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试探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9-25   点击:


  桐花雨—投资
  哥哥和贺春燕下了决心,王青却有些犹豫。
  王青给周桐打电话,询问周桐,周桐说,向总的那个朋友阿亮到是买了,销售员人手一套,王青问周桐,周桐说,我才上班一年,工资刚够自己花,自己一点存款没有,我是独生女,我家没买房的钱和需求。
  王青说,你不考虑投资吗。
  周桐叹了口气,我总不能借几十万投资吧,再说,也借不到,算了吧。
  王青给向致远打电话,向致远到有些心里没底,按阿亮的说法是,开发商这半个月收款不少,给那个建筑公司,结了一半的款,让他们尽快开工,如果三天不开工,就换了建筑商,建筑公司已经答应三天之内开工。
  
  桐花雨—说法
  向致远到是实话实说了开发商的情况,在本地第一个项目,资金不充裕,但项目地段好,有投资潜力,风险还是有,如果没风险,不是这个价格,不过他不考虑,他还是要考虑现房。
  王青和哥哥说了情况,还是劝他慎重,可是贺春燕非常看好,她考虑过,即使小姑子结婚了,她也想过二人世界,不想和公婆在一起,虽然公婆表面上客气,但感觉还是有些看不起她,不喜欢这种感觉,而且不自由。况且,老家来人看她,就只能住旅馆,王家是不让住这的,只说是没地方,其实王家的客厅面积不小,也有沙发床,可婆婆说,他们家没有让客人住家的习惯。
  可是婆婆的亲戚来了,就住家里,分别对待,让她不爽。
  桐花雨—争执
  现在成了王青反对,贺春燕坚持同意,最后还是婆婆出面,劝走了女儿,这是你哥家的事,你不要参与了。王青不乐意,说是他们家的事,他们不和你们借钱呀。
  婆婆皱眉,你不要想太多了,你的嫁妆我留着呢,我和你哥说了,他们的事,我们只能出十万,这是我们的家底了,你哥心中有数。
  王青想了想,又返回去,和贺春燕说,你想好了,我可告诉你了,这是期房,你们要是买对了,就赚了,可是有风险,你要想好了,别到时候怪人,我们是代理公司,项目卖完就走人,和我们公司没关系,我们不是开发商,真有事,我可帮不了。
  贺春燕态度到是极好,放心,不会怪你的,我知道,这事自己做主。
  
  桐花雨—态度
  贺春燕因为公婆答应出一部分钱,这几天态度极好,对王青也和颜悦色的,她又说,王青,我知道你为我们好,不过,天下的事,又想便宜,又想好,没有的事,我去销售中心转了一圈,买的人不少,再折腾下去,机会就错过了,我听你们销售经理说了,就这三天。
  王青叹了口气,好吧,你想好了别怪人,想想,王青不放心,拿了一张纸,写上贺春燕王松自愿购买广宇大厦,与人无关。让贺春燕签名,贺春燕看看老公,王松也有些惊讶,小青,没必要吧,这太奇怪了。王青不说话,就看着贺春燕,贺春燕看在公婆出钱的份上,签名,她说,王青,真奇怪,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有什么理由怪你,王青冷笑,你说的好,我可没让你买。
  桐花雨—订房
  贺春燕说做就做,拉着老公去销售中心订房,王青到是心中一动,还是陪着去了,她的周桐说,这是我哥哥,可钱也有我爸妈的份,你帮帮忙,周桐想了一下,那你们写成订房费吧,别写定金了。
  这样三天之内交清全款,三天之内如果要退房,还有余地,这等于是预付了,如果是定金,你们反悔,定金就没收了。
  王青点头。
  杨海涛有些不悦,周桐说,王青是本公司的,照顾一下吧,她要是找向总,不一样还要给面子,杨海涛说,这样他们没压力,到时候,不要了,多麻烦。
  桐花雨—筹钱
  王青到是难得的和周桐说了几句客气话,自周桐离开后,她发现周桐的优点,周桐在的时候,卫生不用管,打字不用管,现在都是自己的事,她明白了不是谁都像周桐一样迁就她。
  王青回了家,就发现家里在开会,说的是凑钱的事,哥哥订的是八十平的,单价四千五,总价三十六万,父母表态,能出十万,贺春燕的脸一黑,她本想着,公婆能出的二十万,他们夫妻俩有八万存款,这就再借八万,现在公婆只出十万,差了十万。
  贺春燕看王松,王松硬着头皮,妈,我们只有八万,春燕和娘家只借了八万来,我们还差十万呢,这怎么办。
  母亲淡淡的说,王松,咱家的情况你知道,你结婚的时候,这房子是大装了一次,光装修就花了十万,加上你结婚,都是我们出的钱,份子钱,给了你们小两口,别的不说,光份子钱,就有五万吧,不过你们要出去旅行,花了几万,那是你们的事,其实,那五万,都应该是我们的。
  
  桐花雨—占理
  王青要开口,母亲瞪了她一眼,这时候王青不能多话,否则局面会僵,于是,王青低头,她不是完全不懂人情世故,只是不屑于懂。
  贺春燕咬咬牙,妈,给你们添麻烦了,不过买房是大事,过了这件事,我们不给家里要钱。这样吧,那十万,我去借,你们也帮忙借下,我打借条,一定还。
  王松也点头。
  夫妻二人离家,出去借钱了。
  王青心里犹豫,她上班一年多了,不过吃住都在家里,她的钱花的不多,每年有压岁钱,哥哥也给,她到是有存款,虽然不多。
  桐花雨—借钱
  哥哥嫂子出去了,二人在楼下说着什么,王青在阳台上能看见,他们似乎有争执,后来二人各奔东西。
  王青心里犹豫,帮还是不帮,她现在男友进展的并不顺利,结婚不能指日可待,上次的事梁海洋后来表示了歉意,送了王青一个名牌包,王青有些不以然,她不是物质女,那天如果梁海洋态度好些,她不会发脾气,可是送东西,也是道歉的一种方式,她收下了包,可是后来他们的相处,总因为一些小事闹意见,大多是梁海洋道歉,东西送了不少,王青感觉对方不太懂她,可是贺春燕到难得的说,肯为你花钱也是一种姿态,不信你试试,你的钱,肯给谁花。当时王青还愣了一下,好似有道理,而且,梁海洋是她见过的相亲对象里条件最好的,尤其人帅气,王青有些矛盾。
  
  桐花雨—嫁妆
  王青现在明白,父母说是给她存了嫁妆,可是如果她老不结婚,家里有了急用,肯定要拿出去,她有一次听见叶宁和苏静聊天,说父母表面上说儿子女儿一个样,结一次婚,就明白对比鲜明了。还是偏向儿子。
  王青盘点了一下自己的存款,想了想,决定把哥哥给她的零用钱,拿出来,有个大致的数目,她算了算是三万,也算是一份心意吧,支出这三万,她留下的也不多了,这一刻,她突然发现,钱挺重要。想到梁海洋为她花钱不心疼的样子,有一丝甜蜜和感动。原来钱,也挺重要。
  王青对哥哥还是领情的,兄妹差了几岁,哥哥上的是大专,她是本科,又在家休了一年,哥哥比她早上班七八年,给她零用钱,一直不少,现在帮个忙,也是应该。
  桐花雨—凑钱
  王松和贺春燕跑了两天,贺春燕还专门和人调了一天班,可是她是外地人,这里只有同学,同学们都是刚成家,都没什么存款,有的给一千,两千,贺春燕干脆没收,一是不起任用,而是这样的,要马上归还。
  贺春燕娘家给了一次钱,她张口,母亲说,春燕,家里的条件你知道,你兄弟还要结婚,这次帮你,已经动了他的钱,你知道的,有了马上还我们。
  贺春燕叹气。
  她有些怨公婆,她知道,他们手里还有存款,可是婆婆给的不比娘家少,而且没说让还,这是王松的话,你不要抱怨我父母,你父母对你怎样,我父母的钱,可没让还,你家还要还的。
  
  桐花雨—会议
  王松找了几个哥们,哥们到是帮忙,一共给了五万。
  贺春燕空手而归,在丈夫面前,不好说什么了。
  她心里明白,自己的人缘不比老公好。
  第二天就是交钱的最后期限,家里人在一起继续开会,王青拿了存折出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贺春燕一看三万,有些惊喜,小青,谢谢你了。
  王青看看爸妈,知道爸妈是看她的态度,她只好说,爸妈,就差两万了,你们帮帮忙。
  
  桐花雨—感谢
  贺春燕这一次对小姑子印象大变,关键时刻,小姑子还是帮忙了,她知道公婆不可能把钱都给他们,本来吗,小女儿没结婚,怎么能都给了他们,他和老公报怨,老公说,你到是两头占,你嫌你父母,重男轻女,又嫌我父母不重男轻女吗。你也是女儿,我妹妹也是,你不能两头占吧,其实,你仔细想想,我父母为我结婚花了十几万,还把几万份子钱给了我们,我妹妹结婚,我父母还能出那么多钱,我家其实也是重男轻女了,小青多聪明,她都明白,可没说过什么,你不要太较真了。
  贺春燕发现,王松挺明白,不傻,表面不争,心里门清。
  这一次王青的表现,贺春燕挑不出毛病,平时老公给王青零花钱,她到是知趣的没说什么,她心里隐隐的羡慕,自己要有这样的哥哥多好。
  桐花雨—购房
  签订协议那天,贺春燕还是想让王青去,小青,你看这是咱家的大事,你去吧,你去了,我心里踏实,你看你哥老实,我也不懂这一行,王青心的话,咱家的大事,那房本是你两口子的名字,怎么成了我家的大事,王青想了想,好的嫂子,我陪你们去,你说的对,这是大事,不过嫂子,我想去之前,给我们经理打个电话,看看向总能不能再给优惠一下,我知道,他有个权限,不大,不过能省是省,你说对吗。
  贺春燕马上点头,对,对,你说的对。
  王青给向总打了电话,向总说,他和沈总说一声,不过现在是促销,优惠不会太大。
  
  桐花雨—较真
  王青坐在客厅里,找来了全家人,一本正经的对贺春燕说,嫂子,我先说几句话,向总给申请去了,等一下他电话。
  贺春燕看王青严肃的表情,有些奇怪,你说吧小青。
  王青说,嫂子,这次买房这几十万,是咱家最大的支出,对不对。贺春燕点头,王青继续说,你从你娘家借了八万,是借,对吧,余下的都是我家出的,或者是我哥出面借的,对不对。
  贺春燕脸色变了。对。
  王青说,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你娘家那八万,不还,算你的,那房产证写你们俩的名字,我没意见,不管你出了多少,咱不较真,都是一家人,第二,如果那八万还,那房本只能写我哥的名字。
  桐花雨—为难
  贺春燕说,小青,我和你哥是夫妻,我们的财产是共同的,王青点头,对,你们的财产是共同的,可是嫂子,这房款,大多的钱是我爸妈的,对不对,还有我的。
  贺春燕皱眉。
  她心里生气,可不知道说什么。小青,你的钱,我们还,我给你写借条。
  王青笑笑,嫂子,你心里有,比什么都强,你也说过,你娘家重男轻女,这样,我给你妈打个电话,如果她愿意把这钱资助你们了,那都好说,她要是不同意,那房产证写我哥的名字,对你不是坏事。
  贺春燕盘算了一下,她心里明白,她兄弟明年结婚,母亲一定会催她还钱,她原来的打算是这一年在公婆这里,自己和老公省着花,估计能还上。
  王青又讲,嫂子,你和我哥是一家人,除非你打算离婚,否则是你们一块过日子,我当了恶人,对你是有利的,你想想,你要还父母的钱,我哥借朋友那五万,也要还,新房如果交了,你还要装修吧,你们想马上要孩子,你这日子怎么过。
  
  桐花雨—试探
  王青按下电话免提,让贺春燕先和母亲通话,然后王青才接过话筒,王青声音平静,阿姨,我是春燕嘴里的小姑子,那个最难缠的小姑子,这也没办法,我没结婚,不是泼出去的水。现在的情况是这样,我嫂子和哥哥出钱买房子,除了那八万,余下的二十八万,都是我家出的,或者借的,我哥和同学借了五万,我们家的意思是这样,如果那八万,是你们的资助,那房产证写他们俩的名字,如果是借款,那只写我哥的名字,而且我们会写个协议,证明房款是我父母所出,将来他们有什么事情,这房子是我爸妈的。您看呢。
  贺春燕的母亲,马上说,怎么能这样,我闺女嫁到你家了,王松的就是他的。分什么彼此,王青说,阿姨,我们这儿子女儿一个样,我也有财产继承权,你也知道,一个地方一个风俗,你家的东西,没打算给闺女,我家不是,你要是不乐意,让你闺女和我哥离婚好了,
  
  桐花雨—伤心
  贺春燕的母亲,坚持不同意那八万是资助,贺春燕的脸色变了。
  王青说,阿姨,你的态度我明白,没有逼着人家把借款弄成资助的理,这是你的权利,我家也有我们的权利,这房子写我哥一个人的名字,而且我们事先会写好协议,房款是我父母所出,让我嫂子签字按手印了。
  贺春燕叹了一口气。
  她在协议上签字按了手印。
  心里非常的痛苦。
  桐花雨—安慰
  王青有些不忍心。
  她说,嫂子,我不是为难你,今天这一出,我是为了你好,这样一闹,你兄弟结婚的时候,你只还了借款就好,你父母不好再让你出钱,是你和我哥也出不起了,你们不还我父母的钱,可我哥的借款,还有那八万,这十三万,够你们苦几年了,还有房子装修,三五年之内,你们的日子都不会轻松。只有这样,你爸妈才不会和你要钱,他们让你连房本写名字的权利都没了,你还顾忌什么,你和我哥是一家人,你们的日子顶要紧,你也要为自己想想,等你有了孩子,总要替他想吧。
  贺春燕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王松有些不忍,瞪眼妹妹,小青,你太过份了,好好的一家人,让你弄成这样。
  王青也委屈,大哥,你明白吗,嫂子娘家就是重男轻女,不把女儿当回事,女儿的忙不愿意帮,光想着为娘家付出,没有今天这一出,以后你们有的烦,有了今天这一出,你们的借款,他们心里有个数。你们也好讲话。
  贺春燕擦干了泪水,看看王松,好了,你不要骂你妹了,你妹,现在都没让我们写借条,我娘家可是让我写了借条的。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苦练

下一篇: 《 桐花雨—真相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