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斗天后”孟玉楼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2-21   阅读:

  
  万万没想到,我一年能过俩暑假……
  这个2020年的1、2月,算是给了我一个难得的读书充电的机会。不必担忧失业减薪,不必头疼走亲串友,除了完成每日的钉钉主播,我有大量时间来学我该学的习,看我能看的书,写我想写的文字。得劲!
  话说回来,一天到晚持续地学习、读书与写作,也是很要命的……为了寻找灵感,书柜里的书被我翻了三分之二了,却只有在看崇祯本的《金瓶梅》时,我是文思泉涌,收都收不住哇!
  好吧,今天继续评价《金瓶梅》里的人物。
  评价谁呢?就她吧:“宅斗天后”孟玉楼!
  作为西门大宅院里没一个省油的姨太太,孟玉楼出场的时候,已经不年轻了。她足有三十岁,比西门庆还大两岁。好在她身材高挑,肩挺腰细,梨花般的素颜微微带着几粒麻子,更兼一身豪门贵妇的优雅气质,让西门庆目不转睛地看了一回。看归看,西门庆心里打的小九九却是另有一套。他根本没看中孟玉楼的貌,他相中的是孟玉楼的财。
  孟玉楼是布商杨宗锡的“正头娘子”,夫死无子考虑改嫁。媒婆一开始就没跟西门庆谈孟玉楼的人品才貌,先把她手里有多少财产搬了出来。再提醒西门庆这孟玉楼夫家就一个年龄十岁的小叔,娘家也没什么难缠的兄弟,一旦娶她过门,西门庆还不欢从额角眉尖出,喜向腮边笑脸生?所以,西门庆没见孟玉楼之前,已经在心里默许了这门亲事。再一见孟玉楼的动人仪态与大家风范,张嘴就定了婚期,急吼吼地表示“欲娶娘子管理家事”。
  西门庆娶她归娶她,“正妻”的位置还是不给孟玉楼坐的。西门庆的原配早死,现在的大老婆是续弦的清河县左卫吴千户之女吴月娘。吴月娘是官家小姐,在西门府里治家有道,府里上下无不心服。孟玉楼定了亲才发现,自己原来是给西门庆当小妾的,不免大失所望。西门庆为了安抚孟玉楼,婚后一连在她房中歇了三夜。蜜月过后,西门庆对孟玉楼的态度就渐渐起了变化。毕竟,身体是不会说谎的。西门庆钟爱的是如李瓶儿、潘金莲那类浴焰高涨,既能跟他昼战翡翠轩,也能跟他醉闹葡萄架的肉弹。孟玉楼太正,她长得正正经经,行事也是一身正气。纵观《金》书,李瓶儿能拿着春宫图册与西门庆一一仿效,潘金莲愿意喝西门庆的尿,孟玉楼是干不出这种龌龊之事。西门庆也就对她敬而远之了。
  敬她归敬她,西门庆动孟玉楼的嫁妆动得却是理直气壮。孟玉楼有两张南京拔步床。拔步床是什么床?有解释说是能够容下八铺八盖被褥的极品婚床,尤其以南京描金彩漆者为上佳。其形状为“上下四柱,菱花片壁,床前接有(踏脚的)碧纱橱。”床围面积很大,雕工精美,内设三进,有床铺、马桶箱、梳妆台、小橱、首饰箱、点心箱、麻将桌、香烟抽屉,间隔是屏风……新娘子绕着拔步床走上一圈,需要走上一百步,因此又称百步床。这种床在古代比普通人家的房子都贵,搁在现在的市面上也是价值数千万,在明清乃是富贵人家的象征。西门庆娶了孟玉楼没多久,先把孟玉楼陪来的一张拔步床给了自己的女儿当嫁妆。孟玉楼一声不吭,任其所为。在新婚期间,她应是爱着西门庆的。因为有爱,她自己不会用她跟前夫睡过的床,那么让西门庆卖也好,送人也好,她都不予计较,甚至愿意让西门庆拿拔步床摆阔气、充面子,好来维持她与西门庆、吴月娘的关系。
  后来,西门庆的行事就说不过去了。他过了两天又娶了孙雪娥、潘金莲和李瓶儿,终日里左拥右抱,花天酒地,视孟玉楼为无物。孟玉楼这才知道自己在西门庆的心里是毫无分量的。她气不气,应该是极气的。好在孟玉楼沉得住气,懂得韬光养晦,也擅长趋吉避凶。她从来不在嘴上犯错误,反而在终日宅斗的西门府里成了笑到最后的赢家。
  首先,孟玉楼很擅长观察风向,寻找同盟。她非常清楚吴月娘的地位是撼动不得的;李娇儿、孙雪娥这俩小妾一个是风尘女子,一个是奴婢出身,见识品行都不高,在西门府里也没啥地位;唯有连自己老公都敢毒死的蛇蝎美人潘金莲与富得流油又柔情似水的李瓶儿是劲敌。在潘金莲与李瓶儿之间,孟玉楼毫不犹豫选择了潘金莲为盟友。因为,潘金莲对西门庆没有李瓶儿那么痴,那么爱。她渴望更多的是肉欲之欢与身份地位。潘金莲还是一个战斗力爆表的嘴炮王。她的唾沫星子所到之处,堪称寸草不生。西门庆对她又爱又怒又无可奈何,被她DISS急了,只有对孟玉楼诉苦:“你不知,这淫妇(潘金莲)单管咬群儿”。他哪里知道,孟玉楼就是要利用潘金莲“咬群儿”。
  孟玉楼清楚潘金莲没有吴月娘的城府,没有孙雪娥的厨艺,没有李瓶儿的财富,只有一副盛世美颜和一手弹琵琶的技艺。为了得到西门庆的肯定,潘金莲也是一度逢迎与献媚,奈何拴不住这匹衣冠禽兽的心。潘金莲又出身寒微,除了每月份银,在下人们面前阔气不起来。潘金莲种种的“不被看见”,都被孟玉楼看在眼里。所以她明白潘金莲的感受,她处处让着潘金莲,软语维持着潘金莲,同时不显山不露水地利用潘金莲,把西门庆的后院闹腾得鸡飞狗跳。
  有一段时间,西门庆迷上了下人来旺的老婆宋惠莲,俩人勾搭成奸,引发了潘金莲的醋意。作为《金》书第一醋坛子,潘金莲把西门庆与宋惠莲偷情的事情告诉了孟玉楼。孟玉楼早就看不惯宋惠莲的狂妄嚣张,趁机说来旺曾经喝醉酒扬言要杀西门庆与潘金莲:“这椿事,咱对他爹说好,不说好?大姐姐(月娘)又不管。倘忽那厮真个安心,咱每不言语,他爹又不知道,一时遭了他手怎了?六姐,你还该说说。”潘金莲急忙跑去找西门庆,添油加醋渲染一番,使得西门庆一怒将来旺抓进牢里,后被宋惠莲求情才决意放了来往。孟玉楼却不解恨,她是那种轻易不出手,一旦出手一定要置人于死地的人。她又提醒潘金莲,西门庆可能会将宋惠莲收为第七房姨太太:“就和你我等辈一般。甚么张致?”潘金莲瞬间发飙,说宋惠莲若能嫁给西门庆,她把潘字倒着写!孟玉楼达到了目的不算完,顺势激了一把潘金莲:“我是小胆儿,不敢惹他,看你有本事和她缠。”此言一出,潘金莲与宋惠莲杠到底了。她算计得宋惠莲被迫上吊,也成了西门府里人人视如虎狼的毒妇。而孟玉楼,从始至终都似身在事外,毫无关联。
  包括潘金莲与李瓶儿之间的战争,孟玉楼也没少往前线送子弹。《金》书第三十回写到李瓶儿生了官哥儿,潘金莲为此嫉恨难耐,孟玉楼又及时出现了。“且说玉楼见老娘进门,便向金莲说:‘蔡老娘来了,咱不往屋里看看去?’那金莲一面不是一面,说道:‘你要看你去,我是不看他。他是有孩子的姐姐,又有时运,人怎的不看他……’玉楼道:‘我也只说他是六月里孩子。’金莲道:‘……我说差了,若是八月里孩儿,还有咱家些影儿;若是六月的……失迷了家乡,哪里寻犊儿去!’……玉楼道:‘五姐是甚么话!’以后见她说话儿出来有些不防头脑,只低着头弄裙带子,并不作声应答他。”
  李瓶儿六月产子,虽是西门庆的,也让人颇多寻味。李瓶儿嫁给西门庆之前,还嫁过蒋竹山。西李重归于好是在“八月二十日”,官哥儿出生是在“六月二十一日”,时间整好十个月,准得让潘金莲怀疑孩子不是西门庆的种。值得一提的是,潘金莲拿着官哥儿的生辰说事,孟玉楼只听话不递腔。好像她又是局外人,偏偏这个话题是她先挑起来的。
  后来在孟玉楼的推波助澜下,潘金莲的胆子越来越大,终于把李瓶儿搞死了。失去了李瓶儿的西门庆,人生也走向了下坡路。过了些日子,西门庆也死了。临死前的西门庆舍不得他那些娇妻美妾,拉着吴月娘的手嘱咐着:“我死后,你若生下一男半女,你姊妹好好待着,一处居住,休要失散了,惹人笑话。”谁知他刚一咽气,吴月娘化身吕后,清算起一笔笔的陈年老账。她揭发了女婿陈经济与潘金莲、庞春梅的奸情,怒打陈经济,赶出潘金莲,卖了庞春梅;她也默许了李娇儿回归妓院;纵容了孙雪娥跟仆人旺儿潜逃。只是对待孟玉楼,吴月娘是允许她大大方方改嫁给李衙内的。
  因为孟玉楼太会做人了。她是西门府里上上下下人人眼里的好人。纵然再嫁给小自己六岁的李衙内,也是过去当“正头娘子”的,还戴上了官府人家正头娘子才有资格戴的五梁冠。这是孟玉楼的本事,也是孟玉楼的运气。吴月娘给孟玉楼备了嫁妆,参加了婚宴,回来之后望着空空荡荡的西门府,只见“院落静悄悄,无个人接应,想起当初西门庆在日,姊妹们那样热闹,往人家赴席来家,都来相见说话,一条板凳坐不了,如今并无一个儿了。一面扑着西门庆灵床儿,不觉一阵伤心,放声大哭”……
  吴月娘根本想不到,害得自己家宅不安的一份子,偏偏是那个最为深藏不露的孟玉楼。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六分因欲望,二分靠天赋,二分源聪明,想来这孟玉楼便可在宅斗中取胜了。这本禁书很多人看过,也好些写了读后感,不同人自当有不同的解读。作者的解读,也会让人眼前一亮。女人读女人,当读的透彻些,何况同为聪明的女人。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我就没看过,读了您的,以后也算是知道孟玉楼了。

    2020-02-2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