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蚂蚁飞了

蚂蚁飞了

作者:喜悦芳华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1-09-07   阅读:

  
  
  一公一母两只蚂蚁在路上相遇了,他们相互望了对方一眼,就擦肩而
  过。等各自都走远了,公蚂蚁突然回过头来,懊悔地想:刚才我为什么不抱
  抱她呢?相遇是一种缘,再相见也许要等到下辈子了!”
  ——题记
  
  
  如果不是夏天,如果不是暑假,如果不是省教研室举办为期二十天的农村骨干教师培训班,华华和梅梅恐怕这一辈子也难得邂逅,这段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然而,这一切假设都不能够成立,就好像是在婚外情的对话框里早已勾选了“是”。
  
  2009年7月5日中午12点,在浙江大学逸夫楼刚刚参加过开学典礼之后,来自全省各地互不相识的六百多名农村骨干教师们纷纷散去。华华是最后一个走出会场的。因为今天他匆匆赶来的时候列车晚点,他迟到了;所以在开会之前,他只报了个名,领了一块住宿牌,还没来得及安顿下来。现在,大家都蜂拥着朝校门口的食堂餐厅走去。他却掏出裤袋里的住宿牌看了一眼,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声:“409”,就顺着接待人员贴好的大红路标,朝那高大华丽的研究生宿舍楼走去。
  刚走进宿舍大厅,他看见一个穿着黑色低领连衣裙的女教师正把自己的住宿牌交给宿舍管理员。管理员一边念着牌号,一边给她发放枕头、草席和蚊帐等生活用品。管理员声音清脆而响亮:“409,快去吧。”华华一听就惊奇了,忙对管理员说:“不,不会吧,我也是409啊。我们怎么能……”管理员接过华华的牌号一看,不禁笑了:“她的是九栋,往左拐;你的是十栋,往右拐。听清楚了吧!”
  原来,九栋是女生宿舍楼,十栋是男生宿舍楼。而九栋十栋是共用一个大厅进口的。他们只不过是同号不同栋,井水不犯河水的。华华对着黑色连衣裙歉意地笑了,黑色连衣裙的脸也微微地红了。
  
  下午,按照语文、数学、思品和科学四个培训班,学员们分别来到各自该去的多媒体教室开班会。华华气喘吁吁地爬上四楼来到语文班教室里时,发现斜坡形的座位基本上都坐满了,只有最后一排还有几个空位。华华就随便地在一位女生旁边坐了下来。当女生一转脸发现是他时,就友好地点了一下头,两个人都笑了。原来,这位女生就是中午华华曾经遇到过的那位黑色连衣裙。
  华华轻声地问:“你哪个市的?”
  “金华的,你呢?”黑色连衣裙回答后又反问道,美丽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妩媚动人。
  “宁波”华华一边回答,一边伸手拿过她桌前的笔记本,看了看她的名字,说:“艾咏梅。”又补上一句:“好听的名字,毛主席还写过《咏梅》呢!”
  班主任王老师来了,班会正式开始。王老师先让大家作自我介绍,内容的要求是来自何处,家乡有何特产或风景名胜。轮到华华发言的时候,他清了清嗓子,大声说:“我来自宁波市象山县的梅庄镇。我的家乡有两种特产就是芝麻和花生。梅庄——香花生——香飘四海,梅庄——黑芝麻——黑遍全国。”华华很满意自己的发言,面带自豪的微笑坐了下去。
  教室里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梅梅的巴掌拍得最响。因为她早就从报纸上读到过,梅庄的黑心贩子把沙子染上墨汁掺在芝麻里出售,已经臭名昭著了,所以她为华华的精彩发言而十分激动。
  
  第二天上午的课,是听教育专家做关于新课程的报告。头发花白的张老专家课讲得非常好,每个学员都听得津津有味。没想到的是,在报告结束的时候,张老专家画蛇添足地讲了一个令人捧腹大笑的小故事:
  一公一母两只蚂蚁在路上相遇了,他们相互望了对方一眼,就擦肩而过。等各自都走远了,公蚂蚁突然回过头来,懊悔地想:“刚才,我为什么不抱抱她呢?再相见也许要等到下辈子了!”
  张老专家话音刚落,全场就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他又得意地补上一句:“天气燥热,我们都是蚂蚁,为什么不相互抱一抱呢?不过,可不要抱出问题来噢。”
  又是一阵会心的大笑。
  华华和梅梅的目光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碰了下,又各自移开了。
  
  就这样相识了。华华和梅梅每天都坐在相邻的座位上。班长焦羽平打趣地对华华说:“你和蚂蚁坐一块呀?”大家就哈哈大笑。
  笑话归笑话,华华和梅梅依然每天都坐一块儿,谁也不去多想什么。几天过去,他俩的友谊还真的在逐渐地递增。两个人不管谁有事迟到了,另一个人必定会代为签到。谁要是买了超市里的美食,也必定会“有福同享。”
  7月15日这天,继续上微机课。因为微机室里的电脑不够用,所以华华连续起了好几个大早,在自己的旁边帮梅梅占座位。
  课间休息时,梅梅侧过身来,看到华华的电脑上有一首题为《想你》的小,深蓝色的字体,配上酸橙色的背景,漂亮极了。梅梅不禁朗读起来:“想你在阳光明媚的春晨,想你在月色如银的夏夜,想你在秋天的午后,想你在冬日的黄昏。”
  真想不到,用梅梅那喇叭形的嘴里发出的声音来朗诵这首竟是如此的美妙动人。华华突然间就陶醉了。他呆呆地望着她,望着,望着,直到她大声问他哪来的这么美的,画面又是怎么做成的,他才醒过神来。
  于是,他拿出u盘,把自己从前业余写作的所有小诗都发送到她正用的电脑上,让她读个够。她一首一首地朗读着,一次一次地大笑着,开心得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而他,就一直痴痴地望着她,偶尔陪着笑几声。
  接着,她们就交换了手机号码和电子邮箱的地址。那时候没有智能手机,微信尚未诞生。于是,趁梅梅去洗手间的时候,华华立刻在电脑上给她发了一封电子邮件:
  佳人有约
  美女那么多,都不属于我。
  美女那么靓,我却不敢上。
  ——题记1
  好想好想拉拉你的手,
  好想好想摸摸你的脸。
  -——题记2
  咏梅咏梅,歌咏梅花。而我的家乡正好就叫梅庄镇。你歌咏的难道就是我吗?
  自从开学那天与你相遇,我想我就完了。这些天我课也上不好,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你如花的笑靥总在我眼前,你温柔的声音常在我耳边,我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幸福与快乐之中。培训结束的日子已经进入倒计时,我们就像两颗流星,能否拥有瞬间的碰撞与辉煌?
  中午一块到外面吃饭,十二点,浙大门口,不见不散!
  
  华华在浙大门口从中午十二点一直等到下午一点,也没有发现他心中的黑色连衣裙。他非常失望,悻悻地离开了。
  下午还是上电脑课,他发现梅梅没有来上课,就掏出手机给她发短信:“看邮件了吗?快到网吧里去看看吧。微机室里培训学员多,不方便。”
  信息马上回了过来,梅梅说:“其实上午我已匆匆看过了,谢谢你的褒奖和那热情的小诗。我现在在车上,下回见。”
  “一路平安!”
  “谢谢!”
  
  第二天晚上,梅梅在金华的家里又收到华华发过来的短信:“今天上午下课时,张老专家亲自来点名。你要有思想准备啊,旷课的也许到时候拿不到结业证。你快回来吧,你怎么偏偏选择了今天逃课回家呢?”
  老公问梅梅是谁给她发的信息,她说:“一个女同学。”然后回了一条短信:“前几天学电脑,我头昏脑胀,想休息几天。谢谢你的关心!”
  华华看完短信“呸”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什么头昏脑胀,是身体发涨!”
  
  梅梅在家住了两个晚上,就匆匆忙忙赶回浙江大学。不知是羞涩还是生气,上课时,梅梅再也不坐在华华的旁边了,华华对她也感到有些尴尬。但是,华华的目光依然不断地盯着梅梅。而当梅梅有意无意地看他一眼时,他立刻又会把目光移开。
12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上一篇: 《 当爱情来临

下一篇: 《 蝴蝶飞不过沧海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沁芳闸:
开始,以为是两个良人相遇了,将开始一段美妙的情缘。接着,渐渐表明原来各自都早有家庭,女主角梅梅更是坚决的拒绝着男主华华的爱,只是华华一直在死追烂打,真是单相思成灾。小说很大篇幅都在写华华的热烈追求,梅梅清冷的拒绝,没想到最后一段,话峰一转,原来梅梅早已经是班长的“蚂蚁”,本来普通的小说突然这么一转,亮了。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1

  • 喜悦芳华

    世界纷繁复杂,生活丰富多彩。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特点。能在平缓的叙事中给那些日子打个烙印,是一件愉快的事!

    18天前

    回复

  • 南坡文畦

    曾经有个文友问我,红杏出墙的结局,除了悬崖勒马和追悔莫及,你还能写出其他吗?后来我陆续写了8篇。
    不是炫耀,意思是这类故事很难出彩。

    18天前

    回复

  • 韵无声

    这部小说里隐含着婚姻与爱情的很多方面,婚外情,爱情阴谋论等等。没有读到结尾,便以为这是在讲述一段没有结果的婚外情,讲述一段单相思的婚外情。结尾的确是亮点,表现了全部的人性。

    18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结尾真是亮点,原来我们常常以为的是,其实不是的。

    19天前

    回复

    • 晴茜绮梦

      @沁芳闸  结尾是亮点?那么小说引申的意义呢?

      18天前

      回复

    • 南坡文畦

      @晴茜绮梦  读小说原可以不必总要去问“意义”、“格调”的,作者只是想和读者分享某种人生、某种可能的现实而已。
      当然,这篇总体还是稚嫩、干涩了点。

      18天前

      回复

    • 韵无声

      @南坡文畦  我倒不觉得干涩,我觉得作者其实想说的很多,但他在所有行文里都没有说,而是在结尾告诉了我们所有的疑问和疑惑,隐含了作者的全部思想感情,也表现了全部的人性。他在小说里载入了“蚂蚁”的故事,让整篇小说显得舒展而有趣。个人读后感哈,见仁见智。

      18天前

      回复

    • 南坡文畦

      @韵无声  是的是的,作者的确是想说的很多,咱们就文论文讨论哈。结尾反转是个普通读者享受的老套路了,作为故事是可以的。但是写小说,前面必要的铺垫和伏笔是小说的韵味,而写故事则只顾埋头挖坑,生怕一不留神就漏气了。本篇不经意之处是有点伏笔,但整体还是缺乏一些韵味,这就是干涩。
      再者,一般万字以上的小说,有的才有题记,读者一般不在意。题记后面的两个自然段,作者跳出情节来议论,生怕读者不懂。须知小说是靠人物、情节表达思想的。
      以上都是个见哈,不一定对。

      18天前

      回复

    • 韵无声

      @南坡文畦  嗯,再者后面一自然段同感。

      18天前

      回复

    • 南坡文畦

      @韵无声  此外,如果是我,对再好的朋友,我也不会把我的蚂蚁告诉他的,如果有的话。

      18天前

      回复

    • 韵无声

      @南坡文畦  

      17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