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询问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8-02   点击:


  不是这样—期望
  贺天辰的态度明显,公司是必须转型的,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地产,虽然公司在这个行业是新人,所以会考虑和别的公司合作开发,当然会从社会上招聘一些专业人才,也要培养公司的人才,他希望付云白发挥自己的长项,加入项目筹备组。
  付云白有些惊讶,不知这是重用,还是试探,付云白快速的思索了一下,仍然不能确定,她说,贺总,感谢公司对我的器重和培养,我一定好好干,只是我虽然做过两年地产行业的秘书,不过对这个行业并不了解,我当时的工作,和专业内容关联不大。
  不是这样—赞许
  付云白的态度,贺天辰比较满意,年轻人就应该敢于尝试,我也希望你给一鑫一些正面的影响,一鑫就是孩子气,不过人不坏,如果肯上进,还是有希望的。付云白看贺天辰的态度是诚恳的,只是她并不想,让人把她和贺一鑫联系起来,她微笑,贺总放心,我和一鑫是同事,应该彼此帮助。
  贺天辰看着付云白,她不是谢小婉,性格并不相同,重点是,她对贺一鑫没有爱情,她提到贺一鑫的时候,眼神清透,表情稳重,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他松了口气,也有些失落,为儿子的一往情深,原来在人家眼中,就是一个同事。
  不是这样—表态
  贺天辰通过了转型地产的建议,但众人惊讶的是,房产部的经理是贺一鑫,大家议论纷纷,这是给太子爷的安置。这样也好,贺一鑫坐镇,这说明了集团的态度,和贺天辰的重视。贺一鑫非常的惊讶,有些重任难担的感觉,心里沉甸甸的。他的表情,非常的严肃,还有些惶惑。
  贺一鑫也有些埋怨父亲,居然事先不告诉他,让他毫不知情,也有些惊喜,说明了父亲对他的栽培。
  不是这样—项目
  项目组的名单上有王阳,依然是办公室主任,有付云白,是贺一鑫的助理,还有许敏,她负责项目组房产专业人员的招聘。唐美娟看了名单,私下找许敏商量,我听说,项目组缺个跑腿的,让我去吧。
  许敏和唐美娟关系不错,感觉这个小姑娘还算勤快,就算她是为了贺一鑫,也无所谓,想了想,就同意了,好吧,我和王主任说一声,你也要找些专业的书看看,有些名词,总要知道,有些手续,肯定是你去办。
  许敏说一句,唐美娟点一下头。
  许敏笑了,拍拍唐美娟,你真可爱。
  不是这样—反对
  贺天辰和儿子一起回家,路上因为有司机在,贺一鑫难得的绷了脸,一路无话,进了花园,一鑫才说,爸爸,你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贺天辰说,现在知道也不晚,你好好干,你也不小了,该有个样子。不能总是醉生梦死的,贺一鑫抗议,爸爸,我多久没喝醉了。你还揭人家伤疤。
  客厅里,周静正一个人喝茶,眉头皱着,像在想心事。一鑫看见母亲,还是开心的,他欢快的叫了声,妈。
  周静看见儿子,脸上有了笑模样,看见贺天辰,有些不悦,她单刀直入,为什么让付云白进项目组,让她做一鑫的助理,我不同意。
  不是这样—公事
  贺天辰看看儿子,尽量平静的说,付云白原来在地产行业工作过,目前来讲,公司里,她是最合适的。
  周静冷笑,招人好了,养着人力部干什么的,比付云白能干的多的是。贺天辰有些不耐烦了,就是招的助理,也是年轻的小姑娘,照样是你眼中的狐狸精,换一个,有分别吗。
  周静马上还击,为什么非要是小姑娘,助理也可以是男的,会开车,还能做保镖,有什么不好,你们这些男人,为什么非要弄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安的什么心。
  贺天辰看着周静,摇头,我和你没话可讲,这样吧,现在一鑫是项目组的负责人,将来新公司的经理,你和他讲,他决定,如果他要另招人,就让付云白还在董事长办公室好了。
  不是这样—公办
  贺天辰回书房了,和保姆说了一声,晚饭他在书房吃。
  周静看着他的身影,恨恨的说,从来都是这个死样子,不会好好说话。
  贺一鑫有些无奈,妈,这是工作,云白挺能干的,其实,她工作能力比我强多了,你不要瞎指挥了,你是不是恨不得公司没女的,全是男的,要是那样,我干脆去工地好了,那里趁你的心。
  不是这样—坚持
  周静转身,看着儿子,一鑫,你不是你爸爸,你是妈的儿子,不会和妈做对,你听我的话,换了付云白,招个男的助理,贺一鑫哑然失笑,妈,你还真这么想呀,我以为你是和爸爸怄气呢,妈,这不可能,我的工作,你不要再干涉了,我现在长大了,我不是小孩子,而且我现在是天辰地产的总经理了。你不能当我是小孩子。
  周静生气了,把杯子摔在地上,杯子的质量很好,没有摔碎,她有些气恼,贺一鑫忙捡起杯子,上前拉着母亲的手,妈,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不想气你,可你也要尊重我一点,好不好。
  不是这样—绝食
  周静甩开儿子的手,我告诉你一鑫,你要是这样,就不是我的儿子,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换了付云白,我就不吃饭了。说完,她转身上楼了。
  周静说到做到,晚饭真的没吃。
  贺一鑫有些生气,可也有些心疼。
  贺一鑫匆匆吃了几口,端了饭去找母亲,却吃了闭门羹。
  一鑫有些无奈,他想了想,计上心头,以手敲门,妈你听着,你要是不吃饭,我就离家出走,我现在就收拾东西,我给你二十分钟时间考虑,你要是不开门吃饭,我就拿行李走人,我现在就收拾衣服了。
  不是这样—坚决
  贺一鑫说完了,马上回到房间,开始收拾东西,他不是吓唬母亲,是真有些烦了,他不是木偶,不是母亲的木偶,什么都要照母亲的意思做,现在的情形,还有一部分是工作。事实上付云白一直对他挺有距离,和他在一起,一直都是客客气气。
  贺一鑫收拾好了,时间也过了二十分钟。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提起行李,走到了母亲的房门前,他站定了,大声说,妈,我已经收拾好了,你要是再不开门吃饭,我就走了,我去公司,然后手机关机。
  不是这样—低头
  门开了,周静眼睛红肿的站在那里。
  看着长大了的儿子,周静伤心,没想到儿子也会威胁人,她不敢赌。贺一鑫看着母亲,有些后悔,有些不忍,可是想到付云白的话,家人相处,也要有策略,不能一味的迁就,只会让大家乱插手对方的事,最后小事成了大事,更伤害对方。
  贺一鑫表情严肃,妈,我先把话说到前面,我是大人了,你要尊重我,我的事情,你可以提建议,但不能决定,说完了,贺一鑫扬长而去。
  周静无力的坐到地上。
  
  不是这样—反击
  周静吃了饭,心里想,我不能认输,我的儿子太傻,不能让人欺负,我要保护他。她在苦思,如何保护贺一鑫。
  这时候手机响了,是她找了那个侦探,说有事情和她汇报。
  周静精神一震。
  见面的地方很偏,这是周静的要求,她不想遇见熟人,这个侦探,形象不错,年纪也轻,她不想闹八卦。
  周静佩戴了帽子和口罩,还有一副大墨镜。
  
  
  不是这样—见面
  侦探看见周静的形象,心里不以为然,搞得和接头的,他无声一笑。
  周静坐下来,开门见山,怎么样,侦探把一叠资料递过去,周静打开,是付云白的简历,在哪里上学,在哪里工作。
  周静打量着付云白的照片,她是不是整过容,这照片上和现在有差距,尤其是下巴。侦探说,可能吧,她原来的下巴太方,现在这样秀气多了,这很正常,现在女人爱美。
  周静心里盘算着,原来的付云白和谢小婉眼睛有些像,但脸形差别太大,很有辨识度,可是下巴整了后,相像的地方才多了,有时候会误认为谢小婉。这是不是故意的。
  
  不是这样—任务
  周静拿出一个信封,推到侦探面前,我要你查到付云白整容的证据,侦探摇头,我查了当地的所有美容院整形医院,都没有付云白的病历,问过原来的同事,他们说,付云白在职期间,没有整过容。付云白对形象不太讲究,当时好多同事建议她整容,她不以为然。
  周静沉吟,她会不会在外地做的手术。
  侦探摇头,不好说,而且那样的话,也没办法找线索,大海捞针一样,难度太大。
  周静又拿出一张卡,你肯定有你的办法,我不相信,你没办法。
  不是这样—查找
  侦探接过卡,点头,好吧,我再去一次,看看有没有线索,我话说到前面,不管成不成,这钱都是我的。
  侦探走出咖啡厅,看着周静上了汽车,拨通了一个号码,她还是要查,一定要找到付云白整容的证据。
  对方是一个低沉的男中音,真是个草包,找到整容的证据有什么用,付云白整容的痕迹并不明显。女人爱美,有什么了不起,重点是找到付云白和谢小婉之间的交集,这才是重点。
  
  不是这样—整形
  侦探走进妖娆美容院的时候,他没报什么希望。他考虑过也许付云白,真的是去的外地。
  方大年接待了他,看了看他手中的照片,方大年眼前出现了邱雨的样子,不过方大年神情平静,拿出一堆档案,自己看了一遍,然后微笑,对不起,帮不上你的忙,没有这个人。侦探耸耸肩膀,起身离开。
  方大年把信封递过去,不好意思,这钱不好收了,没帮上忙。
  侦探笑笑,无所谓,你拿着吧,反正这也不是我的钱。
  不是这样—护士
  侦探离开了美容院,却直觉哪里不对。
  想了想,又回到美容院,走到前台,和小护士聊了起来。
  中午的时候,侦探和小护士一起吃饭。
  小护士吃饱了,看着侦探提供的照片,皱眉,又摇头。
  侦探问她怎么了。小护士说,我不敢确定,是有过一个女人,有些象,不过那个女人,一直戴着墨镜。我不敢确定,只是感觉,下巴有些像,不太确定。
  不是这样—询问
  侦探点头,通常来说,在你们这手术,还要术后护理,她不可能一直不摘墨镜吧。小护士说,只摘过一次,又马上戴上了。我真记不清,那个女人叫邱雨。
  侦探想了想,好吧,我找方大年。
  方大年有些头痛。
  侦探说,我想找一下邱雨的资料。
  方大年沉默了一分钟,这个顾客挺奇怪,一直佩戴墨镜,她的样子,我不太记得了。
  方大年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档案袋。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人选

下一篇: 《 不是这样—声名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