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故事中的故事

作者:梦之屋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4-06-29   点击:


  【一】
  婚前,她最喜欢听他讲一个老掉牙的爱情故事。一来是他讲的情节曲折离奇,二呢,他讲的时候很投入,当然也很动情,三是听着他的故事她象是听催眠曲,不一会就进入甜美的梦乡。但是她有一点遗憾,就是每次没有耐心听完结局。
  这天,她又要求他讲那个故事,并做好了听完结局的准备。他有点无奈说故事的结局是悲剧。她撒娇地说是悲剧也要听。他很不情愿说结尾是男女主人公分道扬镳。她说怕什么,又不是他们分道扬镳!他却说他怕!她恼怒地捣了他一拳,即刻谩骂,乌鸦嘴!随后质问他该打该罚?这一拳恰好捣在他的胸口上,于是,他故意哎哟喊到,我的妈啊,你纯粹想要掉我的命!
  她问他再敢胡言乱语不?他忙拱手作揖,下不为例!她笑了,问他怎么惩罚自己才算弥补这句话的过失?他不以为然说他跪搓板。说完就迫不及待走出卧室,到洗澡间拿来了搓板真的下跪在她面前。
  她很爱他,也心疼他,只当他刚才的话是开玩笑。而他很认真,也绝没有和她开玩笑的意思。她感动的泪花闪烁,说明天就去登记领证。他抱着她跳跃起来,说她可千万要想好,这辈子不想……
  她听多了他后面省略的话,包括故事结局的省略。这次,她却破例地问他不想怎么样啊?他说没什么,再说他又该跪搓板了。她说无所谓,说说看。他巴喳着嘴,若有所思说不想和故事中的男主人公下场一样。她自信百倍说,故事是虚构的,现实的他们可不会!他搂着她,亲吻着她,爱恋的只差把她捧在手心了。
  【二】
  婚后不久,他在一次意外中,脚不慎扭伤,接下来腿又骨折,最后严重的下半身瘫痪了。她一直陪在他身边,尽心尽力地照顾,为了给他治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并借债累累。这些都没有击垮她跟随他的意志,不过,半年后的一天,医生却对他的身体下了判决,说他今生可能都无法做父亲了!
  犹如晴天霹雳,她听后当场就晕死过去了……醒来时,医生告诉她,他腿脚的伤导致第二次瘫痪,第一次很幸运,但幸运总不至于次次光顾吧!以后的日子中,她对他只能是强颜欢笑了。这样的遭遇搁置谁身上,谁都承受不了,更何况年轻的她?要是这辈子没有做母亲的权利,试想又有哪个女人愿意呢?
  但要让她轻而易举丢弃他,也决不是件容易的事。现实很残酷也很无情,在他呆滞的目光和静盐水的流淌中,她矛盾的心一点点被撕碎……她不知道她还能支撑多久,也不知道老天还要考验她到何时,总之,这阵的她,崩溃到了比他身体还边缘的边缘。
  大病一场的他从春天沉睡到秋天,又从冬天延续到来年花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清醒了。看到她日益憔悴的脸庞,他的心脏象被人用利刀猛戳了一下。一个人痛苦就够了,何必还要加上一个她呢?他不能毁掉她,他已经这样了,怎能眼睁睁看着她的幸福被他亲手断送?做出如此决定后,他以拒绝治疗为由,迫使她及早地离开。尽管她下跪在他面前求他了,尽管她痛哭流涕说着不走的话。他却心意已决,无人能够改变。
  【三】
  那夜,他们做最后的告别。他拥她入怀,吻着她的唇,断断续续地讲着那个凄美的故事:“若干年后,他们无意相遇在繁华的街头,她远远地注视着他牵着妻儿的手,泪就不由自主湿了衣襟……而他夹杂在人群,望着昔日满脸飞霞的她步入中年妇人的行列,所有的怨恨在这一瞬间云消雾散……他原谅,理解,宽容了她并真心祝福着她……想想人这一生,真是时光如梭,青春暂短啊!当年的她迫于无奈,是抛他而去了,可她却下嫁了一个秃顶老头,甚至在以后的日子里,都没有生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大家皆说她图什么,至于这么下嫁。只是在许多年后的今天,他才知晓明白她伤痕累累又破碎的心。她已经那样不幸了,他为什么还要在她受伤的心灵再撒把盐呢?回过头看自己,又真正给了她什么呢?除了那些年给她热忱的爱,又为她做过什么?为她留不住爱也为她守不住爱,他还算她曾经爱过的男人吗?这样想着的时候,他不由朝她笑了一下,以示满怀愧疚,以示他多年的谢意,以示她陪他度过的那段美好且酸辛的岁月……”
  “那她还在恨他吗?”她的心被打动了,情不自禁问。
  “没有!她在为她爱和爱她的人活着,坚强且屈辱地活着……她伫立在纷乱的人海里,点头回应着他的笑,连身边的人穿梭而过几乎都要蹭倒她了,麻木的她也没有在意……六月的阳光耀眼又绚丽,一如她身上梅红的连衣裙……她就那样痴傻怪异地笑着,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而笑,人家或许以为她是个十足的疯子……而他紧攥妻儿的手想哭却哭不出来,只有那颗热腾腾的心在不尽地跳动……”
  “后来呢?”她的泪珠滚落在他怀里。
  “他们连抱头痛哭的勇气也没有,就那样在拥挤的人群中擦肩而过。但是我想,他们那时一定心潮澎湃,尽管结局是形如陌路。”他的眼角涩涩的。
  “你不会让他们的结局变完美啊!”她唏嘘不已。
  “那岂是我这个凡人主宰改变的?”他也惋惜不止,却确实没有这个能力,即使有,也是嘴上徒劳的完美。
  “我不奢望我们会有一大堆儿女,可至少也要和故事中一样,一家三口漫步徜徉在街头。好吗?答应我,别沮丧,退缩,一切磨难会过去的……”她撕心裂肺的哭声刹那变成哽咽,再由哽咽变成呜咽。
  “希望有那么一天,街头出现幸福的一家三口是‘你们’,至于我,你不要再操心了……”他无望的泪滴在她的脖颈上。
  “我不要你若干年后的祝福,也不要为你而选择别人这样的活法,我只要现在!相信我!你的身体不定会有奇迹,医生不是说了可能是周期瘫痪吗?只要是可能,我们就一定有机会,对吗?”她从他怀里忽地坐起来,那双真诚的大眼睛对着骨瘦如柴的他。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听我的话,好好活着,为了爱你和你爱的人活着!”他伸出无力的手,揩掉了她腮边的泪。
  “不!如果老天要我在遗憾和后悔中抉择,我宁可选择后者!”她尖叫着,几乎是歇斯底里了。
  她仍然没能挽留住他固执的心。他给了她仅有的温存后,趁她熟睡之际,苦苦哀求他的亲人快带他走。走的越远越好,最好走到一个她找不到的地方……
  【四】
  天亮了,枕边空空如也,连同他的气息也一起被风卷走了。她擦干泪,带着想他爱他的心来到一个遥远又很陌生的城市,当即下嫁给了一个比她大八岁的男人,这个男人离异并有着一个会走路的女人。且是秃顶。
  结婚那天,她没有穿纯白的婚纱,她买了一件梅红的连衣裙。喝下交杯酒的那一刻,她瘫倒在那个男人怀里说,今生会视他的孩子为亲生。秃顶感动激动的又是抹泪又是擦鼻涕,而全身冰凉的她丝毫没有了幸福的知觉。
  不曾想到两个月后的一次感冒,她被医生诊断为喜脉。天意吗?她扪心自问。她又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思忖来去,她留下了孩子,留下孩子也就意味和他没有结局了。婚姻无疑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了,但她别无选择,他的身心遭此大劫,生死未卜,她怎忍心扼杀掉他的孩子?这不是成心雪上加霜?
  那件梅红的连衣裙她每年的六月都穿,以至于穿到了她儿子十五岁中考那年的那个夏天,但她却在家孤芳自赏,从不去大庭广众或是人多稠密处。儿子的长相简直是他的翻版,每看着儿子俊逸的脸,浓密的头发,挺拔的身姿,再怎么坚强的她这刻也忍不住眼眶潮湿。儿子是她的心病,也是她活下去的心劲,要是没有儿子,她的心思可能少得多,也许绝无仅有。
  身边的这个秃顶男人愈发对她好了,她暂且还适应不了。她的别扭情绪和无限愧疚得让时间慢慢去除。
  她已经伤害过一个男人了,她没有理由再去伤害另一个男人,那样的话,她就是罪加一等的女人了。儿子聪明好学,特懂事对人又有礼貌,深得师生的厚爱,这个男人更视他为亲生。这样,她贤妻良母的名声才得以保全。就冲这点,她也应该陪着这个男人走完后半生的路。
  可她的心里有时候总是莫名的怅然。当然她不会告诉儿子真相,更不会带着儿子去千里之外找他。她只是想知道他的病体怎么样了,想知道他过的是否安然无恙?归根结底,这是他的亲骨肉,这个事实她永远抹灭不了!至于认或是不认,那得另当别论。
  【五】
  儿子这几天的时间特紧张,吃饭后匆匆就走,来不及和她多说一句话。她心疼儿子,便随口问有什么需要她这个母亲帮忙的?儿子说马上要和同学们各分东西了,如果她真想帮忙,星期天陪她上街给老师买礼物。她满口应承好啊!
  为了心爱的儿子,她可是第一次悠闲放开地逛街。六月的阳光很毒辣,暴晒的她的皮肤都有点发痒,儿子却挽着她的胳膊,反倒让她觉得六月的阳光是那么的绚丽。又是为了儿子,她褪下她那件破旧的梅红裙子,换上了一件束腰的遮住膝盖的中长连衣裙。
  裙子的颜色是纯白无瑕的那种,可人的儿子为她精挑细选的,把她打扮的倒象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连脚上的高跟凉鞋也是儿子特意为她搭配的。她本身花容月貌,加上儿子的精心打扮,在这人山人海的街上,更显得光彩夺目,靓丽无比。
  大街上熙熙攘攘,好不热闹的一番景象。好久没有出来透气了,她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竟是别样的精彩。
  “妈,今天能破例一次吗?”儿子扬起小脸问她。
  “破例什么?”她迷惑不解。
  “我老师的爱人非常喜欢我,我都认了他作干爸,他们下个学期就走了,能不能多买份礼物?”儿子第一次有求于她。
  “行哪,小事一桩!”对于儿子的请求,她从不拒绝。
  “我们老师今天说不定和她爱人也逛街呢,他说也要送件礼物给我留纪念!”儿子的兴奋无以言表。
  “你这个小滑头,你老师的爱人怕是被你麻缠的没辙了吧?”她指着儿子的脑袋,嗔怪到。
  “才不是呢!妈,我说了你可能不信,我老师的爱人和我长的极像,你是没见,要是见了准会吓您一大跳!若不是他从千里之外来,全体师生都以为我们是亲父子呢!”儿子乐呵呵地笑,无视她的神情。
  她的心里却翻江倒海了,可怕出有鬼,她既担心又渴望的一天要出现了吗?
  “妈,我就是有一点不欣赏他,他跪搓板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听老师说他就是因跪搓板致使腿残废而失去他的前妻的!”儿子的话触动且触痛她的心了。
  “他要是明星就好了,你可以去电视台报名参加模仿秀。”她不能伤儿子的自尊,也不能让儿子看出破绽,只好以调侃的口气应付儿子。再者儿子只是随便说说,她就那么的肯定,岂不是自己暴露自己吗?
  “说的不无道理,我最羡慕姚明的个头,妈,你说我要象姚明该有多好啊!”儿子又开始做他的明星梦了。
  “别臭美了,看你的试怎么考!”她心虚地强挤出一丝笑。
  “妈!世界真小啊,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看!那不是我老师和她的爱人还有孩子吗?”儿子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商场门口,激动的咋呼起来。
  【六】
  顺着儿子手指的方向,她看见了那幸福的一家三口。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个男人,他沧桑的容颜,略略发白的头发,依旧刚毅的身影,翩翩的风度,还像当年那么的让人动心。此刻的他,一手牵着儿子口中所说的老师的手,一手牵着一个约莫十一二的女孩,看他们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正穿过马路不久。
  天地在这一瞬间飞旋起来,她撇下儿子〔事实上是儿子撇下她〕,目光朝眼前的那个男人晃动。他的脸上,写满了超然淡定,是历经重重磨难后的超然和淡定。他的腿脚,完全出乎她的意料——行走自如。是她感动了上苍,上苍才给了她如此的奇迹吗?令她惊异的是那个女孩的容貌,和她的儿子相像得无法形容。果真是亲的假不了吗?她在问自己的眼睛。
  她终究骗不了自己的心。儿子已跑到他们身边,她能听到老师长,老师短,她还能听到儿子左一句,右一句的干爸。那个小女孩拉着她儿子的手,亲切地叫着哥哥,大哥哥,叫的他们夫妻心花怒放,叫的她伤感的则是欲哭无泪。
  老天,是你故意制造这个场合给我吗?让我说一声感激你的话语吧,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我以为他置他儿子于不顾悄然上了天堂,原来他历尽千辛万苦,原来他活过来就为了来这里看他儿子一眼,原来他早在异乡向上天祈祷许愿过了……
  “妈妈,快来啊!”儿子不顾众人的眼光大呼小叫。
  她两腿发软,她比故事中的女主角都感觉无力,她甚至连多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更不要说靠近他们一家三口。
  “妈!妈!”儿子见她伫立在原地纹丝未动,立刻小跑过来,不由分说拽住她的胳膊,一下就将她推到他们面前。
  “我来给您介绍一下,”儿子夹杂在他们当中,指着那个小鸟依人的女人说到:“我的英语老师,姓梅。这位呢,是梅老师的爱人,我刚才对您说了,我们是干父子关系!”儿子不忘把他往前推了一步。
  她的脸已经涨红到脖子根了,他的双手则不自然地搓着,对着她恬淡一笑。那笑里分明蕴含着满足,舒心,不由使她过分紧张的心情放松几分。还是儿子的老师打破了难堪的气氛:“你儿子很优秀,有你的正确教导,将来一定成大器!”
  “他啊,捣蛋鬼一个,被我娇惯的不成样子了!若是给你添麻烦,就狠心教训,可千万别留情!”她头脑一片空白,这些客套的话连她自己也不知是怎么说出来的。
  “这孩子嘴巴乖,心肠好,学习又拔尖,是一颗难得的好苗子,连我爱人的心都被他俘虏了呢!”梅老师一提起她儿子,夸奖的话愈发不可收拾。
  “哦!对了,妈,这是干爸给我买的礼物!”儿子手里拿着一个正方形的硬纸盒,随即递给她炫耀。
  “那你怎么没有谢谢干爸?”表面她嫌弃儿子失礼,实际上无不希望他在最后的时刻给儿子一丁点的父爱。
  “谢谢梅老师,谢谢干爸!”儿子拉着那女孩的手,恭敬了作了两个揖。
  “一起逛逛吧!进去坐坐也行!”他好像在乞求她,不管他是故意还是无意,她心里都欣慰不已。
  “不打搅了!答应儿子买礼物比你们要早,结果……还是晚了一步!看我这个做母亲的多失职……”紧要关头,她只得用儿子做了挡箭牌,好在儿子很有眼色,没有多言。
  【七】
  “爸爸,你怎么来了?”儿子一声惊雷真要把她的心脏病吓复发。
  “我来给你妈送伞啊!你这小子,不知你妈的皮肤经不起这般折腾?还让她穿吊带!”回转身,她的秃顶男人仿佛从天而降,当着这多么人的面“训斥”儿子后,又不忘撑开伞罩在她的头顶。她感激他在这个最恰当的时候出现,并感激他恰到好处的疼惜话语,最多的感激还是这一幕的关爱,让“他”看到了她家庭的和美。
  他再次笑了,是放下的笑,是世界上最甜美的笑。她能感觉他狂跳的心,也能感受他挚诚的情怀。在这一刻,他们彼此更加深彻明了了对方。让她为他为他们一家人做点什么吧?她想,她所能做的,就是教育好儿子固守她的男人。她能做的,就是尽快和他们擦肩而过……
  【八】
  回到家,打开他送给儿子的礼物——是一只蓝色的船,在浩渺的大海中孤单地行驶。上面写着四个字:一帆风顺。她不由低声抽泣……她想,若干年后,她一定要对儿子讲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且她要对儿子讲的是一个故事中的故事。这个故事现在已无足轻重,最主要的是这个真实的故事,不是以悲剧结束,而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结局。
  还有,她要告诉儿子,这个故事中的故事——男女主角他都认识并熟悉。
  
  审核编辑:喻芷楚   精华: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花弄影

下一篇: 《 牡丹花开三十年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这个小说脱离了以前的风格,虽然新意不够,但是这就叫做写小说,有巧合,有奇遇,有误会,有冲突。为你的行文思考,赞一个。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朱成碧

    挺遗憾的,如果他们再坚持多一会……

    2014-07-01

    回复

    • 梦之屋

       事后他们坚持了,不过是我没足够的时间写续篇。

      2014-07-09

      回复

  • 下寨龙池

    这个行文紧促多了。前本部分的不离不弃很感人。

    2014-06-2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