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情感散文 > 情海谍魂

情海谍魂

作者:呀丫芋头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9-12-20   阅读:

  
  1
  最近,心情平静了许多,那段时间已过去,那么多的烦心事高兴事已随时光远离。人的生命有限,死去的已经死了,活着的还要生活,还要继续做自己的事。
  清明,按照我的时间安排,千里迢迢抽空去了一次吴旖旎的家乡,吴旖旎的墓在一个不高的山岗上,每年冬至和清明节这天来此地,祭奠我的谍海情人。
  2
  看了一下手表,时间是13点,迅速按下手表快门,拍摄这里的全景,又拉近镜头,拍下这个墓碑。左右看了一下,再一次深鞠躬,还是止不住强咽的眼泪。
  空墓,墓主人缺席,我心里清楚,吴旖旎的父母不知道。
  3
  大学我们认识,吴旖旎与我同级,两个班级一个系。学完了8国外语等科目我们分开了,吴旖旎公派去了国外实习,我依然还在念书,还有最后二年。
  4
  吴旖旎没有给我任何消息,我给吴旖旎二次电话都没有回音,停止了与她联系。直到毕业后的第三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吴旖旎在电视里,做外事接待,并且与某国高官在一起。说明吴旖旎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级别。很快,上面同意让我负责她的“安全”。
  5
  一个不是偶然的偶然我们相遇,1994年的春季,同一架飞机上,我们都是从上海去北京。吴旖旎主动打招呼与我的邻座换了座位。吴旖旎说她在G部工作,是驻外商务文秘。我说我是做外贸生意,在陆家嘴。我们说的都很具体,交底也很详细,都是生意人。
  6
  下了飞机有车接她,吴旖旎让我同行,我今天没事,欣然答应。在G部门口我被拦截,吴旖旎跟门卫比划着什么,叫我稍等,独自进去了。
  过了半小时吴旖旎开车出现在我身后。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我还以为你等不及走了呢,吴旖旎说。
  我心想你不是在监控室看我嘛。这期间我接到信息指令,说吴旖旎在楼上观察我在下面的情况,很在意我。
  然后我们开车,在北京玩了两天。她提出去西藏拉萨,适应高原气候,我满足了她的要求。
  7
  吴旖旎经常来上海出差,成了我家的常客,跟我父母混熟了。母亲问起她的工作,吴旖旎说是商务接待。有一天,我父母与我进行了一次谈话。跟我谈了很多,也杜撰一大堆不正常,最后说,这仅是一些个见,让我参考。我正面答应他们的要求,与吴旖旎渐断,暗地里我们在外面另有居所。
  8
  2004年的一天,吴旖旎在深圳遇到了麻烦,我接到上面指令,立即连夜火速赶到那里,在卧底的朋友帮助下,她脱险了,吴旖旎交上了一份A级情报。我一直没有露面。吴旖旎完成了任务得到表彰并休假,来到我身边。
  就在吴旖旎来到我们住所第二天,我接到指令。糟糕的事情终于出现了,上面让我与吴旖旎去南美某国孤岛度假。这是必杀令。这个指令,是我的一次正常行动。对于感情来说,我将承受巨大痛苦。这个任务其他人无法执行,总部知道我和吴旖旎的关系很近,但不知道我们近到如此距离,她是我的情人,已经怀孕,我们正在商议结婚的事。
  9
  吴旖旎外表甜美,纯真,长得像追捕里的真由美。我,英俊潇洒,沉稳睿智、不多言语、果断、冷酷、冷静、热情。游泳,短跑是运动健将,参加多次省运动会和大学生运动会。有骑马、驾车、驾机等一技之长。大事一般由我独立执行,是一个独往独来的谍海孤魂。
  10
  我用最快的速度抵押了一套房产,把贷款的钱换成美金。
  从个人积蓄里拿出一些,打入一个国际账户。
  来到南美,一个国度,一个美丽的孤岛。
  坐在海滨的石凳上,我们依偎着看海,看着飞翔的海鸟,看高高的天空。吴旖旎作那么甜美,我往肚子里咽泪。
  吴旖旎惊奇地问,你怎么哭了?
  我说,你的让我感动。
  在宾馆我们度过了美好的三天,她人生最后的三天。
  第四天晚上,继续在无人的海边散步,她哼着歌曲,说着情话,描述我们的未来。我一言不发,默默行走,听着她的每一个音符,琢磨语气的变化,找不到任何异样,不愧为第一红谍。
  我突然停下脚步,一把拉住她的左臂。
  我说,亲爱的,你走吧,在今夜,飞机票给你买好,从此消失,我们再也不认识。你的墓地在你老家东边的山岗上,我每年冬至和清明的中午去看你。
  11
  我把银行卡和几本护照交给吴旖旎。我说,这是我给你的,用这些钱在那国用吧。
  吴旖旎诧异地看着我。她说,你是?我说,你猜。她脱口而出,伍柏。我点了一下头。突然,吴旖旎扑到我的怀里。不,是瘫倒在我怀里。
  她沉默了一会,抽泣着说,我走了你也活不长。你是我最敬仰的人,你的名字让ZQJ胆寒。你是人民的卫士,敌人的眼中钉,你拔掉了一个一个深深埋藏在共和国的定时炸弹。那些逃到国外的听到这个名字闻风丧胆。有些人从南北美到环太平洋,都在追杀你。你怎么能为了我去死,我要死在你的面前,你让我死,你让我死吧。我早就怀疑你也是谍,很多任务,我走在前面,总感觉你是影子。我一次次脱险,一次次我们又偶然相遇。我刚要开口,她用手捂住我的嘴,示意不要解释了。
  12
  我说,我不会执行这个必杀令,你走了我就去自首或者求生,你放心吧。但是,我要在这里宣判!
  我拉她站起来,她木讷地,面无表情。
  我们面面相觑。我后退二公尺。
  我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地说,鉴于你已经双重身份,你的环境、地位、国际影响特殊,我代表人民对你行使制裁。说完,我双膝跪在沙滩上,在她的脚下,我抚摸着她的小腹。
  我说,原谅我吧,母子两人,这个世界,我是英雄、是罪人也是刽子手。
  13
  吴旖旎直直的站在那里,嘴里轻轻的吟诵着我的诗歌,声音颤抖:
  “小鸟,一旦我死去你可别再来了,
  这里没有人能像我那样对你。
  你飞回林子过着孤独平静的生活,
  没有我,你一样过得很好。
  无论在天堂还是地狱,
  我都会看着你。
  即使我已经远行,
  爱你的思想没有熄灭”
  14
  此时我站起来,紧紧搂着她,两人失声痛哭。在这异国他乡的荒岛上,在这漆黑漆黑的夜里,生死诀别。
  吴旖旎拿出一粒口香糖放在嘴里。我来不及抢夺,她迅速咽下了这枚苦果。我们坐在沙地上,吴旖旎慢慢倒在我的怀里,那么温柔,她的体香依然那么沁人心脾。体温渐渐冷却,直到完全冰凉,她走了,带走了我的梦。我擦干吴旖旎眼角的泪,吻着她的额头,我心痛,我的心很痛,我孤独了,我是会飞的孤蝶,我这一生,我深爱的女人,走了。我为她抿上双眼。她自己选择的死亡,我真的想让她生。我有办法不死,也许我能逃过比她更深重的灾难。
  15
  快速的跑车,瞬息变化的车道,走错一步,步步错。一直以来我在她背后,帮助她逐渐脱离过去的轨道,回到我身边,回到我们的世界,回到祖国。然而,她的能力超强,超越了共和国的底线,整个网,支离破碎,差一点在她手里毁之一炬。
  16
  夜深了,远处灯火暗谈了下来,只有孤独的航标灯闪着微弱的光。
  我用准备好的汽艇趁着夜色把吴旖旎的尸体和我的,还有我母亲做奶奶的那个梦,一起带到深海埋葬。
  17
  返回原地,三个特工在那里等着我。其中一个对我说,干得很好,明天返回Z国。
  我回到某国,汇报领赏。与她父母将他们的女儿安葬。组织上安排我暂时停薪留职。
  我来到D岛,这里与海的距离最近,孤独的看着大海,佛前洗涤灵魂。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花落无声    

上一篇: 《 【紫衣侯同题】从城市玩偶到紫衣侯

下一篇: 《 暖冬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简洁的文字,平静地叙述,就像大海一样,表面风平浪静,暗藏波谈汹涌。国家利益与个人情感的冲突,人性在不可调和的矛盾中发出光泽,但终究回天无力,徒留遗憾在人间。很精彩的故事,写法也新颖。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