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紫衣侯同题】从城市玩偶到紫衣侯

作者:赵小波    授权级别:A    绝品文章    2019-12-19   点击:

  红尘滚滚,红尘看不破,看不破,是因为倾入的情太多。

  1

  屈指算来,应该是十五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刚学会上网,看什么都新鲜,看什么都不懂,每天一有闲暇,就爬到网上乱转,后来认识一个外地网友,问我在干啥,我说不知道干啥,就是随便看看。她说我好土。我土吗? 好吧,我真的很土。问她上网干啥,回复我说看小说。城市玩偶写的《我的狐狸情人》。
  网上竟然能看小说?还是聊斋的!
  又被人鄙视了一回,聊斋你个头,人家写的是言情小说好不啦!
  顺着对方发来的链接进去,首先看到的便是一只翩然欲飞的蝴蝶。也就是这只蝴蝶,为我开启了网络文学的大门。那个网站,便是烟雨红尘。而城市玩偶,也就是在那时候进入了我的视野。
  城市玩偶当年有多火呢?在当年的红尘,城市玩偶的热度绝不亚于现在任何一档综艺节目的头牌大明星,那粉丝乌央乌央的。小说每更新一节,很快就会收获鲜花和掌声无数,估计他每次打开页面,音响里都会“阿欧”声不绝于耳,那个提示音,现在回想起来,是真的美妙啊。
  事实上,那个时候的烟雨红尘,应该是最纯净的时代。这个纯净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网站版面的纯净,清新脱俗,打开便如沐春风。第二个则是人心的纯净,大家都是以文会友,因文而交,没有任何功利心。那些纯粹发自内心的欣赏和问候,无论多少年过去,回想起来,都是一份原初的感动。
  我很快沉溺于其中,这个网站,也成为了我最常去,占用业余时间和精力最多的地方。由最初的游民,到后来做编辑、做管理,并由此结识了一帮交往至今,虽然很多都是一直不曾见面,却始终亲如家人的朋友。这其中,就包括城市玩偶。
  而玩偶,则是我此生见的第一个网友。
  北京这个城市,给我留下了太多一生难忘的记忆。与玩偶喝了多少次酒,我不记得了,但绝对忘不掉第一次见面吃的那顿羊蝎子,忘不了4个初次见面的网友一起爬香山看红叶,在山顶喝茶撸串聊天的那个美好下午。

  2

  男人应该对自己狠一点。
  这是玩偶对我说过很多次的一句话,虽然都是北漂,我与玩偶的区别很大,我在一家小文化公司打工,无所作为,每天患得患失。而他已经注册了自己的公司,领着屈指可数的几个人在创业。
  初见玩偶的时候,他刚从地下室搬到石景山的一处很小的民宅里,院子里堆满杀虫保洁的工具,客厅是会议室,主卧兼了办公室,中间被一架书橱隔开(此处全凭记忆,或许有误)。我去的时候,他还有些不好意思,说地方简陋。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他还能白天亲力亲为去找业务谋活计,夜里加班加点续写自己的小说,再加上数量惊人的散文歌,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不服不行。
  后来我因为各种原因,回了山东老家的小城。三年时间里,那个我们为之付出热情的网站,也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新人进来,故人离去,由于资本注入,写文的人也由最初的单纯兴趣而开始追逐利益,内容良莠不齐,最终导致纯文学的进一步没落,一如人间的声色犬马,令人无法言说。
  也就是在这三年里面,我在为生计奔忙以外的时间,都在与曾是刀客、黄尘刀客等人一直致力于另一家纯文学网站,原创力量文学联盟的运营和管理,虽然还创办了同名的期刊杂志,但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无法继续下去,网站也在几次更换人员之后而遗憾关停。似乎这段时间里,玩偶也停了自己的长篇写作,除了偶尔的散文之外,很少看见他的文字出现。
  2009年,我重返北京。此时的玩偶,办公室已经鸟枪换炮,搬到了一家很不错的写字楼,人员也大幅度增加,添了新车,有了自己的人生伴侣、秘书兼老板娘,这个秘书是真贴身那种,笑一下。
  见面时谈到对文学的坚持,我说自己刚注册了一家网站,准备自立门户,重起炉灶,做一个纯净的网站,不求大,只为再续那份单纯的梦想。本来想邀玩偶一起,但他似乎已无心此道,说是公司太忙,已经顾不上这些。于是后来便只谈世道人情,不聊文学。
  而我那家名为时光的文学网,也只是草草运行了一年便无疾而终,在当年的网络江湖上,甚至连一点水花都没有泛起。

  3

  此后我对文学变得心灰意懒,后来辗转定居成都,终于学会沉下心来谋生活,不再去任何一家网站,偶有小作,也只是宣泄心情存于私人空间,鲜有拿去发表。
  时光恍惚,转眼又是几年过去,却没想到玩偶在经过了多年的沉寂之后,突然说要重启红尘,再造网站。征求我建议的时候,我第一句说的就是没必要再做了,随着科技快速发展,自媒体大行其道,文学网站已经是末路,人心大多在逐利,恐怕再也找不到当年的初心。几次邀约之后,我也只是拿出了当年时光文学网的设计草图和文件压缩包供他参考,同时推荐了吟湄给他作为任执行站长的第一人选。
  但玩偶这个狠人的执拗是我无法理解的,他不但真的重启了红尘,建起了客栈,还变身为紫衣侯,大旗一挥,竟然真的聚拢了网络江湖豪杰无数。而我是真的无心参与了,说是无心,其实也是无力,网站开张时,正值小儿出世,工作方面也压力山大,频频出差,分身乏术。除了偶尔过去发个旧文之外,便是于静默处,看一众豪杰爽友大显身手,墨舞红尘
  事实证明,玩偶是对的,他对我说,人心在经过浮躁过后,最终会沉静下来,寻找一个精神的家园。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家园守护下去,不让他被世俗侵染,也许我们坚持不到最后,但这个过程,一定是值得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在前两年压力稍减的时候,在玩偶和小刀的邀约下,重新回到了这个群体。但我的性格注定了无法胜任主要管理之职,再怎么说,网站不能太沉寂,需要一个懂管理的人来操作,而吟湄,正是这方面的最佳人选。
  如今,网站已经过了新一轮的改版,网页重新变得清新如水,大浪淘沙过后,留下的必然是金子,金子一样的作品和人心。
  我的山东老乡,畅销书作家大冰有一句话,我很喜欢,抄录于此:“每个人都有权给自己选择一群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人,每个人都有权给自己选择几个不是籍贯的家乡。”
  嗯,我愿就这样置身其中,再次于繁华之外,坐在红尘客栈这个家里面,静静的读每一篇文章,每一首文,分享我的亲人们的每一次开心和欢笑。
  祝福玩偶,祝福紫衣侯,祝福老项——我的兄长,愿墨舞红尘的大旗永远不倒,亲人们永远不再走散。

  (2019.12.19.成都)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推荐:花落无声  绝品:吟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秋天的味道

下一篇: 《 情海谍魂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网络的江湖变化太快,不变的只有初心与情谊。正是因为有执拗的坚持着,不论是玩偶还是紫衣侯,还有徜徉其间的你我他。坚持,让我们彼此鼓励着,一路前行。

执行站长   吟湄:
第七届同题三等奖获奖作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8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