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小城烟雨13:校友马可

宋振邦电影小说《小城烟雨》13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1-02   点击:


  这栋小楼座落在两河交汇的山麓下,周围布满乱石和野草,为了装点小园,主人还从苗溪引来一泓清流,让它弯进一个水池之后又折回溪口。
  池边散落着几个石凳供游人小憩。我坐在石上画潭中含苞待放的荷。蔻在我的身边游荡,时而采几朵野花。
  我凝神于水面,忽然,一颗石子投入池中,搅动了几尾金鱼,随着她们欢快的摆动,那裹着石子的白色的手帕展开来,在水中旋舞,我立刻辨出那绢帕上的“处女红”——昨夜,她从身下取出,藏在枕边。我放下笔把蔻拉到身边亲她额,喃喃地耳语:“我爱的是你的心”。她顺势倒在我怀里,细语“我要献给你,我的贞洁,正像那荷,出污泥而不染。”说着她坐起来,“感谢茹夫人对我的呵护,我也经过了多次斗争,以后讲给你我受的苦。自从得到你母亲的赏识,我就暗下了决心,等你。”我抱紧了她,两人的泪,在脸上揉搓……

  下午,我和蔻在周边散步,见一对外国人一男一女在作画,我走到跟前打招呼,男的突然用意大利语回答。我一阵惊喜,忙用意语和他交谈起来。他有点那波里方言的口音,我说我在佛罗伦萨美院学习十年,他放下笔我们拥抱在一起了,原来我们是校友,他是我学兄。他说他叫马可,在我前几年毕业。现在日内瓦办一个画廊。之后他向我和蔻介绍他的妻吉玛,一位记者,正向他学画,也是刚结婚,来中国度蜜月。我笑了介绍蔻。吉玛真诚地赞扬了蔻的美丽。之后,马可让我看他正画的一幅风景。我肯定画面的构图和用色,在谈到远景时,我说出自己的经验:要调出,创造出与画面协调的灰色,让它藏有引发读者联想的那种意境。我举出李白“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这苍苍横翠微正是我们在远景用色中要琢磨的。他点头,感叹中国的词文化给我们美术提供的底蕴。我说:
  “你是我的学兄,你选择我们中国度蜜月,我和妻子理应尽地主之谊,请你们小聚。”
  马可和吉玛愉快地接受了我和蔻的邀请。晚餐我们点了几盘中国菜和汤。蔻教吉玛用筷子。他俩喜欢中国菜的味道,但对川菜还是怯怯地投箸。蔻勇敢地示范给吉玛,夹了一小口水煮鱼,随即吸口凉气,掏出手绢儿,我们都笑了。
  马可问我回国后做什么工作,在绘画上学习探索什么。我告诉他我在小城的报社工作,绘画方面我在向父亲学国画中大写意的思想和笔法。
  “什么叫大写意?”他问我。
  “我的习作少,它的思想和笔法我还没吃透。照我现在的理解,就是在你作画之前,把你要表现的主题、情调用何种气势、色调全篇的布局在头脑里酝酿成熟,然后用大笔触一扫而就。”我望望他,继续道“按我父亲的说法‘方下手时风雨骤,笔未到处气已吞’”这一句我是用汉语说的,他一脸茫然。我笑着尽我所能用意语作了点解释,并且讲了印象派大师莫奈的话:营造画面整体的气氛比描绘局部形体更重要。我举了他画的在不同时段《里昂大教堂》的几幅画作例子。他连连点头,说我们学过,和你讲的‘是相通的。’当我翻译‘气已吞’时,吉玛对蔻说:
  “中国的艺术受中国哲学、玄学的影响,很神秘,这对欧洲人习惯于分析和推理来说很费解。”我点头,并译给蔻,她也礼貌地点头。
  “我很爱昆曲和弹词,我们去小城时,一定到你们那个剧社,什么?(我告诉她叫紫薇)看看您的表演。”当她衣长汉语说道‘您’时,蔻脸红了。
  “我们还要拜访您的父亲”,‘令尊’这个词马可是用汉语说的,“探讨一下大写意。”
  “欢迎,欢迎。”我们鼓掌。
  愉快的谈话直至午夜,隐隐地听到长河的涛声。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买房时代—安排

下一篇: 《 买房时代—开会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中国画的大写意,让外国友人很感兴趣。到底是什么是大写意,我以为大写意简单来说就是笔未到而意已达,淡化形似,追求神似和精神内涵。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