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真相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09-28   点击:


  桐花雨—交款
  房款是交了,不过贺春燕的情绪受了影响,一连几天不开心,不过,王松到是会劝她,你何必呢,我们不过欠了十几万,小青的钱,不着急,她没什么用的地方。贺春燕算了算帐,你妹妹说十三万,其实是十六万,她那三万,也要还呀。我不是不识趣。
  王松说,你不要感觉我们背了多少债,现在买房不都是这样,不是欠银行,就是欠个人,我们欠个人,还省了不少利息,你想想,这十六万要是银行的,光利息多少,这是正常的事,不用担忧,除非不买房,可有房心里踏实,对吧,有自己的家,贺春燕心里明白,她买了房,车间的小姐妹,到是不少人羡慕,这倒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和娘家的关系,被王青捅破了窗户纸,想想父母那八万,只要不算欠款,房本就有她的名字,可是父母宁愿房本无名,都不写她的名字,她叹了口气,有些伤心,有些清醒。
  桐花雨—反思
  反思之后,贺春燕改变了态度,她明白,在娘家眼中,她是个外人,兄弟结婚,房是房车是车,她结婚,一文不给,而且据弟弟说,光彩礼就给女方十万,比那八万房款还多,这说明,在娘家眼中,她不及兄弟媳妇,她想想过去,对娘家有求必应,想想,上班后,她给父母寄的钱,零零碎碎的也有五六万,真真后悔,如果那五六万留下来,老公不必和朋友借钱了。想到她在朋友那碰壁,娘家那也一样,她从这一刻,明白了,还是自己的小家重要了。
  她和老公说,我想明白了,有钱了先还你同学朋友的,不能让你没面子,我娘家的,给是给,不过不用急,什么时候,我们有钱了再说。
  
  桐花雨—暗喜
  王松一直感觉老婆有点拎不清,太顾娘家,尤其是那个小舅子,那几年,也是和老婆伸手要钱,自己也上班了,花光了,就找姐姐,算什么事,这和他给王青钱不一样。现在老婆自己说了,他马上点头,老婆英明。
  王家的日子,到是平静了不少,贺春燕现在回了家,也帮着婆婆干点活,和王青的态度也好了许多,王青本以为上次写房本名字的事,贺春燕会生气,可是贺春燕到没太计较,虽然有些委屈,但还是在协议上签名了。这让王青也感觉嫂子,还算讲理。
  王青私下和母亲说,我嫂子还算讲理,母亲看看贺春燕不在家,才说,她还算老实人。
  
  桐花雨—老实
  王青想着讲理和老实的区别,有些奇怪,这不一样吗。
  后来她明白,这不一样。
  王青和梁海洋的事,已经谈了半年了,双方家长都见过了,家长们都满意,事先王松担忧,梁家父母会对王青有意见,特意叮咛她,你可注意点,去人家的时候,脸上有个笑容,不要太严肃,王青说,我知道了,我就这样。
  梁海洋的父母,对王青挺满意,王青是有些傲慢,不过王青的礼仪没问题,加上王家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他们挺乐意。王家对梁海洋一百个满意,尤其是母亲。
  可是到了登记那一天,却出了问题
  
  桐花雨—问题
  王青那天有点低血糖,提议改期,梁海洋本来兴冲冲的来了,又是请了假,在同事们面前都说了登记,他有点不高兴,你太娇气,不能坚持一下吗,和个大小姐似的,真事多。这句话,王青有些委屈,王青的妈妈听到了,有些不高兴,海洋,这是你不对,小青是生病,又不是发脾气,你不要太不知道心疼人,哪有这样的。
  梁海洋分辩,我都请了假,同事都知道了,我多没面子,别人不一定怎么议论。王青火了,你只知道,你的面子,不管我的情况,真没劲,她把梁海洋推出房门,嘴里喊着分手,分手,只是气话。
  桐花雨—冷战
  梁海洋十分生气,走出了王青家的小区,在路上,遇到了同事,这是个刚毕业分来的大学生,一直对梁海洋有好感,看见梁海洋挺惊讶,梁主任,你怎么在这,不是要登记吗,梁海洋叹气,我女友身体不舒服,改期了。女同事惊讶,怎么能改期,这是大事呀,你女友脾气好大,不体谅你,同事们问起来,你多没面子,梁海洋感觉找到了知己。
  王青一直等着梁海洋来道歉,不想梁海洋没了消息,王青奇怪,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梁海洋要自己道歉吗。王松说,我去打听一下。
  梁海洋和王松说,你妹妹的脾气太大,没怎么样就喊分手,一点不把我放在心上,我感觉要考虑一下。
  桐花雨—发现
  王青听了非常火大,直接从单位请了假,奔向梁海洋的学校。
  到了学校,正好看见梁海洋和女同事在一起说说笑笑,她上前给了女同事一耳光,狐狸精,当小三好玩吗。
  女同事自然不肯罢休,她是对梁海洋有好感,这几天一直善解人意的陪着梁海洋,可是他和她的关系,还没到那一步,这个名不好认,她说,你胡说,王青冷笑,好呀,你敢起誓,你对梁海洋没想法吗,你敢吗,你敢说,我和梁海洋分了手,你也不和谈婚论嫁吗,你说呀,女同事有些吱唔,她有些相信誓言,王青冷笑,看见了吧,有这个心,还说不是小三。女同事委屈,你们没结婚,王青大声的喊是吗,我们都准备登记了,不是那天我身体不好,早登记了,有你什么事。
  
  桐花雨—大闹
  王青大闹学校,女同事灰头土脸,哭着离开了,梁海洋有些生气,王青你太胡闹了,欺负人,王青也给了梁海洋一耳光,我欺负人,你才欺负人,准备登记了,还在学校勾三搭四的不要脸,丢人现眼,我告诉你,我们完了,不是你甩我,是我甩你,不和你这种道德败坏的人,在一起。
  王青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也故意的掉了眼泪,哭诉自己准备结婚,结果被人欺骗了,边哭边走,离开了学校,梁海洋看着指指点点的人,有些惊讶,怎么成了这样,哪里出了问题,王青脑子有毛病吗。他后来发现,是他脑子有毛病。
  桐花雨—分手
  这一闹不分手也分手了。
  王松责怪妹妹,你怎么这样,他只是说考虑一下,不是说分手,你这样折腾,不成了分手,王青冷笑,这个男人,太花心,你没看见和那个女同事笑得那个贱,我打他耳光算好的,这样的人,我不要,太恶心。
  梁海洋也生气,在电话里指责王青不分青红皂白的举动,给他造成了不良的影响,女同事也让人指点,他都不好意思见人家了。
  王松有些奇怪,海洋,你刚说婚事要考虑,马上就和别的年轻女孩子说说笑笑,心情不错吗,难怪我妹妹误会。是人都要误会。
  
  桐花雨—绝交
  梁海洋在电话里说王青是个泼妇,没家教,惹恼了王松,梁海洋你给我听着,你是个花花公子,你不配我妹妹,你和你的同事就是奸夫淫妇,我告诉你,我要听你在背后说王青一个字,小心我打断你的腿,我们朋友没的做了,你要是敢在同学面前胡说八道,我就到你们学校去告你。
  王松挂断了电话,梁海洋这才明白,他真是脑子进水,他骂王青,王松当然不开心,说王青没家教,不是骂王家二老吗。
  梁海洋心情不爽,可是又无处可诉说。
  到是女同事不避嫌疑,来安慰他,说他是受了委屈,王青不识人,白白的丢掉了一个好丈夫,梁海洋心想,和王青没戏了,自己老大不小了,这事闹成这样,不如就和女同事结婚好了。
  
  桐花雨—情绪
  王青当时是痛快了,可是过后,还是有些后悔,尤其是后来贺春燕说她,你太任性了,这事不能这么办,梁海洋和那个女同事不一定有事,你一折腾,到成全了他们,便宜了他们。本来好好的姻缘,没了。
  母亲也有些后悔,那天对梁海洋的态度太直接了些,王青嘴硬,有什么了不起,我瞧不上他那副花花公子的样子,一点不知道心疼人,就是他的面子,这样的人,算了吧。
  王松到没说什么,他感觉,梁海洋和他印象中不一样了,说不清差别在哪,贺春燕说,不是他变了,是你们的关系变了,如果他只是你的同学,这些事不发生,还是从前给你的感觉。
  王松安慰妹妹,算了,姻缘,都是缘,没缘份。
  
  桐花雨—婚期
  梁海洋和女同事结婚的消息,王松还是知道了,他犹豫要不要告诉妹妹,贺春燕劝她,你妹妹和他反正成不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随他吧,反正你们朋友也没得做了。
  王青却听见了,她心头火起,这对狗男女,居然要结婚了,不能便宜他们。
  王青和梁海洋谈恋爱的时候,去过他们学校,和梁海洋的一个同事关系还行,那个女同事对王青不错,王青买了礼物去看人家,故意装得深情款款,诉说委屈,被梁海洋坑了,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到是打动了人家,王青套问出了梁海洋结婚的时间和地点,她心里盘算,这个亏不能这样吃了。
  桐花雨—请假
  王青回公司请假,她请了三天,这三天本来工作挺忙,叶宁说,你这是三天了,要和向总请假,王青想了想,我请两天半好了,叶宁还是摇头,现在你一个策划,你请假了,总要有工作交接吧,这样吧,你还是和向总说吧。
  王青给向致远打电话,她说家里人生病,必须请假,请三天好了,向致远到是痛快的批准了,让她好好照顾家人。放下电话,他给梅雨烟打电话,协调一下,让周桐回公司帮几天忙。梅雨烟说,我昨天在销售中心,他们那也挺忙,这周有活动。向致远说,这样吧,让叶宁去销售中心替换一下周桐,这样对调三天好了。
  叶宁不乐意,要和表哥理论,梅雨烟劝她,叶宁,向总没办法,你想呀,王青请假照顾家人,这怎么也要批准,叶宁说,才不是呢,我感觉她是办别的事,这几天她总在楼道里打电话,我听见她说什么婚礼,什么的。不象是为家人请假。
  
  桐花雨—广告
  周桐听到让她回公司几天,到没什么,这几天正是派单的高峰,早上七点出去,干到晚上九点,非常的辛苦,回公司到是轻闲了。可是杨海涛不乐意,周桐性格好,肯吃苦,能干活,一个顶俩,干活仔细,交给周桐的活,他不用复查,可是把叶宁弄过来,他暗暗叫苦,他早打听出了叶宁和向致远的关系,那个娇小姐,长得不错,脾气不好,哪里是他使唤的。
  黄建立特意叮咛杨海涛,对叶宁客气些,她不是我们项目组的,有事你多注意些,说不得。你别在销售中心了,你去盯派单吧,杨海涛只得说,好吧,这向总也是,不能多招个策划呀,周桐本来是我们的专职策划,这样调来调去,多不合适。
  
  桐花雨—轻松
  周桐感觉在公司,和渡假一样,那几个广告稿,有旧稿在那里,和客户沟通一下,有的能照用,有的要修改,都是极简单的事,比在外面风吹日晒的盯着派单人员舒服多了。中午吃了饭,还是小睡一会儿,不要太舒服了。
  苏静说,看吧,公司好吧,你要是在公司多好,让王青去销售中心,那我到是省事多了。原来和客户对接的事,王青不做,都推给了苏静,苏静没办法,知道向总偏心王青,汇报上去,也是自己的事,有一次没帮王青,结果客户投诉,向总开会,到是批评了王青两句,可是话题一转大谈团队精神,说大家是一个团队的,工作不分彼此,要互相帮忙,是一个整体,不能太自我。苏静心里想,工作是不分彼此,个人的岗位工资,可是分彼此的,心中不以为然,只是低头。
  
  桐花雨—惹事
  向致远那天回到公司,脸色不太好,看见周桐,他说,你还要在公司一段时间,销售中心那叶宁在那,如果有活动文案,你两边辛苦一些,只写文案就好了,不用管执行层面了。
  周桐点头。苏静冲周桐眨眼,真让她心想事成了吗。
  梅雨烟有些奇怪,她进了向总的办公室,王青怎么了。
  向致远皱眉,她哥给我打个电话,吱吱唔唔的,我觉得奇怪,多问了几句,他哥说,他妹妹摔伤了,要休养一段时间,我心想,如果是摔伤,至于说得那么含糊吗。后来我找人打听了一下,这个王青,真看不出来,她闹前男友的婚礼,和新娘子冲突,打了起来,人家报了警,她自己也从台子上摔下去,伤了腿,说是骨折了,我本来想看看她去,她哥说王青不想见人,所以还是算了吧。
  桐花雨—惊讶
  梅雨烟惊讶,这个小姑娘,看着文文弱弱风吹吹就病了,原来这么厉害。
  向致远皱眉,雨烟,我感觉,这是员工的大事,这事不小,我看我们不能坐视不理,你看,要不你去一下王家,了解一下情况,看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吗。
  梅雨烟是不喜欢王青,可事分轻重,以她的职业立场,应该表达一下关心,她说,好吧,这事我去一下,买些营养品问候一下,看王家的态度,王青爱面子,我们还是要尊重她本人的态度。
  向致远点头,好吧,你尽快去吧,了解一下真实的情况,我打听的不太确定。有结果了告诉我一声。
  
  桐花雨—探望
  梅雨烟从员工登记表上查到了王家的地址,想了想,还是拉上苏静吧,周桐现在做两边的策划稿,她出来叫上苏静,二人去超市,买了些牛奶、水果什么的,看望病人,这些东西挺大众化,不细致,但合情。
  梅雨烟说,向总说,我们要了解真实的情况,你机灵些,看能打听些情况吗。苏静说,放心,我找机会。
  到了王家,王家二老不在家,说是看女儿去了,王青在医院住着,过些日子才能出院,只有王松和春燕在家。
  梅雨烟代表公司来探视一下,王松得体的表示感谢,苏静和贺春燕热情的打招呼,然后说,是嫂子吧,我有个治骨头的偏方,我抄给你吧。
  
  桐花雨—真相
  从王家出来,梅雨烟看苏静神秘的表情,问她,你八卦到什么了。
  苏静说,梅姐你慢慢开车,我告诉你。
  原来王青带着刀子闹婚礼,伤了新娘,不过伤的不重,刀子让人夺了,幸而夺刀的那个人是王松和梁海洋的同学,他见过王青,刀子交给了王松,让王家人自己处理吧,王青在混乱中,从台子上摔下来,也伤了腿,是骨折,不过王家人没让她在本地看病,在医院匆匆拍了片子,打了石膏固定后,送到外地姑姑家了。梁海洋闹着要起诉。事情不小,贺春燕说,王松在找关系,想私了,但要赔偿一笔钱,这新娘子还不乐意呢,人家一生中最大的事,搞成这样,一定要王青坐牢。
  梅雨烟听得惊心动魄。
  这,也太夸张了吧。
  桐花雨—态度
  苏静说,没想到王青不是假厉害,是真厉害,是敢动子伤人的主,天呀,好可怕,以后我可得提防一下,梅姐,我感觉公司应该开除王青,我们的员工守则上有规定,如果员工被公安机关处理,我们要开除的,这是维护公司的形象和声誉,要不然,客户怎么想,用这样人格偏执型的员工,太可怕了。幸而,她不接触客户。
  梅雨烟沉默,她心中明白,向致远挺看好王青,一直重点培养,特别爱护,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他器重王青是真的。这事怎么办。
  这事纸里包不住火,看目前的情况,王青短期回不来上班,既然这样,是不是要招人顶替一下。
  
  桐花雨—意见
  梅雨烟本想第二天和向总汇报,没想到晚上向致远的电话打来了,梅雨烟只好说了实话,没想到向致远却说,我和王松联系一下,给他找个好的律师,一定要走私了的路,不能让王青留下案底,要不然以后影响太坏了,年轻轻的小姑娘,岂非误了前途。
  梅雨烟想说的话,不知道如何开口,可是本能的她不想让向致远卷进去,向总,你冷静一下,我知道你的办法是帮人忙,可是你想想,王家不愿意把此事公开,尤其在王青的公司公开,这事苏静从她嫂子那里问来的,她哥哥可不承认这一点,你这样做,反而会让王松烦感,让王青丢面子,王青爱面子,不如我们装作不知道,你说呢。
  向致远犹豫,可是,如果不帮忙,她哥哥能处理好吗。
  梅雨烟说,那是她哥,我听说,她哥和新郎是同学,关系不错,总能找到中间人吧。
  桐花雨—叮咛
  向致远说,雨烟,这事我不放心,这样,你和王松保持联络,我打王青的手机,一直关机,看样子,王家人不想让她面对这件事。这到是保护她的一种方法,我感觉,她就是一时冲动,现在一定吓坏了。
  梅雨烟心想,向致远是这样看问题,王青吓坏了,新娘子呢,又是刀伤,又是丢人,又是委屈,人家怎么过,她不同情王青,只好说,你放心吧,我和王松说了,王青是公司的员工,有什么需要公司帮忙的,请他找我。
  向致远这才说,这事委托你了,你要盯紧,不能让王青受委屈。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试探

下一篇: 《 桐花雨—缓和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向致远的用心呵护,王青又是否领悟!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