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微型小说 > 克林顿逛鲜

克林顿逛鲜

作者:西部井水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7-31   阅读:

  
  克林顿出了性丑闻,非常狼狈和孤立,想出国走走。去哪里呢?他有点犯愁。有些国家他不敢去,比如英法德等,因为那些记者们太刁钻,一定还会重提他和女实习生在总统办公桌上玩吹箫的的事。最终,他选中了中国。他知道中国人温良恭俭让,不会揭人的伤疤。中国记者也善良,提的问题都是你乐意回答的。在中国的许多大城市里,他选中了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鲜市作为访问的第一站。
  克林顿这一次访问,确实不同寻常,破纪录地带来了一千二百多警卫和工作人员,有包括空军一号在内十多架飞机。他之所以这样铺排,不全是摆阔耍威风和摆脱尴尬,还有一个目的是想让舆论也反转一下,让人们把话题转移到这些场面上,而不是集中在关于他的性丑闻上。此举还真的奏效,当时在场的一个鲜市小伙惊呼:额的锤子呀,咋突然感觉是到了美国,到处是美国鬼子!难怪这伙计一惊一乍的,克林顿下榻的地方,洋人确实太多了,还有许多东方面孔的,满嘴英语,呜哩哇啦。还有很多中国人,也是拼了,个个像店小二,忙得团团转,肩上只差一个白毛巾!
  克林顿在鲜市官员们的陪同下,参观了文化古迹,如出土陶俑等,还在鲜街头漫步。要么说,这克林顿别的不好评论,就这点好,不害怕老百姓,爱接地气。他一边逛街,一边不停地和遇到的中国老百姓打招呼,虽然他被便衣警察们层层呵护着,生怕出事。
  “你看咱鲜市牛逼不?额的锤子不得了,美国总统都来参观取精呢!”“额的锤子,咱头一次见克林顿真人!”“额的锤子,乡党们都慢点,把人挤日塌了!”听着鲜市人一口一个我的锤子,克林顿问翻译:“额的锤子是啥意思?”女翻译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译,还是一个官员反应快,说:“这是鲜话,意思是太棒了!”克林顿听了也热蒸现卖地向看热闹的人群挥着手说:“额的锤子呀,鲜!”大家都为克林顿的当地话话热烈鼓掌!
  眼看了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刚好走到一个中餐馆门口。克林顿突然心血来潮,提出要进去看看,并且在这里吃一顿饭。这可难坏了鲜市的官员们,这是事先没有预案的,绝对不行。可是,最终他们没有能拗得过克林顿,只好在这里吃便饭。
  这家餐馆不大,菜品都是小吃。在店老板的推荐下,点了一些有名的小吃和几个鲜特产,如烧鸭之类。在凉皮,搅团,肉夹馍等小吃上齐之后,服务生端上一个热菜。翻译按照菜谱顺序不假思索地说:“总统阁下,这是鲜特产,烧鸭,请您品尝。”
  这个所谓的鸭子,也不是整只,而是已经切成块了,看不见足和头。当然,也没有人在乎是鸡还是鸭,只等克林顿动叉子。谁知克林顿眼睛特别毒,一下就瞅见虽然压在下面却露出来一点的又尖又长的喙。他故意迷惑不解地问:“Aroastduck?”“Yes,Achinaroastduck”,翻译依旧平静地说。克林顿突然脸色一沉,瞪起了牛眼。他本来就窝着一肚子性丑闻带来的火气,想找个地方好好发泄一下,这下终于找到了最合适的发泄处了。他说:“我们美国人一直认为你们国家没有真正的民主!你们看,没有民主的结果在一只鸭子身上表现得多么突出,而且让人惊讶。”
  在座的人都迷茫地把脖子伸向那只被叫做烧鸭的东西。它此刻静静地躺在盘子里,满身金黄,像换了一件新衣裳,但此刻它的骨头却散了架,双脚藏在身下,脑袋也藏在下面,只露出嘴巴的一小部分。“你们看看,”克林顿一边扒拉出一个鸡头,一边滔滔不绝地说,“特别是没有言论自由权,就连鸭子竟然也没有。由于长期不让它说话,它的嘴巴基本上都退化了,又尖又小,多么可怜,多么惨无人道。哪里像我们美国的鸭子,个个大嘴巴,天天嘎嘎地自由地发表言论。你们这样的鸭子,是不民主的产物,我抗议,你们也不要吃!”
  在座的一个鲜官员起身说道:“总统先生,这不是鸭子,而是一只鸡。”另外一个鲜官员附和着说:“是啊,正宗麻辣烧鸡,您尝尝就知道了,味道好极了。”克林顿感到很奇怪,说:“既然是鸡,那为什么她刚才说是鸭子?”
  接待外国总统是大事,本不该有这样大的失误。这时候,餐馆老板出来解围了。他说:“总统先生,您说得很对,这确实是一只鸡。为什么又说是鸭子呢?这是中西文化差别引起的误会。我们鲜人把行为不检点的女人叫做鸡,所以遇上特别尊贵的客人,烧鸡就会被叫做的烧鸭,这叫为替尊者讳。”
  克林顿听了似乎更生气,说:“太不靠谱了,难道鸭子的名声就好吗?”餐馆老板赶忙说:“总统先生,非常抱歉,是我孤陋寡闻,您这一说,我突然想起来了,原来鸭子也是有性丑闻的动物。”
  此话一出,在场的大小官员都捏了一把汗,可不得了啦,捅到马蜂窝了,这下要出大事了。老板吓得脸色煞白。谁知克林顿真的手段不一般,他像一个写小小说的高手,在最后关头,突然笔锋一回,实现了故事情节大反转。只见他像没事人一般,哈哈大笑,而且用刚学的鲜话说了一句:“额的锤子,凉皮肉夹馍!”话音刚落,刚才凝固的空气一下子活跃了,官员们脸上紧张的表情松弛了,大家都哈哈大笑。餐馆老板也高兴了,说:“既然总统先生赏脸,那就再上一份,额的锤子,凉皮肉夹馍,免单!”
  一年后,克林顿又一次把故事情节翻转了一下,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北约“误炸”。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精华:下寨龙池    

上一篇: 《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这故事编的,真中有假,假中有真,代入感太强了。严肃的主题喜剧化处理,有些特色,只是苦了鲜市人民,背这么大一个锅。这小说一般人还真有些看不懂。20年前的事了。突然想起我们关了美国的使馆,这篇小说算是隐隐折射这个事件吧。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 粒儿

    井水老师编的有水平

    10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这是不动声色把克林顿嘲笑了一个,要不说咋中国人懂内敛,内涵,骂人不骂在嗓子上,饭店老板轻轻一点,瞬间让你尴尬没脸,还要忍气吞声,强。
    看到肉夹馍长安特产,克林顿到过,曾受最高礼遇,这也是抚今追昔,时不同往日,特朗普赶上习大大,一些小动作,习大大不卖帐,以牙还牙很漂亮的一个!看完再问西部老师早上好

    10天前

    回复

  • 雨打月光

    编得有水平……

    13天前

    回复

  • 下寨龙池

    别鲜了,干脆就明说,西安。你是不是连读忘了打隔离符号了?背景太久远,不了解的人可能以为你胡扯。其实你确实挺能扯的。哈哈

    14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下寨龙池 谢谢龙池,1998年克林顿访问西安,也许是当年克林顿的来访架势凶猛,以势压人,以及第二年的大使馆被炸,让人至今难忘,所以编个故事,权当回忆。

      14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