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作家专栏 > 非虚构

何处不武威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8-10-17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何处不武威
  文/邹燕
  
  在记得的古词里,与武威有关除了王之涣“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陆游“醉听古来横吹曲,雄心一片在西凉”。字字都有武威古西北首府,五朝古都的气度。更不说“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与“异方之乐令人悲,羌笛胡笳不用吹。”
  词的意境从文字里走来,唤起的想象不止大漠孤烟直,金戈铁马边关冷月,还有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气势。除去词,对威武仅知道它是地名。因为敦煌,对丝绸之路之路始终有一份向往,为此观看了大量与河西走廊有关的纪录片和文字。一座不熟悉的城,越来越重,也至于远行的攻略改了无数次,在有限的时间里,始终绕不开它,华夏的历史,佛教的历史,丝绸之路的历史,甚至历史中的历史,它的存在如国之重器,越过它,丝绸无路。它就是武威,一座汉武帝为彰显君威命名的城。
  尽管有过纪录片和诗词垫底,真正穿越一路黄土到绿洲,见识塞上江南的天高云阔时,仍然被天地之间无形的气韵震撼。那种苍莽与辽远,那种质朴与厚重,几千年时光浸染出的气息,超越了诗词积累出的高亢与明亮,超越了边塞诗人的激情与壮丽。那种感受在情绪面前很饱满,用文字表达出来很匮乏。武威城墙就在面前,烈风吹来西沙,呼吸中大地的味道穿透肉体,暴风与狂沙中的武威,用它最温柔和最粗狂的方式迎接我的到来。
  居惯了南方的小城,想不到一个城市的街道有那么宽。武威的街道比篮球场宽,十字路口比广场大,从这边走到那边,晒着威武明亮而不炙热的阳光,会产生一种徜徉旷野的错觉。厌倦了城市的高楼,武威城的房与房有君子的相互尊重和谦让,在浓荫下绿树旁,仿佛是一种性格,柔和而平稳,包容而谦让,那种海纳百川的平稳,如遇到历经大风大雨后开悟的智者。若说这是一个奔跑的社会,那武威是闭关的高人,以其特有的沉稳,使人放松而喜悦。
  走过了太多的景点,各地都在拼命兜售老祖宗留下的那点文化遗产和自然风光,圈在围墙里想尽办法收门票。武威可能文物太多,遗迹太多,用不着那么急切切,又有了气定神闲的从容,仅在市区内就有雷台汉墓、鸠摩罗什寺、文庙、大云寺、海藏寺,西夏历史博物馆等。走进任何一道门,就可以看到几千年前的碑刻、建筑、文物,有胡乐依旧,也有梵音缭绕。汉墓中出土的铜奔马是举世无双、技艺水平极高的精品,1984年被确定为国家旅游标志,国宝级文物,现藏甘肃省博物馆。罗什寺塔八角十二层,高32米,全以条形方砖砌成。从下起第三、五、八层均设门,顶部葫芦形铜质宝瓶,最上层东西各佛龛、佛像。它见证了武威悠久而文明的历史,是1500多年前丝绸之路上中西文化交流的见证。文庙朱柱粉墙,清静幽雅。在凉州七里十万家闹市,这里是迁客骚人的神往之处。西夏碑两面撰文,正面碑额为西夏文篆书,意为“敕建感应塔之碑文”,背面碑额刻汉字小篆,意为“凉州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铭”,碑文内容称颂先祖的功德、护国寺富丽堂皇的景象及各族人民和睦相处的历史片断。西夏碑碑额呈半圆形,云头宝盖,四周雕刻忍冬花纹,左右两侧各刻有一位体态窈窕、翩翩欲飞的伎乐菩萨,西夏碑在西夏语言文字研究方面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唐载初元年,朝廷在全国颁《大云经》,下诏各州郡修建大云寺,凉州遂将宏藏寺改名为大云寺。明洪武年间,日本僧人沙门志满远渡重洋,专程来凉州朝拜大云寺,并主持募化重修。海藏寺,始建于晋,距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元朝时藏传佛教萨迦派第四代祖师萨班借到凉州之机,捐资扩建修缮了海藏寺等凉州四大寺,成为藏传佛教教寺院。
  在武威,至今生活着一群文武皆能的士子,他们看淡浮躁与喧嚣,舞文弄墨,撰书写文。与他们相谈甚欢,他们的磊落,他们的博学,他们待人的风物,想起古译经者对学问的究竟,想起边塞诗歌的旷达,唯有在凉州,在武威这片有绿洲、有良田、有沙漠,五谷茂盛的大地上,才能一代又一代争相涌出出将入相的人才。
  川人舌尖对百味都有挑剔,武威却有最好的食材。美丽的石羊河孕育了葡萄,也孕育了墨玉,麦粒饱满,面食筋道,能满足感官所有的需要。在歌肆酒楼,在寻常街巷,任选一地坐下,店家会上来最本色的菜,西北人的豪爽在器物上,分量足味道够口味佳,管吃管够。三炮台,当地人最喜欢的一种菜食,无限大的一盘,配上本地的甜茶,听当地人哼凉州贤孝,丝路遗韵,凉州遗风扑面而来。好像在汉朝,随着张骞出塞,凿空西域,随着卫青、霍去病,纵横捭阖,也像在唐朝,威武浩荡,有凤来仪。
  夜色入静,闻着武威的风,海藏寺的井水甘甜入心,行海藏,治百病。不少藏地的佛弟子三步一拜到此,只为喝一口井中的甜水,据寺里的僧人讲,那水底连着布达拉宫的水脉。这座城市,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迎着“一带一路”的朝阳,以几千年存留的巨大的体量和内涵,以它儒释道并重的内力,以它厚重的人文精神和崇文尚德包容创新的城市风格,何处不威武。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载牛粪的拖拉机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