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哭闹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2-03   点击:


  漂泊—留意
  沈冬梅动了心。
  她向阿花问计,阿花此时的态度变了,她说,我们这里的人,也很讲究的,沈冬梅心想,这就我们了,她满脸笑容,是呀,阿花,你是上海人了,多好呀,你不知道,她们多忌妒你,越是忌妒你,越证明你过得好,是不是,阿花点头。
  阿花心中盘算,沈冬梅算是会说话的,看的出来,沈冬梅很想向她学习,可其实她没什么可说的,感觉是天上掉了个馅饼。
  不过她看的出来,他老公对他不错,可是不愿意和她一起出门,他又找了个工作,阿花拿的是原来的工资卡,他另挣的钱,在自己手里,他说的明白,阿花,我给了你家用,可我有个儿子,我不能一点钱不存吧,那样,他不干得,你不想他回来,和你抢房子吧,阿花最紧张房子,马上说,不想不想。
  漂泊—规矩
  阿花明白,她的身份,其实并不牢靠,她娘家嫂子出主意,你们再要个孩子,这不就成了,要不然,你凭什么管着他。
  阿花和他提了,他马上说,不行的,养个孩子太辛苦,钱要大把的花,我们养不起,阿花不懂,怎么会养不起,男主人说,阿花,我看中你,是你听话,不是要你自作主张,要是这样,我们就分开,反正,你想好了,不要以为房本上加了你的名,就有用,没用的,那房子有我前妻一半,我儿子可以回来打官司,这样你的名,就没用了。
  漂泊—委屈
  阿花满心委屈,可是不能找人倾诉,她一直以幸福的面孔出现。只有和沈冬梅,半吞半吐的说了两句,她感觉沈冬梅没有轻视她,沈冬梅似乎是真的羡慕。
  沈冬梅心中明白了,不过她不介意,她不想要孩子,她有两个儿子,她现在想的是,如何找一个阿花男主人这样的人。她想到了婚介,本来有小姐妹的婚介,可是她没去,事情不成,要严密,还有一个问题,她是已婚。
  沈冬梅找了一家婚介,是专作中老人士的。
  沈冬梅打扮得极洋气,人家没往她身上想,后来知道是她本人,有些惊讶,沈冬梅直截了当,我是外地人,所以想找个本地人,所以年纪呀什么的,可以放松,只要对方不介意我是外地的离过就成。
  沈冬梅强调,家里人口要简单,孩子们要大了,不用在一起生活的,对方有一定的经济条件,允许她给孩子抚养费。
  婚介的销售看了看沈冬梅还算年轻漂亮的脸,点点头。
  
  漂泊—沉稳
  沈冬梅考虑过,不用太心急,要挑一挑。
  婚介真的给她介绍了几个,经济都不错,只是她见了几面,有一个是离了婚,孩子归了女方五十了,人不错,就是形象太差,沈冬梅不考虑,另一个条件极好,只是他不想结婚,愿意给女方钱,这是孩子们的要求。
  沈冬梅开始要拒绝,后来突然心中一动,如果他不打算结婚,自己到省了离婚。她想了想,问对方,你能给我多少钱。
  对方打量着沈冬梅,心说,这个女人,模样不错,不能开口,一开口露怯,不过算了,不能太挑,人家年轻漂亮,还做得一手好家务,他说,名义上算是我家的保姆,你放心,就我们两个人,没什么家务,我还请着一个钟点工,你不用操心,一月八千,怎么样。
  沈冬梅想了想,她说,你先给我八万,我把身份证压给你,这八万我有用处。对方有些不放心,我给了你钱,你跑了怎么办。我哪里找去,这不成了笑话。
  漂泊—八万
  沈冬梅笑笑,不会的,我把身份证压给你,我把我家的电话给你,你可以给我老公打个电话,就说是我的雇主好了,我亮了家底,怎么会跑,不成了诈骗了,我原来想找个愿意娶我的,我就办离婚,既然你不愿意,正好,我也没离婚呢。
  对主打了个电话,苏建成有些奇怪,冬梅在你家干活吗。
  对方说是呀,我是想落实一下,是不是可靠,信息是不是真的。
  苏建成到问了一句,你多大了,要找保姆,对方说,我六十了,刚退休,身体不太好。苏建成到放心了。
  苏建成一听说,每月工资八千,马上说,行呀,太好了,冬梅一定要好好干。
  苏建成和沈冬梅说,冬梅,这活好,钱多,不比我嫂子少,你干吧,好好干,我保证不去麻烦你,你每月把钱打到卡上,这不只是我花,是两孩子呢,沈冬梅说,我每月给你五千,你不要乱花,这是给孩子的,不,我还是打给妈吧。
  
  漂泊—交易
  沈冬梅和原来的主户辞职,对方说,冬梅,你干得不错,为什么辞职,要不,我给你涨钱,冬梅心想,你不会给我八千的,她微笑摇头,阿姨,我家里有事,要回去,没办法,两个娃不能不管。
  沈冬梅找的这户,离原来的小区极远,这是沈冬梅放心的,估计不会碰上,她决定,脱离原来的圈子,她有她的打算,她要改变自己,她报了个瑜伽学习班,那个男的给出的学费,沈冬梅想要从里至外的提高自己,她把对方当成了踏板,她想,我也是高中生,要学些东西,总有一天,我要自己立足,不是做保姆。
  她想,我应该从哪一行入手,最后她选了推销员,销售化妆品,总有一天,我要自立。
  
  漂泊—不信
  苏建远有一天公司聚会,离开酒店的时候,看见一个美丽的女人在推销化妆品,他多看了一眼,对于美人,大家都要多看几眼,他有些惊讶,那个化着淡妆,穿了职业套裙的,怎么那么像是沈冬梅。
  他本想上去说话,可是看看周边的同事,不得不离开。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店面,是一家美容院。
  苏建远回家和江涛提起,我看见沈冬梅了,推销化妆品,好像刚从美容院出来。
  而且,她现在的普通话讲得不错了。
  
  漂泊—犹疑
  江涛一愣,奇怪,她不做保姆了吗。
  江涛说,你给你妈打个电话。
  苏建远说算了,我到哪里找公用电话。
  江涛从包里拿出一部手机,好了,你用这个打吧,打完了就关机,手机我拿着。
  苏建远也有些好奇,他打给母亲,母亲说,冬梅呀,做保姆呢,这家给的钱多,比你们不少,一月八千,多吧,给我的卡上打五千,这快一年了,小六万呢,这个儿媳妇娶得值了。比你们强太多。
  漂泊—否定
  江涛在一边听着。
  苏建远挂了电话,江涛马上关机。
  江涛冷笑,那个沈冬梅不一定有什么事,我先告诉你,你不许理他,她满口谎话,就你妈相信,哪有保姆给那么高工资的,而且,她根本没干保姆的话。苏建远本能的维护家人,也许她是保姆,又做化妆品推销,两边挣的钱,够八千呢。
  江涛摇头,要是那么辛苦,她不会把钱轻易给你妈,只有那八千挣的容易,才这么大方。不过她也傻,都给你妈干什么,一月给两千就成了。
  苏建远皱眉,她是为了两个孩子。
  
  漂泊—提醒
  江涛说,别人的事,我不管,你不许理她,听见没有,她是你弟媳妇,而且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你离远些,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苏建远皱眉,你扯什么呢,不可理喻。
  江涛冷笑,我扯什么,我先告诉你,她不一定,给你弟弄了几顶绿帽子呢,我看透了,你那个兄弟,就是眼里有钱,自己不想辛苦,拿老婆挣钱,怎么挣的就不管了,窝囊。
  苏建远马上跳起来,江涛,你怎么心里这么阴暗,人家沈冬梅辛苦挣钱,干两份活,又孝顺又顾家,你说成什么了。
  江涛也不示弱,我把话放着,不信你等着瞧,我是没耐心管她的事,否则,查个清楚也容易,不过我犯不上,坏人家的事。
  江涛拿出面膜,苏建远你不用生气,我不和讲这个,我们没必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生气,不过你还是提醒一下你家苏建成,安心理得的吃老婆的饭,没意思,他要是不上进,不挣钱,没了老婆,怪不得人。
  漂泊—有理
  苏建远不喜欢江涛对冬梅的恶意猜测,可是江涛最后的话也有理,不过他不想和苏建成过话,决定明天用单位的电话,我母亲聊几句。
  打电话的时候,苏建远关上了房门。
  苏建远说,妈,你还是说说建成,让他勤快些,把鸡场好好弄,总花媳妇的钱,不气势。母亲不以为然,有什么呀,我们花了十万彩礼,苏建远说,妈,你想想,人家冬梅,给家的钱,够这个数了吧。
  母亲沉默了一会儿,不怕,还有两孩子。
  苏建远苦笑,妈,咱们村的女的,有孩子闹离婚的少吗,尤其是现在沈冬梅在外,一年不回家,除了过年,什么时候见面,感情都淡了。
  漂泊—反思
  苏建远的话,老太太到是上心了。
  老太太说,我知道了,大不了,我对她客气几分,让她娃给她多联系,说些好听的。你放心,我看她这个人,不太狠心,对孩子还是上心,你以为她的钱是给我的,不是,是给她儿子的,是为了健健和康康。她知道,我对孙子好,才放心的。还好吧,这两孩子,还争气,都上学了,尤其是老大,成绩蛮好的,老师一直夸赞,是三好呢。
  苏建远心理踏实些。
  他放下电话,忍不住想联络沈冬梅,他知道,他可以通过美容院联络上她,可是他不敢,如果江涛知道了,麻烦不小,江涛似乎是对沈冬梅极防范,不知是为了怕麻烦,还是有什么别的想法。
  漂泊—孩子
  苏建远此时明白,他不能得罪江涛,江涛一心为了这个家,最近一直找人,看看能不能交些钱,让小蕊上那个实验小学。
  解决问题的还是江波。
  江波有个同学,认识那的校长。
  小蕊快回来了。
  想到女儿,苏建远明白,他不能多事了。
  如果惹火了江涛,江涛真不客气,也许他会先离婚,成了苏家的笑话。
  苏建远叹了口气,他冷静下来,感觉江涛的话有道理。
  
  漂泊—不安
  苏建远有些不安,毕竟沈冬梅是苏家的媳妇,他感觉对人家有些太冷淡了,其实上次麻烦,不是沈冬梅的事,是苏建成惹的,沈冬梅还拿了三万,应该说,沈冬梅在苏建成那花了不少钱,他想想自己是大哥,似乎这几年真没管什么了,心有余力不足,加上江涛的严防死守,他真不敢多事。不能保证,江涛不知情。
  可是现在这样,如果沈冬梅真的做错了什么,当大哥的要不管不问吗,善意的提醒一句,总可以吧,他想了想,决定,找个公用电话,和沈冬梅联络一下,江涛不知道就好了。
  说什么呢,这也是个难题,他一面怕沈冬梅真的有事麻烦他,一面又怕沈冬梅有事不告诉他。
  漂泊—电话
  电话打了过去,沈冬梅有些惊讶,大哥,你不是一直躲我们吗。
  苏建远脸红了,他咳嗽一声,冬梅,我也为难,我的情况还不如你,我这几年,还是靠了岳家,你是自立的,你往家里寄钱,我还做不到,在江涛面前,我抬不起头,我兄弟也不省心,我也是为难。
  沈冬梅心想,你知道自己窝囊就好,这一刻,他发现,苏家的兄弟,都是靠了女人。只不过苏建远本人还算打拚,省吃俭用的,算是努力了。
  沈冬梅说,我挺好的,你放心,也告诉你媳妇,不会给你们惹麻烦。
  漂泊—关怀
  苏建远说,我听妈讲了,建成回去了,也好,家里的鸡场,挣不了多少钱,也是件事,对他来讲,散漫惯了,就这样,比在这,让人操心好,你在外面,不容易,多注意身体,你也辛苦了,不过为了孩子,只好委屈几年,孩子大了就好了。
  他们会感谢你这个当妈的。
  沈冬梅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她说,还行,老苏家,有个说公道话的,晓得我是为了孩子,希望他们明白,不为他们,我这么打拚做什么,忍耐着苏建成那个混蛋为什么。
  苏建远听她骂苏建成,有些不悦,不过没说什么,是呀,冬梅,老大都十来岁了,再过五六年,就是大小伙子了,他大学毕业,你就熬出来了,当然会感谢你这个母亲。
  漂泊—安慰
  提到儿子,沈冬梅有些骄傲,对呀,苏健成绩一直是前几名,还有三好生的奖状,我是骄傲,对,再过十来年,他大学毕业就好了。她的眼前,有了一幅图画,儿子大学毕业了,奔向他,妈妈,我大学毕业了,以后我挣钱,我养活你。
  沈冬梅的脸上有了笑容,这是真心的。她说大哥,我知道,你不容易,我理解,你不用管我的事,我挺好。
  苏建远挂断了电话,还是没说那句,有事联络我,他没有告诉沈冬梅联系方式,心里有内疚,可是想想,我毕竟关心了你,给了你鼓励。他想,一个好母亲,为了孩子,会好好的生活。
  
  漂泊—上学
  江波终于给小蕊安排好了学校,江涛说,哥,我准备把小蕊接过来,江波说,你怎么照顾她,江涛说,没事,我打听了,学校有小饭桌,没事的,假期把她送回去好了,只能先这样,我要她在上海长大。你真不考虑让一帆过来吗,你这样,真是让陶静生气。
  江涛做哥哥的工作,大哥,你来吧,调回来,不管干什么,让一帆进入实验小学,爸妈也过来,这样多好,这才对一帆负责。你真准备让一帆在咱那上学吗。
  江波心想,母亲还好,儿女在哪里,她在哪里,可是江达明,根本不愿意来这里,他一直强调,如果江波再回上海,一帆留下来,要是带走,他是不来的。
  江波说,我再考虑吧。他不愿意打破目前这种平衡。
  
  漂泊—离别
  小蕊要回来了,江波和一帆讲,妹妹要到她妈妈那里,一帆懂事的说,我知道了,我听见你和姑姑的话了。
  江波看看一帆这孩子懂事听话,可是他有心事。
  江波说,一帆,你愿意在这里,还是回上海。
  江一帆想了想,哪里都好,我在哪里都是好学生。
  江波安慰的点头,对一帆最好。
  漂泊—不肯
  没想到小蕊不肯走,她只是一句话,我要和姥姥在一起,我要姥姥。
  江波劝她,你看,你到了上海,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多好,他们很想你呀。
  小蕊摇头,我不要,我不要,他们没时间管我,我要姥姥。
  我不要和哥哥分开。
  小蕊态度出奇的坚决。
  江波给妹妹打电话,小蕊不愿意去。
  漂泊—回来
  江涛心中火大,哥,你一个大人管不了一个小孩子,她的态度重要吗,你直接带她来好了。江波摇头,不行,我受不了,她一哭,我就受不了,你自己来弄吧。
  江波抓头。
  为了接女儿,还要回去一趟,还要请假,她真头大。为了这个孩子,才买的房子,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省心,不是为了她,吃份辛苦做什么,如果还在原来的城市,房贷快还清了,孩子送小学了,多省心,为了她,都是为了她。
  江波无奈,只好请假。
  沈青看看她,你真辛苦,好吧,接孩子是大事,我不能不准,可是两天,不能再多了,你知道的,我们下个月开新盘,叶总根本不让请假,你这是大事,我才同意了。
  漂泊—上升
  房价一直在涨,而且涨得幅度惊人,这时,苏建远到是佩服江涛了,幸而江涛买了房,要不然,现在这个价格,不要考虑了。
  江涛也有压力,他们这里实行了末位淘汰制,连续两月末位,转为试用,转为试用,连续再末位,离职好了。
  现在不怕招不到人。
  江涛点头,多谢沈经理,我保证,两天。
  她想,小蕊,你真是太气人了,我无论如何不会和你客气,都是他们惯得你,我是不惯的。
  漂泊—训女
  小蕊见了母亲到是高兴,可是马上生气了,妈妈都没有礼物,她扭了头,江涛火了,本来初见女儿是惊喜的,小姑娘一天一个样,这大半年不见,又长高了不少,也漂亮了不少,可是欢喜劲没下去,女儿一直问礼物,她火了,小蕊,你缺吃还是少穿,天天喊礼物,你都不问妈妈辛苦不辛苦,真不懂事。
  江达明在一边也说,是呀,天天有点心吃,还要礼物,是不像话,他摇头。
  江涛听了父亲的话皱眉,爸爸,她是小孩子,哪里懂什么,要教育。
  江达明看看她,是吗,正好,你接走吧,好好的教育。
  漂泊—难堪
  江涛有些不悦,一半是为女儿,一半是为了父亲。
  小蕊不理会她,一个人玩魔方了。
  江涛叹了口气,小蕊,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是来接你回上海的,你以后回自己家,和爸妈在一起,好不好。
  小蕊头也不抬,那有姥姥吗,那有哥哥吗。我不去。
  江涛说,你假期里,就回来,还和姥姥和哥哥在一起,行吗。我们要上学,小蕊奇怪,哥哥为什么在这上学,我也要在这,我在这。
  江涛生气了,你这么不懂事,那是上海好不好。
  漂泊—哭闹
  小蕊的态度出奇的固执,江涛奇怪,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大人怎么说,就怎么听,不许多事,我告诉你,我不合你较真,明天的票,你跟我走,别和我废话。
  小蕊不理她了,还是玩魔方。
  江涛上去夺下玩具,小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李会莲过来,安慰小蕊,小蕊扑在姥姥的怀里,妈妈坏,妈妈坏。
  江涛无语。
  李会莲瞪眼,你也是,好好说,见了面就教训,能和你亲吗。不知道好好说吗。
  江涛叹了口气,妈,你太惯她了,这怎么成,她懂什么,不用说,明天领她走就是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羡慕

下一篇: 《 小城烟雨6:原来是她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