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声名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02   点击:


  不是这样—含糊
  方大年心念电转之间,想起邱雨一声叹息,终是拿出了一个蓝色的档案袋。
  方大年推到了侦探面前,侦探打开,看和没看差不多,里面是一个女人的美容档案,只是原来的照片,都有大大的墨镜挡着,整容后的还是大大的墨镜,不过那个下巴的轮廓,到是和付云白极像,可单凭这个,说服力不服,侦探有些奇怪,为什么,始终都有这墨镜。方大年摇头,我们的顾客,什么要求都有,好多都不愿意让人知道她们的本来面目,这到正常,我们见多了。
  侦探叹了口气,邱雨,他默念这个名字,然后说,方医生开个价吧,这份档案我买了,方大年摇头,这不行,我们有行规,不能砸了医院的牌子,你可以拍几张照片,但原档案不能带走。
  不是这样—纠缠
  侦探是个有耐心的人,一直和方大年纠缠,方大年却是打定主意不松口,最后方大年说,多少钱,也不能让我丢了饭碗,你和院长交涉吧。
  院长是个老狐狸,他只是推拖,那是方大夫的病人,由方大夫说了算,侦探有些无奈,最后只好拍了几张照片,他感觉其实用处不大。
  总算没白来一趟。
  侦探在医院门口遇见掉眼泪的小护士,小护士被方大夫开除。
  不是这样—内疚
  侦探有些内疚,安慰小护士,这工作好找,你再换一家就好了,小护士说,你知道什么,别处的医院有方大夫吗。侦探这才明白,不得不说,方大夫开除了你,你还惦记什么。小护士不理他,一个人在那里徘徊。侦探从旅行箱里拿出一叠钱,丢给小护士,算我的补偿了。小护士这才欢喜。
  侦探从火车上下来,本来要坐飞机,偏偏这几天没票,他下了火车,打了个电话,对方说,既然这样,就和周静联络吧,可以把照片给她。
  
  不是这样—失望
  周静拿了照片,应该说,感觉是付云白,不过仅凭一个邱雨的名字,按在付云白头上,有些勉强,周静放下照片,你能不能证明,付云白就是邱雨,侦探摇头,不能。
  侦探又拿出一个文件袋,不过我从付云白原来公司,拍下了她的档案上照片,和现在还是有区别的,最起码那时的付云白,没有现在漂亮。
  周静看了看,点头,这还差不多。
  侦探心想,就算是这样,又能说明什么,说明付云白另有打算,故意整成了谢小婉的样子,可要是那样,人家可以整得更像些。
  不是这样—摊牌
  周静却感觉够了,她只是要儿子明白,付云白是有备而来。
  周静把照片放在贺一鑫面前,贺一鑫却没什么感觉,妈,邱雨是邱雨,云白是云白,你怎么说明她们是一个人。而且云白和我讲过,她原来的下巴太宽,有些男性化,谈了几个男朋友,都因为这个吹了,她才整了下巴,这有什么不对吗,你没发现,现在的云白很漂亮吗,女孩子爱美,怎么了。
  周静苦笑,傻儿子,就因为你和谢小婉的事,她才这样,让你因为谢小婉,对她另眼相看,这多简单的道理,你怎么不明白。
  贺一鑫摇头,妈,就算是这样,也没什么,我就是喜欢。
  不是这样—荒唐
  周静看儿子执迷不悟。终于火了,你怎么不明白,人家是算计你。
  贺一鑫站起来,妈,你这话,我听够了,听了几百遍了,从小到大,你都这样说,你有完没完,你怎么证明,付云白和谢小婉有关系,她们是姐妹吗,谢小婉是独生女,这我肯定,既然她们不是亲姐妹,那付云白为什么要这样,只为了迷惑我,如果我不上当呢,她不白整容了。人家是为了美,不是为了我。
  
  不是这样—伤心
  周静承认儿子的话有道理,的确有个漏洞,就是付云白和谢小婉的关系,可是,侦探一直没找到二人相识的证据,这一点周静感到奇怪,如果付云白是为了谢小婉而来,那她们肯定是亲朋,可是查过了谢小婉的亲戚,没有付云白这个人,谢家的亲戚关系简单。
  贺一鑫看母亲不语,这才说,妈,你也解释不通吧,我告诉您,对我来讲,云白就是云白,她和小婉一点不像,真的,对我来说,就是两个人。当然因为她的模样和小婉相像,我对她有好感,不过,相处下来,她们完全是两个人。
  不是这样—叹气
  周静有些累了,可是为了儿子,她决定,继续查,就不相信找不到证据,她离开一鑫的房间,看到门外的贺天辰,贺天辰看着她,意味深长的说,你这么忌讳谢小婉,做了什么亏心事吗。周静的脸白了,马上大声说,你胡说八道,我能做什么事。
  贺天辰淡淡的说,你不要白费力气了,就算你能证明,付云白和谢小婉有关系,你以为一鑫就能改变主意吗,他喜欢一个人,只会爱乌即屋。
  不是这样—冷静
  贺天辰走上前,真诚的说,周静,你放手吧,一鑫的事,让他自己做主,不要像对小孩子一样管着他,只会让他失望,影响母子关系。你不要以为,小婉的事,真的过去了,在一鑫心里,没有过去,你不知道吗,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周静有些惊讶,贺天辰你说自己吗,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贺天辰点头,你要这么想也可以,反正你的想法,从来都是固执的,不会听别人的意见,只是一鑫是你儿子,尊重他。
  不是这样—坚持
  贺天辰走了,周静到了花园里,花园里正是鲜花盛放的季节,周静无心欣赏,良辰美景,于她都是烟云。
  周静拨打电话,电话通了,她说,我一定要知道付云白和谢小婉有没有关系,对方似乎说了什么,她有些烦躁,我不管,你查仔细了,亲戚朋友同学,我不相信,她们俩一点关系没有。她们的口音,还是有些像的。
  周静回头,看见一鑫站在她身后,她有些吃惊,贺一鑫摇头,转身走了。
  不是这样—感伤
  贺一鑫听见了母亲的话。
  他这一生最大的妥协就是小婉的事,他一直不相信母亲的话,什么小婉不是真心喜欢他,是喜欢他的家世,而后来,直接成了父亲的情人,这是他不会相信的,只是他曾看见过父亲为小婉擦眼泪,那时候的父亲,脸上少有的温柔之色。
  他当时同意和小婉分手,也是因为那个场景,他没有问过父亲,当时发生了什么,只是有些累了。
  可是后来他后悔了,他去找小婉,人去楼空,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联络不上。
  不是这样—惊喜
  本以为可以忘记一个人,后来发现太难。
  以为忘记的时候,付云白出现了,她的侧面和小婉真像,以为是她。可是正面,就感觉不像了,眉眼真像,只是眼神不同,小婉是热情的温柔的,而付云白是冷清的审视的,有时候,他感觉付云白是以一种审视的眼光打量他,好似他做过什么坏事。
  交往大半年,付云白对他一直是普通朋友的态度,没说过什么情意绵绵的话,从来没有这方面的表示,只是说过,她不赞成姐弟恋。这是一种态度吧,可母亲还在那里自以为是,以为人家看上了他。
  不是这样—污辱
  母亲让人调查付云白,贺一鑫生气而失望,母亲的自以为是,让他不能接受。
  贺一鑫想了想,还是搬到项目组,现在工作挺忙,他不想应对母亲的无事生非了。
  一鑫提了行李下楼,周静正在客厅里,一看见他的行李,就扑了上来,你什么意思,我不许你走。
  一鑫轻轻的说,我只是最近工作忙,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他太平静,到让周静有些茫然。
  周静仍然不放手,一鑫,你要是生气了,我就不让人查付云白了,好不好。便宜了那个狐狸精。
  不是这样—伤感
  贺一鑫奇怪的望着母亲,妈,为什么在你眼中,所有的女人,都是狐狸精,我真的奇怪,这样的认知,你是从哪里来的。
  周静一愣。
  贺一鑫叹口气,妈,我就不能正常的谈个恋爱,交个女朋友吗,还是一定要听你的安排,娶个比我们家有权有钱的女孩子,那些女孩子,就不是狐狸精了吗,我真不懂你的逻辑。可是你知道吗,你的脾气,亲朋好友,谁能接受。
  周静有些伤感,什么时候,她弄了这么个名声在外。
  
  不是这样—天高
  趁了母亲伤感的时候,贺一鑫离开了客厅。
  他没坐家里的车,司机有些惊讶。
  贺一鑫招手上了出租车,说了公司的地址。
  心里突然间明朗起来,他终于做了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当年应该为小婉做的事,他没做。他记得小婉的失望,你就是一个妈宝男,永远要听你妈的,你就是个木偶。现在证明,他不是,可惜,小婉没在身边。
  不是这样—大哭
  周静醒过神的时候,贺一鑫已经走了,她打一鑫的手机,关机了,冲到花园外,人没了踪影,司机说,坐出租车走了,周静顾不上责怪司机,她跑回客厅,打通了贺天辰的手机,一鑫离家出走,你要让他回来。
  贺天辰放下电话,没想到,离家出走的是儿子,他以为会是他。
  这一刻,他突然有些轻松的感觉,贺一鑫比他想像的要独立。
  周静放下电话,一个人大哭起来。
  不是这样—疯狂
  周静哭累了,保姆递上毛巾,周静走到镜前,整理了一下妆容,换了身衣服,她不能就这样算了,她要教训付云白。
  周静叫上保姆和司机,想想人不够,给一个闺蜜打电话,让她来,这个闺蜜没少得周静的照应,儿子的工作是周静给介绍进天辰集团的,所以是随叫随到,加上周静经常送她些化妆品衣服包什么的。
  周静带了人,进了天辰集团。前台很机敏,马上给贺天辰打了电话。
  
  不是这样—冲突
  贺天辰接了电话,眉皱了起来,想要叫保安,又有些犹豫,这公司里的人,都认识周静,他们不敢得罪周静。
  贺天辰给一鑫打电话,没想到是关机,他又打给王阳。
  这时候,周静已经打听到了房产项目组的办公室,她冲了进去,付云白正在和人开会,她的工作主要是新公司的筹备工作。
  贺一鑫这时候,正在办公室和王阳聊招聘的事,他对许敏的进度有些不满意。
  王阳接了董事长的电话,看看一鑫,放下电话,你妈妈来了。
  不是这样—教训
  周静直冲付云白过去,付云白见过周静,一看周静的脸色,知道对方是找事来的,忙站起来,手里拿了一个文件夹。
  周静走上前,拿起桌子上的瓶子,把水朝付云白泼过去,付云白心念电转之间,没有躲开,她本是有备的,可是突然想,这是矿泉水,没什么伤害,到是让自己显得狼狈,不妨让她出出气,自己博得一个同情分。
  付云白的脸上有水珠,衣服也有水滴。众人惊讶之中,贺一鑫冲了进来,他大喊一声,妈。
  周静看见儿子,才有些委屈。
  贺一鑫冲向付云白,云白,你没事吧,你伤到哪里了。
  
  不是这样—声名
  付云白突然间眼泪掉了下来。
  贺一鑫手忙脚乱,眼前梨花带雨的付云白,活脱脱就是一个谢小婉。
  贺一鑫拿出手绢,递给云白,你别哭,都是我不好,你放心,我不会让人伤害你。
  他转回头,大声叫保安,你们怎么回事,这一层是地产组,以后不许无关的人进来,找物业,我们这一层的卡,只有我们这一层的人能进来。
  周静的脸白了,贺一鑫看着母亲,妈,你真让我失望,你简直是个泼妇,真丢人。我告诉你,我的事我自己做主,和付云白没关系,你不要迁怒别人。你要是还这样,我永远不回家。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询问

下一篇: 《 不是这样—分析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