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翡翠湖,心中的湖

作者:笑君    授权级别: B    编辑推荐    2018-12-06   点击:


  
  说起翡翠湖,合肥人不一定都知道。但是,对于居住在翡翠湖周边的人来说,那就不是知道不知道的事了。
  翡翠湖,早年间只是一个水库,而且还不是很重要的水库。我父亲曾在这个地方做过父母官,说到翡翠湖,他一脸轻淡的笑,说:“那不就是一口大塘吗,现在叫湖,还翡翠湖!”
  是啊,就是那口大塘,现在叫翡翠湖。
  十多年前,一个机缘巧合,我在这里买了房子。当然,买房子时,便不知道有翡翠湖。即使后来听说有个湖,也没感觉这湖会与我的生活有什么关联。七、八年前,在此住下了。住下了,才知道真有个翡翠湖,就在我的家门口。
  翡翠湖,坐落在合肥市区的西南角,安徽大学,合肥工业大学分别占居了东西两岸,北面是迎宾馆,南面是翡翠大道。这一区域几乎都是大学,还有一些部门和机关,没有工厂。同时,也是合肥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
  从翡翠路进入,便是湖区的南门。湖堤就是从南门至西侧门的一段。湖堤是翡翠湖的脊梁,有了堤才有一湖的水、一湖的风光。无疑,湖堤是重要的。湖堤到也很平常,没有那填起万丈深渊的雄姿,只是一条约五百米长,十多米宽的大道,却也笔直、平坦。放眼望去,俊俏得很。在堤上,无论是慢步、长跑,眼睛闭着都不会出问题。
  堤的临水一侧,在半坡处,一半是木栈道,连着栈道的是伸入水中,如同月牙般的木桥,波光舟影直接与人亲近,使得翡翠湖有了名副其实的氛围。还有一半是碎石铺砌成的小道,直达西岸的九曲连环木栈,使得小道有了延伸的机会,散步的人多了几个去处,实在是妙不可言。
  堤的背水一侧是一面大坡,从上到下,从东到西,植满了树,大都是那种四季常青的树,可不知为什么,这个坡却叫“醉红坡”。或许,是这里阳光充足,给人温暖。或许,是这里日日夜夜倾听着湖波的浅吟细唱,有一种特别的情调!总之,是个迷。
  从西侧门向北,一条幽静的弯道,通向西正门。这条道上最壮观的不是九曲十八弯的“滨水栈道”,不是那片绿草葱笼的开阔地,而是一排不过百十来颗的青杨树。可是,它们伫立在道边,整齐划一,像长城似的阻隔着湖外的喧嚣。现在是冬天了,树杆上干干净净,挺拔健壮。一颗颗,就像一个个威武的士兵。开春了,好多天里它们都没有什么变化。就在一个不经意的早晨,你会突然发现它们己是绿叶满枝,把春天的信息一下子送到你的面前,不由得你不信。
  翡翠湖的西门直对安徽大学东门。翡翠湖在这里修了一条入门大道,还有一个圆形的草坪。草坪叫“音乐广场”,却没有安装音乐设施。但是,当看到毛主席手书的“安徽大学”那龙飞凤舞,苍劲有力的校名,感受一下湖上微风拂来,轻盈的水波声浸润在耳边时,能不觉得这就是人间最美好的旋律吗!
  从西门到东门,本是横亘在波涛之间的两岸。谁知道建设者是怎么想的,居然在此修上两座桥,一个岛。两座桥,就如同两道彩虹,飞跨在清波之上。小岛,静静的卧在两桥之间,形如一把提琴。于是,双虹卧琴,将东西两岸相接,一串靓丽的翡翠分隔了湖,又成全了湖。
  站在岛上,白天可以尽情的享受太阳的温暖,晚上可以无言的饱览月光的清纯。站在桥上,似乎与北岸的迎宾馆只有咫尺之遥,一伸手还可以撩开四周高楼大厦的窗帘。人在桥上,桥在湖中,湖在城里,宁静、幽雅,温馨,难道不是世外桃源吗?
  翡翠湖的景都是人为造就的,但妙处就在于自然生景,和谐成景。东门的景就最富有人性化的色彩。
  临门处建了一个大水池,这水池好像是专门为儿童们造的。因为,水池里能游荡小船。春夏时节,风轻云淡的时候,放船人便将小船放到了池子里,孩子们玩到这里,怎能轻易放过,无论家长愿不愿意,最终不下一两次水,是不能罢休的。我就被我那宝贝孙子裹胁过两三次。
  利用水池的资源,又在滨湖的岸上修建了一个圆形广场,沿广场一圈也是水池;近湖一边,又修了三四个层级的水池。水池里放上鹅卵石,让人赤足踩踏。据说,这样的踩踏能促进人体的血液循环,是养生的运动之一。因此,夏天或天气不太凉的时候,有很多人在这里“漫步”。我也试过,只是脚底太疼,没干几次,便不再坚持了。到是我太太一次能转一圈,说脚底不疼,很舒服。我无语了。
  在东门的湖滨广场与迎宾馆之间的水域中,还有一组喷泉。节假日,或宾馆来了贵客,喷泉就会开启。中间一股清泉如中流砥柱,直上青天。四周的小喷泉,各具其形,竞相升腾,就如同在一片清波中盛开的一朵莲花,美不胜收。
  东门的右侧,是一片似山非山的坡地,坡顶上有个亭子。亭子的南北两侧是几条木栈道,远去的深处就是密林。这里是翡翠湖林木最密集的地方,大大小小有好几片竹林。竹子密得真能风不透、雨不漏。自然而然的成为翡翠湖东北部的防护墙,隔断了湖外的喧嚣和灰尘,保证了湖区的环境质量。这里的空气清新,负氧离子密度高,是不可多得的养生之地。站在亭子上可以享受湖里温润的气息,可以感受大学校园里的文化氛围,让翡翠湖有了十足的书香品味。
  住在翡翠湖的周边,绝大多数人的日程安排,有一项活动是必不可少的,就是早晚到翡翠湖散步、运动。
  每天早上,大约三点多钟的时候,天还是黑的,湖里的路灯早灭了,湖区的门也是关着的,却己经有人进到湖区跑步去了,而且,越跑人越多。当晨曦的第一缕光茫投进湖上时,湖的四周己经步履重重,川流不息了。
  在翡翠湖散步的路径有两条,一条是走内侧,即从湖堤、迎宾馆两个方向,经虹桥、琴岛各绕一圈。这一圈,实际上是沿湖半圈,各三公里左右的距离。另一条是走外侧,即沿湖外围,不过虹桥、琴岛,大约六公里的路程。
  我太太每天早晨四点便起床,最迟四点半就进湖散步了,而且从不间断,雨天、雪天,天天如此。这种状态,便是她一天生活的开始。而我,却只能在五点钟起床,做完必要的几件事,五点半左右才能跨入湖区的大门。
  我住的小区,以及邻近的小区,人与人大多不认识。凡是进入湖区散步的人,只要走在一起,便相互搭话,就着某个问题就可以聊起来,聊完了,再聊别的。若是没聊完,己到门口要分手了,分手就分手,各奔东西。久而久之,还会再遇上,遇上了再聊,聊得对味了,互相一介绍,便认识了。认识了,也就成了朋友。
  照山新村,离翡翠湖大约有三公里,有七八个老汉每天早上约定了,四点钟就到湖区的南门集合,然后一起慢步。他们一路走,一路聊天,聊到西门广场处停下来,在运动器械上活动一下筋骨,让身体舒服了,再走,一步一个话题,三步一个故事,一直聊到分手回家。
  在翡翠湖的散步大军中,还有一个“闲聊”的组织,有好几十个人,来自大江南北,四面八方,根本不认识。因为,散步闲聊,聊到了一起,聊得开心了,还成立个组织。这个组织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有会长、常委、理事。每天早上定时在亭子里集会,纵论天下大事,评说人间冷暖。无所不聊,无所不评。而且,这样还不够,组织内的聊员们,还轮流坐庄,一月一次,到酒店里接着聊,不醉不归。这个组织里也有我认识的人,多次约我加入,我都未从命。因为,我是“研究孙”在职,没有功夫哟。
  有趣的是,很多不是这个生活圈的人,比如上派,比如南七等地,离这里都有不下十公里的路程。早晚,居然有人开着车子来到翡翠湖,就为了在翡翠湖散步,你信吗!
  周边的大学还组织学生在翡翠湖进行晨练,安徽绿海商务学院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的晨练队伍打着旗子,从学院到翡翠湖,分成几个队,沿湖慢跑。一路上,喊着口号,数着一二一,其气势,其状态,真是好极了。
  在翡翠湖散步、跑步的人中,大部分人都认识一个瘦高个子的女人,她每天早上三、四点钟就到翡翠湖饱步,不仅速度快,还跑得猛,一口气沿湖外围,跑六、七圈。也就是说,她一次要跑三十多公里,很长时间,几乎不缺席。她的事迹引起了湖区保安的注意,向管理处汇报,要向电视台的什么节目推荐,请她上电视。
  这个人就是我太太,今年己六十岁了。当然,这是前几年的事,现在不跑了。不是不想跑,是我不让她跑,我怕她跑坏了腿。经常有人和她打招呼,问:怎么不跑啦?其实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她是谁。现在,她和我一样,每天早一趟、晚一趟,在翡翠湖走舒心的步,走健康的步,没有特殊情况,绝不间断。
  来翡翠湖的人,也不一定都是散步的,还有打拳的,唱歌的,演奏的。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对老夫妻,每天早上都在湖区的不同地点,支开球网,打起羽毛球。球艺虽不能于专业的选手比,但一招一式,不是练过很多年,是不可能达到的。当然,他们的目的,不是要去比赛夺冠军,而是在于锻炼身体,陶冶情操。无疑,也是翡翠湖的一道靓丽风景。
  翡翠湖是半封闭的,不让任何车辆进入,使得翡翠湖成了安全岛。另外,没有任何商业活动,天然的景色更加清纯,更加安静,更加特殊。很多家长、幼儿园都愿意领孩子来这里游玩。
  孩子们在湖区里,家长只要看住孩子们不到水边去,其他各处都可以玩。孩子们可以任意的跑,可以无阻无碍的行走栈道,可以随随便便的出入亭子,可以自由自在的跨越草坪。
  我大孙子还不到一岁时,我就带着他来玩。起初,我用车子推着他,像散步似的走走看看。他会走路了,我牵着他数湖边的石阶,抚摸虹桥的栏杆,钻湖边的竹林,在琴岛的路边椅子上小憩吃零食。
  最有意思的是湖东岸的一处,有一条很宽的水沟,过了沟就是一片草坪。就在这可以过河的地方修了一道堤坝,坝上便成了一片湖,湖里长满了芦苇。趣味在这堤上。堤上堆放着许多不规整的,大大小小的石头。湖水满了,便从这些大小石头间向下流动,很是好玩。每次我孙子玩到这里,就不走了,非要玩一会不可。很小的时候,我牵着他,一块块石头的翻,一边翻着,一边看水底的游鱼、石缝里的螺丝。稍大些了,他自己可以慢慢的爬过去。再大些了,他就可以走着过去了。有时,拿根水枪,抽上满满的水,到处乱打,打得雾汽横飞,满身是水。即使打着路上散步的人了,人家也是笑着离开,觉着好玩。我给这里取了个名,叫“石头城”。现在,我大孙子都是幼儿园大班生了,一到星期天,就缠着我:“爷爷,到翡翠湖翻石头城去。”
  星期天的翡翠湖可不是一般的热闹。从早到晚都是人,大半是孩子。湖边上,有家长领着孩子在钓鱼。树林里,有人在两颗树上拴个吊床,孩子在吊床上摇晃着。不远处,还会有几顶帐篷,帐篷里躺着什么人,不知道。栈桥上、亭子上、广场上,处处都是牵着手的、追逐的,喊叫声、欢笑声无时不在空中回荡。最动情的是西门广场上,空中有多少只风筝,你数都数不过来。
  翡翠湖,既是一片水域,一块绿地,也是一方乐园。既生长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之间,也扎根在市民的脚底下,更是叠映在我的心中。
  2018年11月25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黑名单

下一篇: 《 走钢丝的人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翡翠湖,三点多路灯是灭的,门是关的,已经陆陆续续有人进入了。是因为湖美,当然,更当然的是有人。这些人来自附进,一起聊天、交流信息,让本来平淡的生活多了些许小开心、小兴奋,意犹未尽时还可去茶馆、饭店接着聊。因为它,让心中多了些开心与期盼。它,当然是心中的湖。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我们邻居也是天天在小区里散步一小时,有时聊的开心再到一家去吃点东西。像刚才一路走来,那么大的雨,只有我们四个了。

    10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