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淡写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15   点击:


  不是这样—惊讶
  贺一鑫犹豫一秒,从钱包里又拿了一千元钱,放在保姆手中,阿姨,我是真的感谢您,虽说这劳动量不大,可是也要耐心和细心,我妈这脾气吧,不太好说,幸而是您。
  保姆看着一鑫,你这孩子,今天突然这样,我到不适应,你怎么了。
  一鑫笑笑,他是个帅气的孩子,尤其是笑的时候,到是蛮可爱的。
  一鑫说,阿姨,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
  保姆说,你说,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一鑫认真的说,阿姨,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是你告诉我的,一定保密。
  不是这样—往事
  一鑫直来直去,阿姨,你听过我妈抱怨小婉吗,她到底不喜欢她什么。
  保姆叹了口气,其实吧,那个小婉姑娘人不错,又漂亮又温柔,来了家,也勤快,不过这在你妈眼里不是优点,你妈其实就是看不起人家,嫌人家门第低,说是配不上你,还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照照镜子,以为自己多漂亮呢,漂亮有什么用。有一回,你妈说,不管怎样,也要让你们分开,用什么方法都无所谓,反正你的媳妇,必须是她选的。
  一鑫的眼神暗了一下,果然是母亲不喜欢人家。
  他提了第二个问题,你说我爸爸和小婉有关系吗。
  不是这样—关系
  保姆说,先生到是对小婉挺客气,先生这个人,对谁都客气,有修养,难怪是当年的大学生,你妈看先生对小婉客气,就更不高兴了。
  保姆眨了眨眼,我感觉没什么关系,有一次,小婉来找你,天太热,你们只让人家在花园里,后来小婉晕倒了,先生正好进门,忙把人抱进了客厅,你妈不高兴,大呼小叫说小婉勾引你爸爸。你爸爸生气了,二人吵了一架,你妈更生气,说小婉就是个狐狸精。
  贺一鑫想起来,好似有那事,不过母亲的说法是小婉看见你爸爸进门,故意才晕的,就是装的。
  不是这样—流言
  那天王阳也在场,周静还特意和王阳说,你看见了吧,贺天辰就是好色,看人家小姑娘漂亮,抱着就不松手了,王阳还劝呢,也让周静撵了出去。
  贺一鑫苦笑,我妈真是自相矛盾,一会说人家勾引的我爸爸,一会儿又讲,我爸爸看人家漂亮,总之翻来覆去,都是别人的错。
  保姆点点头,看看门关着,才轻声说,这话就你讲吧,你爸爸也说过,你妈当时就大骂你爸爸,什么没良心呀,没有周家,哪里有他,总之你爸爸,后来非常生气,干脆就和她赌气,给小婉姑娘倒了水,还自己开车送小婉走了。
  我还劝你爸爸,让小明送她好了,没必要自己去,你爸爸生气,就说,他要送。
  不是这样—制造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有了流言。
  贺一鑫想王阳是个口紧的人,不会胡说,那是谁。保姆叹口气,我估计是你妈的事,财务部有你妈的人,你妈打电话和她们抱怨,估计是她们传的,说小婉是狐狸精,对你爸爸投怀送抱的。
  贺一鑫有些失落,看来当年是自己误会了。
  他想了想,我爸爸是送小婉去的医院,还是回的家。
  保姆想了想,好似是去的医院,你爸爸回来时,我闻着有医院的消毒水味。
  不是这样—叹息
  如果是这样,那么小婉和父亲就是清白的。
  贺一鑫替父亲悲哀,有这样的妻子,是挺难堪的。
  他叹了口气。
  阿姨,那么你还记得,小婉走那天,我和妈去送她,后来我妈自己回来了,她有没有,再出门。
  保姆不置可否,我不敢确定,记不清哪天了,贺一鑫想了想,那天下午,后来下了大雨,好像是那年最大的一场雨,我还说,如果上午下雨,小婉就走不成了。
  
  不是这样—好似
  保姆肯定的说,出去了,太太回来了一会儿,后来接了个电话,就出去的,当时脸色不太好,我说我陪着吧,她不同意,我让小明备车,她说不用,自己打的车走的。
  贺一鑫的脸色变了。
  阿姨你再想想,那个电话是谁打的,我妈当时有什么反应。
  保姆仔细回忆了一下,你妈接电话的时候,皱眉,后来看了我一眼,就回了房,出来的时候怒气冲冲,还说了句,我不会如你的意。
  不是这样—考虑
  现在贺一鑫的猜测的是,电话是小婉打来的,母亲接了电话,怒气冲冲的走了,她应该是见小婉去的。
  就是因为母亲见的是小婉,才不让保姆陪着,不用小明的车,母亲当时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
  保姆又补充了一句,对了,你妈妈当时手里拿着一张银行卡,还说了,不相信钱解决不了她。
  不是这样—解决
  贺一鑫坐在那里久久的沉思,保姆说,一鑫,你可保密,我可不想你妈生气。
  贺一鑫点头,阿姨你放心,我知道。
  贺一鑫离开了保姆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一个人站在窗前,他想起了一件事,好似小婉离开不久,有一天晚上,他记得看见花园里有人,好似是小婉,他走到客厅遇见母亲说看见了小婉,母亲马上变了脸色,说不可能,她不可能在这里。
  贺一鑫当时也感觉可能是自己看错了,没再坚持。
  不是这样—影子
  后来那天晚上,他好似听到了歌声,是小婉的歌声,可是他到了花园里,也没发现什么。只是记得,母亲匆匆进来,看见他很生气,大发脾气,让他回房间里。
  他想,那是小婉吗,自己当时大意了。
  贺一鑫有些后悔,这些情况,要不要告诉付云白。
  他明白,付云白不会轻易放弃。她为了小婉从外地来,在这里,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要知道朋友的下落,他突然好奇,她和她是什么交情,怎么付出这么多。
  
  不是这样—烦恼
  贺一鑫明白,他要冷静思考一下,把一切和付云白讲了,那事情就公开了,从现在看母亲的嫌疑最大,如果有什么事,伤害的是母亲,他犹豫了。
  另一面,想到小婉,他又犹豫了,小婉去了哪里,她是不是出了意外,一想到这里,他心乱如麻。他做不到对一个他爱过的人无动于衷。
  贺一鑫理不出头绪,干脆出去喝酒。
  不是这样—效率
  贺一鑫两天没上班,因为心里烦。
  第三天到了单位,才知道,和远达的合作协议已经签定了,新公司的工商注册手续也办理了,名字到也简单,两个公司,各取一字,天达公司。
  贺一鑫感觉这速度有些太快,他问付云白,怎么这么快,云白奇怪,不是你写了委托书让王主任马上办理吗。
  贺一鑫拍拍脑袋,是我写的授权书,没想到这么快,新公司的人员安排呢,付云白说,财务由远达出人,办公室和人力部的人是我们的人,项目前期由远达负责。
  不是这样—直觉
  贺一鑫直觉哪里不对。
  我们公司划帐三千万做启动资金,为什么财务没我们的人,这是什么道理。
  付云白看看他,你问谁呀,你是总经理。
  付云白看着贺一鑫,心想他不笨,就是心思不在工作上。
  贺一鑫想了一下,这个人事安排,我不同意,你问一下集团,那钱划到天达公司了吗。
  付云白拨通了天达公司财务的电话,李姐,你好,我是付云白,请问天辰集团的钱到帐了吗,如果没有,我来催促一下。
  
  不是这样—到帐
  李姐的声音挺欢喜,小付呀,到了到了,你们什么时候过来办公,我听说,你是办公室主任,许敏今天已经来这边上班了。付云白说,我尽快过去,贺总来了,我正好请示一下。
  付云白放下电话,李姐就是天达的财务经理,据说是江达的一个亲戚,负责财务,人力部昨天已经搬过去了。我们这边,也准备搬过去了,集团已经通知了,咱们现在办公的地点,另有用处,让咱们三天之内离开。
  贺一鑫有些气愤,这么多事,云白,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付云白故作惊讶,你有授权书的,王主任说,你身体不太好,才写了授权书,让我们不要打扰你。
  不是这样—负责
  贺一鑫更气愤了,就算是我授权了,你也要告诉我一声呀,现在成了这样,我怎么办,这里面有些事情不对。
  付云白关上办公室的门,一鑫,你不要再纠结了,你没看出来,合作的事宜进展的这么快,肯定是有人授意的。不会是远达公司,他们决定不了天辰集团的事务,你不要再烦恼了,就这样吧,准备收拾一下东西,搬过去吧。
  贺一鑫反问,有人授意,是谁。
  付云白摇头,你不要明知故问了。王主任听谁的。
  不是这样—迷底
  贺一鑫脱口说出,我爸爸。
  付云白微笑,不是你爸爸,谁能调动大笔资金转出。
  贺一鑫思考了一下,不对呀,财务是我妈的人。
  贺一鑫马上给集团财务的经理打电话,询问三千万转出的事,财务经理说,对呀,天达公司是你的,我们当然要支持工作了,我问了周姐,她说,配合你的工作,我也看了授权书了。
  贺一鑫奇怪,天达怎么是我的。
  经理说,法人是你呀,我看了工商的手续,你是董事长呀。
  不是这样—原来
  贺一鑫有些不解,天达怎么是我的。
  付云白解释,你想呀,天达虽然是两家公司的合作,可是天辰控股,所以董事长是天辰的人,集团安排的你,自然给人感觉天达是你的公司。
  贺一鑫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哪里不对,哪里不对。
  好似没有什么,天达是天辰集团控股,那么决定权在天辰手中,可是为什么,财务的人,都是远达的,那控什么股,他虽然上班时间短,不懂经营,可是苏天明说过,财务才是命脉,财务不归他管,他控什么股。
  
  不是这样—追问
  他站起来,云白,你帮我收拾一下东西,反正也没什么,都是些办公用品,也没什么公司文件,工商的那些资料,你到王阳那里拿回来,说我要看。
  他要往外走,付云白拦住他,你干什么去。贺一鑫说,我当然去找集团的贺董,我要问一下,为什么财务全是远达的人。为什么划帐的事不和我说一声,我就算写了授权书,也有知情权吧。
  付云白对他到是心生敬意,起码一鑫想认真的做点事。
  不是这样—轻描
  贺董的解释很简单,这是远达的条件之一,人家在控股权上让步,就提了这个条件,不过虽然是这样,财务部的所有支出,都要法人贺一鑫签字,这没什么,谁管都一样。贺一鑫睁大了眼睛,爸爸,你这是装糊涂吧,集团的财务人员都是妈找的人,你发过多少回脾气,怎么到了天达的事情上,你会轻易的让步。
  贺天辰有些恼火,你也知道你妈控制了财务部吧,不过,他冷静了一下,所有的收支都要我签字,我发现,也没什么。
  
  不是这样—淡写
  贺一鑫有些无语。
  爸爸,我很奇怪,你在和远达的合作上,让步的莫名其妙,尤其是这次的事,我不过休了两天,你们居然做了那么多事,真有效率了。
  贺天辰冷笑,那要问你自己,明明是法人是总经理,却成天不在岗位上,你不失职吗。
  贺一鑫有些愤怒,爸爸,你不用讽刺我,你说的对,我不在岗位上,是我不对,从现在起,我要好好上班,好好的在工作岗位上。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委托

下一篇: 《 不是这样—执行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