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冷吟同题】冷吟与雪鹅

作者:粒儿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9-11-19   点击:


  傍晚时分,冷吟捧着厚厚的一叠钱对雪鹅说,鹅儿,咱们有钱了,可以给你治病了!
  躺在床上,瘦得跟纸片样的雪鹅盯着冷吟手中面额大小不一的钞票,欠起身,双手落在冷吟的膝盖上。
  着条黑色休闲裤的冷吟,双膝处泛白、发毛,格外惹眼。
  冷吟下意识缩缩双腿,想别开雪鹅的双手,被雪鹅紧紧按住。
  冷吟将钱搁向床头柜说,鹅儿,明天大清早我们去市里,再坐高铁去丽江,我已经托市里的表弟订了高铁票。
  雪鹅没有回应冷吟,只是反复摩挲着冷吟的膝盖,慢慢地移了移身子,将脑袋伏在冷吟的双膝上,如一只讨要宠爱的猫咪。
  冷吟的手刚落在雪鹅头发上,门外传来冷吟的爹冷叔的吼声,冷三伢崽,你个王八羔子,给我老子死出来。
  快六十岁的冷叔,声音孔武有力,震落了窗户上灰尘。
  冷吟慌忙扶起雪鹅说,你躺好。我去看看就回,黑灯瞎火的,老爷子吼什么呢?
  雪鹅伸手摸了摸冷吟的鬓角,双眼满是眷恋的望着冷吟,好一会儿才开口,去吧。好好和爹说话,不准生气。
  冷吟爱怜地拍拍雪鹅脸颊,好、好、好,放心吧,老婆,我去下马上就回。等我来收拾去丽江的用品,你千万莫动……
  冷吟一步三回头的叮嘱。
  雪鹅如三年前两人恋爱时分开一样,嘴角上扬,脸颊两侧的酒窝在荡漾,犹如两盏醇香四溢的米酒,让冷吟心头一热,生出几分恍惚,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
  你还有脸笑!站在门口的冷叔冲冷吟就是一脚。
  冷吟一个趔趄,幸亏反应快,双手抓住门框,才没倒在地上。
  爹,你在做什么呢?冷吟拍拍裤腿。
  我在做什么?我要问你今下午做了什么!!冷叔大吼。
  冷吟忙竖起来食指“嘘”了声,推着冷叔往另一侧屋里走。
  爹,去你房里说吧。鹅儿刚睡下。
  不等冷吟的屁股挨到椅子,冷叔又挥来一巴掌,我叫你去磕头!我叫你磕!老子送你读十几年书,是让学磕头的啊!
  冷吟躬下身,任由冷叔的巴掌如雨的打在冷吟脸上与身上,口里不停地说,爹,你慢点,别伤到自己了。
  你还晓得关心你爹啊!你个王八蛋,我冷家的脸让你丢尽了!冷叔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对不起!爹,只要能救鹅儿,还管什么脸不脸的。别说给村人下磕头,就是榨干我血,我也愿意。冷吟有点决绝的声音里夹着浓浓的哭音,双眼开始泛红。
  不知是冷叔打累了,还是被冷吟的模样震住了,冷叔收回手,顺势坐下,喘了好几口粗气后才开口,说,你今下午挨家挨户的磕头,凑了多少钱?
  三万。
  把那三万挨家挨户给老子退回去!
  不。爹,这是带鹅儿去丽江的救命钱,我不退!冷吟反过来冲冷叔吼。
  冷叔没有理睬冷吟的吼声,在内衣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摸出张银行卡丢入冷吟怀里。
  爹?冷吟疑惑的喊了声。
  喊什么!你不是要钱救命吗!里面有三万元,拿去救命吧。
  爹,从哪来的钱?冷吟惊讶的问,这两年为给雪鹅治病,家中能变卖的东西全卖了,可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冷家,还哪来银行卡。
  放心,既不是抢的也不是像你样下跪磕头来的。有人看中了我们家竹山,没跟你商量,今下午给卖了。
  冷吟“啊”了声,半天没说话,心里比谁都清楚竹山在冷叔心里的位置,前两年就有人找冷叔要买,冷叔一直没点头,还口口声声说竹山是祖业,竹山上的一竹一草都是冷吟祖爷爷亲手栽的,他老冷再缺钱也不能背卖老祖宗留下的东西。
  冷吟将卡放到餐桌上,一脸尴尬的说,爹,你快退给人家,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想办法。
  想办法,想办法就是给村里人下跪磕头?!冷叔板着脸呛了句,又说,雪鹅病了,爹没帮上你半文钱,你急爹也急,爹想通了能把竹山变钱总比你四处求人强。
  我……
  冷吟捎捎头顶,说不出话来。
  冷叔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了一口说,冷三伢崽,你说心里话觉得鹅儿的病有救么?
  有没有救都得试,前天听我一个大学同学说云南丽江有个老中医能治这病,他的远房亲戚与鹅儿一样是晚期肠结核治好了。冷吟一脸倔犟与希望。
  知子莫若父,冷叔瞧着冷吟在心里叹了口气。两月前,在省城医院那王教授就下了雪鹅的生死判决书,回家捱日子。冷叔没想到回家后,冷吟跟发了疯似,满世界打听治疗方法,谁要提一丁点信息,不管真假,即便是半夜都要跑去求问。冷叔猛抽了口烟,吐出来。
  三伢崽,爹与你说几句掏心窝的话,你们成家三年,两年在给她治病,你这几年攒的钱全贴进不算,还借了多少,我是知道一二的。还有,她这身子骨跟个漏水的堤坝样,堵这里,那里漏,堵那里,这边又漏。就算你去丽江,能塞住漏眼,能治好,那王教授不是说了嘛,就是治好了,她这一辈子也怀不上孩子啊!
  提到孩子,冷叔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我知道。只要雪鹅好。有没有孩子没关系的。
  冷叔的手抬起来又缩回,摇摇头说,你才二十八岁,二十八!能懂什么!说罢又咳了几下,指指桌上的卡,拿去吧。不早了,快把大伙的钱退回去。
  冷吟犹豫了下,拿起卡,冲冷叔鞠了躬说,爹,等鹅儿病好了,我们会努力挣钱把祖业赎回来的。
  冷吟脚步轻快的奔回自己房间,见雪鹅已睡下,顺势给雪鹅挪了挪被子,拿上床头柜的钱蹑手蹑脚退出房间。
  他得赶紧把大伙凑的钱退回去。
  冷吟退完最后一户人家的钱,东边的天空已泛起鱼肚白,初冬夜的寒霜落满冷吟的头顶,冷吟摸了把头发,又双手合拢吹了口气,搓搓手,会心一笑,忙匆匆往家里赶。
  鹅儿,鹅儿,小懒猪,快起床,我们要出发啦!
  冷吟欢快的奔到床边,举手欲拍被子,赫然看到仰躺的雪鹅嘴角冒着白沫。
  鹅儿,你怎么了?冷吟发疯地去扶雪鹅,一张写满字的作业本纸从雪鹅枕上带了出来,是雪鹅写给冷吟的信。
  纤细无力的字体写着,哥哥,鹅儿走了,鹅儿不能再拖累哥哥了。不要怪鹅儿,鹅儿累了……
  哥哥,鹅儿好想陪你到老,可鹅儿的身体不允许。鹅儿这生,最幸福的事是遇上哥哥,嫁给了哥哥……
  冷吟仿佛看到二十岁的鹅儿站在风味食尚餐馆门口问,老板,招人么?
  冷吟那时与同学合伙在岳阳县城开了个风味食尚餐馆,本来冷吟想说,不招人的。
  我什么都可以,真的。雪鹅冲冷吟抬抬胳膊,灿烂一笑说。
  不知是雪鹅纤细如豆芽的双臂打动了冷吟,还是雪鹅两个笑得如村里池塘水漾起波纹的酒窝吸引了,反正冷吟点了点头。
  后来,冷吟才知道雪鹅家在湘西,她是独自流浪到岳阳县城来的。
  雪鹅和冷吟恋爱时,雪鹅偎在冷吟臂弯说,我啊,生来就爹不疼娘不爱。他们只爱我弟。你一定要使劲爱我呢。
  哥哥,谢谢你这五年来使劲地爱我,我也想使劲,可……
  鹅儿知道你今下午又为钱去求人了,你下跪磕头了。你不说,我知道,你膝盖都磨花了,你是跪了多少人家,磕了多少头哦。哥哥!鹅儿,要走,必须走,鹅儿不能再拖累哥哥,不能再让哥哥丢了做人的尊严……
  冷吟的眼泪落在纸上,融化了字体。
  哥哥,我们从省城回来时,我偷偷问了王教授,我这病就是治好,也不可能有孩子,哥哥怎么能没有孩子呢。绝对不可以!答应鹅儿,以后找个好女孩,结婚生子。这是鹅儿最后的要求,你一定要做到。不然,鹅儿会闭不上眼的……
  纸张边缘有一行细小的字,穷人是生不起病的!哥哥,千万不生病,要照顾好自己。
  冷吟一声狂叫,揉碎信纸,将已冰冷的雪鹅紧紧地抱入怀中……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精华: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沧浪奇缘

下一篇: 《 【冷吟同题】冷吟传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小说虽然短小,却字字充满打动人心的力量。在疾病面前方见什么是爱情,什么叫相濡以沫,我为你着想,你为我着想,这是多么伟大的爱情啊。小说让人在绝望中看到人性美,充满悲剧的力量,虽凄惨却直戳中人的痛点,动人的小说,永远是弘扬真善美,赞。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4

  • 风起刀落

    拜读学习佳作,周末好

    21天前

    回复

  • 冷吟

    算你狠

    24天前

    回复

  • 帘外落花

    丽江没有高铁,哈哈哈,冷吟老婆也死了,冷吟这次玩大发

    24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难怪冷才子一直在教:鹅、鹅、鹅,这回知道原因了。好悲惨的一个爱情故事

    26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做小说编辑就是三陪,陪笑,陪哭,陪上路!

    26天前

    回复

    • 粒儿

      @西部井水 辛苦井水老师了。谢谢!

      26天前

      回复

  • 吟湄

    这次没让冷吟死,也没让冷吟疯。让他老婆死了。你们到底要冷先生情何以堪

    26天前

    回复

  • 下寨龙池

    你这样写,冷吟不知哭不?我快哭了。

    26天前

    回复

    • 东方玉洁

      @下寨龙池 他哭三声,别人笑三声,哭笑不得。

      26天前

      回复

    • 粒儿

      @下寨龙池 辛苦龙池了!谢谢!

      26天前

      回复

    • 粒儿

      @东方玉洁 哈哈。冷吟玩坏了。

      26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