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花弄影

编故事玩

作者:小晓追梦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4-06-29   点击:

  话说股市门口有个叫花子,自称家住大上海倾城之恋豪华小区。
  某日,渔明背着行囊,千里迢迢投奔叫花子。叫花子一见渔明那破烂衫气不打一处来,没想到我堂堂股市高手,竟然教出你这样一个破缕烂衫的穷光蛋来。
  渔明那小子不急不燥坐在叫花子的门口,任那叫花子把臭脾气发完。从破烂衫的口袋里取出一只雪茄,慢悠悠点燃,深吸一口气,吐出一串漂亮的烟花。他溜了一眼号称倾城之恋的豪华别墅,里面邋遢得惨不忍睹。
  渔明心想,平日里傲气十足,脏话连篇,大话冲天的叫花子,竟然每天生活在这样的垃圾堆里,真是没想到。渔明从身上背着的旧帆布袋里取出一札人民币,随手扔进了别墅。
  叫花子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呆了。等他回过神来,颤抖着声音对渔明说:“兄弟啊,你跟我混股市这几年,我输光了家产,输得连老婆都没钱娶,而且每天窝在家里不敢出门。”
  渔明不解:“大师,你教了我这么久,每天骂得我屁滚尿流,我终于被你骂成正果。这一袋子的钱都是我在股市里赚的,今天带过来谢师。”叫花子一听,痛哭流涕:“徒弟啊,我在股市里输得只剩下短裤了,我没法出门了啊。”
  叫花子赶紧打开大门让渔明进来,渔明走进叫花子的房间,捂了捂鼻子,随手打开房间的窗户,阳光直直地射进来,叫花子不由自主地用手挡住了眼睛。渔明心疼地对叫花子说:“你一定是很久没晒太阳了吧,我给你买几件衣服,我们一起去黄浦江边晒晒太阳。”
  叫花子擦着因激动而流满面的鼻涕水,颤着脚步在房间里到处找。渔明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做梦都没想到他那么崇拜的高手,竟然是这般模样。只见叫花子从床底下抽出一条皱巴巴的短裤,朝渔明嘿嘿笑着说:“幸好还有条短裤藏得深,不至于……”话音未落,渔明打断了他的话:“你不是还有这套豪华别墅吗?”叫花子一下子就伤心了起来,他叹着气:“这房子我早输掉了,明天就要搬出去。”渔明一惊,忙安慰叫花子:“别急,你不是很想有座佘山别墅吗?”叫花子开始叹气。渔明告诉叫花子:“我从股友云间一闲人那够得佘山别墅,准备送你的,你就安心吧。”
  跟在渔明后面,叫花子沐浴着温暖的阳光。渔明把叫花子打扮一新,自己也换了身得体的衣装。叫了辆出租车,去了黄浦江边。
  站在黄浦江边,渔明感慨万千。曾经他在湖南和叫花子约定,等他赚到了佘山别墅就来这里和叫花子相见,今天终于来了。冬日的黄浦江依然涛声阵阵,渔明和叫花子忘着滚滚的江水,谁也没说话,心里各怀着不一样的想法。
  “有人跳江了!”一声喊,惊醒了正凝神仰望东方明珠塔顶的渔明,他拉了一把叫花子,一起朝喊声跑去。叫花子挤进人群,心想:“谁这么没承受力。想当初我亿万富翁,进股市几年完全成了穷光蛋,都没有这么想不开,何况黄浦江离我家就咫尺之遥。”
  被救上岸的跳江者平躺在地,有气无力地哭诉着:“我把佘山别墅输掉了,我不活了。”一听到佘山别墅的名字,渔明一惊,仔细一看,他顿时怔了,这不是云间一闲人大哥吗?叫花子一听渔民喊“云间一闲人”的名字,才看仔细原来是他。
  自从黄浦江边看见云间一闲人跳江被救后,叫花子一直闷闷不乐,整天哀声叹气,魂不守舍。渔明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想方设法让叫花子开口,叫花子一改平日里的口若悬河,沉默寡言。
  渔明听着叫花子的哀叹一夜无眠。一早去菜市买来螃蟹、大鱼大肉,亲自下厨。不一会飘香的佳肴摆上了饭桌。渔明小心翼翼地把叫花子从床上劝到了饭桌,给他斟上满满一杯酒,然后端起酒杯敬叫花子:“这几年多亏你的指点,我在股市里如鱼得水,实现了当初的承诺,来上海见你。不知你见到我为何如此的闷闷不乐。”
  一听此话,叫花子悲从心中来,只见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渔明给他斟满酒,叫花子又是一饮而尽。三杯酒下肚,叫花子眯着他那老鼠眼,忧郁的眼神透着失望:“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云间一闲人会输到跳黄浦江。当初我教他买中青宝的时候,他已经可以赚到两座佘山别墅都不在话下。中青宝从38元涨到了60元,他怎么可能就输掉了佘山别墅呢?真的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渔明知道,叫花子从来就喜欢纸上谈兵,他的兵法很奇妙,天花乱坠时分,自己是雷打不动。那时候中青宝38元股价,他喊大家一起买,他自己却旁观。结果谁都赚了钱,他自己成了名符其实的“叫花子”。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云间一闲人一马当先,把全部的家当换成了筹码,看着中青宝每天如一匹野马狂奔,心里别提有多美。
  可是,让叫花子怎么都没想到的是,中青宝竟然会让云间一闲人倾家荡产。渔明为了帮叫花子解开这个谜底,叫了辆出租车去找云间一闲人问个究竟。
  这时的云间一闲人已今非夕比,老婆带着孩子离他而去,所幸的是,钟情于他的小三感念他对她有恩,收留了他。在小三的悉心照料下,云间一闲人很快恢复到了常态。
  这天,他正坐在门口太阳底下,看他永远都看不腻味的股票知识大全。见渔明和叫花子从远处而来,便起身迎接。
  三位昔日的股友聚在了一起,悲喜交集。渔明开门见山冲云间一闲人嚷:“你卖佘山别墅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在股市里输了呢。”叫花子坐在一边闷声不响,云间一闲人抬起头,望着头顶的太阳,似乎感觉有些刺眼,他悠悠地像在自言自语:“我太贪了,太贪了。没有牢记小晓妹子说的话,买不是本事,卖才是真本事。在中青宝青云直上时,乐晕了头脑,小晓妹子一再提醒我,我都当做耳边风。38元买的中青宝,涨到了60多元,我依然在等待,结果一直等到中青宝回落到28元不到。真是一言难尽啊。”
  “我要是听小晓妹子的一句话就不会落到现在这般的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我悔啊。”云间一闲人老泪纵横,他做梦都没想到他的佘山别墅会输在了中青宝这支野马上。当初小晓一再提醒他注意投资风险,落袋为安,他就是一意孤行,把小晓的话当做耳边风,结果可想而知。
  听着云间一闲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渔明拍着云大哥的肩膀安慰道:“就当一次教训吧,重新再来。”云间一闲人幽幽地叹息道:“我已经没有资本可以在股市里玩了,我也不想玩了。明天我就和我喜欢的小女人一起去乡下,过我平静的生活。”听到这话,叫花子再也忍不住了,他低声道:“既然这样,云大哥你就安心去吧。过些日子我喊小晓大姐一起去看你。”
  渔明和叫花子起身告辞,从云间一闲人的住处出来,叫花子不想回家,说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喝酒。渔明跟在他后面一言不发,任叫花子在大街上乱窜。走得累了,也没找着一处可心的地方,渔明建议还是回家喝酒,叫花子也无奈,一言不发跟着渔明回家。
  渔明亲自下厨,再次给叫花子做着大鱼大肉。三杯酒下肚,叫花子说:“明天买两张去温州的机票,我们去接小晓大姐来上海,一起去乡下看看云大哥。”此言正中渔明下怀,他做梦都想着什么时候可以见见传说中的“抛物线”大姐,两个人一拍即合,决定明天一早坐飞机去温州接小晓大姐来上海聚聚。
  说起“抛物线”大姐,渔明喜形于色。此姐非等闲之辈,靠着女儿教她的“抛物线”原理在股市里闯荡,每每得手。据她自己说,她连五日线在哪都找不到,更别说那些红红绿绿的图表了。她谦虚也好学,她安静地听取技术派的意见,结合自己的感觉,总能如鱼得水,游曳在股海里。最让渔明佩服的是,此姐把股市比作人生,任何一条规律都可以跟现实生活联系在一起,可谓智谋双勇,听得渔明茅塞顿开。
  下了飞机,接到消息的小晓开着私家奔驰车早早等在接机口,迎接从湖南过来的渔明兄弟和大上海来的叫花子。在网络上相识了十年的股友,在这一刻相见,别提有多开心。连日来闷闷不乐的叫花子,见到小晓灿烂的笑脸时,那小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腼腆得像个小姑娘。
  小晓开着车,把渔明接到了事先预定好的五星级宾馆,窗临大海。渔明曾经在股票群里聊天的时候说的想去看大海,小晓记在了心里,这会终于让渔明这兄弟如愿了。等叫花子和渔明简单的洗漱后,他们三人在宾馆的豪华餐厅就餐。席间,小晓给叫花子点了他天天念叨着的红膏螃蟹,还有大龙虾。渔明不习惯吃海鲜,看着叫花子狼吞虎咽的样子,和小晓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了出来。叫花子看了一眼他们俩,继续大吃着他眼前的美食。
  等叫花子吃饱喝足,说明了这次的来意,小晓很爽快地答应准备开车去大上海。她说,她曾经答应云间一闲人大哥,赚了钱买车,有了车就去大上海带他去黄浦江吹风。现在都如愿了,可以去大上海看云大哥了。只是小晓没想到,云大哥竟然会独自跑到黄浦江去轻身。
  小晓带着渔明和叫花子去雁荡山玩了几天,叫花子说他二十年前来过雁荡山,雁荡山的一山一水他都能说出很多的典故来。等叫花子玩累了,三人驾车直驱大上海。
  话说小晓开着车,和渔明、叫花子三人一行很快到达上海,来不及瞄一眼大上海的美丽风光,就去了乡下看望他们的云间一闲人老哥。
  小晓顺着叫花子和渔明所指的小巷,看见一位似曾相识的老男人在一位年轻女子的招呼下,迟钝地坐在了太阳底下。“闲哥,我来看你了。”小晓看见闲哥那呆滞的目光并没有注视她,而是定神地望着前方,手里还拿着那本翻烂了的《股市大全》。女子告诉小晓:“闲哥自从卖了佘山别墅,一直耿耿于怀,寝食不安,终于有一天连我都不认识了。”小晓心疼地对闲哥说:“闲哥,妹子来迟了,来迟了。”渔明站在小晓身边,手里提着礼物。叫花子垂着头,不敢正视眼前已经痴呆的闲哥。那女子招呼小晓三人留下来用餐,叫花子突然说了一声:“我们走吧。”还没等渔明和小晓答应,他已经离开小巷。
  渔明放下手里的礼物,和小晓走出小巷,看见叫花子蹲在小巷口抹眼泪。小晓和渔明都没有说话,拉了一把叫花子,三人开车离开那叫人想起来心口就生疼的云大哥。车上,叫花子让小晓把车开到渔明送他的佘山别墅。三个人围着一张大桌子,各自闷头喝茶。这时候的叫花子看上去胡子拉渣,烦躁得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跺步。小晓和渔明各自喝着茶,任叫花子发着神经。
  终于,小晓耐不住性子了。他朝着叫花子大叫:“你这猪,还在跺来跺去干什么?又不是你的错,你就不能消停消停?”叫花子被这一声喊,停住了脚步。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边哭边喊:“要不是我建议闲哥买中青宝,他就不会是现在这样子了。”渔明安慰叫花子:“这不是你的错,跟你没关系。”小晓让叫花子坐到自己的身边,然后对他说:“你也别太自责,股市有风险,谁也无法控制。”她建议叫花子参加网络模拟炒股大赛,利用大赛一边学习一边提高炒股的技能,将来可以帮助更多的朋友分析股票,应对股市。渔明也鼓励叫花子不妨试试,叫花子终于又露出了自信的笑。
  半年过后,凤凰证劵“凤凰炒股大赛”2013年度总冠军的榜单上清清楚楚写着“haomiaomiao”的名字,被网友尊称为“苗神”的就是叫花子。
  被股友们称为苗神的叫花子,面对着榜单上“haomiaomiao”这名字感慨万千。他突然间很想念那个叫“盐儿”的女子。虽然盐儿已为人妇,叫花子依然把她作为自己最心仪的女人珍藏在心底。不管谁介绍的女子都不入他的眼,他的心中只有他的盐儿姑娘。
  叫花子是个重情重义的痴情男子。当初他一直暗恋着他的师妹郝苗苗,带着她一起在股市里闯荡,他还给盐儿取了个好听的名字“郝苗苗”――意在鼓励盐儿是颗有灵犀的好苗子,他喜欢手把手教她操作证券交易。
  这天,清晨的鸟鸣唤醒了叫花子,他揉了揉睡眼,吹着口哨出了门。叫花子满心欢喜地用在证券市场赚到的钱给盐儿买了一只戒指,又买了一束鲜花。今天,他要向盐儿求婚,准备给盐儿来个惊喜。叫花子兴冲冲地去找盐儿,只见盐儿的房间门半开着,正当叫花子推门进去时,他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盐,我爱你!”叫花子一楞,手里的花掉在了地上。他顺着门缝往里瞧,这一瞧顿让叫花子心乱如麻。他看见一个男人正抱着盐儿亲吻,盐儿深情地回应着……
  叫花子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他的脑子里像在放电影一样,回放着他和盐儿在一起的快乐时光。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盐儿的好姐妹小米。
  小米告诉叫花子,盐儿并不幸福。在她嫁给那个男人后,那个男人就凶相毕露,对盐儿百般刁难,拳脚相加。盐儿常常摸着泪跟小米说她想叫花子了。叫花子听了好生难受。他对小米说,只要盐儿离婚,他愿意娶她,跟盐儿白头偕老。他给盐儿买了条丝巾做定情物,让小米替他送给盐儿,让她扎长头发。只要盐儿喜欢,他会一直给她买。
  2014年的春天刚过,叫花子就信心百倍地策划建仓“四川双马”,他要在四川双马分红前赌一把。他想给盐儿办个风风光光的婚礼,他要和盐儿一起步进向往以久的婚姻殿堂。
  每天在等待中煎熬的叫花子,还没等四川双马腾飞,就听到了小米带来的坏消息,盐儿的男人坚决不离婚,还下了毒誓:“除非他死了,盐儿才可以自由。”他的手一抖,全仓位打进了“四川双马”,没来得及撤单,全单成交。叫花子一惊,可用余额已经只剩下几十元。从不抽烟的叫花子,冲出门,买了包劣质烟,颤抖着手点燃一根烟,猛吸了两口,呛出一眼泪水。深知股市风险的叫花子已经没有退路,如果四川双马在他希望的日子里飞起来,他就是赢家。没想到四川双马的老庄耍了花招,叫花子进入了老庄设下的圈套,输得倾家荡产。
  走投无路的叫花子徘徊在黄浦江边。夜晚的黄浦江畔霓虹闪烁,江风吹乱了叫花子不断滑落的心情。痴情的叫花子没有在凶险的股市里倒下,却在情感的失意中最终走进了黄浦江滔滔的江水。
  已经不属于叫花子的佘山别墅的灵堂前,闻讯赶来的股友铁哥们菘和小王,带着花圈前来吊唁。只见花圈上联写着:“叫花子永垂千古。”下联写着:“花粉之家敬挽。”他们是代表着股友群“花粉之家”十几位全国各地的朋友们千里迢迢来上海送叫花子一程,愿叫花子一路走好。
  菘摘下墨镜,在叫花子的墓碑上亲笔写下了“花粉之家”四个大字。以此纪念我们永远的股神――叫花子。

  人物介绍:
  花弄影:上海人。26岁在上海乐趣园网站的论坛和聊天室里认识了我,精通古词,股市高手。跟我斗了十几年的嘴,依然死性不改。一位善良活泼的小兄弟,任你打骂都嬉皮笑脸,骂他祖宗八十代都能笑傲江湖的臭小子。为了纪念我们这群相识了十几年却未曾谋面的网络友人,以及不可多得的友谊,也为我们逝去的网络青春,编了《花弄影》的传奇故事。最后以花弄影跳进黄浦江而告终来“报复”他平时欺负我们的言行。
  云间一闲人:上海人。十年前在上海乐趣园网站的论坛和聊天室认识的一位可亲的大哥。没大没小了十几年。若我叫他大哥,必有事相求,否则就是“老闲头”“死老闲”伺候。若他喊我小妹,便是要跟我说正事,否则“板鸭”等垃圾称呼都会一股闹儿扔过来。平时最擅长嬉戏怒骂我们浙江人,故事中我把他设置成了傻痴呆。
  盐儿:辽宁人。二十多岁在上海乐趣园网站的论坛和聊天室与我相识,打过电话,撒过娇,发过神经。给我寄过化妆品和包包,还附了一封图文并茂的猪脸信。我和她曾经在乐趣园有过共同的愿望,那就是追求猪一样的生活,因此,相称“猪女人”,臭味相投,没大没小,没心没肺地开着玩笑。
  小米:苏州人。二十多岁在上海乐趣园的论坛和聊天室相识。因为好奇笔头会生蘑菇,让我交了一位可爱漂亮的小学老师。十几年过去,依然可爱如初。娇情十足。曾经在女儿的学业上帮过我。
  渔明、小王和菘都是认识一年多的股友,我们有缘相识在“花粉之家”的股友群。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断桥

下一篇: 《 故事中的故事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纪念网友,这个小说做的不错。朋友之间瞎编的事,怎么开心怎么来,无所顾忌的语言,自由个性的表露,于股市故事间可见一斑,相信你的那些朋友看了一定会开怀大笑的。有个建议,给你自己加一个个性鲜明的形象吧,你出场时间太短,而且有些成本过大。呵呵。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股市让人一夜成富翁也让人一夜间成叫花子,两个世界看谁输的起又赢得起。欲望收拾得度全靠内力把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0

  • 行吟者

    真有趣,妹的想象力如天马行空。

    2014-06-30

    回复

    • 小晓追梦

       哈哈,只是编故事开心而已。

      2014-06-30

      回复

    • 行吟者

       小妹把开心传给朋友。这挺好,虽然你性格开朗,有一段你还是有点沉郁。

      2014-07-01

      回复

    • 小晓追梦

       没事,我很好!

      2014-07-01

      回复

  • 贝贝

    很精彩的故事,很有趣的想象。问好梦姐!

    2014-06-29

    回复

  • 欧阳梦儿

    哈哈,小晓姐这篇合我胃口,没想到小晓姐还是股海风云人物啊。

    2014-06-29

    回复

    • 小晓追梦

       哈,每天跟朋友瞎聊天找的灵感。前面写得早,后面放久了就没激情了,草草了结。梦见笑了。写字图个开心,以后多向你们学习。

      2014-06-30

      回复

  • 下寨龙池

    呵呵,你这个没有什么的什么,多编一些好玩的吧。我看了开心。

    2014-06-2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小晓追梦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