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菩提同题】菩提

作者:朱成碧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9-05   点击:


  绵绵和青山在一起后,席姐说她被下降头了。
  下降头是个新名词,席姐大约是看娱乐版八卦新闻学到的,下降头就下降头吧,绵绵对青山说,就是下降头我也认了,绵绵踮着脚两只手挂在青山脖子上,将头亲昵的抵着青山的下巴磨蹭着。
  绵绵生的小巧,缠人的时候有股孩子气的娇俏,虽然比青山还年长几岁,可是该撒娇时撒娇,该磨人时磨人,绝不含糊,甜言蜜语也是不带重复的。
  按席姐的说法,绵绵是属于那种很会来事儿的女人。
  青山也还很享受绵绵这种小女人的黏糊劲,揽着绵绵吻了吻绵绵的发顶,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锦缎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副咖色菩提手串,青山握住绵绵的手,一面给绵绵戴上一面说:“是啊是啊,这菩提手串也是在佛前开了光施了法的,叫你眼里心里从此只有我,再也容不下旁的男人。”
  青山刚从西藏回,在西藏打电话给绵绵时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给你带了副手串,在佛前开了光的。”
  从西藏回后几天里没见青山拿出什么来,绵绵也没好意思问,直到绵绵生日,青山才拿出来,把旅行中带回的小礼物当生日礼物,而且是女朋友的三十岁生日,绵绵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戴着手串,又觉得菩提子不适合自己的气质,青山见绵绵脸上有点不自在的样子,便握着绵绵的手和自己的手一起举起来说:“你看我也有一串,这是情侣手串。”
  果然,青山手腕上也有一串稍大点菩提子串,只不过纹路色泽和绵绵手上的都不一样,说情侣手串也牵强了点,但是这么一解释绵绵脸色还是稍稍缓和了点。绵绵举着胳膊和青山手腕上的菩提细细比较,青山说:“你胳膊细,我看来看去也就这小金刚菩提适合你,你以后还是少穿金戴银啊,俗,现在文青都兴戴串了。”
  绵绵内心还是有点遗憾的,毕竟三十岁的生日,就接了这么个不值钱的菩提串,一面觉得青山小气,不重视自己,一面又觉得自己和青山更近了一步。
  其实绵绵喜欢一切亮晶晶的东西,穿着打扮也艳丽张扬,可是青山不喜欢啊,于是绵绵也就只好文艺范起来,买了棉布的裙子和针织衫外套,穿了在镜子前左照右照,绵绵习惯了利落的职场装扮,穿的这么宽松休闲总不习惯,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嘲笑了句:我现在就应了那句话:牛栏里关猫。青山却说:“谁说的,你这样打扮起来看着像还在读书的小姑娘一样。”
  绵绵一听开心了,她最怕就是人家看出来她比青山年纪大,因为青山这句话,接连买了几套这样的行头,开始扮嫩装起了女学生。
  绵绵换了造型公司里同事都有些不习惯了,穿着棉布长裙的绵绵少了平日的盛气凌人,多了几分亲和,办公室年轻人自动围上来,说绵绵姐这样打扮起码小了十岁,有个小伙子看到绵绵手上的串说哎许总戴的是小金刚菩提子吧,这种菩提子听说要晾晒七七四十九天才能晒干做串呢。
  原来这菩提串还要费这么些功夫呢,绵绵顿时把心中对青山的那点不虞抛开了,压着腕挽了几个兰花指把菩提串亮了个相,说朋友旅游带回来的,听说是在佛前开了光的。
  小姑娘们都挤眉弄眼哄笑着说是男朋友吧。
  绵绵俏皮的:“不告诉你们……”扭身进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席姐撇着嘴跟了进去说:“瞧瞧你最近这矫情样,穿的这样拖泥带水哪有什么气势,难怪最近两个项目你谈的都不顺畅。”
  绵绵回首蹙眉:“这两个项目本来就不成熟,哪里就和我穿搭有关?”
  席姐说:“当然有!你看看你披着这身廉价的麻布跟个没见过世面的村姑一样,畏畏缩缩,哪有从前压人一头的气势,你这气势一下去别人气势就上来了,人家不欺你欺谁?”
  绵绵想了想觉得似乎有点道理,再加上长衫长裙上身的自己也别别扭扭,可是青山喜欢啊。于是绵绵想了个主意,早上出门还是朴素的棉裙麻衫,一到公司就换了装,依旧照原先的装扮,短裙高跟鞋,抹鲜艳的口红,把眉眼描的漆黑,好在绵绵跑市场青山管技术,两人工作上碰头机会少,倒也相安无事。
  “这才是你嘛”,席姐满意的说,学红楼梦里王熙凤的语气:“别以为扭扭捏捏柔柔弱弱就是美人了,你还是这样好看。”
  绵绵哈哈大笑。
  席姐左右打量了绵绵一番又说把那串也取了吧。
  绵绵笑笑这个就算了,也碍不着整体气势。
  席姐撇撇嘴,“袁青山送你张纸我看你都会欢天喜地的。”绵绵笑笑不争辩算默认了。
  青山很少送礼物给绵绵,绵绵觉得他可能是书读多了,书生嘛难免情商低一点,再者体谅他年轻在外不容易,也不计较,不过还真是青山随便递个什么东西也能开心半天,平日偶尔青山提前买票两人去看了场电影,绵绵除了拍照发朋友圈还要要把票根小心翼翼收藏好。绵绵做着这些幼稚的事心里一边甜蜜一边汗颜心想可能自己是真的被下降头了吧。
  绵绵三十,也算大龄剩女了,自十八岁步入社会后倒也谈过几次恋爱,也有条件不错的,不过当时年轻,拽的不得了,总以为好的还在后面,拽着拽着突然发现成了老大姐,条件好的小伙子眼睛都只盯着身边年轻女孩子,这才有些慌了,青山比她小五岁,和青山一块入公司的都管绵绵叫姐叫许经理许总,只有青山直呼绵绵,青山说我们真有缘分啊,你看我们的名字——绵绵青山,大家都哄笑,绵绵也当是玩笑跟着打趣两句,谁知道晚上青山就发微信给绵绵:“你看我换的头像。”绵绵点开青山的头像一看,是一座岚气涌动着的青山图片,图片上有文字水印——绵绵的青山,绵绵的心在那瞬间被砸中,砰砰的欢快的跳动起来,绵绵觉得自己就是一把许久无人触碰的琴,被青山的指头轻轻的拨动了下,绵绵发出一声低沉暗哑的回音,我可比你年纪大许多。
  青山说女大三抱金砖,我从来不介意年纪的。
  绵绵却很介意。
  老觉得自己年纪大几岁,文化程度又低,青山二十三岁读大学毕业出来工作时,绵绵已经工作十年了,连首付的积蓄也攒好了,绵绵小心翼翼的跟青山提议说房价涨的这么快,要不咱们先看套房子付个首付吧,首付我出,房贷一起还?
  青山却惊诧的问你工作这么多年还没买房?
  看着青山一脸的惊诧绵绵被他理所当然的逻辑噎住了。
  青山遇见绵绵时绵绵就是公司营销部负责人,公司存亡全指着绵绵和绵绵手下一干人,可是谁会一起点就是人生巅峰呢,青山就算本科毕业出来薪水也不过五千左右,何况绵绵出来闯荡时高中都没读完,从服务员到前台到文秘到跑业务,女人的成长路程本来就比男人艰辛,再者家里弟弟妹妹年幼也帮衬了几年……当然这些绵绵是没跟青山诉说过的,绵绵习惯了给青山展示自己光鲜亮丽的一面,但谁的成功不是靠汗水和泪水浇灌出来的?
  何况和青山在一起总是青山说的比较多一点,绵绵喜欢听青山说话,君子如响,青山说什么都觉得有趣,都透露着绵绵所缺失的文化气息。
  君子还如玉呢,青山长的也好看,戴着眼镜白白净净斯斯文文,伸出手,手指纤细白皙,手腕上那一串菩提串更显的青山有种不合年纪的沉静内敛。绵绵在他面前总觉得有点无措自卑,其实职场上绵绵可不像自己名字那样绵软,席姐说她工作上越来越强势,有点唯我独尊了。
  绵绵暴躁的说等着你们这帮和稀泥的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干脆自己一个人决定算了。
  可是在青山面前绵绵可不敢一人说了算,在青山面前绵绵就是只小绵羊。青山在绵绵面前倒很随意,也说读书时期的趣事,不过说的最多的还是母亲。
  青山的父亲去世的很早,青山从小身体不好,母亲独自把青山抚养长大,青山说母亲为了抚养他吃尽苦头,好吃的都留给青山,母亲自己却常年吃素,夜晚便在观音像前念经打坐,只因父亲临终前留话让母亲好好养大他,还说青山是个能读书的,以后老了绝对能靠儿子凤冠霞帔,绵绵简直都要气笑了,说我们乡下寡妇都能改嫁了,现在什么年代。青山说我父母家都是世代书香门第,母亲是个非常传统的旧式女人,以后我们结婚了就把我妈妈接来照顾你,你看你工作也挺忙的,家里有个老人多好。
  绵绵楞了下,知道青山话里意思其实是想把母亲接来由自己照顾,一想到自己要和一个常年吃斋念经的婆婆生活绵绵心里不由打了个寒噤,第一次觉得青山设想的生活和自己设想的生活出入挺大的。
  青山旁敲侧击的又打探绵绵有多少存款,说我母亲接过来得话起码得买个三室的,我母亲腿不好,底层潮气,高点的她爬不动,我们还是买电梯房吧。
  绵绵觉得他这么有打算又工作了两年了必定也是有小笔存款了,便问你那有多少。
  青山说我可没钱,我工资都交我妈了,以前我读书我妈欠了不少债。
  绵绵突然有点信席姐的话了,两个人真的是有点差距。
  既然青山没钱,绵绵也不太愿意自己交底,含糊着说看看哪个片区,离市区远点的小区找家人凑一凑应该差不了多少。
  又怕青山不相信,加一句我想想办法凑一凑。
  说到要一起还房贷当然就应该先领结婚证不是,青山起身说改天我问问我妈意见。
  绵绵见青山淡淡的,态度不明朗也就歇了心思。
  反正也耽误了这么些年了,不在乎这一两年,上赶着的买卖不值钱。
  虽然很在意青山,毕竟也是老江湖,还知道财不露白。青山虽然读了书,可相处一年下来知道青山斤两,工作也这样了,未来的婆婆,守寡多年的单身母亲,怎么听也不好相处,与青山同居的这些日子,两人开销基本都是绵绵负担,但是大的方面绵绵还是知道得守住底线。
  几个月过去青山也没给绵绵什么话,绵绵索性自己去看了房,心想不如趁二人没结婚自己买了也算婚前财产,万一有个什么变故不至于人财两空。
  绵绵工作上雷厉风行,生活中自然也是这等脾性,她很快就在公司附近看好了三室两厅的电梯房,首付付了六十万,十年期限的五十万房贷,月供五千,在自己的承受能力范围内稍有宽余,等青山再提此事时绵绵说房子我已经看好了,首付也付完了,房贷手续也办好了,每月还贷要五六千呢,以后我可能要靠你养了。
  青山气急问你咋没和我商量呢。
  绵绵说你不是没钱吗?我怕你有负担就没说了。
  青山简直有点气急败坏了。可是绵绵说的合情合理又不好反驳,一张脸沉了又沉。
  绵绵觉得青山的怒气有点莫名其妙,换别的男人找了这么省心的女朋友还不偷着乐,又没找你要钱又没逼你还贷,他生的什么气。
  “他就是气你房产证上没写他的名字。”席姐一语中的。
  绵绵有点不愿意相信青山是这种人,怎么看青山平日温文尔雅,一副钱财如粪土的谪仙模样,怎么会这样算计自己。
  席姐恨的拿指头戳她额头,你那个袁青山就是个典型的凤凰男,迟早有你后悔的一天。
  绵绵有点意兴阑珊,两人相处也有近一年了,想想这一年的相处自己投入的不止是感情,青山吃的穿的用的,哪样不是自己的,可是青山呢,自己三十岁的大生日居然给了串菩提子,这是想要自己一心向善立地成佛还是普度众生?
  席姐你说人和人咋这么不同呢?绵绵问席姐。
  席姐说:高嫁低娶,早就劝你了,你以为姐弟恋这么好玩的。我劝你早分手,我跟你介绍个好的,上次那个宋老板和我打听你几回了。
  绵绵无言以对,现在的青山有点等同鸡肋,食之无味但弃之又觉得可惜,可是那个宋老板胖乎乎笑眯眯的绵绵也不太看的上。
  “席姐你不是不知道姐儿爱俏嘛,宋老板太丑了点吧,”席姐说男人丑才好,知道珍惜,袁青山你以为你能守得住。再说宋老板的丑是相对青山来说好吧。虽然对席姐的话不以为然,绵绵还是觉得自己对待这段感情应该冷静理智点,借口出差,找了家宾馆住下,一个礼拜没回家,青山却打电话说他妈妈过来了,想见一下绵绵。
  绵绵无奈,说晚上我赶回来,订个包厢请阿姨吃个饭吧。
  青山说不用麻烦,我妈说外面贵,又不卫生,她买了菜在家做好,你回家吃就可以了。
  绵绵又楞住了,青山这是把妈接到自己租住的房子了?绵绵租住的房子两室两厅的,是市委的旧家属区,环境还是比较好,优雅安静,虽然和青山同居了小半年,但是青山这种不和自己商量的做法让绵绵有点腹诽。
  席姐看到绵绵精彩纷呈的脸蛋嗤笑道请神容易送神难,我看你怎么把这两尊活菩萨送走。
  绵绵不想下班,她忧郁的坐在车里伏在方向盘上不想启动,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咬咬牙,绵绵还是得回去,她在附近买了点水果,把妆卸了重新画了个裸妆,青山说母亲是高中老师,绵绵估摸着这位老太太必定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女人,虽然自己现在对青山已经不抱多大希望,但也还是不希望自己给他妈妈第一印象就不好,绵绵甚至脱了短裙换上了兰花的棉布长裙,绵绵想这样也算是给青山一个面子吧。
  绵绵赶回家,本以为可以去装模作样打个下手吧,谁知道回到家里青山正搂着自己的妈母子两亲亲热热的说着话。
  厨房锅冷灶冷,案板上一堆的菜,没择没洗没分类,青山的母亲看起来还年轻,戴着眼镜,穿一件合身的旗袍,个很高,不苟言笑,有些挑剔的目光打量着绵绵,和青山说的那个念经吃斋的老太太有点不搭界。
  绵绵强笑着点头问好。
  青山说我们菜都买好了,你随便做两个菜吧,我和我妈说会话。
  绵绵很想破罐子破摔摔门走人。
  她把手使劲按住胸口告诫自己别生气别生气。
  过了很久平静下来的绵绵认命的走进了厨房开始洗洗洗切切切,间或听见青山的母亲不满的说了句怎么那么矮。
  绵绵气得想提刀冲出去,心里恨青山老干涉自己的装扮,本来自己个子小巧不适合长裙子,偏偏这种棉麻裙更显得自己短板,做起事来也不方便,绵绵沉着脸跑到房间换装,本着出去心底恶气,故意选了一件露肚装和一条超短牛仔短裤,绵绵有恃无恐的走出去故意在客厅晃了晃自己纤细的腰肢,看到青山母亲的脸蓦的沉下去绵绵才得意洋洋的进了厨房,心里有气,绵绵在厨房做事也是惊天动地,一会打了碗,一会菜刀刴得震天响,弄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端出五个碗,期间青山催了好几次,绵绵冷冷的回怼:“说了请你妈出去吃,你非要在家吃,还说回来吃现成的就可以了,早说啊,你妈这是在考验我对不对?”
  青山脸色也不好,我妈是替你省钱,她老人家节俭惯了,怕来了给你增加负担,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绵绵简直想要仰天长啸了,怕给我负担干嘛住我家,怕我花钱怎么不让你儿子请你出去吃饭,怕我负担怎么明知道我出差在外回家晚干嘛等着我回家做给你们吃.
  绵绵告诫自己,忍,一餐饭简直用尽了绵绵所有的耐心,青山的母亲果然不是好相处的,吃饭时大约也奉行着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吧,一直板着脸,每个菜都细细品尝了,暂时没说什么,绵绵气着气着突然就不生气了,她和青山在一起的时候很少自己开火,一个两人确实都挺忙,二个做饭菜不是绵绵的所爱,今天一展厨艺,觉得自己手艺也还是不错的,绵绵甚至好心情的吃了两碗饭,
  吃完饭青山想起身收拾碗筷‘,绵绵自也乐见其成,谁知道青山的母亲一旁冷冷呵斥:袁青山你放下。
  绵绵回头,见青山的母亲说着儿子却瞪着自己一字一句的说:“我辛辛苦苦的把你养大,供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不是让你洗碗扫地的。”
  青山尴尬的注视着绵绵,手里拿着一只碗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绵绵深吸一口气,上前接过青山的碗筷,我来吧。旁边青山的母亲似是松了口气,绵绵都替她累,大约她觉得自己节节逼进,以后一定能拿捏住这个媳妇吧。
  绵绵轻笑了声,她洗了碗,搞了卫生,甚至泡了茶给如临大敌的母子两,然后进房收拾了东西,拖了箱子出来,青山站起来问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绵绵说:“我在华天定了一礼拜的房,卧室就给阿姨住吧,”说着把房间钥匙掏出来放茶几上,跟着对青山的母亲说:“阿姨多玩几天,这院子挺安静的,后面小路还可以上山转转。”
  青山的母亲眉头皱成一个川字,绵绵没看她的脸转向青山交待,这房子合同月底到期,我已经跟房东说了我不续约了,签合同时押了一个月房租的押金,你可以住到下个月。
  青山的脸色变了,质问许绵绵你什么意思。
  绵绵有点怜悯的看着他,自顾自说:“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好好照顾自己吧。”
绵绵伸手轻轻的摸了摸青山青茬茬的下巴,青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只觉得绵绵眼中有不舍和眷恋。
  青山说:“绵绵别走,不是有两间卧室吗。”
  “你看你说的,你妈在这呢,”绵绵毫不脸红的装羞涩,掏出租房合同:“这上面有房东电话,你如果喜欢的话可以继续租,这地方清幽,阿姨肯定喜欢,不过就是有点贵。”
  青山铁青着脸接过合同,习惯了绵绵哄的他却不知道如何应对如此强势的绵绵。
  绵绵拉开门挥挥手:“我走了。”
  青山跟出去抓住绵绵,绵绵使劲挣扎让他放手,青山偏不放,两人一拉一扯,绵绵的菩提手串丝线崩脱,菩提子哗啦一下落了一地。
  绵绵急忙蹲下去一颗一颗去捡了握在手里,可偏偏楼道灯光暗,有些菩提子也不知道滚落到哪了。
  青山想拉她起来,“掉了就掉了,我再跟你买就是了。”
  绵绵蹲在地上不肯起身,青山蹲下身,看见绵绵泪水一颗一颗砸落在地。
  青山吓坏了,急忙忙解释:“绵绵,我妈没别的意思,她旧式女人,看不得男人做家务活。”
  绵绵依旧没起身,明明是舍不得。
  青山轻声哄着:“绵绵我妈真的不是不喜欢你,我说了你的情况,她还很开心,说年纪大点的女孩子会疼人。以前她就让我找对象要找一个大我两岁的,她就是心疼我。以后我肯定不会什么也不做的,你工作那么辛苦,我都知道的。”
  还是那么细致体贴,绵绵睁着朦胧的泪眼想,知道问题所在,可是话好听有什么用呢,绵绵握了握手,手里只孤零零的几颗菩提子,只是想留个念想而已,一段感情,总得留下点什么,不可能这样过了就过了,可是,终究什么都留不住。
  两年后,绵绵在新房里腆着肚子看着老宋摆弄他的那些蜜蜡松石南红,她想起了自己戴过的小金刚,便问老宋,你咋没有小金刚菩提子啊,老宋说那玩意不值钱,绵绵装不在意的说不是说寓意好嘛。
  老宋说:“寓意好吗,事实上金刚菩提子在印度教中象征着湿婆神的眼泪,湿婆这个名字有昌盛和吉祥的意思,但同时也象征着毁灭。”
  “湿婆神是什么神?”绵绵不耻下问。
  “这个学问就大了,”老宋起身侃侃而谈,“湿婆神佛教文献称他为大自在天,住色界之顶,为三千界之主。有地、水、火、风、空、日、月、祭祀八种化身,拥有毁灭和再生的力量。据说这湿婆有三只眼,他长在前额上的第三只眼更是一件比核弹还可怕的武器。这只眼平时总是紧闭着,一旦睁开就会喷出毁天灭地的愤怒之火,摧毁所看到的一切,就连神也不能幸免。曾经引诱湿婆的爱神,就是被这只眼烧成了灰烬。所以金刚菩提子的传说就是来源于此,因此常常有人认为金刚菩提子有着无穷无尽的能量。”
  绵绵笑了,瞧你说的长篇大论,我都记不住。
  老宋摇头晃脑,所以串别随便戴啊。
  绵绵笑道你以为我眼热你这些串啊
  老宋挑出一串橙黄的蜜蜡手串,孕妇戴这个吧,有安胎的作用。
  绵绵扭身走开,一面笑骂我信你的邪,我的孩子好好的在我肚子里,不需要你这些神神道道来安。
  她轻轻的锤了锤自己有些臃肿的腰身,蹒跚的走到沙发上躺下,老宋踱步过去时看绵绵阖着眼,老宋摇摇头给她膨起的肚皮上搭了床绒毯,走到窗前把窗帘拉下,房间顿时幽暗清凉起来,绵绵睁开眼只看到老宋轻手轻脚的退出去的模糊背影,她重新闭上眼,不多会会便安心的睡着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菩提同题】星月菩提

下一篇: 《 夕阳下的尸体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给爱情戴上串子,会怎么样?小说沿着菩提和爱情交错的这条线,带读者漫游两个人的精神和物质世界。菩提子一种精神信仰,但不是物质的力量。而这个时代,爱情和婚姻总是需要金钱物质的支撑,所以人还是要现实一点,空谈误人误己。主人公最后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现代人追求的物质生活,完全可以理解!特别的视点,特别的故事,让人思考。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3

  • 简竹

    现实点好

    23天前

    回复

  • 下寨龙池

    这个更有生活气息。

    60天前

    回复

  • 阿朱ZSx

    好文,合则留,不合则散,离开青山嫁给老宋,不只是选择现实,青山那里又你何曾有爱情?既然要随遇而安,也要遇得好一点,至少,多钱与爱情,左右要选一头吧?

    67天前

    回复

    • 朱成碧

      @阿朱ZSx 如果想早点结束文就嫁老宋,如果想写连续剧就嫁青山

      66天前

      回复

  • 聪明的芹菜PC2fw

    好文字

    67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义无反顾的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远比假惺惺地欺骗别人好的多。

    2019-09-05

    回复

  • 吟湄

    小朱啊,空谈不止误国,还误老婆。

    2019-09-05

    回复

    • 朱成碧

      @吟湄 鄙人唯擅长夸夸其谈,幸亏鄙人不需要老婆

      69天前

      回复

    • 吟湄

      @朱成碧 你确实擅长,瞧这扯的。

      68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问候朱朱,作业按时完成!

    2019-09-0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