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失真的秘密

作者:下寨龙池    授权级别: B    精华文章    2018-12-04   点击:


  母亲有个秘密,我从小就知道。她一直守着,就像压在箱底的那只黑的发亮的木匣子,我们很少能见机会,母亲说那里面有地契之类的重要东西。当然,关于那个秘密,母亲一直没有对我讲过,但我确信它的确存在,就如那个匣子,谁没有过一些只供自己独自在心灵冷却的时候品尝的小秘密呢?就像我有,孩子有,丈夫有,有秘密可品尝未尝不是一种人生的状态。
  现在,我已进入不惑之年,常常回家看望一天一天衰老的母亲,在某一个凉爽的夏夜,满天星光盈盈点点,我焖上茶,望着母亲度过了岁月的双眸,正变得灰白,年老孤独的心灵只有靠回忆支撑。我想起了那个秘密。“妈妈,你心里有什么秘密一直不肯告诉我呢?”“啥秘密呀,不过是一桩心事吧。”“关于我的?”母亲抬头微笑,我知道,那个珍藏已久的秘密就要从母亲口中揭开了。母亲说:“你父亲,”“妈妈,你该不会告诉我一个老套的故事吧,我父亲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或者你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母亲斜眼望了我一眼,充满了宽容和慈祥。
  
  枣花开的正盛的日子,那个院子里新栽了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枣花坐在没有起好院墙的新房里闩了门,独自等待丈夫的归来。恰好他们刚刚新婚不久,被双亲分了出来,庄基偏远了些,因为手头紧,房子也盖的简单,这样的夜晚,枣花也颇感寂寞,做完了所有的针线活后心里就加重了埋怨那个不归的男人。
  男人去邻村喝喜酒去了。她能想象一桌子汉子围着酒菜猜拳的高声吆喝神态,喝醉酒的汉子百出的丑态。等待是漫长的,特别是有希望的等待。它总让人感觉遥遥无期却又触手可及。终于,枣花听到了敲门声。“你还知道回来,我不开门!”“你不开门我就撞死在院子里了!”男人含糊不清的说。枣花抬脚下了炕,边去开门边埋怨,“死吧死吧,死了到清闲。”还没有等她拉开门闩,“咣”的一声传了进来,等到她开门看时,枣树底下已经是一潭烂泥般的男人,她要上前扶起,一摸,却已经死了。
  绕是一把年纪的我,听到这里也吓了一跳,我怀疑母亲在讲一个遥远而不真实的故事,就像我童年的夏夜在她膝盖上听的一样。我的父亲不是这样死的,他活到了七十六岁,是在自己生日平静的老死的,那天来了很多亲戚,都见证了这一刻。母亲说,还有后来呢。
  死因是男人身上患有一种病,遇到剧烈的醉酒就可能引起心肌梗塞而死亡,这个病枣花和男人的家人是从医生那里第一次听到的。不久,邻村一个小伙也死了已经怀孕五个月的媳妇,两人经人撮合,就走到了一块。小伙对枣花异常关爱,加倍的珍惜,和和美美的过了许多年。
  我说,那个小伙是现在的父亲?母亲摁了一声,说,但不是你亲生父亲。我说,我想到了,我亲生父亲是那个在枣树下撞死的男人。母亲眼光迷离。
  你父亲知道我怀了你,也知道你不是他亲生的,对你也是关爱之极,生怕我有什么想法,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他,很多年后,他告诉我,他经受不住内心的煎熬,他说他对不起她们母子两,那个夜里他跪在我面前祈求我和他们的原谅,他说,一切的一切他都亲手经过。他说是他背回了在酒桌上死去的男人,是他敲的门,是他放下了男人躲在别处,还是他,不经意的弄死了妻子和孩子。他还说,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孩子,你说妈妈那时该怎么办?我已经和他生活了这么多年,你们都已经长大,真相我不知道或许好些。我打了他一耳光,我气得呜呜的哭。可是哭过之后,我脑中已经没有那个男人的影子,全是你父亲对我的点点滴滴恩爱。我依恋他,我原谅了他,和他相比,那个男人已经不重要了。只是我突然感到对不住你父亲死去的妻儿。
  以下两段,是我想象的。
  那个男人喝喜酒的夜晚,一群人在喝酒的时候男人突然心机梗塞而死,同桌的汉子们都杀了眼,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是我父亲安静了大家的心,让大家保守秘密,他和另外一个不知其名字的小伙子一路将男人背到了母亲门前,然后捏着鼻子学男人的声音,在母亲说出那些气话的时候及时的将男人撞到枣树上,然后他们躲在某个墙角处,眼看着大家乱成一团的时候偷偷回去了。
  然后,父亲在以后某一天,他邀请其岳父来到家里喝酒,那天他在洗碗槽下面抹了很多润滑的东西,他们吃完了饭,他的妻子去洗碗,由于身子不方便,一头栽倒了洗碗槽了,登时气绝,孩子在她的腹中剧烈的蠕动加速了她的死亡,这样,父亲的前妻就死在了她父亲的当面,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是父亲预谋的。然后在某一天,父亲托人向母亲提亲,如愿的得到了母亲。
  这样分析,一切的起因都是父亲的预谋,都是他为了得到母亲而精心策划的剧情。这个很象古代很多的公案故事,我最近看的《包公案》里就有好几个这样的故事。不同的是,在故事里,知道真相的女人揭发了男人,然后男人被判斩首。至于女人以后的生活,女人和男人的情分书上丝毫没有说。若果从人性的角度上来看,母亲的做法是一个很好的结尾例子。

  我向母亲说了我的想象,母亲笑笑,她说,孩子,不管是不是预谋,我珍惜你父亲,我珍惜和你们生活在一起的日子,真相是什么已经不重要,我今天告诉你这些,就已经知足了。
  母亲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她冲着我笑笑,仿佛在提醒我是怎么样从别人的手里抢回自己的丈夫。她可能想,手段是什么不重要,重要是两人的真心恩爱,和白头偕老的结果。母亲不知道,他的外孙正做着和外爷与我一样的事情,我头疼了好几年,今天,我似乎得到答案。
  直到母亲临终前,我一直没有告诉母亲我身世的真正秘密,是父亲偷偷告诉的。父亲喜欢母亲的时候,在一个夜晚的庄稼地里强奸了母亲,然后有了我。所以,我仍然是父亲的孩子,只是,母亲不愿意说出的秘密,我其实一直知道着。但是我也一直替母亲藏着,就像那个箱底的黑色木匣子。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蓝色月光小镇

下一篇: 《 小城烟雨7:母亲遗愿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这个秘密,看起来是关于一个孩子的身世,而实际上是关于社会、伦理、道德和人性深处的一个探秘。母亲的解密,孩子的想象,父亲的吐露,与其说是越来越接近真相,却不如说是越来越走近人性中最善良的部分,正像这位母亲说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一切都好。小说叙事手法老道而特别,像在尝试拼凑一个被岁月撕碎的图画,抓住眼球,撼动内心。好小说,推荐共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 东方玉洁

    我脑子不够用,总弄不明白这些弯弯绕绕。

    7天前

    回复

    • 下寨龙池

      @东方玉洁 哎呀,好久不见,高兴呀。原来你一直在那。

      7天前

      回复

    • 东方玉洁

      @下寨龙池 曾经说过,做红尘客,虽没说话,从未走远。

      7天前

      回复

    • 下寨龙池

      @东方玉洁 好呀,老兄,

      7天前

      回复

  • 赵小波

    小说写得好,井水的按语也精彩,相得益彰!

    8天前

    回复

    • 下寨龙池

      @赵小波 小波啊,你也来一篇吧。十三年前你那篇《小镇少年》曾振憾了我。

      8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很棒的小说,让我想起小说版原来的辉煌。

    9天前

    回复

    • 下寨龙池

      @西部井水 谢射井水精彩的解读。原来的辉煌不知还能出现不?

      8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