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夕阳下的尸体

作者:古度    授权级别: B    编辑推荐    2019-09-06   点击:


  “你知不知道,无论我是多少人的男神,我只想做你的天使!可惜你如今已经听不见了,听不见了!“他盯着一个红色的小瓶子,嘴角露出一丝恐怖的笑容,脸部也在此刻扭曲的可怕,这时门发出”嘭“的一声…………
  ——楔子
  市中心南部郊区,耸拉着几栋破旧不堪的建筑,像极了一个个溃烂的苹果。因失去水分而略显畸形的外壳,以及时不时喷发出的那令人作呕的丙酮(烂苹果味)脂肪酸β氧化产物乙酰CoA。好在这不是夏季,否则你一定错觉你看到的不是X大,而是苍蝇国。如果你没有足够好的想象力,我相信你一定无法将世界上赫赫有名的成功人士与它联系起来。当然今天我不是来讲从这里走出去的名人们,而是来讲一起发生在这些砖瓦之间的案件。
  “今儿吹得是什么风啊?竟把咱们警局的骆大警官吹来了!“默灵见极少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大帅哥忍不住调侃道。
  “魏sir,我遇到麻烦了!“眼前的他眉头紧锁,一副事态严重的表情。
  “我就知道,你来找我准没好事儿!“默灵朝骆宇阳嘟了嘟嘴,”说吧,什么事儿?“
  “你听说X大前几天发生的命案了吗?“
  “有耳闻,怎么凶手还没有抓住?“默灵靠在栏杆上玩弄着手中的魔方,漫不经心道。
  “抓住了,又没有抓住!“
  默灵停下手上动作,抬头看了一眼比自己高一个头的骆宇阳后又低下头摆弄起魔方来,她用肢体语言告诉对面的人,“兄弟别将废话,行吗?“骆宇阳见势,不气也不怒,继续道:”命案发生后的第二天,凶手就抓住了,凶手对杀害死者一事供认不讳!只是她还说——“骆宇阳声音戛然而止,两根儿拧的像麻花似的眉毛,让人不忍直视。
  “宇阳,说完了在思索行吗?你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啊?老是喜欢吊人胃口!”默灵真想将手中的东西砸死这个吊胃口的人
  “哦!”骆宇阳如梦般初醒,“凶手还供出了一名共犯,一个星期前她和共犯商议交换杀人的事,结果三天前她的情敌陌雪突然失踪了,她以为共犯遵守诺言已经把自己的情敌杀害了,于是她也下定决心,帮共犯除掉了夏东旭。但她根本没有和共犯见过面,甚至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依你的意思推理下去,应该还有一名受害者!“
  “是的,不过陌雪在我们将凶手抓获后的第二天跑到我们警局来报案了!事件是绑架、强奸!“
  “绑架、强奸?你的意思是那名共犯没有杀害陌雪的欲望,这不合乎逻辑啊!”默灵停下手中的动作,沉思起来。
  “魏sir,你说有没有那种可能,对了忘了告诉你陌雪是X大的校花,那名共犯对陌雪起了色心,然后将其绑架,强奸”
  “骆大警官,你现在办案怎么越来越不靠脑子了啊?如果像你说的那样,那他干嘛不直接绑架,强奸,还去弄什么交换杀人的把戏?为了好玩吗?”默灵责备道。
  “也对啊!”昔日何等英明的他,今日怎么会犯如此低智商的错误。
  “交换杀人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混淆警方的视线,让警察无法从作案动机这条线索去查出嫌疑人,因为两名凶手杀害的对象都与自己毫无关系。共犯没有杀害陌雪,只是绑架、强奸,最后还放了,证明共犯事先并没有预谋,一定是某件事情激怒了自己……”默灵盯着手中的魔方入了神。
  良久
  “宇阳,凶手有没有说她是如何与共犯商议交换杀人的?”
  “信笔涂鸦!”
  “信笔涂鸦?”
  “是的,大约在一个月前,她因无聊便在实验室的桌上随手写了句“我想让她死”于是这句话就成了她和共犯认识的契机,他们便开始借助实验室的桌子互通信息,凶手的确恨透了陌雪,加上共犯的添油加醋,她最终答应了共犯提出的交换杀人!陌雪失踪后,她不得不去杀死共犯痛恨的人——夏东旭。但是他没有料到在自己被抓获后能在狱中再次见到陌雪!“
  “那你查他们学校的上课安排了吗?“默灵开始摆弄他手中的小玩意儿了。
  “当然!“骆宇阳自豪道,”学校会用到同一间实验室的有四个班级,坐在同一个位置的有四个人,分别是邱明涵周一第二节,马昌越周三第三节,卢双月周五第一节,凶手是周四第四节,四人彼此都不相识。而且第一起案子发生时,马昌越在朋友家中下棋,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邱明涵在宿舍睡觉,没有人证。卢双月一个人在校外散步,同样没有人证。第二起案子发生时,马昌越在话剧社排练节目,中途上过一次厕所,但里凶案现场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所以他有不在场的证明。而邱明涵在篮球场打球,卢双月在寝室开发游戏软件,二人均没有人证。“
  “你是怎么想的?“默灵继续摆弄她的魔方。
  “每个凶手在作案时,都有强烈的杀人动机,但这种动机很容易成为警方破案的突破口,所以凶手才想到交换杀人,通过这种方式来掩盖自己的杀人动机,同时也增加警方破案的难度,凶手既然完全没有杀人动机的共犯代替自己去杀人,那么他在共犯作案的时间里就一定会有明显的不在场的证明。所以——“
  “所以你怀疑是马昌越?“
  “嗯!不过X大几乎都是栋梁之才,所以我们警方做事必须小心谨慎!”
  “能陪我到学校去看看嘛?”默灵伸了个懒腰,径直朝校外走去,这哪给了骆宇阳说不的空隙。
  两小时后
  二人将车停好后,一前一后的朝X大校内走去,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这哪里像一所大学,说它是贫民窟可真是一点儿也不过分。
  “魏sir,一路上你都沉默着,能说说你对这起案子的看法吗?”骆宇阳转过头看向正在打量周围建筑的默灵。
  “带我到他们上课的地方去看看吧!”
  “哦,走这边!”骆宇阳没有追问默灵,因为他了解她,她从来不会说自己没有把握的话。
  骆宇阳把默灵带到一间教室门口,默灵抬头,一块木板上写着“实验室”三个大字。骆宇阳将门推开,一阵灰尘落了下来,他连忙将手置于她的头顶,他手背沾满了灰尘,她却落得一身干净。他用另一只手将手背上的灰尘弹去,朝室内走去。
  “很奇怪吧?外表看上去破烂的像是个贫民窟,里面却是另一番景象!”骆宇阳道。
  原来这件屋子里所有的仪器全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现在看来,能从这里走出去那么多的名人也不是一件什么奇怪的事情了。所以看一所学校和看人是同一个道理,在丑陋的外貌,也不能说他没有一颗善良的心,在迷人的外貌,也不能说他就一定拥有一颗善良的心。
  “这儿就是凶手与共犯互传信息的地方!”骆宇阳走到一堆器皿前停下。
  默灵将魔方放进衣兜,俯着身子看了一眼桌上的摆设,拿起放在桌上的大头笔,直起身子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儿算的上是一个隐蔽的地方,就算自己在这儿留下字迹其他人不走近也是看不见的。
  “你们是谁,到这里来做什么?“门口站着一位满脸横肉,挺着个像是怀了七、八个月孩子的肚子的大叔。”我就去上个厕所的功夫,你们这两个小坏蛋就偷偷溜进来了,这个陈希峰是做什么吃的,看我见到他我不好好收拾他。对了,说你们呢,你们两个哪个年级的,是不把学校的规定当回事儿是啊……“大叔一边唠叨着一边朝这边走来。
  “哎呦我的妈耶!“大叔猛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脸上堆上笑容,”原来是骆大警官啊,你瞧我这老眼昏成什么样了,你可别跟我一般见识啊,哎呦,这是你的女朋友吧,长得可真够漂亮的啊!你们是来查夏东旭那起案子的吧,唉!!!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啊!“大叔的那个表情之丰富,若他不去演戏可真为是浪费人才了。
  “叔叔,你误会了,我不是他的女朋友!“默灵带着笑意辩解道。
  大叔看了一眼骆宇阳,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眸子垂的极低。
  “哟,你看我这眼拙的啊………”大叔又是一阵滑稽的表演,弄得二人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叔叔,我想请问一下,方才你是说学校的规定,到底是什么规定啊?“
  “啊,一说到这个学校的规定啊,那的从……“大叔有开始了他排山倒海的言论。不过有价值的话只有一句——实验室除上课期间外,学生都不能随意进出。
  “那你刚才提到的陈希峰又是谁呢?“骆宇阳突然想起了大叔刚进门时冲二人大吼大叫的话。
  “说道陈希峰着小子啊,那可真是……“大叔讲的起劲,骆宇阳和默灵相互看了一眼,做了一个极为无奈的表情。他们怀疑眼前的这位大叔是不是情报局出来的,怎么对所有的事情都言无不尽啊。他险些就把陈希峰身上有几颗痣都说出来了。不过简单来说——陈希峰男21岁成绩优异,因家贫而参加了学校的勤工俭学活动,他负责在上下课之前整理实验室的所有仪器,百分之八十的时间会在寝室度过。
  “宇阳,你有采集这里的指纹吗?“
  “嗯,报告显示有五个人的指纹,四个学生的,还有就是这位大叔的,不过大叔的指纹已经不是很明显了!“骆宇阳看了一眼跟前的大叔。
  “是的,有的时候,我也会整理一下,不过我最近一个月整理的都是隔壁!有什么疑问吗?”
  “我想我已经知道答案了!”骆宇阳和默灵几乎同时说了出来。两人相视一笑后各自有些脸红了。
  “大叔,你能带我们到陈希峰的宿舍区一趟吗?”骆宇阳对大叔道。
  默灵拿出魔方,朝骆宇阳偏了一下头,示意他走吧!三人锁上实验室的门后,便朝男生宿舍走去。
  大叔走在前面道:“你们是不是怀疑陈希峰啊,不可能是他干的,他那个人……”
  大叔说的起劲,可他不知道身后的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听他说话。默灵拿着魔方手在不停的旋转着,骆宇阳则是阴沉着一张俊脸。但两个人都在思索着一个同样的问题,那就是——陈希峰杀害夏东旭的动机是什么。
  407室内一片狼藉,四张床,为上下铺。进门左手边是一堆杂物放在床上,进门右手边下床坐着一个身披被褥,胡子拉碴,光着脚丫,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攥在一起,手臂紧紧地抱着一只白色毛绒熊。即便如此,他依旧还是可以称得上是帅小伙!
  “你知不知道,无论我是多少人的男神,我只想做你的天使!可惜你如今已经听不见了,听不见了!“他盯着一个红色的小瓶子,嘴角露出一丝恐怖的笑容,脸部也在此刻扭曲的可怕,这时门发出”嘭“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撞开了。
  他缓缓将头抬起来:“你们找谁?“
  “陈希峰,你被捕了!“骆宇阳亮出警官证。
  “呵……呵……呵……“陈希峰笑声骇人,”我就知道不能放了那个臭丫头,原来世界上不光男人信不得,女人也信不得啊!呵……呵……“陈希峰呆滞的眼框里划出了两道泪水。
  “跟我们回去吧!“
  “别刺激他!“默灵拉了拉骆宇阳的衣袖,小声道。
  “回去,回哪儿?他没了,没了,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啊,可是你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叫小凤的女人呢?女人有什么好的,我也试过了和我绑的那个女人做爱,可那感觉和我跟你是一样的啊?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为什么……“陈希峰开始呐喊,”为什么要背叛我,你不背叛我,我就不会找人杀你……“陈希峰抽了抽鼻子,“贱人,都是贱人,我要把你们统统都杀掉,杀掉……“陈希峰将身上的被子裹紧些,“旭哥你不要怪我,不要怪我,我这就来陪你,来陪你!“
  陈希峰扔开怀里抱着的白熊,奋起身朝屋中间的桌子飞奔而去,在他手接触到那个红色瓶子的时候,远处飞来一个魔方,将红色瓶子打落到地上,碎了一地。白色的液体四处流去。
  陈希峰转过头来用一种憎恶的眼神看着默灵,突然像一只疯了的野狗一样朝默灵冲来,当然有骆宇阳在有十个陈希峰也别想伤到默灵半根毫毛。陈希峰被制服在地上,发出不甘的吼叫,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
  很快警局的其他人员就赶了过来。在上车前,方才说骆宇阳与默灵是恋人的大叔叫住骆宇阳。
  “骆警官,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怎么这么说?“
  “希峰这孩子平时挺乖的啊!“
  “可是他犯了法是事实啊,叔叔!“默灵在一旁道。见大叔还是不甘心的样子,默灵解释道:”实验室桌子上应该有陈希峰的指纹,可是却没有,他每天都会接触到器皿,桌上没有采集到他的指纹,叔叔你不觉得奇怪吗?“
  警车远去,大叔落寂的身影被夕阳拉的老长老长。
  一个星期后,法院宣判。
  陈希峰男21岁因其犯教唆罪(教唆他人犯罪,属于杀人罪的共同犯罪,应该以杀人罪予以处罚)、强奸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二百三十六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法院宣判陈希峰被判处无期徒刑。
  罗敏女20岁因其犯故意杀人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法院宣判罗敏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十三年。
  法院宣判两天后,骆宇阳特地向上级请了假,专程到默灵的学校看她。
  “上次你为了帮我把魔方摔坏了,这个是赔你的!“骆宇阳将手中的递向默灵。
  “我可不是帮你,我只是想让世人知道犯了法不是自杀就可以解决问题的,他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默灵接过骆宇阳手中的魔方,”不过我有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一个女人被强奸后还不知道是谁强奸了自己的情况有三种:一是她处于昏迷的状态,二是她被蒙着眼睛,三是在睡梦中,以为自己是在做春梦。那陌雪属于那种啊?“
  “都不是,她被陈希峰灌了化学药物,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中,所以……”骆宇阳没有在说下去。
  “有这种药?”默灵看向骆宇阳。
  骆宇阳红着脸道:“当然有!”
  “有机会你跟我带一点儿过来,我尝尝它的感觉!”
  骆宇阳不在言语,只是低着头一个劲儿的傻笑。
  “你说陈希峰那么帅的一个人性倾向怎么会有问题呢?”默灵转着手中的魔方。
  “我不知道,不过啊,你只需要知道我性倾向没有问题就行了!”
  “人生最悲哀的事就是你像天使一样的降临在他的生命中,才发现朝你骑白马过来的不是王子,而是唐僧!”默灵直接性的忽略骆宇阳的话,自我感慨道。
  夕阳透过窗户洒落在床榻上的尸体上,他睡的是那样的安详,平稳。没有人会料想到陈希峰身上还藏有另外一种致命的化学药物,那是…………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菩提同题】菩提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跟着两位警官破了一回杀人案,不知道警官们感受如何,本编辑却是绞尽脑汁,就这样仍然跟不上进展,唯有感叹,当警官不容易,而当写推理小说的作家更不容易!推荐阅读,喜爱此类此类小说的读者看过来!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