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羡慕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2-02   点击:


  漂泊—叹气
  贺美玲有些后悔,怎么提了这个话题,真是。
  江波到是叹了口气,没办法,人在职场。
  贺美玲关心的问,怎么,你听到什么消息了。
  江波点头,我在这几年了,要是不升职,就应该调岗位了。
  江波有些出神,他是真喜欢这里的生活,可是在公司辞职,又舍不得,待遇不错,工作环境也好,他舍不得,而且本地这样的大型外企,还没有能和自己的公司相比的。他不考虑换单位。
  
  漂泊—安慰
  贺美玲皱眉,江波,你别太担忧,你看你在上海,就没想到,有机会回来,有些事,车到山前必有路。不用想太多,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总要有个准备,打听一下公司的消息,你们现在的梁经理,和你关系不错,你没和他聊聊。
  江波点头,他也烦,他也想调回总部,只是没有合适的岗位,不想平调。
  这几年,二人上下级关系不错,一个做人,一个做事,一个指挥,一个干活,一个一年12个月,恨不得都在总部,一个一年365天,恨不得都在本地,到是最佳组合,他不愿意来这里,江波不愿意回上海,这到是二人都满意的地方。
  可是他们都明白,这种状态不会太久了,不合公司的管理流程,不会让他们长期保持这种状态,除非业绩有大的提升,可是短期看,不太可能,没有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似乎到了瓶颈期。
  漂泊—感谢
  江波在出神,贺美玲就那样深情的望着,她有些陶醉,就这样也好,静静的他出神,她看着他出神。
  江波突然醒过神,有些失笑,这是怎么了,状态太放松了,有些失神,他忙说,不好意思,我有些想问题想出神了,慢待了。贺美玲一笑,没事,这样挺好,你放松,我也放松,我又不是你的客户,你不用紧张,你放松就好,我知道你辛苦,家里的事,单位的事,最近又是妹妹的事,我真羡慕江涛,有你这样的哥哥,多幸福。
  江波笑笑,我也是凑合吧,江涛也不容易,她心气高,一直想往大城市跑,现在去了上海,总算是满意了,不过负担会很重。
  贺美玲点头,我也佩服她,换了我就不成,我就一直想在这里,有着熟悉的街道,有着熟悉的人群,过一样的日子,天天这样,我也喜欢。
  
  漂泊—惊讶
  江波有些惊叹,没想到我们的感觉是一样的。
  贺美玲接着说,你呀,要是注意我,早就应该发现,我们很多想法是一样的。
  江波笑笑,是,可能我们都恋家。
  贺美玲点头。
  二人晚饭还是很愉快的。
  江波送贺美玲回家,本来美玲要拒绝,怕江波太辛苦,可是吴亚提醒她,千万别,弄得你太廉价。
  
  漂泊—进展
  到了美玲家楼下,美玲有些依依不舍,江波,你放心,江涛的事,我马上办,不过,你不会是因为有事,才找我吧。江波脸一红,幸而是夜里,不会太明显,不会的,美玲,我们是朋友,只是我平时太忙,你不要见怪,美玲摇头,我不会怪你,我理解你,你放心,你有事找我,也好,只要能见你,我就非常的开心。
  江波一愣,美玲很少这样说话。
  美玲看了他一眼,江波,你高兴我也高兴,你烦恼我也发愁。
  说完了,她转身进了楼道。
  美玲快步走上三楼。
  到了窗前,江波的车已经开出了小区,她有些惆怅。
  恋爱真成了她一个人的节目。
  江波始终当她是朋友。她要做女朋友。
  
  
  漂泊—心烦
  贺美玲有些心烦,今晚本来是愉快的,可是江波,不应该在楼下等一会儿吗,等自己房间的灯亮了,再走,他是老销售,这点销售技巧是有的,可是他没有考虑这一层,他对她,还是太轻慢了。
  贺美玲有些患得患失。
  她的心情有些迷茫。
  到了这个年纪,本不应该如此,可是遇见了心爱的人,还是会这样失魂落魄的。
  客厅里有一盆江波送的绿萝,还是美玲赞叹了一句,江家的绿萝,养得好,李会莲让江波搬来的。
  美玲皱眉,说来说去,江家的人,都喜欢她,只有他,不是。
  可是她不甘心,他们分别,他们重逢,他们结婚,他们各自离婚,好似有缘。
  她不放手。
  
  漂泊—认真
  第二天一上班,贺美玲就给钱一鑫打电话,托他问迁户口的事,上海那边能落户,这边的迁出手续如何办,钱一鑫马上说,这个好办,我们给人办过,这样吧,姐,你让江涛姐姐,直接和我联络吧,我问一下那边的情况,然后包在我身上了。
  贺美玲连连致谢。
  钱一鑫说,姐,你真是个热心人。
  贺美玲说,我和江波是同学,他妹妹我们也熟悉,应该的。
  钱一鑫说,姐,你这不是对同学的态度,是对家人的态度。
  贺美玲心中一动,外人都看了出来。
  钱一鑫鬼精灵,他说,姐,我知道怎么办了。
  钱一鑫和江涛通了电话,又给江波打过去,江大哥,我是钱一鑫,江波马上说,钱经理你好。
  
  漂泊—表白
  钱一鑫说,江大哥好,我和江涛姐姐通过电话了,这事情你放心,交给我了,我给美玲姐姐打了包票,美玲姐姐家里人的事,我当然做自己的事吧,你放心。
  江波想要解释,可怎么解释,说自己和贺美玲只是朋友,不是一家人。
  他也开不了口。
  钱一鑫说,美玲姐姐人好心热,江大哥好福气。
  江波只好吱唔,连连致谢。
  江波放下了电话,他在想,是不是所有的人,都以为美玲是他的女友。
  
  漂泊—误解
  他有些不安。
  会不会对美玲有不好的影响。
  他给江涛打电话,江涛扑哧一声笑了,哥,你真傻子,美玲对你好,人家才误会,她要是不热心,别人不会误会的,这种误会,她乐意。
  江波愣了一下,你不要胡说。
  江涛说,哥,你不要装糊涂了。你同学朋友,那么多,谁会一趟趟请假办你家的事,找自己的人情,花自己的钱,费自己的精力,只有人家对你好,才这样,你真有桃花运,说实话,哥,你不想想,你总要再婚吧,找一个爱你的,好过你爱的,你到是爱陶静,可结果呢,人家不放你在心上,所有的决定,以自己为中心,不顾你的感受,所以你要再婚,一定要找一个爱你的,不要找一个你爱的。
  漂泊—思索
  江涛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江波不是没考虑过再婚,只是一直有些犹豫,一是为了一帆,二是希望能遇见一个心动的人。现在听江涛的话,对于心动,不以为然,江涛说,心动有用吗,让你心动的人,肯定有,有什么用,做江家的媳妇,你的老婆,你儿子的妈妈吗,人家会让你迁就的,你打算集江家之力迁就一个人吗,不是我说,当年你和陶静在上海,二人世界,还过成那样,要是现在,这样的性格,一天也过不成,你爸爸会低头吗,你儿子会看人脸色吗,算了吧,现实点,江波,你不是毛头小伙子,你是中年男人。
  你要的是一个家。
  
  漂泊—矛盾
  江波情商极高,自然明白,可是他有些不甘心,可也明白,自己的想法不切实际。
  江波叹了口气,江涛说,好了,趁着你,还有些姿色,有人心动,知足吧,再过几年,成了中年大叔油腻男,谁还看你,知足吧。而且一帆越大,事情越多,到时候,他摆个脸,一点不可爱,趁着现在,他没那么多的想法,你这几年抓紧吧。
  江波不想谈了,好了,我的事,你不要操心了,管好你自己吧,你弄个上海的房子,贷款怎么办,江涛说,反正也是难。不如一难到底。
  江波有些佩服这个傻妹妹的勇气。
  漂泊—心愿
  江涛的户口迁成了,她大喜,特意和苏建远出去庆祝一下,苏建远不以为然,不好扫老婆的兴,他只感到满满的压力,现在贷款期限变成了三十年,他一点乐不出,江涛说,你傻呀,能贷款也是本事,你怕什么。现在房价会涨的,你在这个城市有了自己的房子,才是立足。怕什么,现在年轻人哪个没贷款。不贷款买房,我们小蕊怎么落户,现在小蕊也是上海人了。哪怕我们这的学区,小学一般,也是上海的小学。
  想想我们的女儿,是上海人啊。
  苏建远点头,对,你说的对。
  可是心里上,还是不能接受,媳妇的观点。
  
  漂泊—电话
  苏建远说,江涛,你看,我找个公用电话,给我妈打个电话,一个月没联络了,我不放心。
  江涛沉了脸,心情不爽,好心情坏了大半。
  不过,她明白,这是底钱了,不让苏家人知道苏建远的手机号,再不让他通电话,这是不可能的。她勉强说,好吧,说几句就得了,不要没个完。
  苏建远刚喊了句妈,就听见老太太中气十足的声音,你小子怎么回事,是不是故意不告诉我手机号,你手机没好吗。苏建远转移话题,妈,你怎么样,身体好吗,老太太说,好不好你惦记吗,你多少年没回来了。苏建远叹气,妈,我走不起呀,现在来回一趟,光路费上千。
  老太太说,算了吧,你随便吧,省你的钱吧,我真是白养你了。还不如你弟,好歹,他在我身边。
  苏建远惊讶,建成回去了。
  
  漂泊—回去
  半个月前,苏建成终于回去了。
  他实在不服人管,这个话不能讲,那个话不能说,领导批来训去,今天迟到了扣工资,明天说错话了,罚钱,一月下来,就八百了,他不服气,和领导顶撞,领导到是有修养,不生气,只是拿了一本员工手册,你自己对照,看是不是,你的错。苏建成,终于烦了,老子回家去。养我的鸡去。那还自由。
  沈冬梅也失望了,随他去吧。
  沈冬梅在车站看着苏建成,终于说,苏建成,我们分手吧,我不想一辈子和你这样的人过。
  
  漂泊—要钱
  苏建成冷笑,行呀,沈冬梅,厉害了,我们的事,我说了不算,我问妈。
  苏建成先回了县城,看了两个孩子,把沈冬梅购买的东西,说是自己的,两个孩子挺高兴,看着大儿子,苏建成心想,沈冬梅,就是离婚,我也不怕,健健都上三年级了,康康也要上学了,有什么可怕的。他和母亲提了一句,老太太说,不理她,看她能如何,没在外边几天,翅膀到硬了。先还了彩礼钱再说。
  苏建成和沈冬梅说,沈冬梅,你先把彩礼还了再讲。
  沈冬梅说,上次的事,你花了我三万,苏建成马上说,那个不算,我们在婚姻内,你的就是我的,是单独的十万。以前你给家里的也不算,从现在起,十万,十万清了再说。
  漂泊—一言
  沈冬梅咬牙,好,一言为定。
  沈冬梅想,按自己在上海的收入,两年能搞定,好,辛苦两年,她决定,在找一份钟点工,这样快点挣钱,才能扬眉吐气,她这时候,一心奔着离婚。
  沈冬梅有个同乡,叫杨梅,杨梅很奇怪,沈冬梅你好傻子,你离婚做什么,你的钱你花,存起来,你不回去他拿你没办法,你有了钱,才是要紧的。沈冬梅摇头,我要离婚,我要再找一个,名正严顺,杨梅笑了笑,你真传统,随你吧,你的模样不错,这样,你要再找,和我讲一声,有个老乡开了个婚介,生意不要太好呀,专做老年人的。沈冬梅,心想,老年人和我什么关系。
  漂泊—辛苦
  沈冬梅又接了份钟点工,她的东家知道了,人家劝她,冬梅,这样吧,你不要这样做两家了,我给你涨一千工资好了,沈冬梅心想,你给我一千,我做钟点工,能挣三千,她摇头,阿姨,你放心了,我不会影响你这的。你给的钱不少,不用涨了。
  沈冬梅有时候,会想到江涛,那个趾高气扬的人,沈冬梅想,等我离婚了,我一定找一个不比苏建远差的,江涛,我还看你牛气什么,你不过是个大专,我还是高中毕业,而且我比你漂亮。
  沈冬梅照了镜子,她唯一的自信,自己是漂亮的。
  漂泊—放松
  听说苏建成回了老家,江涛脸上有了笑容,太好了,他总是知道自己吃几碗饭,懂得回去了,太好了。苏建远不高兴,江涛,不要这么刻薄,好不好,他是我兄弟。江涛冷笑,不是你兄弟,我才管不到,你上次给他两万五,你不心疼吗,你也烦,不过不好意思讲,我讲了,你又不顺耳。
  苏建远不高兴,没了庆贺的兴致,好了,我们找个店,吃碗面好了,我没了心情,江涛笑笑,行了,不要生气了,我不讲了,好不好,不过我和你讲,你的手机号不许给他们。你家建成不傻,有两儿子,沈冬梅就得给他钱,他不亏。
  漂泊—冠军
  江涛这个月高兴,虽然请了几天假,可是她的销售量不错,第一次拿了冠军,还有三千的奖金。当然这是她的私房钱,没和苏建远说,她明白,苏建远肯定也有私房,只是不告诉她,她懒得过问,她现在的想法,工资卡在她手里就好了,不想管那么多,明白,只要苏建远心在这个家就好了。
  江涛想着,要是沈冬梅也离开就好了,这个城市里,没有和苏家有关系的人,那多好,可是这个城市,她来得,别人也来得,看样子,沈冬梅混得不错,这是一个能吃苦的女人,比苏建成强多了。
  上次见面,她是有些惊讶,惊讶这几年折腾下来,沈冬梅比原来还漂亮了,而且皮肤不错,眉眼盈盈的,说起来沈冬梅的模样是真不错,这让她忌妒。
  所以江涛不允许苏建远和沈冬梅联络,那个沈冬梅,脸皮真厚,当初居然一个人跑到她家里,明明她不在家,还好意思来。
  女人的忌妒,无所不在。
  
  漂泊—主人
  沈冬梅同小区的一个保姆,居然神奇的成了女主人。
  那个女人,名字土气叫阿花,模样一般。
  那家的女主人一直病着,她的任务就是照看女主人,女主人一病六七年,她在这家,也呆了六七年,她还算勤快,人也爽利,做得一手好菜,好美食的男主人,一直对阿花非常好。
  女主人病故了,阿花自然要离开,男主人年纪不算太大,五十多,刚办了内退,他的一个儿子,在国外,几年不回来一次,来了也匆匆,这次也不过呆了三天。
  阿花说了要走的事,男主人突然说,阿花,别走了,这家里就我一个人,太冷清。阿花皱眉,我在这里算什么,保姆吗,你身体不错,不用保姆呀。
  漂泊—惊喜
  阿花听到男主人要她留下来,做女主人,她惊讶,有些不可置信,你讲的是真话。男主人点头,阿花打量了一眼男主人,模样一般,个子不高,说话声音不大,是个好相处的人,只要吃得好,别无所求。
  阿花心想,他再不怎样,也是上海人,有房,还有退休工资,有什么不行,她不吃亏,阿花马上点头。说好了,结婚了我管家,我保证你天天吃得好,余下的钱,归我支配,男主人点头,都行,只要吃得好。
  阿花烫了发,买了两身新衣裳,这就结婚了,自然不会办酒席,男主人到是同意阿花请请她的小姐妹,阿花在家里做了菜,请了十来个小姐妹,也有沈冬梅。
  
  漂泊—羡慕
  不羡慕是假的。
  那个男主人,是条件一般,形象一般,可是人家是实打实的上海人,有房的上海人,阿花不过是千里之外一个山村里的小姑娘,有什么,对于阿花来讲,一步登天,好不好,她的表情马上变了,爽朗自信,她成了这里的女主人,她一口一个我家怎样,一口一个我男人,让大家心里不太爽,可是脸上都是热情洋溢的。沈冬梅心想,阿花真是命好,这家子挺理想,儿子在国外,不管家里的事,也不打算回来了,这的东西也不要了,男主人,已经在房本上加了阿花的名字。
  众人喝了不少酒。
  漂泊—忌妒
  有人羡慕有人忌妒,只是面上不显,阿花一个村子里出来的小姑娘,只是冷笑,那个男人,年纪不大,都秃顶了,那带的假发套好不好,阿花的眼光不怎么样。另一个张婶冷笑,那人家阿花也不是保姆了,现在人家是主人了,管它秃顶不秃顶,身份才实在。
  众人安静,是呀身份,身份。
  沈冬梅心想,是呀,身份。她在意吗,如果,如果,她也能寻个上海本地人嫁了,不就压过了江涛。江涛和苏建远不过是漂族,自己要是找了当地人,比他们可厉害多了。再不用看江涛趾高气扬的眼神。
  沈冬梅心动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请托

下一篇: 《 漂泊—哭闹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