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委托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15   点击:


  
  不是这样—承受
  周静有些心疼,有些愤怒,可是一鑫,我是为你好,你受过多少欺骗,我不想你上当,别的事罢了,可是找老婆,是一辈子的事,你听我的,我安排你相亲,那些人没问题,和咱们门当户对的。又有学历又有教养。
  贺一鑫看了看母亲,您的固执,我真佩服,我的婚事,我做主。
  周静眼中含泪,不行,我不答应。
  贺一鑫无语,走了出去。
  不是这样—代沟
  贺一鑫出门的时候,正遇见贺天辰进门,他观察了一下儿子的表情,怎么了,和你妈冲突了。
  贺一鑫看着父亲,有些生气,他不解,父亲找云白有事,为什么非要到咖啡馆,那张卡是为什么。
  他想质问,可是那样会暴露母亲的行为,他又不能说,只好不满的说,你下班了准点回来,她就不会胡思乱想。
  贺天辰打量一下儿子,你也做了一段时间的经理,你能到点下班吗。她关心的是你的婚事,你为什么不能考虑一下她的意思,按她的意思,见见那些门当户对的淑女,也许会有你满意的,不要总是逆反心理。
  不是这样—淑女
  贺一鑫脱口而出,我妈是淑女吧,你幸福吗。
  贺天辰的脸色变了,现在越来越不像话,说话不过大脑吗,一点没长进。你到书房来,我有事和你说。
  贺一鑫不情愿的进了书房,并不坐下来,人靠在门边,说吧,我还有事。
  贺天辰问她,付云白为了谢小婉而来,你还不明白吗,她对你没意思,不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
  不是这样—浪费
  贺一鑫直白的说,我的事,我自己知道怎么办,你还是管好你的事吧。起码,她不是冲着我的富二代身份来的。
  贺天辰皱眉,一鑫,你有没有想过,你对付云白感情,是不是一相情愿,如果她的模样和谢小婉不像,还会让你动心吗。这是她接近你的手段。
  贺一鑫愣了一下,心中有些刺痛。
  他说,您说想说什么,我对小婉旧情不忘,我爱的是小婉,而付云白是利用我,对吗。好吧,如果是这样,那正好,我找到小婉,再续前缘。
  不是这样—前缘
  贺天辰有些无计,你想气死你妈吗。
  贺一鑫针锋相对,我找个喜欢的女人,就会气死我妈。这帽子大了吧。
  贺天辰叹了口气,你妈有些方面是不对,不过她对你是一片好心,希望你顺顺当当的,你懂吗,不要总是对着干。
  贺一鑫看着窗外的花园,这个季节花都落了,园子有些冷清,他的心情也有些低落。他终于发现,什么是代沟,他和父亲不能沟通,母亲不能沟通,他们为他好,没问过他的意思。
  不是这样—现实
  可是父亲的话,究竟和母亲的不一样,周静有明显的偏激,父亲那一句,如果她的模样和谢小婉不像,你还会动心吗。想到这句话,他心里有些不确定,第一次见谢小婉自己的冲动,情绪几乎失控,现在想起来都奇怪,为什么。明明当初,自己已经任了分手,为何半年后,见面还会那样。
  那一句付云白利用他,他想了想,利用什么呢,她是找她的朋友,这份友情,在付云白心中,才是最重要的,人家付云白,从没有说过什么和感情有关的话。
  
  不是这样—门第
  没想到父亲这样的凤凰男,居然也认了门当户对,他是后悔了吗。
  贺一鑫心乱如麻,还是离开家里吧,在这个环境里,他的情绪,总是不平静。这里似乎不属于自己。
  贺一鑫打开车门,才发现没有拿车钥匙,想了想,钥匙应该放在父亲的书房了。
  他不得不返回。
  到了书房,正要推门,却听见父亲的声音,我知道了,就这样吧。记住,不要和一鑫提。
  不是这样—追问
  一鑫推门而入,情绪有些失控的说,爸爸,你在做什么,为什么不和我提,你在干什么。
  贺天辰看见他,神情有一丝慌乱,但马上平静了,你这是什么教养,进门不知道敲门吗,什么时候养成了偷听的习惯。
  贺一鑫有些畏怯了,但仍然大声的说,我不是有意的,我是来找车钥匙,我就是奇怪,你做什么不让我知道。你不是安置付云白吧,像当年你们安排谢小婉,让她离开公司,还要离开这个城市。
  不是这样—承认
  贺天辰点头,我是想和付云白沟通一下,她现在找要谢小婉,我不希望把事情闹大,我答应这件事我来办,我给她个交代,我找了王阳,他有朋友开侦探所,交给他们好了,当然不能让你知道,不管是谢还是付,我都不希望,你再接触她们了。
  贺一鑫这才平静些,爸爸,我的事,让我做主好吗,我不希望你和妈妈,以为我的名义,在我背后做文章,我现在想想,非常后悔,那天,我应该进机场,确定小婉走没走,那就不会有现在的事。
  贺天辰点头,好吧,你是大人了,你的事,我答应和你商量。
  
  不是这样—冷静
  贺天辰说,一鑫,有些事会过去的,我知道你现在心烦,我也一样,可是日子还要过,你不要总是不在家,你要考虑你妈的感受,她是个好妈妈,你不要总这么任性,一生气就离家,这对家人是一种伤害。你和你妈,意见不一致,要沟通,不要置之不理。这样不是一个好态度,如果你真的长大了,起码要表现出一点成熟的样子。
  贺天辰把钥匙,放在儿子手里,好吧,你要出去散心可以,但不能夜不归宿。你总住在公司,算怎么回事,谁相信你在加班。
  不是这样—品学
  贺天辰想了想,还是开车到了苏天明这里。
  他的朋友其实不太多,从小到大,母亲都干涉他交朋友,总是把对方查个底掉,什么学习不好,什么家庭复杂,总之,她总能找到缺点。
  苏天明是少数周静没挑出毛病的孩子,苏天明的父母是医生,是高级知识分子,苏天明品学兼优,一直是三好学生,做生意也有模有样,稳扎稳打,人也稳重大方,周静才没干涉过。
  
  不是这样—诉苦
  见了苏天明,人家到真的在加班。
  桌子上是盒饭,眼睛正盯着电脑,看见贺一鑫,招呼他坐下,吃饭了吗,我这有盒饭,贺一鑫说,我吃过了,你吃吧,忙什么呢。
  苏天明这才端起盒饭,边吃边说,有朋友介绍个项目,外地的,我在做些功课,过几天,过去考察一下。
  贺一鑫有些内疚,不好意思,要是我们能合作,你也不用去外地了。
  苏天明放下盒饭,喝了口水,你说什么呢,公司要发展,不能只靠一个业务,一定要吃点辛苦。
  
  
  不是这样—羡慕
  贺一鑫想了想,你做什么,家长干涉吗。
  苏天明摇头,他们忙自己的,哪里有功夫管我,我是放养长大的。当初他们到是想让我子承父业,也学医,不过我不同意,他们也就算了。我爸爸这个人,建议他提,你听不听,他不管,他好像提完了建议,就不管结果了。
  贺一鑫又问,你也三十多了,你的婚事,他们不管吗。
  苏天明苦笑,就这事,他们唠叨的多了,也安排过相亲,我去总要去的,不过,去了,我不乐意,他们也就算了。
  
  不是这样—家庭
  贺一鑫羡慕的说,你的家庭,应该是最理想的家庭了,家里的事有商有量,就是说不通了,他们也尊重你的选择。
  苏天明安慰他,多少人羡慕你呀,你知道吗,你父母也是爱你的,他们努力奋斗,不也是为了你,有个幸福的日子。
  贺一鑫有些安慰,也就是这吧,不过我的家庭,唉,他叹了口气,我爸妈其实貌合神离,如果有一天他们离婚了,我虽然难过,可一点不奇怪。
  苏天明拍拍他的手,一鑫,你是大人了,以后还要有自己的家庭,要坚强些,你刚才提到了尊重,你也要尊重父母的选择,对不对。
  
  
  不是这样—知心
  贺一鑫看着苏天明,好似看着一位亲人,他真的把天明当作了哥哥。
  这个时刻,他愿意向苏天明敞开心事,他说,天明,我是把你当作了自己的哥哥,有时候想,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哥哥,我就可以不介意父母的态度了。
  苏天明也微笑。
  贺一鑫想了想,远达的事,他能尽力的都尽力了,他这个层面,也不可能真的和父亲翻脸,也许父亲真的有他的道理,如果远达能让步,他就妥协了,对于父亲来说,家里得不到安慰,事业是他唯一的支柱了。
  
  不是这样—往事
  贺一鑫真正介意的是谢小婉的下落,她一定要好好的,否则他不安心。
  一鑫讲了他和小婉的事,还有云白的来意。
  苏天明先是震惊,后来是叹息,最后,他也叹了口气。
  想不到你的故事这么复杂,我觉得付云白的话有理,是要先确定小婉的下落,毕竟是个大活人,而且我肯定,付云白如果从你们这里找不到答案,一定会让谢家的人报警,那样处理起来,更复杂,恐怕对天辰集团也有不好的影响,去年的时候,业界也有人说,你父亲金屋藏娇,指的就是谢小婉。如果现在弄出小婉下落不明的事,人家还会议论贺董。
  
  不是这样—藏娇
  金屋藏娇这四个字,把贺一鑫吓了一跳,怎么会,有这个谣言,这不可能,小婉一直住她租的公寓里,没有的事,真奇怪,这件事,我妈说她处理好了,不会让外人议论,这也影响我的名誉呀,小婉原来是我的女友。怎么外边这么传。
  苏天明说,这种事,都是外面传得凶,可能就是流言,你不必介意,不过有人确实看见过你父亲陪了谢小婉去医院,这到是有影的,还拍了照片。
  贺一鑫有些蒙。不过,他始终相信父亲。
  贺一鑫马上大声说,不会的,我爸爸做事有分寸,他不敢和我母亲离婚,他最在意的是天辰集团,不会弄什么情人的,就是找,也不会找公司的人,这个面子他要。
  
  不是这样—支持
  苏天明点头,我相信贺董不会那么荒唐。
  贺一鑫这才平静些。
  苏天明又说,还是帮着付云白找人吧,你还是和你母亲沟通一下,你确定,你母亲和这事无关吗,我听说,周姨情绪有时候不稳定,不会是她,有什么过激行为吧。
  贺一鑫有些烦恼,不会吧,她能做什么事。
  可是心里想到,母亲找侦探调查父亲,这个母亲,也许真能做出什么事,而且到了现在,她仍然不许人提谢小婉三个字,好似是有些过激了。
  不是这样—刺激
  贺一鑫烦恼的说,怎么沟通,她不能听谢小婉三个字,一听就发作,脸也变了色,声音也不同的,我都害怕。她见付云白时,就有些情绪激动,其时付云白到现在都不是我的女友,她还是对人家不客气,不就因为,云白和小婉长得有点像。
  苏天明也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苏天明说,你可以和保姆打听一下,你家的保姆和周姨走得挺近,她照顾周姨也五六年了。总是比你了解吧。
  
  不是这样—保姆
  贺一鑫眼前一亮,对了,我忘了她了,她还算厚道,也好说话,还帮我的忙。
  苏天明说,对,这样就好办,你也送人家点东西,不要不客气。
  贺一鑫点头,是。
  苏天明又问,你找谢小婉,是真的是关心,还是余情未了。这一点你想过吗。
  贺一鑫摇头,我不知道,不知道,我其实偶然会想起她,其实对云白的态度,也和她有关,可是云白和她一点不像,性格不像,我现在感觉她们长得也不像了。一个人的模样,还是受表情影响的多。
  
  不是这样—长夜
  这一晚,贺一鑫和苏天明聊了许久,后来他们又喝了酒,就在苏天明的办公室沙发上睡了一觉,早晨醒的时候,苏天明已经不在公司了,秘书说苏总去外地了,不能请他吃早点了,别介意。
  贺一鑫有些不好意思,怎么就睡着了。
  想想,苏天明这么辛苦,难怪苏天明会羡慕他。
  他不想去公司了,王阳电话来的时候,说远达集团让步了,让一个点,天辰集团控股,对方在催促签约,如果再拖下去,他们就找别家了。贺一鑫想了想,有进步,就这样吧,他说,好吧,我同意了,你准备相关手续吧。
  不是这样—公章
  天辰地产的公章,在王阳手里,王阳说,你总要给我个授权吧。贺一鑫想了想,这样吧,我写个授权书,给你传真过去,我今天不去公司了,原件你让人到诚明公司拿吧,我现在就发传真。
  发了传真,他把原件给了秘书,如果王主任来了,你把这个授权书给他,你认识王主任,秘书点头,他看了看贺一鑫,轻声说,贺经理,公章在王主任手里,又有了这个授权书,这样王主任的权力就很大了。
  贺一鑫不以为然,是呀,我就是全权委托他呀。
  
  不是这样—委托
  秘书欲言又止。
  贺一鑫离开了诚明公司。
  他回了家。
  周静还在睡呢,保姆给一鑫端来了早饭,一鑫轻声说,我妈睡到几点,保姆说估计要十点之后吧,昨晚睡的晚,一直等你回来。
  一鑫匆匆吃了饭,对保姆说,阿姨,我想找你聊点事。
  不是这样—给钱
  苏天明让他给保姆些东西,一鑫一想多麻烦,直接给钱,他拿出一千块钱,保姆挺奇怪,你给我钱干什么,工资是你妈结帐。
  一鑫说,这钱呀,一是感谢您照看我妈,你看,我和我爸爸,都太忙,我妈就让您多费心了。
  保姆笑笑,没接钱,你妈给开的工钱不低,而且你家没什么家务,花园另有人打扫维护,我其实主要是做做饭,陪你妈聊聊天,就是大扫除,又找了钟点工,我的工作挺轻闲的。不好再要钱了。
  一鑫心想,没想到保姆,还不贪钱。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奇特

下一篇: 《 不是这样—淡写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