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菩提同题】不菩提

作者:落叶半床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9-04   点击:


  好似小说中精灵俏皮的小女孩叫小英子的特别多。她也叫做小英子。看小说时,小英子常常恍惚,小说中的小英子到底是不是自己呢?她一时觉得是自己,一时觉得都不是。那些小英子和她不一样。虽然想法有时候出奇地像。小说里的小英子爱说爱闹,谁见了也有多少喜欢。可她这个小英子呢,从小就不招人待见,净挨批评。
  母亲还在宿舍等她,她得赶紧回。她还记得自己从宿舍出来的时候,母亲还在床上躺着,嘱咐她赶紧回。宿舍的桌子上胡乱地摆着茶缸和书本,凌乱不堪。小英子的床上挂着蚊帐,虽然不是夏天了——她是一年四季都挂着的,因为她喜欢钻进蚊帐里睡觉的那种朦胧神秘感。母亲嫌蚊帐碍事,把它撩得高高的。小英子看着撩得高高的帐子,什么也没有说。母亲看着她,摇着头,意思是她这么大了还是不懂得打扮打扮,头也没怎么弄,简单梳了扎个皮筋,随便穿件衣服。临出门时,母亲嘱咐她早些回。她应了一声,就走了。
  小英子不喜欢把自己搞得一板一眼的,一板一眼的老师不受学生欢迎。看着是一回事,其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小英子有个老师,对人挺凶的。疑心病很重。小英子想起来他时,就觉得他疑心病很重。他是个态度认真管理很严的老师,课也教的好,就是疑心病太重。就像那次上课,小英子迟到了,他罚她背书,站在教室门外,背不出来就不许进教室。老师前脚刚走,她后脚就帮同桌画起画来。她是昨晚背书背到太晚才迟到的。正画在兴头处,老师出现在她身后,对着她的头就是一敲。她急忙抱着头,手中的画落到地上,画上是一个女孩站在森林里,身边开满鲜花。老师看了看那张画,厉声说她不务正业,然后罚她擦黑板,整理讲桌。虽然当着全班人的面,她也没有不好意思,照着老师的话擦好黑板,整理好讲桌。后排有几个调皮的男生趁她不备,把讲桌里的遥控器拿走了,打开了挂在高处的电视机。电视机的声音很响,再次招来了老师。电视机是不常用的,偶尔派上用场,都是用来看必须要看的节目的,诸如太重大的事件太重要的人物。
  老师黑着脸走了过来。对她劈头盖脸一顿狂批。后排那几个男生躲在桌子底下对她呲牙咧嘴。老师视而不见,一个劲儿地只批评她。然后她就跑了。从教室里跑了。
  被气得满脸铁青的老师在后面追她。他不喊也不叫,只是跟着她。小英子不管,撒开腿狂奔。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老师终于追上她,抓住她往回走。她不愿意回去,真太丢人了!大街上都是人,到处都是人,老师和她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这会儿小英子的劲儿特别大,一点儿也不柔弱了,她挣脱开老师的胳膊,继续往前奔。
  那会儿学生不穿校服,她又长得成熟。没人看出来他们是师生关系。大街上的人以为他们是两口子打架,也不敢相劝。她继续跑,终于还是跑不动了,天好像下起了雨,小英子便不跑了,站在街当中,看着跟在她身后看起来异常狼狈的老师。老师定定地看着他,眼里满是茫然。然而老师要坚决负责到底,决心将她带回学校。
  小英子也不反抗了,跟着老师上了一趟车。真没想到这一跑居然跑了这么远,还需要坐车回学校。小英子傻乐起来。老师累了,随便找了一处空位,拉她坐下。她不肯,站起来走到前排,一屁股坐在司机旁边,离开老师远远的。小英子很生气,老师有老婆,凭什么街上的人认为她是他老婆。她要离开这个人远远的。
  巧的是司机她认识,同一条街上的,比她大不了几岁。小司机见是小英子便拉开了腔。问她为啥没上学。她说逃学了。小司机一脸不信,诡笑说你可是个好学生。她低声说了声什么,小司机大笑起来。老师瞅着她,眼里冒着火。
  老师把她带回教室,让她回座位上。这一路,可真是漫长啊。车开得不慢,时间过得很慢。窗外的树木,广告招牌都在,行人也还在,街角那爿小店,店里摆放着的菩提,也还在。小英子上学放学路过那爿店,从那店里出来的人和常人不大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小英子说不上来。老师的怒火也还在。她不看了。往常行走或者坐车,看见一家心仪的院落或是店铺,她会想象院子里或是店铺里会走出来一个同她一样的小孩。她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时而欢喜时而忧伤。
  老师走了,她想着刚才的事儿一定不是她小英子做得出来的。这事儿另有其人。小英子是不会这么愤激地反抗老师,跑出教室的。教室里很嘈杂,但她听不见。教室里也不是这一会嘈杂,是老师一走就会嘈杂。
  小英子的面前晃动着同学们的身影,有人关切地来问她,她只是恍惚着,她没什么可说的,从教室里跑出去并且一直跑到街上去,不是什么好事儿。那会儿校门怎么没关呢,小英子纳闷,校门怎么没关呢。也许跑出去的时候,门岗问她一声什么来着,她没听到,也根本没看到门岗。她上不下去课了。她也犯了老师的疑心病。
  小英子的母亲还在宿舍里等她。下了课,她就往宿舍赶。母亲没什么事儿,只是来看看她。她松了一口气。还记得她刚考上大学,母亲便替她张罗了一个人。她感到无聊。上中学的时候,母亲一味怕她早恋,天天敲边鼓,这不刚上大学风头就转了。母亲真俗气啊,和千千万万的母亲一样,根本不关心子女的内心世界。母亲只会拿世俗的眼光来要求她。母亲一来烦她,她就看她的小说,小说里的小英子是多么地不同啊。
  小英子当了老师,不是母亲眼中的老师,也不是老师眼中的老师。她想起从前街上那爿店,店里摆着菩提,从那里走出来的人和寻常人不大一样,究竟怎样个不一样,小英子也说不上来。这回,她自己也变得说不上来了。
  母亲终于还是没有逃脱世俗,她劝小英子回家,仍旧是给她张罗一个人。这人进门就喊小英子的小名。母亲竟生了气,对那人说:“叫小名太难听!太难听了!”
  小英子倒是喜欢这个小名,多亲切啊。这名字多好!她想着,用眼角的余光看向母亲。
  母亲皱着眉,缓和了口气说:“现在大了,不兴再叫了啊。”那人应了一声。
  再抬头一看,这不是当年的小司机嘛。小英子几乎笑岔了气。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精华:沁芳闸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菩提同题】我来人间寻菩提

下一篇: 《 【菩提同题】菩提意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人的性格多半是双重的,很多时候,都愿意把自己想象成“书里的小英子”,或者电影、电视,都可以,仿佛只有那样,生活才有意思,才有价值。菩提,在这里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生路子?如同一个人从出生那一刻起,就走向那最终的归途一样?如同英子的母亲,认为她上了大学,成人了,就应该结婚一样?其实绝大多数人基本上一生都是这样,一边朝着一个既定的方向随波逐流地行走,一边在心里天马行空信马由缰,幻想着现实中的人有朝一日能够掉过头来。当然,菩提,也意味着了悟、清楚、明白,日复一日的重复。英子在心里说“不菩提”,她从心里拒绝那种既定的方程式一般的人生。她也许会付诸行动,也许只是在心里一如既往地幻想。小说的结尾抖了个包袱,引人会心一笑。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9

  • 赵小波

    确实,结尾让人会心一笑!

    14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啊呀,我也笑了。还是小司机好,或许有了她,小英子才不拘束呢。他可能就是小英子的菩提。

    15天前

    回复

  • 吟湄

    店里摆着菩提,从那里走出来的人和寻常人不大一样,究竟怎样个不一样,小英子也说不上来。

    15天前

    回复

    • 吟湄

      @吟湄 这重复二次的句子,隐藏着无限意蕴,深得藏文之妙。

      15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吟湄 谢谢吟姐。这个同题真不知该怎么写。小说版那些写的都好。

      15天前

      回复

  • 渭雨轻尘

    《不菩提》,叶叶这个标题取得好。从小说来讲,我更想看到一个中篇,因为那样的话才过瘾和够味。当然,这个想法跟书里的小英子差不多。

    16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渭雨轻尘 谢谢轻尘。是不是好像刚开了个头,就煞了尾?的确不过瘾。
      不过我是因为不知该怎么来写,才写了这么个题。写到一半才有了点意思,写到后来干脆就想算了不写了,然后就写到那里停住了。
      争取想好了以后写个中篇出来吧!

      15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