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我想堕落(短篇小说)

作者:湘西山鬼    授权级别:B    精华文章    2020-05-07   点击:


  古小芳是上周末晚上突然决定把麦乐乐视为自己的红颜知己的。麦乐乐是她公司的同事,比她大3岁,芳龄28。麦乐乐模特身材,打扮另类,独领公司新潮。她工作之余炒股炒邮炒古币。麦乐乐说她曾经跟30个男人上过床。但她今年“三八”还是结了婚,老公是个比她父亲还大两岁的飞来飞去很难落地的生意人。前不久,她又勾引上一个年仅19的小白脸。麦乐乐说这才叫享受青春,享受生活。
  在此之前古小芳一直视麦乐乐为洪水猛兽。她见她就在心里骂她堕落,骂她是恬不知耻的烂女人。可麦乐乐对她从来就是笑脸相待。古小芳每次见到她那副笑嘻嘻的表情就感到恶心。
  在腾达广吿公司,古小芳就是一面“贞结”旗帜。她不抽烟不喝酒不讲粗话脏话,甚至连打个喷嚏也是细声细气的样子。她从不接受男朋友以外的任何男人的单独宴请。刚来公司时,有个男同事喜欢在她前面说些污七糟八的痞话,说得她怒火中烧。有次古小芳趁那个好色的男同事对她动手动脚之机,狠狠地甩了他两个响亮的耳光。从此公司所有的男同事见到她就敬而远之。古小芳为自己的这一英雄壮举激动过、骄傲过好久。
  周五下午,古小芳提前两小时下班,兴冲冲赶往离省城100里地外的鹤州市。她的男朋友钱坤就在该市的一家三星级酒店当副总经理。
  金都酒店座落在鹤州市的黄金地段,是一个做房地产生意发家的私人老板投资兴建的。钱坤是在一次人才交流会上被老板看中的。那年正逢钱坤大学毕业,学业优秀的他总算找到了大展鸿图的机会。事实也的确如此,在金都酒店钱坤干得如鱼得水,不到一年他就被破格提升为客房部经理,上月他刚满27岁,又荣任副总经理。
  古小芳和钱坤是大学同学,刚进校不久他俩就拍拖上了。古小芳学的广告设计,而钱坤学的是酒店管理。本来钱坤有机会在省城谋取职位的,但为了照顾乡下年迈多病的母亲,他不得不放弃省城优越的工作环境而选择离家较近的鹤州。古小芳呢,从小在省城长大,且一直是父母的乖乖女,她不可能离开省城跟钱坤去鹤州,再说他俩也没结婚。钱坤在这个问题上也不想难为她。因此毕业快两年了,他们一直是两头跑。不是钱坤跑省城,就是古小芳跑鹤州。开始是钱坤往省城跑得多些,现在古小芳往鹤州跑得勤点。
  当古小芳敲开钱坤酒店单身宿舍的房门时,她发现他的床上坐着一位如花似玉的年轻姑娘。那姑娘穿一件薄得透明的粉红色上衣,里边的乳罩看得一清二楚。古小芳直觉地感到那姑娘跟钱坤的关系非同一般。古小芳除了尴尬就是愤怒。钱坤不慌不忙的介绍像是给了她当头一棒。钱坤拉着那姑娘的手说,惠,这就是小芳。惠是钱坤的同乡,他母亲病重期间一直是她照顾。一周前母亲去世,弥留之际母亲拉着钱坤和惠的手说,惠是个好孩子,你要好好待她……说完母亲就咽了气。钱坤是个大孝子,他不想违背母亲的遗愿。因此他做出了和惠结婚的决定。惠把纯洁的目光投到古小芳脸上。钱坤接着又对古小芳说,小芳,这就是我的老婆惠。开始古小芳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听错话了,可是接下来钱坤的叙述使她差点昏倒过去。钱坤说他和惠昨天已领取了结婚证,婚礼定在本月29日举行。他还说你来得正好,我准备明天给你寄请柬的。说完钱坤从写字台上拿起一张烫金的大红请柬,送到古小芳手里。古小芳将请柬撕成了碎片,然后夺门而去。眼前的一幕对于古小芳来说就像是在做梦。她早已和钱坤计划好的,今年“国庆节”完婚。没想到他中途变故,这令她无法接受。20天前钱坤到她那里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冒出个老婆来了呢?7年啊,海誓山盟,柔情蜜意,全都灰飞烟灭了。想到这些,古小芳不禁失声痛哭起来。钱坤追过去说,小芳,对不起了,忠孝不能两全啊!古小芳说你和那个惠早就好上了?钱坤说有半年了。古小芳说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下流很卑鄙吗?钱坤说我确实是打算和你结婚的,上次到你那儿去以后,我才改变主意……
  古小芳明白钱坤说的意思。还是在校园的时候,钱坤便多次提出过要和她上床的要求,她一次没答应。古小芳反复对钱坤说这并不是我不爱你,而是我想维护一个女人走向婚床前的纯洁。20天前的那个夜晚,在古小芳的宿舍里,钱坤情不自禁地动手脱她的衣服,她抓住他的手说,坤,别这样,等到结婚的那一天,我会把身体完完全全交给你的。钱坤当时情绪很膨胀,他听不进她的劝。他发疯似地坚持脱掉她的上衣、乳罩。古小芳一边挣扎一边说,坤,你再不住手,我就叫人了。当钱坤脱下她短裤的时候,她大叫了一声,快来人呀——他停止了行动。钱坤站起来,用很陌生的眼光打量她一会儿,然后走了出去。钱坤说我是现代人,我需要现代人的生活。钱坤还说你应该清醒了,现在不是封建社会。古小芳一气之下将一口唾沫狠狠吐在钱坤脸上。沮丧之际,又因了母亲的去世,在古小芳和惠之间,钱坤选择了后者。
  古小芳回到省城的时候已近深夜12点。省城的夜晚比白天更迷人。满眼是灯火、汽车和花枝招展的妙龄女郎。满耳的歌声、舞声和快乐的嘻笑声,酒肉和脂粉的香气在空中飘荡。古小芳没精打采地在街上无目的地闲逛,她尽管身居省城,但省城的夜生活似乎天生与她绝缘。从小到大,父母灌输给她的全是些好好学习,做个听父母话的乖乖女之类的东西,她几乎是在父母的双翼下长大,对复杂的社会变幻她一无所知。
  在街道的十字路口,古小芳遇见了麦乐乐。麦乐乐正招手拦的士,古小芳友好地迎上去。小芳,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在街上闲逛?麦乐乐一脸惊诧地问。古小芳轻轻地叫了一声麦乐乐,眼泪便流了出来。麦乐乐一把搂住古小芳的肩膀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犯得着你哭呢?走,我们到酒吧去坐坐。麦乐乐领着古小芳走进蓝梦酒吧。敢喝啤酒吗?麦乐乐问。古小芳点了点头。麦乐乐要了两扎生啤。她们举起了酒杯。一大口啤酒下肚,古小芳觉得啤酒好涩好苦。麦乐乐说我猜你八成是被男朋友炒了鱿鱼。古小芳说是的,他已经跟别的女人扯了结婚证。说着她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麦乐乐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把手机贴在耳边,跟电话那头的男人通话,喂,我在和一个朋友聊天……女的,放心,我不会搞同性恋……夜这么长,你急什么。大约5分钟后,麦乐乐“啪”地关上手机。她回过神来继续安慰古小芳。麦乐乐说没什么好伤心的,你年纪轻轻又漂漂亮亮,还怕找不到男人?古小芳说想不到他那么卑鄙,20天前还在我这里……麦乐乐说别只怪人家卑鄙,要知道男人是为性而爱的。你想想你自己,是不是太古板了。我早就想开导开导你,别把封建社会的那套贞节观拿到现代社会中来。麦乐乐点燃一支“摩尔”烟,血红的嘴唇里吐出一个个很圆的烟圈,然后很有感慨地对古小芳说,我知道很多人瞧不起我,说我堕落,我无所谓。这个时代都堕落了,我能不堕落吗?跟你一样,我也曾被男人炒过,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并不奇怪,人是很现实的动物,没有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男人炒我我炒男人,这样大家就扯平了,不存在谁欠谁的。古小芳边听边大口喝酒。她从来没沾过酒,刚喝了半扎,她就感觉自己有点飘飘然了。她对麦乐乐说我想堕落。麦乐乐对她说堕落也不容易,需要勇气和胆量。勇气和胆量可以培养吗!古小芳说。那也未必。人的观念一但形成,就很难打破。很多时候是我们自己打败了自己。麦乐乐说。听了麦乐乐的人生感慨,古小芳一时无言以对。从此她们便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当她俩手挽手走出公司办公室的时候,同事们投来惊诧和嘲讽的目光。古小芳全然不顾这些,她想时代在变化,我能不变吗?她涂脂抹粉坦胸露背,她泡酒吧、蹦迪、看三级片;她观摩麦乐乐和各种不同地男人在不同的场合轻松自如地打情骂俏;她亲眼看着麦乐乐怎样把男人灌倒在桌下;她还看到麦乐乐与小白脸死去活来缠绵的情景……总之这段时间以来古小芳的心目中只有麦乐乐,她把麦乐乐当成现身教材,当成自己学习的楷模。她佩服麦乐乐的交际手腕,更羡慕麦乐乐在跟男人玩的时候还能赚到大钱。她亲眼看到麦乐乐在酒吧和歌舞厅成交过四笔古币生意。麦乐乐告诉她,这四笔生意挣的钱够自己花十年八载的了。麦乐乐说这就是摩登生活,这就是中国特色。有次在舞厅,麦乐乐兴致昂然地把一位大腹便便的文物管理处的处长介绍给古小芳。麦乐乐对她说,炒古币最稳当,有时间你可以和他多交流交流。那位肥胖的处长刚在古小芳身边坐下,一只手便伸到了她的大腿上。她本来想学麦乐乐泰然自若地处置,甚至微笑着抛个媚眼给他。可古小芳看到他那副舔嘴咂舌的模样就反胃,她实在不能容忍自己那样去做。她厉声道,放尊重点!也许是古小芳的声音太大,厅里的所有目光都投向他俩,那位肥胖的处长只好沮丧地逃离了。事后古小芳想,即便堕落也要堕落得浪漫一点。这种没有铺垫直奔主题的下流之举她在观念上接受不了。麦乐乐却吼了她一句:揭掉你虚伪的面纱吧,纯洁值几个钱!
  今天是29日,是令古小芳心痛的日子。因为她知道这一天,她曾经所爱的男人就要和别的女人举行婚礼。难受之际她拨通了麦乐乐的手机,可麦乐乐在电话里告诉她,她今天不能陪她了。原因是她老公飞回来了,她要老老实实做几天贤妻良母。无奈之下古小芳只好单独行动了。
  华灯初上,古小芳一改过去的装束,她今晚想把自己往高雅上打扮。她穿了件质地上乘的紫色晚礼服,使自己显得雍容华贵,活脱脱一个十足的贵妇。她温文尔雅地走进蓝梦酒吧。她自己给自己鼓劲,今晚她豁出去了。古小芳找了个最暗的位置坐下来,她模仿麦乐乐的架势,点燃一支“摩尔”烟,一边喝酒一边吐着烟圈。她感觉烟的味道比啤酒更难受。
  酒吧里人声鼎沸,煞是热闹。男男女女们成对成群在猜酒划拳,开怀畅饮。只有古小芳孑然一身坐在那里倍感寂寞。这时一个男人端着一扎啤酒朝她走来。男人在她的对面坐下,然后大口大口地喝酒。男人大约二十五六岁,一米七几的个头,双眼皮大眼睛炯炯有神。他皮肤黝黑,一身腱子肉,看上去很有力量,也很健美。古小芳感觉他有点像香港巨星任达华。同时她预感她和这个男人之间将有故事发生。小姐,就你一个人?男人主动和她搭讪,这正中她下怀。你不也是一个人吗?她学着麦乐乐的语调,娇柔地回答。男人举起酒杯说,来,为我们的相遇,干杯!一声“咣”之后,古小芳仰起脖子,将大半扎啤酒灌进肚里。小姐酒海量!男人竖起大拇指夸道。古小芳装出一副很老到的样子说,马马虎虎吧!常来酒吧?男人问。想来就来!古小芳答。然后又是碰杯,又是喝酒。你好像很寂寞?男人问。难道你不寂寞吗?古小芳反问。男人一笑,那笑里透露出几分暧昧。到外面走走吧?男人说。陪陪你也行!古小芳说。男人买了单,伸手拉着古小芳。他们手拉手走出酒吧,酷似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去哪里?古小芳问。随你便。男人答。
  他们绕过喧嚣的大街,穿过一条狭长的小巷,来到江边。尽管城市的灯火仍然在江水里摇曳,也有歌声舞曲从远方隐隐约约传来,但这里仍然繁华的省城一个难得的僻静之处。古小芳过去常和钱坤来这里漫步。他们在草地上坐下,头顶的星星很多很亮,一阵秋风徐徐吹来。好冷。古小芳说。男人趁机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他的身子像堵严实的墙,一下子把秋风挡住了。古小芳在他的怀抱里感觉很温暖,她闻到了一股浓重的男人味。这使她在男人的怀抱里因兴奋而颤栗起来。你来省城多久了?男人又问她。我本来就生长在这座城市。古小芳答。你喜欢这座城市吗?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说不清楚。你的收入很高吧?还可以。男人将古小芳搂得更紧了,以致于使她有点喘不过气来。与此同时男人的嘴唇也在她脸上轻轻滑动,古小芳的心里痒痒的,身子热乎乎地难受。
  远处有人过来了,脚步声愈来愈近。男人说到你宿舍去吧,你宿舍离这不远吧?古小芳说不远。男人拥着她,他们情人一般走向她的住处。一进门,男人的目光在琳琅满目的书架上停了许久。他带一脸奇怪的笑对古小芳说,想不到你还是个知识女性。男人把她抱起来摆在卧室的床上,他呆呆地打量她片刻,然后说你真漂亮。古小芳很激动,伸出双臂把男人搂了过来。他们嘴对嘴把各自的舌头伸进对方口腔,“嗞嗞”的声音很响亮地回荡在卧室。男人开始脱她的衣服。她闭上眼睛,她无法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正视自己一丝不挂的裸体。男人瞬间把她扒了个精光,动作之熟练程度令她吃惊。你的裸体真美!说着男人扑到她身上。古小芳突然发出“啊”的一声哭叫。男人问你怎么了?古小芳说我怕……痛……。怕痛?男人把双手从她的乳峰上缩了回来,一脸狐疑。古小芳的身子因紧张筛糠一样抖过不停。你到底是怎么了?男人有些恼火了。我怕痛!古小芳大声说。难道每次做爱你都痛吗?男人问。古小芳说我从来就没做过。真的一次都没有?男人又问。真的。不信……古小芳想说等会你就知道了,但她在心里嘀咕了半天还是没说出口。你不是要我来服——务——的?男人感到很意外。古小芳说什么服务?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服务就是做生意呀!男人进一步解释。古小芳还是没有明白过来。那你……男人很困惑。我想堕落……古小芳实话实说。男人立马从古小芳身上滚了下来。古小芳睁开眼,她看见男人懊恼地穿上衣服,表情很失望,像是谈黄了一笔大生意。你干吗就把衣服穿上了?古小芳仍然不解的问,她的潜台词是说你为什么爱还没做就走人。男人突然间丧失了先前的君子风度,他带着嘲讽的口吻朝古小芳骂道:去你的,没钱在老子面前装什么富婆!说完把铁门“砰”的一关,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一脸无辜的古小芳木偶一样呆立在床边,她真的弄不清楚男人为什么要愤然离去。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回光返照

下一篇: 《 【六周年 • 小说】那些年的爱情江湖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一个人想堕落既容易又不容易!容易的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不容易的是,内心还有那么一股子正统观念,挥之不去。当两种观念在一个人身上角力的时候,她真的好难。小说立意深刻,人物鲜明!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2

  • 九龙头

    炒股的,就怕遇上也是炒股的。如果,两个人商量好,彼此都炒股,不问输赢,那么,两个都是赢家。

    3天前

    回复

  • 度北

    山鬼的确一个人才,小说也写的这么好!

    16天前

    回复

  • 西苑长江

    山鬼老师,小说写的挺好,佩服。

    17天前

    回复

    • 湘西山鬼

      @西苑长江 小说散文写的不多。谢西苑主编欣赏、鼓励。紧握!

      17天前

      回复

  • 南坡文畦

    这篇小说在这里成为精品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仍有一些疑惑待商榷。
    小说是对生活的提炼和抽象,只是要注意分寸,过了就失去存在的根据。
    文中的女主是十分纯洁的,但耳濡目染,对堕落的事情不去做未必不了解。而对于不了解的,又不符合自己成长教育背景,违背自己的三观的事情,仅仅只是遇到那些事情就放弃了,就那么“勇敢”地堕落了,匪夷所思。她没有至亲好友可以倾诉和求教吗?那些人突然抛弃她了?她的纯洁是如何养成的呢?
    冒昧了。

    19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原本以为,生活只喜欢一种人,那就是规规矩矩洁身自爱的好姑娘。生活却给了好姑娘一记响亮的耳光。

    19天前

    回复

    • 湘西山鬼

      @欧阳梦儿 生活有时需要意外,意外是生活的兴奋剂。谢梦版关注、赏评。问好!

      19天前

      回复

    • 湘西山鬼

      @湘西山鬼 谢南坡文友关注、欣赏、批评。小说来源于生活,但不等于生活;继续努力中......
      问好!

      19天前

      回复

    • 南坡文畦

      @湘西山鬼 是的是的,小说不应该等于生活,但是要依据生活,符合生活常识和逻辑。与君共勉哈。

      18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我忘了帮你去掉“短篇小说”几个字,下次投稿标题之后不用标注短篇小说或者小小说等。

    19天前

    回复

    • 湘西山鬼

      @西部井水 知道了。谢精彩解读与点评。辛苦,敬茶!

      19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湘西山鬼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