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摄影师奇遇记

摄影师奇遇记

作者:沧海遗珠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11-12   阅读:

  
孔子曰:乱力怪神,敬而远之,吾不为矣。孔子是大圣人,他老人家不屑谈论神怪之事。而我呢?是一个红尘中的凡夫俗子。茶余饭后,也喜欢与人谈神论怪。最近,我的一个好友谈了一个摄影师遇到的奇事很令人震惊。
这个摄影师姓高,姑且称他为高先生吧,高先生其人,我从来也没见过他长的什么模样?只是听朋友说,他原来在省直机关工作,仕途一直顺利。前些年,受经商下海大潮的影响,他毅然辞去公职搞房地产开发。经过这些年的打拼,他的事业做的很好很大。在省内房地产行业,也算名声不小。不仅如此,他在把房地产业做的顺风顺水的同时,他又把业余爱好——摄影,也做的在国内摄影界名声很大。他是国家摄影家协会的常务理事,也是省摄协副主席,更是所居住的省会城市的市摄协主席。他已出版了好几本摄影集了,并在多个层次摄影大赛中获奖。可以说,他在摄影界影响巨大,是国内数得着的摄影家。
头些年水阴县的知县叫刘前,是靠买官上位的典型的贪官。他很热衷于搞房地产开发。他知道,搞房地产开发,好处很多。一来可以搞政绩形象工程;二来可以从中捞取巨额金钱;三是可以经营很多人脉资源,为今后的升官发财再向高层铺路。正是在这个大的背景下,省城高先生通过官场中的朋友介绍认识了刘前知县,来到水阴县打算搞房地产开发的。
水阴县城里有一个面积不大的小湖,叫北斗湖,湖上有一座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魁星楼,是全城标志性的建筑物。湖的北岸是全城最好的黄金地段,大约有二百多亩。高先生看好了这块地段,准备在此搞房地产开发。
为了拿下这块地,高先生专门去了一趟京城,花二百多万元买了一幅书画大师的名画托人送给了知县刘前。刘前收到高先生的雅贿后,答应了让其开发这块地。就在有关部门按照刘前的指示准备与高先生订合同、办手续的时候,不早不晚,高先生出事了。高先生出什么事了?
原来,就在刘前知县答应高先生办那块土地手续的时候,上级研究决定选调刘前知县到乌鸡国去学习如何做好人民的乌贼。刘前不在家,谁也不敢给高先生办土地手续,刘前在水阴县独裁霸道,这是人所共知的。高先生只好回到省城在家里等刘前学习回来再办土地手续。这个时候,摄影家协会在西北大漠深处举办沙漠摄影大赛,邀请他前去参加当评委。他在家闲着也无事,就欣然驾车前往,却不料赛事完了,由于多日奔波,受了风寒,几天来他一直高烧不退。回家后就住进了医院。在医院,他一住就是一个多月。这期间,刘前也从国外学习回来了。通过学习,他为人民当乌贼的本领更大了。高先生人在医院,心系水阴县城那块土地。他听说刘前回来了,就用电话给其联系。联系多次,只有一次联系通了。刘前在电话中一改往日的热情劲,不冷不热的答复高先生“病好了再议吧”。高先生一听事情有点不妙。俗话说得好:听话听声,锣鼓听音。刘前的冷淡态度说明情况在向不利的方面变化。高先生这时候病基本上好了。一听情况有变,他不敢在医院里磨蹭了,拔掉输液针头,匆忙出院,家也没回,他就慌里慌张的杀奔水阴县去了。
到了水阴县,向内部知情人士一打听,情况果然有变化。原来,刘前从乌鸡国学习回来以后,南方一个大老板也看上了北斗湖北岸那块地了。这个大老板打听了一下刘前的爱好。刘前早年当小官的时候喜欢烟酒,当了知县后喜欢字画。自从打乌鸡国学习回来,他又喜欢上了玉石、翡翠之类的东西了。于是,南方大老板花三百多万元,从和田请了一尊用和田玉精心打造的弥勒佛,投其所好,托人送给了刘前知县。刘前刚从乌鸡国学得了当人民乌贼的本领,收到玉弥勒佛后,一看就知道这是纯正的和田玉,是真货。于是,他心花怒放,完全把原先许给高先生的诺言忘的一干二净,很爽快地答应把那块地给南方大老板。反正他一个人说了算,他想给谁就给谁,谁也无权否决他的决定。什么诚信不诚信的?谁给的礼重就给谁,天经地义。否则,怎么能当好人民的乌贼呢?谁敢公开站出来说三道四,小心公检法来抓人关人。高先生听说这一情况后,着急上火,就差一点再到医院住院去了。他看到煮熟的鸭子要飞了,急的抓耳挠腮,气的气塞填胸,关起门来只空对着雪白色的墙壁骂刘前的娘,骂他不是人揍的,是乌鸡揍的。他也是情急生智,心想你南方大老板敢送和田玉,我非得比下你去,送礼超过你,让你的和田玉变成石头蛋。于是,他狠了狠心,从建设银行取了五百万元的现金,用麻袋装上。他在刘前身边亲信走狗的引荐下,趁着夜深人静,敲开了刘前家的大门,背着一麻袋钱,登堂入室,送到了刘前的手里。刘前家两口子一看,装钱的大麻袋来了,立马眉开眼笑,又爽快地向高先生说道:“高先生,你不要听信传言,我这个人一诺千金,从来都讲诚信守诺言。头两天上级选调我去乌鸡国学习做好人民的乌贼,就是看我在诚信方面做的好。这样吧,我马上给土管局、建设局、财政局打电话,明天就给你办手续”。高先生一听,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看来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刘前说完话,摸起电话就打,一会儿的功夫就安排完了。高先生一看事情办的这么顺利,赶紧千恩万谢后离开了刘家,回宾馆休息去了。这一夜。高先生是生病以来睡觉睡得最好的一个夜晚。
世上的事,有时候很诡异。经受点挫折、磨难,不一定是坏事,结果往往是踏实厚重。但是,如果事情办的太顺了,往往是来时如风去时也如风,乐极生悲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
第二天上了班,高先生按刘前知县的安排,到有关部门办完了手续,那真是一路绿灯。这是水阴县从来没有过的。俗话说得好,没有不透风的墙。高先生虽然没费多大劲就拿下了北斗湖湖北这块地,但是他背着麻袋往知县刘前家送钱这个事却被人捅了出去,并且在水阴县传的沸沸扬扬。据此,水阴县的好事之徒给刘前又起了一个绰号叫做刘麻袋。刘前知县的绰号刘麻袋一经传出,不胫而走。尤其是那些外来的客商,如果想在水阴县发大财,必须向刘前家背着麻袋去送钱,起步价不能少于五百万元。
书接上回,再说高先生拿到土地手续后,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别人高兴时常会喝酒、打牌、揍老婆。她高先生高兴时,就会背着花几十万元从国外进口的照相机,爬山涉水,攀高俯底,到处拍摄风景。这次也不例外,他一看北斗湖湖北岸这块地已到手,马上就要发大财了。高兴劲一上来,他就挎着照相机,驾车到水阴县唯一的一座山—阳山,去拍摄影像风光,以解心头狂喜之结。
说到阳山,它是平原上的一座孤山,海拔大约一百多米。千百年来的人工开采,使阳山不再风光秀丽,而是百孔千疮,树老草衰,一副破败景象。阳山虽然已成了一座破烂山包,但是文化底蕴却非常深厚。东汉时期的墓葬群遍布山的周围。有史以来,人类多次在此山前发生战争。解放战争期间,国共两军曾在此山上山下发生了空前激烈的战斗,双方伤亡达到万人以上,最终人民解放军在付出惨重的代价后,全歼了国民党正规军的精锐主力。山顶建有纪念此次战役的纪念碑,山下建有招待所,以招待来访客人。
高先生驾车来到阳山脚下时,已到中午时分。他停好车,在路边小店里简单地喝了碗羊汤、吃了个烧饼,就到山上进行拍摄去了。在一般人眼里,阳山面目全非,无美景可言。但是,现在的艺术欣赏却流行“以丑为美,丑中见真,真中怡情”。阳山在摄影家高先生眼里那是处处都有可取可拍之处,就是一棵枯死腐朽的老榆树,拍下来也是一幅杰作。他挎着照相机,东奔西走,大汗淋漓,兴致勃勃,到处都是妙不可言的素材。他不顾中午的阳光灼热蒸人,来到一处峡谷旁,峡谷里草木茂盛,野花竟开;峡谷上方,白杨树散落山坡;山坡上分布着密密麻麻的古汉墓群;古汉墓群中时有乌鸦、喜鹊、戴胜等鸟类出没。不经意有时还会看到野兔在草窼深处奔跑。高先生看到此处可以拍出一张上乘的照片来。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架起相机,调好焦距,选准镜头,屏住呼吸,准备拍摄。正在这时,高先生从摄像机镜头里边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穿越时空的场景:出现的人物装束一律像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中人物的打扮,一边是朝廷的军队打着汉家的旗帜,一边是农民起义的队伍打着黄巾军的旗帜,正在人欢马嘶的相互厮杀。场景里两边军队打得难分难解。突然一位手握大刀、骑着白马的将军,率领一小队手持长矛的步兵冲着镜头,向高先生杀来。高先生一看不好,赶紧收起照相机抱头鼠窜。他急急如丧家之犬,一言不发来到车旁,有气无力地勉强把车开到山下招待所里,开了个房间,也不脱去衣服,上床盖上被子蒙头大睡。他是被刚才在山上看到的场景吓破了胆,吓的浑身冒汗,汗都把他穿的衣服、盖的被子浸湿透了。他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一觉睡到半夜,才醒了过来。他爬起来,喝了口水,拥被倚床梆而坐,心里吓得还扑腾扑腾乱跳。他心想:娘哎,这不是撞见鬼了吗?他太疲劳了,一会儿又昏睡过去了。昏睡中又做起了恶梦。高先生恶梦中又看到:骑白马、挎大刀的将军正在训练上千个无头战士,喊杀声声震四野。这一下又把高先生吓坏了,他一刻也不愿再在这个招待所里待下去了,恨不能插上双翅飞回省城的家中。此时正是午夜一点多钟,他也顾不得许多了,赶忙给在县城住宿的下属打电话,让他们马上到阳山来接他回省城。在县城住的下属正在梦乡,一听老板叫急,一个个赶忙披衣起床,驾车到阳山,接着高先生,马不停蹄,星夜向省城进发。回到省城家里,高先生比上次得病还显得沉重。他躺在床上,不言不语,不吃不喝,不睡不醒。偶尔崩出一两句话来,让人听了不知所云,稀奇古怪。更为严重的是,三天以后,在无任何征兆的情况上,他双目失明了。
高先生双目失明,家人慌了。省城、京城各大医院,遍访名医。医院用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检查仪器进行检查,没有查出他眼睛有什么毛病来。西医看不好,那就请中医。中医用什么针灸、拔罐、按摩,各种方法都用了,双眼仍然失明如故。面对飞来的横祸,高先生一家人百思不得其解,一愁莫展。家里人问高先生到底是什么原因?高先生保持沉默。在家人的一再追问下,高先生才战战兢兢的说出了在水阴县阳山拍摄影像时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场景。家里人这才知道,高先生泄露了天机,遭到了天谴。这怎么办呢?高先生的母亲已八十多岁了。她老人家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她知道:凡是遭此灾难,得这种邪怪病症,必须找来巫婆神汉来治疗。嗨!高先生到水阴县虽然拿了块好地开发房地产能挣大钱,谁又能想到在阳山他却遇到了奇事遭受折磨。也许这是生命中注定不该在水阴县发大财吧。高先生本来是个无神论者,他从来不相信世上有什么鬼神。得了这种看不好的病,也只好面对现实,有病乱投医,接受老母亲的建议,让巫婆神汉们来看病。
如果是在文革时期,巫婆神汉不好找,因为都让红卫兵关进牛棚里去了。但是现在,经济虽然发达了,生活也富裕了,封建迷信却沉渣泛起,大有泛滥之势。现在,有些大小官员,不信马列信鬼神。就拿小小的水阴县来说吧,三任知县都十分迷信风水,花重金聘请风水大师参与日常事务。他们从盖办公楼,到升官发财,都会不问苍生问鬼神。在他们的带动下,水阴县的很多平民百姓平日里也烧香拜佛,求神问卦,预测祸福。从婚嫁丧事,到动土盖屋,都要问问黄道吉日,弄得整个水阴县鬼影重重。所以,巫婆神汉满大街跑,很好找。高先生的家人为了治好高先生的病,很舍得花钱。他们用重金请了一位国内名气很大、精通《周易》《奇门遁甲》的张姓神汉大师,来为高先生驱邪消灾。张大师架子不大,十万定金交了以后,立马开着他的凯迪拉克小轿车直奔高宅,先做调查研究,再作深入的研判,好拿出最佳的治疗方案,使患者早日康复。张大师到了高宅落座后,让高家把上房腾出来,供上神牌。他让高家人都回避,只留高先生一人在侧。他先念念有词祈祷了一番,然后又双眼微闭瞑思苦想了足足五个小时。做完预备动作功课以后,张大师开始询问高先生遇到的情况。高先生一一作了回答。张大师问道:“施主,你在阳山看到的白马将军是如何打扮?”高先生答道:“大师,将军身穿黄褂子、黄裤子,头扎黄巾包头,脚蹬黄色绸面的千层底鞋子,腰扎黄腰带。”“好,这就好办了。高先生今天我走了后,你让家人从外边购买香烛、黄表纸若干,牛头、马头、羊头各一个,瓜果若干,三角黄旗、白纸羽葆若干。让会写毛笔字的书法大家用大红纸写上天蓬元帅的神牌位,供奉在主神位置之上。从明天开始,就在这个房间里,按我说的布置好,要做七七四十九天的道场。我将给你从天上请天蓬元帅猪八戒下凡为你治病。因为高先生你姓高,与猪八戒前世有缘。在《西游记》高老庄上,天蓬元帅猪八戒曾与你祖上结下了深厚姻缘。听说你有灾难,他定会来人间搭救你的。我们这个请神团队有五十个人,是全国一流的管理团队,个个身手不凡,全是MBA专业毕业的。明天上午九点九分,团队人员全部进驻道场,你一定让家人好吃好喝服侍好,若怠慢了,神就请不来了,病也就看不好了”。大师说罢,唱一声肥喏,昂然登车而去。张大师走后,高先生把大师的交待告诉了家人,家人一听面面相觑。大家知道,这又得花很多钱。俗话说,破财免灾。为了看好高先生的病,花钱就花吧。钱是人挣的,高先生病好了,再捞过来。于是,家人按张大师说的连夜准备,布置好了道场。
第二天上午九点九分,张大师率领他的请神团队浩浩荡荡开进了高宅,进了道场,各就各位。张大师盘腿坐在天蓬元帅主神位正下方,高先生一身黑衣坐在张大师左下方,以待罪之身,接受神的救赎。张大师团队中有一人,身穿黄衣,按高先生在阳山看到的将军模样打扮,手拿一把纸糊的大刀,身后一匹纸扎的白马。三角黄旗、白纸羽葆分挂两侧。但见,天蓬元帅猪八戒主神位前,高香烧起,红蜡点亮,牛头马头羊头供上,一切准备就绪,张大师率领大家念经诵咒,声声真切,庄严肃穆,每天早中晚各三次。就这样,一口气做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功课。到了第四十九天的上午做完功课,张大师屏退众人,仍然只留高先生一个人陪伴。张大师先在主神位前默祷了一会,浑身发抖,似乎天神已经附体。他微微睁开半只眼睛,冷冷的盯着高先生,低沉而又威严的问道:“施主,你在水阴县为了拿北斗湖北岸的一块地,是否向知县刘前送去了五百万元,并且用麻袋装的?”高先生闻听此言,大吃一惊,心想:给刘知县送钱这么私密的事,张大师与我过去素不相识,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真有神灵吗?人们常说的“举头三尺有神明”难道说是真的吗?想到这里,高先生赶忙老实的回答道:“大师,是有这么一回事,我也是迫不得已啊!”这时候大师恢复了常态,和颜悦色的说道:“很好,你很诚实,这样天神就好请了,病也好看了。刚才的问话,是天蓬元帅对你的考验。他老人家对你的回答很满意,已回天庭向玉皇大帝缴旨去了。待玉皇批示后,他再于今晚九点九分,下达圣旨,传授看病秘诀。你先回去休息吧,今天晚上我们所有参与请神人员,也包括你的家人,一律参加法会,恭听天神圣旨。”“好!多谢大师!”
到了晚上九点零九分,所有的请神人员各就各位。张大师端坐在主神位下方,双手合十,默默祈祷。大约过了三分钟,只见他双眼圆睁,大喝一声:“天蓬元帅驾到,快快磕头迎接了!”众位一听说天神到了,都赶忙磕头作揖。磕完了头,张大师手挥拂尘,一跃而起,手舞足蹈,似神仙附体,他又跳又唱。平时做法事念经,他声音含糊,大家听不清他念叨的什么内容。现在,他一改过去吐词不清的状态,唱词唱的响亮清晰,大家一听就知道他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只听他唱道:“天灵灵,地灵灵,俺来人间走一程。俺一路走的急匆匆,身后的大炮呼隆隆,施主若想看好病,五十根金条不能省”。唱到这里,高先生坐不住了,心里想到:这神仙看病也要钱,要的还真不少,胃口不亚于知县刘前,我这得病一折腾,原来挣的两个钱都快折腾光了,我到哪里去拿五十根金条去?想到这里,高先生忙向张大师哀求道:“张大师,我得病家里的钱财快折腾光了,天蓬元帅让我拿五十根金条作医疗费,实话实说,打死我也拿不出来。张大师你行行好,在天蓬元帅那里给我求个情,让他老人家看在高老庄祖上的情分上,少要两个钱行不行?”张大师闻听高先生乞求的话,也不搭理,静坐下来,面对神位默祷了三分钟,又开口说了:“高施主,我已向天蓬元帅求情了,他答应你既然五十根金条拿不出来,那就交付五十万元人民币的辛苦费吧!没有人民币有美元也可以”。“大师,说实话我五十万元也拿不出来。”“高施主,谁不知道你是一个大房地产开发商,这几年挣黑心钱挣多了。天蓬元帅给你要几个小钱你都不给。那在水阴县你为了拿北斗湖边的那块地,又是花二百多万元买名人字画,又是用麻袋装五百万元送给知县刘前,那咋就舍得。再说是钱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天蓬元帅好不容易给你请来了,你小子想反悔?再说人家天蓬元帅在天河边巡查多忙啊,能抽空来给你降妖捉怪,就已经给足面子啦,你可别不识抬举。否则,我们撤道场,让你的双眼永远也复不了明!”张大师边说边气愤填膺。高先生被张大师训斥的张口结舌。还是高夫人深明大义,赶忙起来打圆场:“张大师,您老人家别生气,我那口子也是被病折磨糊涂啦。您看这样行不行?五十万元辛苦费我从我的私房钱里拿,只是今天晚上太晚了,没法准备这么多现金。银行早关门了,取钱也取不出来了。明天银行上了班取了钱,再付给您行不行?”张大师一想:不行,夜长梦多,挖到篮里才是菜?他口气紧逼的说道:“不行,天蓬元帅公务在身,我们能等得,他却等不得,急着向玉帝汇报去呢。实在不行,那就变通一下,有银行存折或银行卡也行”。高夫人一听,忙回到自己的卧室,从抽屉里取出一张存有五十万元的银行卡,恭恭敬敬的交给了张大师。张大师拿到银行卡,态度立马变得和蔼可亲,面带笑容的说道:“各位,天蓬元帅马上去天庭向玉帝汇报,大家可以休息一会,不准远离。一会天蓬元帅就回来,传达圣旨,传授治疗病情的秘方。”大家一听休息,立马都站了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以缓解一下坐的腰酸腿疼骨头紧。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张大师招呼众人再次各就各位。这一回钱骗到手了,张大师也不装神弄鬼了,而是像知县刘前开会的神态一样,正襟危坐,高声代天蓬元帅宣读玉帝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高某乃一草民,平时积德行善,无大过错。不料,前时在水阴县阳山误入古战场,被神兵所吓,双目失明,实乃命中劫数,准许神汉张某为其施法术,帮助恢复光明。又查:白马将军乃汉末黄巾余孽,千年已过。旧恨未消,祸乱人间,实在可恶。敕神汉张某手下夺其大刀、白马,将其拖出道场,重打四十大棍,以儆效尤,立即执行。钦此!”张大师宣读完圣旨,请神团队里立马站出来四个彪形大汉,先把白马将军纸糊的大刀、纸扎的白马收缴烧掉,放入盛香灰的瓦盆里。然后,将扮成白马将军的那个人拧着胳膊,拖出道场,打了四十大棍,打得白马将军哭爹喊娘,跪地求饶,方才罢休。打完以后,让轿车马上送往医院去治疗。因为他在请神队伍中的报酬,除了张大师之外,是最高的。他扮鬼挨打是为了多挣几个皮肉之苦的钱。嗨!现在的人,一个个都疯了。为了挣两个钱,让干什么都有人干。
处理完白马将军,张大师率领道场中众人赶紧向天蓬元帅磕头谢恩,并恭送他老人家回天庭缴旨。天蓬元帅走了之后,张大师让高先生家人拿来一只大海碗,倒上半碗清水,从灰盆里抓了一把香灰,搅拌了搅拌,端给了高先生,让他喝了下去。然后交待高先生及其家人,从明天起,每天早中晚三次,照此例喝三天香灰。喝完三天香灰后,买上五吨纸钱,五十把高香,五十根蜡烛,五万头鞭炮,五十斤牛马羊肉,用十轮大卡车拉着,到水阴县阳山遇鬼处,烧纸放鞭炮上供,再祭奠三天,双眼就复明了。张大师交待完高家人以后,拂尘一挥,起身阔步,唱一声口号,登车绝尘而去。张大师一走,请神团队众人收拾道场道具也拔营而去,又奔赴下一个请神驱鬼道场去了。他们一走,高家人都松了一口气。这几天折腾得都精疲力尽,各回各屋休息去了。
第二天开始,按照张大师吩咐,高先生喝了三天香灰。然后他让公司手下人开车拉着纸钱等一干祭奠之物,赶到水阴县阳山那条狭窄的山谷里,祭祀了三天,晚上就住在了山下招待所里。祭祀完最后一天夜里,高先生睡着后又梦见了白马将军。不过,这次白马将军的大刀、白马没了,因为让天蓬元帅给收缴去了。他赤手空拳、面带慈祥来到了高先生的梦里。他用商量的口吻告诉高先生:“高先生,你在水阴县北斗湖边拿的那块地,原来是我祖居的府邸,在神仙府上动土是要受惩罚的。这次我虽然受到了天谴,但是我家在天庭的势力强大。头几天因你看到我们打仗是属于泄露天机,上天只给了你一点小小的惩罚,并派天蓬元帅猪八戒下凡治好了你的病。你这纯属侥幸。但是,你若执迷不悟,继续在北斗湖边神仙府第搞开发,下一步遭灾的不仅是你一个人,你全家的小命都难保。我这是来善意的劝解你的。否则,你全家将大祸临头,望你三思而行啊!”白马将军说罢,倏忽就不见了。梦醒了以后,天已放明。高先生果如张大师所言,双目恢复光明如初。再想想昨夜梦中所遇白马将军听到的箴言,他想这水阴县虽然不大,但是豺狼当道,群魔乱舞。罢罢罢!为了全家人的平安,我不在这儿搞房产开发挣大钱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高先生起床后洗刷了洗刷,在招待所里胡乱吃了点早点,自己驾车来到水阴县建设局将到手的土地手续,全部退还。他什么都没说,头也不回,开车离开了水阴县,发誓永不再来!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上一篇: 《 【竹马同题】绕床弄青梅

下一篇: 《 观香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孔夫子说,神龟之事,吾也难明。夫子若在当今,怕更糊涂了,这鬼事业复杂了,阴间之鬼,阳世之鬼,鬼鬼为祟。小说主人的患病和公败走,是阴间鬼力所为,也是阳间之鬼所为,呜呼,匪夷所思,意味深长。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