有辆火车呼啸而过,吓的双腿发抖。这个事情叔叔回家告诉我姑姑了,说:孩子真胆大,就不怕火车吗?不愉快的事情不说了。姑姑开始忙活起来。我还小,就坐在饭桌旁等着饭菜。姑姑和叔叔有说有笑,当时小,觉得正常。现在想起来,若是姑姑和叔叔结婚了,是不是姑姑会多活几年。但这估计是最后的相聚和别离。

  菜终于做好了,开始吃饭,每人前面一个标准纸杯,叔叔说:给孩子到点酒吧!姑姑说:孩子还小,不能喝。我能好奇心作怪,想喝。姑姑说:那就到点酒和饮料吧,混到一起这样不感觉辣和涩。我举起杯子,一口气喝下去了。姑姑和叔叔边聊边吃。等到21:00的时候,发现我不见了。姑姑和叔叔遍地找不到。不知是谁掀开桌布,发现我在桌子底下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姑姑说:饿不饿。我说:姑,怎么回事。我觉得头很疼。姑姑笑了笑说:昨天你喝了酒,一头钻到桌子底下了。吓得我们找了好长时间。

  这是我小时候最有趣的事情了。我现在长大了,喝酒还是喜欢混着喝,或许是忘不掉当初的感觉吧。我在那个暑假,姑姑让我练字,我每天都要写个“之”字,姑姑说,要坚持下去,这个“之”字是汉字笔划的精华。小时候懵懂,也不清楚,现在回想起,自己真的很惭愧当时没有坚持下去。暑假回到家,母亲见了我就说:还是城市好,人变的白了,也不像以前那么瘦小了。

  这也是我能记起的小时候和姑姑在一起的事。

  (二)

  这些美好的回忆持续的时间是有限的。就好比人生的富贵一样,都是有时限的。和姑姑从运城回来,一年后,姑姑结婚。我弟弟描述结婚的场景也不多,我记忆也杂,不知道如何写?但姑姑的结婚就注定了她以后的命运。姑姑结婚,我当时也在场。我家和爷爷奶奶家有条马路相隔,爷爷奶奶家在上头,我家在下头。直走10分钟就可以到,很近。

  记得那天阳光明媚,家里很喜庆,因为姑姑结婚了。我早上跑到爷爷奶奶家,去姑姑在的房子里,那个房子里后来是我伯伯住的。看到姑姑打扮很漂亮,姑姑朝我笑笑,我也没有说话就又走了。姑姑穿着白色的婚纱,很漂亮,那时候年纪小,什么也不懂,只是很好奇,谁和姑姑结婚,是不是我认识的叔叔?还是这是一场让人伤心的婚礼。我没有多想就出去了。跟着小孩子坐到车里,等着姑姑出门。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家人很喜庆去了姑姑要嫁的人家里,发现姑父家很穷,土墙土屋,最意外的是姑父的人个子很低,都没有我姑姑高。我姑姑1.7左右,瘦,手指细长,瓜子脸,很有神的眼睛。当时的头发长不长,我都忘记了。但是姑父,1.67左右吧,胖,小眼微眯,笑起来很有点滑稽吧,因为我觉得配合着他的脸,这种笑很别扭吧。很会说。这是很奇怪的组合,当时我觉得姑父捡到宝了。或许大家会说:“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其实这些俗语也有一定道理,但只要这牛粪有营养,会体贴照顾人,那么鲜花也会长得长久,会很美丽。但事情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姑父和姑姑就这么结婚了,其中的原委,我也是后来听人说的。因为当初运城的叔叔因惧怕自己的父母,不同意他们的婚事,我姑姑是个要强的,就这样胡乱的答应了别人的求亲,导致了生命的转折。

  后来的十年的时间,我没有姑姑的消息,也没有姑姑的任何事迹。偶尔听人说我姑姑去阜阳做生意了,中途因出了事情,又回到老家了。偶尔又听人说我姑姑做生意挣了点钱,把家里拾掇的很好。偶尔又听人说,姑姑在做生意这几年,有了孩子,是个男孩,总爱跟着姑姑,上学的确是个问题,但是姑姑的口才好,这些问题就很轻易解决。我想,姑姑走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的孩子吧。

  再一次见到姑姑,是2010年的初三。我看到了姑姑,姑姑还是以前的样子,我觉得姑姑最爱美了,姑姑也爱干净,主要是我跟着姑姑在运城一个月,姑姑每天要督促我洗澡,每天2次的。姑姑见了我就喜欢问我,怎么样,有没有合适的人家。我都支吾着不敢多说。一年到头,见到姑姑的次数也就一次。主要是我看到姑姑有2个孩子,男孩比女孩大点。男孩比较像我姑姑,女孩像姑父比较多点。今年我去姑姑家里,看到姑姑的全家福,心里很酸。初三吃了饭,各自回家,我和姑姑的说话次数也是有限。不知道是不是我长大了,就不知道和姑姑说些甚么。

  我其实很惭愧,自己写着写着,就发现和姑姑说话的次数也是有数,不光有数,见面的次数也数的清。每年过节姑姑都说:蕊子,初六记得来姑姑家里。哎,我每次初六都要去太原上班,也没有在过节的时候去看看姑姑。写着写着自责起来。发现自己太可悲了,想给姑姑多写点文字,都没有办法下笔。

  (三)

  其实这段是最难下笔的,也是我最不愿意写的文字。是继续呢?还是自己默默承受。

  那是2011年的大年初三,我见到了姑姑,姑姑笑着说:今年可以去我家了吧。你这么多年在外,去姑姑家看看。我说好。姑姑说:到时候大家一起来。在爷爷奶奶家,一起吃了饭。姑姑回家了。

  大年初五晚,我和妹妹、父亲、母亲一起打扑克,玩升级。晚上8点左右,父亲接到电话,脸色凝重,我们停止了打扑克。父亲说:明天不能去姑姑玩了。我说:为什么?出了什么事情?父亲说:森浩的眼睛被扎伤了,眼镜碎片进入了眼睛。我说:怎么会这样。妹妹、母亲也很担心,母亲说:用不用去看看。父亲说:是森浩和同学玩篮球的时候,不小心篮球碰到脸上吧。我说:送去医院了没有?父亲说:去了医院。这天晚上我们心情都很沉重。这个电话是红梅姐打来的。我母亲说:那就不要去你姑姑家了。明天收拾收拾,初七你就要走了。我说:噢。

  2012年的10月,我回到家,我母亲告诉我你姑姑得了病。我说:怎么回事?母亲将得病的经历告诉我,情况是这样的:过年的时候,森浩的眼睛伤了,在医院休息了1个月。我姑姑因为孩子的病,心里着急,好像是在2011年的4月份感觉自己身体不舒服,也忍着不去医院检查。但有次姑姑咳出血来,不得不去医院检查,姑姑去的是西安医院。那天,我父亲接到电话,说去西安医院。当时我父亲正在家里浇地,晚上1、2点接的电话。我母亲说:怎么回事?父亲说:妹子住在西安医院,明天要去看看。母亲说:救人要紧,多带点钱。父亲从家里拿了些钱,母亲说怎么带这么多。父亲说:病情很严重。母亲说这些钱够不够,要是病情严重,这点钱怕是不咋够用。父亲说:钱在银行,现在取也来不及。先带点吧,我把银行卡带着,方便用。母亲说:也行。天明,我大姑哭着跑到我家,见了我父亲说:老三的病情估计太严重,这是我凑的钱,你一并带上吧。我父亲去了西安,见到了我三姑。先去医生那里问了病情,医生说:准备后事吧,最多2-3个月。当时我父亲傻了,眼泪流出来了。怎么办?我父亲是个睿智的人,但遇到这种事情我父亲也反应不过来。但我父亲调整了情绪,去见了我的三姑。要和我三姑好好谈谈。在病房里,我父亲看到我姑哭红的双眼,心里难受,但能怎么样,父亲下了狠心说:你要是想活下去,就必需医治。现在不能自暴自弃。三姑看着我父亲,说:我也想活下去,但这病,也就能活几个月。我想自杀。父亲说:治病要紧,钱都是次要。你要是想活,就要想办法治好自己的病。我父亲一直给我三姑做思想工作。

  母亲说完,眼睛都红了。母亲接着说:还好,现在你姑姑的病情稳定了。但是每月要吃药,一次估计500元吧,哎,听说这个药还管用。你就放心了。前些天森浩来这儿,和你三姑一起来的,我整理你弟弟好的不穿的衣服给了森浩。你爸又给了钱,给你姑姑看病。我说:反正弟弟在外地工作,这些衣服也不穿了,给了吧。现在姑姑病着,给点钱吧。母亲说:我也清楚,你看你父亲给钱的时候,我也没有阻止。他们现在家境不好,你姑姑又得病,咱们能帮就帮点。要那么多钱干啥,人活着最重要。我说:你也不用管我父亲把钱怎么用。他做事情还是会趁着点的。母亲说:对了,你明天去你姑家掰玉米吧。还有,带上笔记本电脑吧,前几天,你三姑一直想借,说家里有网,可以上网。笔记本电脑放在咱家里,也不用。你明天去你三姑家,就带上吧。听说一天应该可以掰完吧。掰完了再回来吧。我说好。

  于是,第二天,我联系了磊子,一起去姑姑家。磊子一早过来接上我,磊子说:姐,在路边吃点吧。我说行。我们到北辛的时候,吃了羊肉泡馍,是磊子掏的钱。我口袋里带的整钱是给我姑姑的,自己因为考虑不周全,所以没有带零钱,但是让磊子给我掏钱我也心安,主要是自己觉得对磊子还不错吧。磊子和我一起吃了饭后,就上路了。

  到了姑姑家,迎接我的是三姑,三姑见到我很开心,说:这里葡萄和核桃,你们吃点。我随手就将笔记本电脑给了三姑,三姑收了起来。姑姑给我拿核桃的时候,我偷偷塞了点钱。我姑姑不要我的钱,我说:我一年能有几次见到姑姑,这点心意姑姑就不要推辞了。我喜欢吃核桃,就多吃了点。姑姑说,三姑夫估计10点左右就会回来。等吃了早饭,再去地里干活。磊子说,我们都吃了饭,不用做了。三姑说:这怎么行。我马上就做好饭了,你们稍等会。三姑去厨房做饭去了,我就跑到厨房,和三姑聊天。说起了好多事情,比如我妹妹事,三姑说,我妹妹是个老实人,要是和孙吉县城的对象订婚的话,妹妹人实在,大家都不放心。但是和三姑村里的订婚的孩子,听说也不是很好。幸亏当时我妹妹退婚了。再后来听说和东屯的一家订婚了,估计婚期差不多定了吧。我静静听姑姑阐述,又和姑姑说了些笑话。姑姑说:她在医院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说自己很会看字,就让我姑姑说个字,算算。姑姑说了个火字(记不是很清楚了)。算的人说:你太要强了,为什么要写个火字,不写别的字。姑姑笑着说:我要是写个“开”字,但是两竖不出头,怕你说我活不过去呢。姑姑笑着说:像这种解字算命的事情,咱也可以干的。我说:姑,当时你得知自己得病的时候,怎么坚强的挺过来了。姑姑说:我当时得知自己得了不好的病,眼前一片黑暗,想到自杀。但是后来我三哥(我的父亲,排行老三)来了,和我说了好多话,让我坚持活下去。我挺了下来,再后来回到村子里,又怕大家取笑我,怕同学来看自己也取笑自己。真的很害怕,不敢出来,不敢和人说话。但是后来,大家来看我,给我鼓励,没有人小看我,也没有人看不起我。我心里释然了。一定要坚强活下去。姑姑给我说了好多,也说了关于缘分的事情,哎,其实主要是说我年纪这么大,对自己的婚事要关注了。

  10:10,我仔细观察了下我姑姑的新房。这是我第一次来姑姑家,第一次仔细观察姑姑的家。姑姑的家一共二层。从大门入,左拐后,就看到正对是客厅,两边是卧室,卧室有三间,洗手间一间。和大门在一条在线的是厨房。姑姑的布局也是城市里的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模式。想起小时候姑姑结婚的时候的家,和现在相比,真是天上和人间的区别。现在生活好了,姑姑却得病了。我去了二层也转了转。我喜欢房子,应该准确的说喜欢建筑,喜欢新奇的事物。姑姑对我说:当初盖房子的时候,也征求我父亲的意见,但是我父亲没有说什么。现在看到我家的房子模型(五室一厅一厨一卫,卧房相对,格局小,冬暖夏凉的感觉。我父亲是个工匠,对盖房子很有研究的。),姑姑很羡慕。因为姑姑家的院子很大的,要是盖成我们的模型,很宽敞的。我笑了笑说:当时我父亲觉得这个模型也不错呀。这些盖房设计都需要酝酿好长时间的。我姑姑说:也是。我真后悔呀。今年3月份我见到你奶奶,给你奶奶洗了身子,说了这是最后一次给你洗澡了。还有,对你母亲说,现在家境都好了,以后也不会麻烦您了。但是这些话还没有说多久,我就病了,而且还给您家添了麻烦。我,哎,还是命运的捉弄呀。我说:不要多想了。好好养病吧。每天对自己说自己很健康,应该有效果吧。说着说着,饭就做熟了。

  10:30,姑父和森浩回来了。我们匆匆吃了饭。一起去地里了,听姑父说,他的姐姐回来帮忙。我、磊子、森浩、姑姑、姑父、姑父的姐姐我们几个人一起去了地里,姑姑的小女在家里守着。沿着姑姑的家那条巷子,一直走转个弯后,就到了。我们6个人,2人一组,分开掰玉米,一人2条腿,一直向前冲。姑姑给我们准备了手套,刀子。当时情景很热闹。到下午2点多,送了2车玉米回家。2:30,姑姑说:吃个饭后,再继续掰玉米吧。于是大家一起回家吃饭了。下午又去地里,快完的时候,姑姑说:这些细长的高粱杆,多弄点,我会做成笤帚。森浩就去拿剪刀剪高粱杆,记得当时很丰收。下去6点就做完了农活,回到家里。

  姑姑对姑父的姐姐说:这是我侄女,在太原工作,很少回家做农活的。今天被她母亲派来,专门给我做农活的。今天表现不错吧。磊子说:这是为了锻炼她,今年她家的苹果很多,先磨练她的。这只是个热身。我笑了笑。姑姑说:今天终于掰完了。于是大家坐在一起聊天,我看了看天色不早了,姑姑就催促着让磊子和我一起回家。从我家到姑姑家,磊子骑上摩托车,需要30分钟左右。磊子骑车很疯狂的,磊子的眼睛近视,又是晚上,和我们反方向的车也很多,开着远光灯,照的人眼睛睁不开,但磊子的车速还是很疯狂的。幸好一路上很安全,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呢。

  国庆节一过,我又匆匆来到了太原。没过几天,又接到母亲电话,说三姑的病情严重,又住院了,说第二次癌症扩散,我父亲又去医院了。又说起妹妹的婚事,要到11月结婚的。母亲说,家里苹果很多,能不能抽空请几天假。我说可以。10月20几号的时候,我又回到了家,在家里干了5天的活,每天回来就是去地里下苹果。说起下苹果的事情,母亲说:那几天你姑姑家要卖苹果,说让我和你父亲去。我说:去了没有。母亲说:我们没有去。因为那天正好是遇到一场大风,将苹果都吹落在地,你也知道家里地多,风一过,地上好多苹果,我和你父亲2个人,捡都捡不完呢。没有时间去呀。我说:那后来怎么样。母亲说:应该是弄完了。哎家家都有难念的经。都不容易呀。下完苹果后,我又匆匆上了太原。

  (四)

  2012年11月份,接到母亲的电话,说妹妹结婚。让我匆匆回家一趟。我记得那天,我坐晚上的火车,到了家里,是早上6:00多。还没有入睡,就听到父亲和弟弟二个人在收拾家。听到厨师都来了,还听到好多人的说话声。我睡不着觉,于是就帮忙一起处理家务事。我站在门口,看着村里的人去家里吃饭,看着我父亲的好友来家里祝福。我都没有看到我妹妹在什么时候回到家的。还以为很热闹呢,其实这次双方说好了,男方来家里,所有的份子钱都由我们出。我还打算分配些妹妹的同学看守嫁妆呢,后来听母亲说不讨份子钱了,咱自己出。到时候我把钱给出了就好。其实吧,我总是觉得自己在家里边,无足轻重的。就是妹妹的结婚,对我的交代就是:你啥都不要做,看着就行了。我在家里说是忙,总觉得是瞎忙。

  我母亲对我说,今天是妹妹结婚,你最关键的是看好爷爷奶奶。因为爷爷奶奶还不知道我姑姑病重,怕村里人议论的时候,爷爷奶奶听到。我记住这些话,就在门口等着爷爷奶奶,一有消息就通知我父母。中午10点左右吧,我爷爷奶奶来了,我赶紧搀扶着奶奶,让爷爷奶奶进入我家。正好遇到我家对面的婶婶,婶婶和我母亲关系很好,见到我爷爷奶奶,赶紧说:我给您二老找了合适的座位,就到厨房吧,因为厨房很大,有15平米,出了巷子里的婶婶们做好的馄饨,和蒸馒头外,没有多少人,我也觉得很合适,于是就吩咐做饭的给我家的厨房里也上了一桌饭。爷爷奶奶在厨房里吃饭,我也跟着凑热闹。吃完饭后,爷爷奶奶要走,我说送送吧,爷爷奶奶很精神的,一人拄着个拐杖,背影就离开了视线。

  我这次本来还想看姑姑的。但是我站在门口,也没有看到姑姑,只看到了车,一辆面包车。估计姑姑就在车里吧,但是也没有人对我说,我很后悔的。我家的亲人都来了,我很好奇,就问母亲,我姑姑来了没有,我怎么没有见?母亲说:人来了,没有吃饭,匆匆就走了。去了爷爷奶奶家,估计是看了爷爷奶奶一次吧。

  我当时也没有说什么。妹妹的婚事已结束,我回到太原,就感冒了,估计当时穿的少,又站在门口吹风,天气很冷,我感冒一直没有好。后来去看了中医,医生给我了开来药方,熬了三副中药,我喝了下去。中医叮嘱,这周内不要再出现感冒,不然会感染,到时候很严重的。那一周,我不敢出门,不敢玩,只好窝在家里边,把病养好。时光很熬人的,中途又和母亲聊了几次,问了问姑姑病情,说估计差不多,应该不会出现意外吧。又说我母亲家族那边的人的一些事情,都是一些世事无常,人生短暂的故事。听的我心里很难受。哎,我无法面对这些人,这些事。我只是在过年的时候,去看看他们。

  (五)

  快过年了。我匆匆又踏上归家之路。前年的时候,我听我母亲说我大姨夫过八十大寿,真热闹。明年你奶奶八十大寿,不知道你姑姑能不能去。哎,今年过爷爷奶奶家,不管你姑姑去不去,你都不要说什么话。我说好。

  大年初三,我比较懒,常常睡到8:30才会醒,这次也是这样,我没有及时去我爷爷奶奶家,因为我家和爷爷奶奶家只有不到10分钟的距离,很近。所以,一般都是快到下午1、2点的吃饭时间了,我才磨磨唧唧整理衣服才去爷爷奶奶家。但是这次,我10点就去了,穿过胡同,胡同旁边是厨房,里面有我母亲、大姑夫、二姑、红梅姐等人,在做饭。再走一段,房间外有我爷爷奶奶,还有我的老姨们,她们正热闹地聊天呢。院子里都是我奶奶那边的亲戚,我都叫叔叔和舅舅的。我穿过院子便进入第二个房间,房子里有我三姑,我见了我三姑,她脸色暗黄,没有起色,但和我还是兴致勃勃聊天,一点也没有看出是得了大病的人。我们聊了好多,比如我在太原生活怎么样,我问她最近还好吧,身体状况还可以吧。我们都是小声的聊天,当时聊些什么细节我都没有记得很清晰。我记得我给了一本书,书中夹了点钱。我对我姑说:姑,这本书我送给你,你有空的时候看看。我姑说好。和我姑姑聊着天,就听到我爷爷说:“没事的人,可以去帮忙做饭了,没有看到厨房很忙吗?”于是我和我三姑就离开了房间,我很担心我三姑听了爷爷的话,心里难受。但姑姑笑笑,也没有说什么。于是我去了厨房,看看需要帮助什么,三姑则去了后院的房子里。我到了厨房,对母亲说:我爷爷在说我们不干活呢?我怕我三姑听见心里不好受呢。母亲说:哎,做大人的也没有仔细看看孩子,都没有发现你姑姑脸色不好,哎,还以为他女儿很健康呢。哎,就那么回事。你不要在厨房里了,去别的地方吧,厨房这么多人,很挤得。我就出了厨房,去了后院,又找见了我的三姑。三姑对我说:蕊子,怎么又给钱。我不能要。我说:姑拿上吧,又不多。这个房间暗,姑你要不去后院院心坐坐。那里有阳光。姑姑出了房间坐在院心里,看到我弟弟他们在玩爬山,或者斗地主。

  快开饭了,我胃难受的厉害,吃了2口,就恶心的不行。于是我跑到厨房,给母亲说我反胃的不行,很难受。母亲说要不你先回家吧,睡上一觉应该就没有事吧。于是我就回到家里,躺在床上,一直翻滚。还是恶心的不行,我呕吐了一次,胃酸的不行。又喝了口水。还是不见好。下午5点多,我母亲匆匆回来,对我说:好点没有,还吃不吃。我说不吃了。但是胃还是很难受。母亲说:这样吧,我给你按摩下,通通气。把胃里的东西全部吐出来吧。这样好受点。我说好。折腾了一晚上,第二天我好多了,我父亲还在睡着,我母亲说:今天怎么还不起。父亲说:你问问你女儿,一晚上呕吐,肚子拉稀。凌晨2点多我才睡觉的。其实我心里很感动的。

  大年初四,我母亲问我,你弟弟今天要去你三姑那儿,你去不去?我说去呀。母亲说:那你们去吧,顺便捎点礼品。我说好。于是我、我弟弟、磊子、红梅姐我们一起坐上车,去了三姑家。车开到中途,我弟和磊子说要去二姑家接亚楠,一起去三姑家。我红梅姐说行。于是我们先去的三姑家,在三姑家等了好长时间,也不见我弟和磊子来。我们和三姑聊天,说:不是初六来我这儿吗?怎么初四就来了。我们说:初六去我大姑家呢,今天我们接你去二姑家。说着就听见外边摩托声音,知道是我弟和磊子来了。磊子说:今天来的路上,差点出了事。怎么回事?原来他们在路口拐弯处,有辆车开出来,因我弟骑摩托的速度太快啦,磊子正好控制速度,我弟没有反应过来,当摩托车刹住时,车旋转了360度,才落地的。吓坏了他们。我红梅姐说:磊子骑摩托车也是很疯狂的,你们怎么一点也不小心。以后骑摩托车慢点,幸亏今天没事。磊子说:我二姨说去她家。我三姑说:那就省的做饭了。咱们一起去吧。我们一棒子人一起去了我二姑家。

  二姑家的变化很大,我进门,也细细看了我二姑家的房子布局,我二姑说:亚超在外地打工,今年没有放假,就没回来。看看我给他装潢的房子,怎么样。我说很好,和城市的装潢一样。去二姑家基本上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二姑说:那咱们就开饭吧。边吃边聊,大家说好。我红梅姐说:蕊子,你初三肚子不舒服,今天没事吧。我说:折腾了一晚上,应该没有问题了。大家开始吃饭,二姑夫做的饭还是蛮香的。吃完饭,我三姑父、二姑夫、我姐夫、磊子、我弟五个人在玩游戏,买了一瓶白酒,大家轮流喝,游戏的规则是:一个人发牌,每人三张。各自看各自的手上的牌,发牌的人可以找二个人比牌大小。胜的,不喝酒,输的要罚一杯。我弟弟的运气好,几乎没有喝酒,就是我三姑父和二姑夫喝的最多了。玩了一会,大家都散了,各自回家。我姐夫先送了我三姑回家后,再返回我们家。途中,我接到同学电话,说要同学聚会,我说我在路上。回到家,我对父母说:要去同学聚会。母亲说带点钱吧,聚会大家肯定要出钱。我说好吧。

  和同学聚会到凌晨0点多,初五正好是情人节,挺有意思的。回到家,母亲问我:你有没有后悔,有没有心动。见面的同学里,有没有合适的。我说:没有。我弟弟高兴的说:我赢了。我问怎么回事?原来我同学聚会,我弟和我母亲打赌,就因为我弟今年在哪儿工作的事情。我弟想在运城,我母亲想让我弟跟着我表弟先干着。他们才打赌的。我才知道原委。既然我母亲输了,也就不好多说了。

  大年初五,我们每年都要去舅舅家,给老爷烧纸,吃顿饭。舅舅几个人轮流请吃饭,这次是我四舅舅家,我和我表姐聊天,说到我弟弟的工作事情,我说:当初咱们毕业的时候,也没有像人家这样隆重,还要召开家庭会议,讨论去哪儿?我表姐说:是家族会议。这是最小的一个,也是大家都最疼的一个,肯定要讨论了。你是女孩子,迟早是要嫁出去的。我努努嘴,也没有说啥。我表姐和我妹妹聊天,因为我妹妹怀孕了。她们再聊怀孕的事,我母亲很热心肠,总爱和小辈们聊天。我见到了我表弟,表弟比我小半岁,年纪相仿,大家都聊得来,我说我妹妹结婚,你怎么没有来呀。表弟说:我过年去了你家里了,看到房外还贴着礼房,还以为让我上份子钱呢。我笑了笑说:门上贴的,我们不敢撕了。就一直留着。在舅舅家吃了饭,我大舅说:蕊子要是结婚后,离咱们那么远,要常回来,大家都见见。不然人家来到咱这边,在路上见了面也不打招呼,这多不好呀。我母亲说:还不知道咋样呢?我们也不好意思逼迫孩子。哎,都是烦心操心的事情呀。大家见天色不早,一一都回去了。我走时,我舅舅亲自给我整了二袋子麻花,我不想要,但这是舅舅的心意,我就不推辞了,就全部拿上了。我父亲开上车,快到我大姨家的时候,母亲说要不去大姨家转转。看看你大姨家现在装潢的怎么样?我说好。到了大姨家,我大姨给我拿了好多吃的,对我说:以后有出息了,可要孝敬大姨哦。我说好。我母亲说:我从小到大,有记忆以来,基本上是在我大姨家长大的。我母亲也是我大姨一手带大的。所以母亲对我大姨还蛮尊重的。

  大年初六,我弟弟说磊子要他过去。今天我大姑要请客,所以让我们过去。我母亲说:蕊子,你去不去,我说去吧,我三姑估计在。母亲说:要不去吧。我就不过去,去的时候带点礼品吧。我和弟弟一起去了大姑家。看到我三姑和他们打麻将,手气真的很棒,一下子就赢了好多钱。后来姑姑觉得过年,不能赢那么多,于是就下场,让森浩上,我也凑个热闹,后来大家实在是忍不住了,不会打就不要打,让我弟上。我就让位了。我看到姑姑的脸色还不错,坐在阳光下,脸色由笑容。只是我姑姑走路时,肩膀一高一低,有点不稳。在我心里边,觉得我姑姑的病情应该控制住了。心里的希望越来越大。在大姑家吃了饭后,我就回家了。

  大年初七,因我母亲赌输,我弟弟去了运城公司,去应聘。我和父母在家里。一早,我们去了地里,父亲修剪果树,我母亲在树的伤口上抹药,我捡树枝,分工明确。刚干了不到1小时,父亲接到我大姨夫的电话,说帮忙修剪果树。问了下去几个人,大姨夫说大家都来,你们都来吧。我们就一起去了大姨夫家的地里,看到我三舅也来了,我大舅家的孩子也来了,我刚子哥、姨夫也来了。大家一起忙活起来,中午1、2点时候,剪完了,回到我大姨夫家后,我哥开始了张罗做饭,我大姨也忙着找东西。我哥做了一大桌子的饭,很丰盛,大家吃的很饱。吃饭期间,我哥说:蕊子明天要去太原,听说火车中断了,明天怎么去。我母亲说:要不给问问飞机票吧?我哥打了电话说:飞机就剩一张,300多元吧。我一听吓了一跳,就说我和同事约好了,一起去太原。坐大巴,应该能赶上。

  年一过,我就去了太原,在太原,时间匆匆忙忙,没有任何悬念。到了三月份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那天雨下的很大,我听得模模糊糊。只记得电话那边笑的那么大声,后来才知道,是我三姑打来的。就是为了捉弄一下我。

  (六)

  2013年7月,奶奶八十大寿前二天,我在太原上班,一早就接到父亲电话,说蕊子,你今天请假吧,赶紧回家。我说:出了什么事情?父亲说:你姑估计不行了,要不多请几天假吧。我一听,眼泪就流出来了。正好HP总代的人看到我哭了,还以为我受了什么委屈。我忍了忍,就去请假,领导批准了。我赶紧联系我二妈,看看她们回家了没有,我二妈说怎么了?我说赶紧回家,不然就赶不上了。我二妈买了我同车次的火车,一起赶回家。到了运城,我和我二妈、鑫鑫三个人商讨,先去哪儿?我二妈说:他们交代我先去我三姑家,不能去别的地方。我说:我要先回家,和家里说好了。我二妈说要不鑫鑫和你一起回家吧。我一个人去。我们说好。车到我村的时候,我给父亲打了电话,来接我。我和鑫鑫回到家,母亲张罗做饭,吃了饭。母亲对父亲说:带着孩子去你妹那儿吧。

  父亲开着车,我们一起去了三姑家。父亲领着我、鑫鑫一起来到三姑的房子里,我父亲握着我三姑的手,看着三姑,眼睛里的红血丝我都看得清楚。我看着我父亲握着三姑的手,脸色的表情没有悲伤,只有宽容,只有心里的那份温馨。我父亲拍了拍三姑身体,一直按摩着。听到我三姑说:森浩不去上学,让森浩过来。森浩来到房间,我出去了,听我三姑给森浩讲道理,我站在房间门口,看到我父亲用手抹去了眼里的泪水。我姑是拼了好大的劲,才能说话的。我的眼里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森浩听了我姑的话后,就出了房间,我抹了抹泪水,进去后,我父亲忍不住看到我姑姑的样子,就出去了。于是我就坐到我三姑的床边,正好看到我三姑父的二姐进来,她用手碰了我三姑的右胸腔,我三姑的脸色开始扭曲,很疼,很疼,我心里很生气,为什么?病情都发生这么多天了,亏你们整天照顾我三姑,应该知道哪些地方时不能碰的。她这么做什么意思,是向我示威?我忍着不敢多说什么?我怕自己多说话,说不好听的话,最后受苦的会是我的三姑。三姑父的二姐说:对不起,我还以为今天不错呢。这是你侄女,你们有啥话,就说点。我三姑说:有啥说的。我们彼此都知道对方要说什么。无声胜有声。三姑握着我的手,我的眼圈红了,我看着三姑疲惫的眼睛睁开,和我对视了几分钟后,又闭住了。我仔细打量三姑,发现三姑瘦了,瘦的连骨头都看得到。三姑现在不能吃饭,只能喝点水、牛奶一些容易消化的。

  10点左右,我大姑接到电话,是我爷爷打来的,说明天奶奶生日,今天过来收拾下。大姑接了电话后,匆匆走了。

  一会我二伯来到房间,给我三姑按摩。中途我出去几次,眼泪就控制不住了,就流下来。但是我听到我姑父、他们家人在门口走廊里,和我父亲聊天,他们很开心,聊得热火朝天,我父亲静静的看着,脸上也没有表情,只是听他们说。我也坐到走廊里,看着他们说。三姑父说:我弟森,我三姑最疼的。当初在孙吉医院的时候,森照顾我姑一段时间。当时每天给我姑换花样,今天买个饼,明天吃个面皮,后来炒个菜,天天不重样,我姑最爱见就是我弟了。还说我给我姑干农活,也是个好孩子。三姑父的姐说:我弟长的一表人才,又懂事,你们家有福了。我听了他们说这些,也没有吭气,又听姑父说:带我三姑看病。发现病情时,做化疗,说我姑怕痛,又找了好多医生,吃一种药,可以打穿癌症。但是西药的副作用就是吃多了,身体的反应就慢慢没有消化作用。后来又找了好多方子,其中去太原抓中药,但是还是没有效果。现在癌症扩散了,把食道感染了,不能吃东西了。我听着听着心里就很难受。现在不能吃东西了,就是意味着我姑会离开我们的。

  我不想听他们谈论,因为他们没有一点悲哀的表情,我不想听他们谈论,因为他们没有一点人性。我不想面对没有人性的人给我说我的三姑。我去了我三姑斜对面的房间,看到森浩看笔记本电脑,那是我送给三姑的笔记本电脑,不是用来学习的,而是用来看电影。我和森浩说:你多看点无敌破坏王,我觉得这部动画片还是很好看的。森浩也没有和我多说什么。我又去了我三姑房间,坐到我三姑床边,对我三姑说:今天可以喝点牛奶吗?我三姑说:过一会喝吧。三姑看到我眼圈红红的,说:你三姑我很坚强的。我忍住,也没有多说啥。10点多左右喝了点牛奶,中途喝了一杯水。今天的起色还算不错的。11点左右,我二伯也在三姑房间里,家里很热,问我三姑用不用给洗下脸。三姑说:45天我都没有洗脸了。我听了心里很悲哀。我二伯说:你要干啥,说声就可以了。谁敢不帮你。三姑说:我病这事,叨唠他们这么长时间,哪敢有要求呢,人家能给我擦洗腿也就很不错了。我内心很痛,我姑病重,有谁会细心照顾?算来也就我姑的娘家人了。我二伯给我姑擦洗了身子。下午2、3点的时候,吃饭。又去我姑姑房间,看姑姑。父亲看时间不早,就要回家,大家说告我姑姑一声,我父亲说:不要告了。怕引起她伤心。我们悄悄走了,她心里清楚就可以了。我、鑫鑫和我父亲一起回家了。

  6点多,我父亲接到我二伯电话,说道村口接他们。我们在家里,母亲说:吃个西瓜吧。我们吃完西瓜后,父亲回来了。

  第二天,奶奶生日,我们习惯就是8点多必须去的,因为早上要吃臊子面,不过面条很长的。见了我爷爷,问几号回来的,我说昨晚回来,见到是奶奶生日正好是周六,就匆匆回来了。母亲在厨房忙活,饭做好了,大家开始吃饭。中间,我三姑的女儿哭了,很伤心,我抱着她,看到她哭,我也哭。我哭是因为的三姑,我不知道她哭,是为什么?家里都高高兴兴的,不能让爷爷奶奶发现。没有办法。我大姑和我妹就哄着说:吃了饭,给你买个好发卡。吃了饭后,我和二妈出去,想着给三姑的女儿买发卡,头花。后听说三姑的女儿和亚楠出去了。我们打了电话,聚到一起,在商店给三姑的女儿买了好多发卡和头花。回到爷爷奶奶的路上,我见到的四舅和表弟。他们要去买吃的,因我表弟要去外地工作,想吃家乡的特产。说了会话,就到了爷爷奶奶家。我见自己和人家都不是很熟悉,所以又回到我家。

  发现我母亲也回到家里了。我和母亲聊了一会,不一会,听伯伯说要拿几个西瓜,说他们再吃蛋糕。我也跟着过去了,吃了点蛋糕。听说西瓜刚打开,就疯抢了。中午时候,爷爷奶奶说要去定饭,不在家里吃了。所以在饭店里定了5桌,估计花了千数元吧。大家热热闹闹吃完了饭。各自散去。

  回到家里,母亲说:今天的饭钱是谁出的?我说:你知道还用问。母亲说:都亏咱们家。要是大伯出钱,你大妈知道了,还不和你大伯闹翻。你二伯家也不是很富裕。那就咱家了。听你大姑说,二磊上学,家里钱也紧张,要借咱们家钱呢?我说:借多少?母亲说:估计也不是很多吧,这钱应该是还的。我说:我过年去二姑家,人家家里都装潢了,跟城里一样。咱家刚干了房子,算是裸房吧。差距有多大?借钱都找咱家借。你也要考虑这些事情呀。母亲说:我要是和你父亲闹翻了,你跟谁?我没有吭气。正好父亲也在。父亲不说话,母亲说:出了都出了,都过去的事情了。我说:母亲,这的,要是以后我父亲花钱,一定要通知你一声。母亲说:我相信你父亲,他做事还是有原则的。说道这,我想起了一件事情:就是有人家被人骗了几万块钱,我母亲就问我:蕊子,要是我,你觉得我会被骗吗?我笑了笑说:财政大权都交到我父亲手里,你说你会被骗吗?再说:钱数这么大,我父亲会给你吗?这根本就不是个问题。母亲想了想,笑了。我都忘了这茬了。母亲说周日再坐火车吧!明天呆上一天。再去看看你姑姑。

  周日,正好村里卖西瓜,我们高兴聊着买西瓜,正巧我伯伯、大姑、我大舅也在,和卖西瓜的人聊着,我们就挑选了10多个西瓜后,碰到了我奶奶坐在路口。这下,我们怎么去我三姑家。我们匆匆去我大姑家的方向走去,我、鑫鑫、二妈、二伯、大姑走到奶奶看不到的地方,讨论怎么去三姑家。后来,大家也没有讨论出什么方案,就说先回到我家。回到我家的路上,奶奶叫住了我说:你们在干吗?走了又回来?我说:我二妈要去她亲戚家,我又不认识人家,就不想去了。奶奶点了点头,我就赶紧回家。后来商议成功,就是我二伯去三姑家,我们不要去了。怕引起我奶奶怀疑。中午的时候,妹妹做了拿手的好菜,让我们吃了一顿。我们匆匆就上了太原。

  (七)

  2013年8月8日晚10点,接到父亲电话,明天和我伯伯一起回家。我的眼泪泛滥了,哭了,折腾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五点多,手机响了,一看是弟弟打来的电话。弟弟说:姐,咱姑去世了。你知道吧。我说那你回不回家?弟弟说:不了。从江苏到运城需要一天时间,到了家也就错过了。我说:那就不要回了。我代表就可以了,你放心吧。到了公司,我请了假,和伯伯一起先到磊子家,放了东西后,路过我家。回到家凌晨2点。母亲说:回家睡觉吧。明天我和蕊子一起去。母亲和二伯说了说话后,我就和母亲回到家里了。母亲喜欢和我聊天,说起姑姑走了,有没有什么遗言。母亲说:都和你弟弟说了。我说怪不得姑姑没有和我说呢。母亲说:姑姑已经把后事交代给你弟了。记得,那天下大雨,很危险,不想让你弟去看你姑了。没有想到,弟弟还是去了,冒了那么大的雨去的。哎,你弟去江苏之前还是不死心,一定要看看你姑。我说:我去看我姑,我姑说:我们彼此都知道对方说什么?我当时听到我姑说这话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我姑到底要给我说什么?母亲说:你见到你姑那样,一下情绪激动,大脑空白正常呀。我觉得你姑对你说:肯定是你的笔记本电脑不要要了,有能力的话,照顾下他的孩子。她最放心不下就是孩子了。既然你姑都对你弟交代了,那对你人家就不多说了。我说:哦。母亲说她买了一件毛衫,感觉不错。又给我父亲买了一件。因为经常要去别人家,都没有件象样的衣服穿,所以这次专门去买了衣服。正好姑姑去世了,明天就穿上。又和母亲唠叨了一会。渐渐天明。

  第二天,我们等着二姑夫的车,载着我们去看三姑家。我问母亲:今天带多少?母亲说:听说姑父那家人想给你姑买个不好的木材,匆匆埋葬了。结果我对你父亲说:你多带点钱,你妹去世,买棺材,不能买烂的。要是缺钱,咱垫着。咋也买个好的棺材。都花了那么多的钱了,还在乎这一次。我听了,心里很难受。姑父那家人怎么能那样呢。我问我母亲:7月份为什么要打电话让我们回去。母亲说:那天,我和你父亲、你妹一起去看你三姑,走的时候,你三姑拉着你父亲的手,哭着,不让走。但最后还是走了。第二天,他们打电话说我三姑手脚冰凉,脚泛白,怕撑不过去。赶紧打了电话让你们回家。

  我和母亲聊着,还是等不见我二姑夫,我督促了好几次,终于等到了,我们几个人分配好车后,我和母亲这车去取纸花。到了纸花店,我说拿点纸币吧,给我姑多烧点。母亲说:我知道你心思,你放心,我们多拿点。我母亲和大妈二人商讨上份子钱的事,母亲说:听他们的,他们说多少就多少吧!我们到了三姑家,我下车,母亲说穿上孝服吧,再进去,我把纸花放到门前的坐台上,穿好孝服后,和母亲一起进了灵堂。听着唢呐声,我眼泪就流下来了。我二妈说:以为我一回就去三姑家,想让我给三姑守灵。但我没有,我回到了我家,我母亲觉得不在乎形式,估计是怕我见到当时场景心里悲痛吧。我听二妈讲述,说守灵那天,三姑父家的人不是玩笔记本电脑,手机就是玩游戏,很热闹。而咱们家人不说话,默默给三姑折迭金元宝。我跪在姑姑灵前,不敢哭出声?因为我看到他们没有人哭,我只有憋住,任眼泪默默流。

  我跪了一段时间,要孝子去村头转一圈,去的时候,我憋着泪,没有哭出声,从村头回来后,我红梅姐哭了,我也跟着哭。一路哭着走回姑姑灵前。他们把我姑姑放到棺材里,要抬出去,我和我红梅姐爬到我姑姑棺材旁边,看了我姑姑一眼,我红梅姐,就哭,我也哭。声音很亮吧,把姑父家的人给郁闷了,于是上演了一场戏,三姑父的二姐,扑到我旁边,声音很大,说:你走了,丢下孩子,让我弟怎么活呀。我心里很难受,我一点一点把三姑父的二姐推到棺材外边,我姑姑都去世了,进棺材的时候,难道就不能让她安心。我很生气,很生气。我大姑看情势不对,于是也冲出来扑到对面的棺材边,说:妹子,你这么年轻走了,让姐不不放心呀。周围的人把这些人拉开,要把我三姑的棺材弄出房子放到拉棺材的车上。我们陆续走了出去,我看到姑姑的棺材出门口的时候,三姑父装模作样的要冲向棺材一起殉情。我冷眼看着这一切,我知道这也是最后一次看我姑姑了。我一路搀扶着我姐,磊子怕我们哭的累了,就给了我一瓶绿茶。我穿着孝服,口袋里装着绿茶,说起来好笑。我以为和我姐一起走在路上,没有想到我姐坐上了灵车,我只好一个人跟着灵车。我拿着孝棍,和一群人跟着灵车,走着,哭着。又好几次就看不到我姑的棺材了,我加紧了步伐。看着灵车走向坟地。到了坟地,看着姑姑的棺材下葬,好多人用铁锹把土覆盖了我姑姑的棺材后,垒成一个土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给姑姑坟上插点迎春花。我记得大年初五,每次给我姥爷上坟时,都会开到好多孤零零的树枝随风飘荡。大姨们说:开春后,会开花,这叫迎春花,特漂亮。这次看到姑姑的坟上什么也没有留下,心里五味俱杂。看着好多人在姑姑坟上转圈,磕了几个头后,又跟着队伍回到了姑姑家。

  我和母亲一桌,问母亲我用不用上礼,母亲说你不用。你还没有结婚,不用上的。我问母亲:姑姑的棺材还可以吧?母亲说:这个我交代给你父亲了。应该不错。吃了饭后,我们就回家了。走之前,我实在不忍心,偷偷给了森浩点钱。在回家的路上,红梅姐说:他们守灵,有个人一起和我爷爷是同事,不忍心看到我姑走时,没有元宝当道。所以就教我们怎么折元宝。我那天晚上折了好多,放在我姑的棺材里。我听了心里很难受,眼泪还控制不住。

  回到家,我和伯伯约好,今天晚上12点启程去太原,伯伯说好。下午6点,我肚子饿,让母亲做了点吃的,就和我妹、我母亲聊天。

  妹妹说:那天去姑姑家,姑姑说要给我看孩子呢?我说姑,你养好自己的病就好。孩子出生后,有人看呢。

  母亲说:你三姑是有心无力呀。你姑病重期间,你红梅姐隔三差五去一趟,买的猕猴桃、大盘鸡、反正是吃的喝的都给。你三姑走了,她肯定哭的难受。你红梅姐是过来人,小小的时候,母亲也去世了。现在这个母亲又不是亲的,哎,也有好多矛盾呀,都不容易。

  我说:哎,这事就这样结束了。以后过年怎么办?

  母亲说:走一步看一步了。能瞒多久就多久。

  (八)

  晚上,伯伯接上了我。在回太原的路上,我和伯伯聊天。

  我说:伯,我三姑父家人都很虚伪,很会装。

  伯伯:是呀。你怎么看出了的

  我说:我当时在我姑棺材边上哭,姑父的二姐也哭,要是真哭的话,我应该感觉到眼泪滴下来呀,但是没有,只是声音大,没有流一滴眼泪。

  伯伯:7月份,你们先回太原后,我去了你三姑家,照顾她。晚上的时候,你三姑父只顾着自己家人,不管我和你大姑。我们没有办法,只好靠着沙发睡,你大姑看我难受,就让我去你姑旁边睡。哎,他们家人这样,你姑的病情会好转才怪。你姑病情后期,总是找你父亲要钱看病,把你父亲当银行用。

  我说:我父亲肯定不忍心看着自己妹子难受呀。

  伯伯:我照顾你三姑期间,三姑父和我聊天,说起侄子的事情,就说我姑病重,我磊子、森子等侄子都去看我姑,给我姑买吃的喝的。但姑父家的侄子,连递根烟都没有。姑父还给我说:他家的谁很有钱,买的好车好房。你猜,我怎么说他的。

  我说:伯,你怎么说他的?

  伯伯:人家那么有钱,舍得给你一分吗?还有脸在我面前夸。他们一家人攀比比较厉害,没钱就不要浪费,但他们还是那样。我每次回家问你姑,怎么样,你姑总是说:好,没事。总报喜不报忧。要不是他们家人这样,你姑也不会这么早走。

  我说:看的出来

  伯伯:其实我很后悔的,当初7月份我走的时候,给你姑说:8月要回来一趟,看她。没有想到没有见到最后一面。姑父家人说:你姑想我,没有见到我,才走的。好像责任都推到我这块。其实我听你大姑说他们故意给你姑多打了一针药,你姑没有缓过劲来,就去世了。现在你姑走了,我们也对你姑父说,以后就不要来我家了。就让森浩过家里转转就可以了。就说:父母去阜阳做生意了,不回家了。主要是因为姑父一个人来我家,会引起我爷爷奶奶的疑心。还以为我姑姑出啥事情了。

  我说:也是。只能这样了。

  晚上雷雨大作,风呼呼刮着,渐渐进入秋季。不知道今年,回去看姑姑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坟上开着花,或者坟上有柳条飘?心里感慨万千!

  说着说着就到太原,凌晨5点多。我睡了一觉,到晚上的时候,我给弟弟打了电话,讲述了姑姑埋葬的过程,讲述了和伯伯的对话。对我弟弟说:你现在责任重大,但是有时候,你也要考虑清楚。有些事情帮和不帮你都要慎重考虑。弟弟说:我比你更了解三姑父一家人。我会趁着点。我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恨。在我知道真相后,我会谨记我的责任。弟弟说:姐,这些事情谁都不要说。有些事情是你能承受的,但有些人是承受不起,希望姐不要说,留在肚子里,烂掉吧。

  我说:我希望三姑走的时候,是安心的走的,是很平静的走的。我没有想到三姑是这样走的。三姑走的时候眼睛没有闭上。我很痛心的。我说当初三姑病情复发,要是好好调养,好好照顾,说不定还能多活一段时间。

  弟弟说:是。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有办法。

  我说:弟,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咱姑走的时候也没有给我说什么?那天我去看了姑姑,姑姑说彼此都知道对方要说什么。你说姑姑到底想对我说什么?

  弟弟说:咱姑那么聪明的人,她肯定是说你的婚事。其他的事情我觉得对她来说都是小事情吧。

  我说:原来如此。

  和弟弟通完话后,我思索了好久。心里还是不能平静。过了几天,我看到弟弟写了一篇回忆我的姑姑,我看完后眼泪哇哇滴流。于是我也开始给姑姑写点文字,以此来纪念我的姑姑。

  2013.9.8晚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推荐: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红螺,红螺

下一篇: 《 【红尘有你】  红尘有你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亲情,跟爱情一样,是永怛的话题,因为那里有温暖。别人眼里鸡毛蒜皮的小事,在当事人眼中全是记忆的珍宝。我们总要在失去,才发现对方给予自己的是那样多,而自己付出的爱却那样少。这也是让未忘人内疚难过的根本。姑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姑是一个报喜不报忧的人。也正因为这样,才让活着的人心酸不已。红杏的诗歌很好,小说略有逊色。如果能加以提炼,当是一篇感人美文。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