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中篇小说 > 002  桃花劫

002  桃花劫

作者:落叶枫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20-06-29   阅读:

   
  暮色低垂,燥热的空气充斥着,蔓延在周围,让人喘不过气来。缺氧的风耷拉在枝叶上,路边的灯无精打采地挂在街道两边,蒙着一层厚积的灰。只有那透出的光,拉长,给匆匆的路人一丝丝对家的祈盼,行走的脚步在石板上踏踏地响。
  一下一下,渐渐地消失在夜色里。
  骆叶红肿的眼眸里蓄满了泪水,她漫无目的地哭走在这条看似熟悉又陌生的路上,路过的人不禁会投来一丝诧异和探究的目光,却转瞬即逝。
  她却无心顾暇自己此刻的狼狈。
  一滴一滴的泪,纷纷而下……
  她离那个所谓的夏家越来越远。浑身粘腻的汗水和眼眶里苦涩的泪水竟不可思议地融合在一起,她低头嗅了一下自己的衣领,一股味儿直窜,让自己都心生嫌弃!
  讨厌的夏天!
  可恶的夏天!
  可恨的夏天!
  垃圾夏天!
  ……
  自己真的是被老鹰啄瞎了眼,流年不利!简直没有比这更心塞的事了!
  她的人生就这么被这么一个渣男给毁了!
  心中的那口恶气还哽在胸间,似利爪倒钩着心脏,一阵阵的疼痛抵达四肢百骸!
  
  夜越来越深,越来越浓如一团墨。
  骆叶的影子在路灯下越拉越长,有一丝风了。
  一丝凉意爬上背脊,让她心头不禁发麻。她不禁加快了脚步,夹紧着自己的小包,里面可是她所有的家当。
  这条街总感觉有些诡异,她从没有来过。
  透过隐约的光,她看到前面好像有一家还未打烊的酒店。不管了,那个家是再也不可能会回去了。今晚先找个落脚处,理一理自己比毛线还乱糟糟的思绪吧!
  
  自己何曾这样狼狈过呀!
  她借助手机手电筒里微弱的光走向前面的酒店,脚步急促,尽管小腿肚子已经酸胀不堪了。
  “哎哟!”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的脚扭到了,一股痛感密密麻麻地直扎心里,该死的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掉下来。
  真是走个夜路都会碰到鬼。
  搞什么鬼,这黑黑的巷子里 ,连个路灯都没有 。
  她才不相信世界有鬼呢!她从未做过亏心事。
  她弯腰慢慢地挪动,准备起身,试了试自己的脚,还好能踮着走,正想抬脚时,一只手抓住她受伤的脚。
  真的有鬼!
  “啊……”还没等她发出尖叫,一只有异味的脏手又抓住她的裤角,耳边传来一阵低沉闷闷的声音: “帮,帮帮我!”
  ……随后听到垃圾桶旁传来一声“咚”的沉重倒地声。
  这深更半夜的,自己都自顾不暇,哪还管得了别人的死活。
  鬼知道这是个什么人?
  万一是个流氓地痞,自己可就遭殃了?
  可万一是个需要施予援手的人,自己……哎!
  骆叶拖着受伤的脚往前走了几步,脑子里,心里更是天人交战着。
  “一,二,三……”骆叶在心里数了几个数。
  佛祖不是总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
  妈妈咪呀!好吧!
  
  她慢慢地折身,回头,轻轻地推了推地上的男人。
  黑夜中的红肿眼眸竟亮得如夜空中的星星,让半迷糊的受伤男人心头一震,好像她是他的救赎。而且她身上有一种他从未闻过的清香,竟让他有几分清醒。
  “你还好吧?还行吗?我扶你起来!”
  细细软软的话,带着一丝哭过后的嘶哑,却是这夜里最动人心弦的声音。
  男人无力地动了动嘴皮子,骆叶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搀扶起来。
  男人大半的重量都靠她撑着,还好自己把字大,要是瘦弱的还不被他给压死。
  她咬紧贝齿,强忍着脚痛,一步一步挪动着,终于把这个高大的男人搀扶到了还未打烊的酒店。
  “我要一间标准房”。骆叶怯怯的,浅浅的声音在安静的酒店厅内响起。
  引来前台打着哈欠服务员那怀疑的侧目。
  还好,这个时代看钱不看脸。
  有钱就行。有钱有颜就横着走。
  不过,两个人狼狈的样子真的让人浮想联翩。
  “ 我们遇到打劫了!”骆叶眉间微蹙,硬邦邦地甩过一句话。
  这样的解释总可以吧。
  骆叶心里吐槽一句,就怕越描越黑。
  “要不要帮你们报警”?
  “ 算了,算了吧!谢谢!
  “有惊无险,……关键是,人还在。”
  有气无力的话可怜兮兮地引来了同情的目光,在这目光的追随下他们来到了酒店的房间。
  只是心疼自己的银子。
  屋内一片漆黑。
  摸索着开了灯,还好,有一张大床,一张沙发。
  她先把这男人拖到床上,太沉了!
  真是喝饲料长大的熊孩子呀!
  自己这是发哪门子善心,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把一个受伤的不知名,不知身份的男人往酒店里带,骆叶真的是被自己雷得外焦里也焦。
  太天真了!
  现在怎么办?
  自顾不暇的小仙女也有些没辙了。
  “喂,你到底是谁?你还好吧?哎呀,全身真是脏兮兮的!我去拿毛巾先给你擦擦。”
  其实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水……水……”
  骆叶赶紧起身给他去倒水,而忘了自己脚受伤了,一起身那个疼,疼得龇牙咧嘴,泪水在眼里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忍着自己的脚痛,托着他的头,把水顺着嘴唇边,喂给他喝。
  男人感觉一双带着清香的小手在他脸边温柔地移动,她身上有很独特的香气,这味道在他快要昏迷时一直萦绕在鼻端……
  他这才慢悠悠地张开双眸,那黑眸深邃,像是浸染浓墨,又像是浩瀚无垠的星空,好似能把人深深吸进去,日月星辰都显得黯淡无光了,审视的眸光落在眼前长相精致有婴儿肥的胖女人身上,缓缓地吐出了几个字:
  “我是谁?……你是谁 我怎么会在这里?”
  “啥?”
  熊孩子玩失忆,骆叶微愣后,禁不住扶额!
  伤不起呀!
  “我打救护车电话?送你去医院吧?”
  “不行!”男人吐字冷清,竟有丝上位者的霸气。
  他立即否决了骆叶的好心。
  而他的大脑在高速转动,自己的记忆还没有回笼,身边的很多事都是迷雾般危险重重。
  “帮我擦下脸!找一下有没有药箱,给我处理一下。”
  男人如是命令,兴许是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子。
  “……”额,姑奶奶忍。
  好吧!继续把好事做到底。
  她忍着这脚踝处传来的钻心痛,从卫生间里拧干一条湿毛巾,把男人的手和脸轻轻擦干净。
  这一抹不要紧,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帅得人神共愤的脸就在自己眼前,轮廓分明,五官立体,就像上帝精心雕刻的宠儿一般,根本没有任何死角。
  任凭看惯了小鲜肉小奶狗的骆叶也不禁眼下恍惚起来。
  “女人,你流口水了”!
  “ 说谁呢!是我救了你,看一下会死呀!臭男人!”说完把毛巾狠狠地扔在他的脸上。骆叶的暴脾气上来了,脸也像沁了血一般。
  对着帅哥骂,竟感觉心里的压抑的难受缓和了一丢丢。
  对着人渣,心就跟掉进臭水沟似的,恶心加难受。
  “你说你没事长得那么妖孽干嘛?搞得像电视里演得似的,让人以为黑社会在追杀你?”
  男人俊美拧着,“我,不知道。真的,比珍珠还真。”
  “桃花劫吗?”
  骆叶,犯花痴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上一篇: 《 孔乙己升官记

下一篇: 《 请客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作为女人,在自己的痛苦中,救了另一个痛苦的男人,这是另一个版本的英雄救美吧!期待精彩继续!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