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面对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7-27   点击:


  不是这样—应酬
  付云白心想,这样也好,不是真的不接近贺一鑫,而是要接近的巧妙,现在是许敏组织是另一回事,她故作沉默。
  吃饭的地方,就选在单位附近,吃饭的地址是唐美娟选的,小姑娘天天中午出去吃饭,附近有什么特色的地方,什么价位,都一清二楚,她有着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的热情与活泼,也爱美食,经常一面喊着节食,一面寻觅美食。
  许敏特意叫上唐美娟,有她的想法,她不长于应酬,也不喜欢应酬,有唐美娟在那里,气氛会好些。
  
  不是这样—直接
  唐美娟是大大咧咧的个性,对贺一鑫有好感,就直截了当的表现出来。
  当然唐美娟并不指望自己是那个灰姑娘,只是对太子好些,她认为没坏处,单看太子那张脸,就足以让人心悦了。可是太子的眼睛,都在付云白身上,唐美娟有些失望,她跑到卫生间,看看镜子,奇怪,自己形象不错呀,不说眉目如画,也是小美人呀,她对自己的相貌有信心。凭心而论,付云白可快三十了,哪里比自己,才二十三岁,她看了太子的简历,太子比她大三岁,这年纪多合适,难道贺一鑫喜欢姐弟恋。
  不是这样—接触
  许敏纯粹是为了不得罪贺一鑫,也有对付云白补过的意思,不过她去结帐的时候,收银告诉她,已经有位女顾客结了帐,她想到刚才看见付云白去卫生间了,心中有些感叹,付云白真是细心。
  许敏对付云白有了好感,就愿意替她解围,饭后贺一鑫说送大家的时候,唐美娟马上坐了进去,他看向付云白,付云白今天没开车,她皱眉,许敏马上说,我和云白一路,我们打车好了,贺一鑫有些失望,在唐美娟的催促之下,开车走了。
  不是这样—聊天
  付云白向许敏道谢,许敏说,你谢什么,帐还是你结的呢,付云白说,本来就应该我结呀,哪里有道理让你请客。许敏感叹,你到是明白人。知道太子是冲着你来的。
  贺一鑫的表态,让付云白又喜又忧,表面上若无其事,还故作烦恼,这个贺一鑫也不知怎了,总是找我。许敏歪头打量她,谁让你漂亮。付云白摇头,我就是一般人,咱们公司,可不缺美人,别的不说,你那个唐美娟,就比我漂亮,而且年轻。
  许敏想起传言,好似是因为你,你长得像他之前的女朋友。付云白故作惊讶,许姐,你见过他从前的女朋友吗。许敏摇头,我来公司就比你早一个月,没见过,好似她前女友出了什么事,不过那是大半年前的事。
  不是这样—好奇
  付云白说,真的长得像吗,我到想看看她的照片,你们人力那有吗。许敏摇头,我原来也好奇,所以找过,没有,那个女人的所有资料,公司都没有,连电子记录也删除了。付云白叹了口气,看来没法满足我的好奇心了。
  许敏笑笑,不要好奇了,我看公司挺忌讳这个事的,你还是不要提了。我有一次和王阳提过一次,他马上说,不要在公司谈这个,他一脸的严肃,我吓了一跳。
  付云白心中雪亮,他们是心中有鬼,才不让人提,尤其是人力的大换血,更说明了这个。可她如何才能找到一条通路,了解这件事呢。
  
  不是这样—直路
  付云白明白,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而这条直线,就是自己撞上来的贺一鑫。奇怪的是,贺一鑫为什么不忌讳,自己的样子和谢小婉相像,难道,他是真的爱着她。
  付云白沉默了。
  第二天付云白见到贺一鑫的时候,一反常态,对贺一鑫微笑了一下,贺一鑫挺高兴,不过付云白明白,她笑的时候,最不像小婉,所以不能经常笑,最像是皱眉的时候,因为她的眉形,是完全照着谢小婉而纹成的。
  
  不是这样—置疑
  付云白看见王阳一个人在办公室,就走上前,王经理,能和您聊聊吗,王阳有些惊讶,请付云白坐下。
  付云白说,我一直奇怪,我是应聘的董事长助理,公司也录用了,也转正了,可为什么,我的工作内容只是普通的办公室秘书呀。
  王阳说,是这样,贺董的要求比较严格,董事长助理,通常都是在办公室先实习一段时间,对公司的业务比较了解了,有一个过程,希望你理解,不过你的相关待遇,都是董事长助理的待遇。
  
  不是这样—询问
  付云白说,可是我天天在办公室,怎么算了解公司业务呢。
  王阳看她,你的意思呢,付云白说,既然要熟悉公司的业务,我是不是到业务部做一段时间的助理。王阳若有所思。
  付云白并不着急,有几分悠闲的打量着王阳办公室窗台上的绿植,她恍惚中记得,贺天辰的办公室里,也没有摆放时令花木。
  不是这样—观察
  贺天辰听说付云白想到业务部尽快熟悉公司的业务,他皱眉,你看她是不是故意接近一鑫。王阳摇头,一鑫经常到办公室找她,她都不冷不热,不像是对一鑫有想法。
  贺天辰点头,好,她要去,就让她去好了。
  王阳皱眉,不怕一鑫又犯病。
  贺天辰叹口气,该来的迟早要来,这姑娘的眉是纹过的,她的脸,最像谢小婉的就是眉毛,如果是巧合,我才不信,我到要看看,她打的什么算盘。
  王阳有些疑惑,其实她和谢小婉性格举止都不像,她在办公室这么长时间,我的感觉,她相当的稳重。而且有些冷漠。
  不是这样—任用
  贺天辰思索了一下,毕竟这是公司,而且付云白是付云白不是谢小婉,她们是两个不同的人,既然让她入职,就应该给她应有的工作职能,他想了想,好吧,既然这样,就通过考核,让她做董事秘书。
  贺天辰的态度,还是让王阳松了口气,他想,还好,你自信,我还真怕你,一直把付云白拒之门外,这姑娘有备而来,有些事,躲是躲不开的。
  不是这样—暗喜
  付云白以为会让她去业务部,没想到是到董事长办公室。不过,不是和贺天辰在一起办公,董事长办公室是套间,她在外间。
  付云白若无其事,只是从容的把办公用品搬了进去。态度和从前没什么分别。
  对于贺天辰的态度,尊重而客气,只是如此,有事就请示工作,无事就在自己的办公室,她的态度,到是合了贺天辰的审美,他不喜欢过于殷勤的秘书,他喜欢清静,这样挺好,
  只是贺一鑫经常会来,他来了,就看着付云白办公,付云白有时会他聊几句,态度和气,但不热情。
  不是这样—交往
  对于付云白,贺天辰挑不出毛病,人家总不能摆着脸,对贺一鑫张口即骂吧,贺一鑫这个人,只要他愿意,还是讨人喜欢的。一张娃娃脸,笑的时候,阳光灿烂,他的形象,让他沾了不少光,像付云白只是态度和气,已经很难得了。
  但是,随着频繁的接触,付云白发现,贺一鑫不像是个心机沉重的人,他本质上还是个热情的人。对人也和气,只是有些爱花钱,有些富二代的毛病,别的到也挑不出毛病来,于是付云白对他的约会,也三次去两次,每次看的出来,贺一鑫是真的欢喜。
  不是这样—分寸
  只是付云白极有分寸,单独相处,不超过晚上九点,就推说第二天上班,结束了约会。而且她几次都强调,把贺一鑫当弟弟看。而且不许贺一鑫喝酒,劝他,趁着年轻,学习学习。付云白的话,贺一鑫还能听进去,所以这段时间,都没怎么喝酒。提到学习的事,他一直摇头,他说,我为什么做业务,就是不喜欢看书。
  付云白说,做业务也要学个商学院呀,哪怕你进去听几节课,也是好的,开阔一下眼界也是好的,有钱花到正道上,接触一些商业精英总是好的。说到这里,她莞尔一笑,那里美女也不少。值得一看。
  
  不是这样—生日
  付云白生日,贺一鑫要替她庆贺,付云白说,我正好请几个同事,一起吧。
  生日那天,来的人不多,都是同事,云白说,她是外地人,这个城市还是第一次来,同事就是朋友。
  领导里,只有王阳,他转了一圈,送了生日礼物,是一只钢笔,大家失笑,王经理,这是几十年代的礼物,您真老土。王阳笑笑,我们七零后,都喜欢送钢笔。他到是不扫大家的兴,找了个理由,提前退场。
  不是这样—礼服
  付云白出场的时候,看的出来是精心打扮过了,穿了一件玫红的露肩晚礼服,上面有玫瑰花的图案,贺一鑫的脸色白了。
  贺一鑫上前,小婉,你回来了。
  付云白推他,小婉是谁,你前女友。
  许敏有些惊讶,难道付云白和传说中的谢小婉那么相像。
  
  不是这样—伤心
  贺一鑫推开付云白,转身而去,他的眼中有泪光,付云白有些惊讶。原来他对她,是有真心,并不只是玩弄和欺骗。
  贺一鑫离开了,大家有些扫兴,尤其是唐美娟,她打量着付云白,你真的和那个谢小婉那么像吗,付云白一脸无辜,不会吧,王经理从来没说过我长得像谁呀,我听办公室一个大姐说,谢小婉在公司上了两年班呢。
  许敏过来解围,可能是有一点像,美人吗,长得都差不多,反正是漂亮。
  后面的生日会草草结束。
  
  不是这样—车祸
  贺一鑫一个人喝醉了,因为今天司机把他送来参加付云白的生日宴,以来要玩到很晚,说好了,一会儿通电话,不知道他会提前离席。
  贺一鑫喝的醉熏熏的,不知怎的被一个骑电动车的给撞了,人家看他是一个醉鬼,就没理他,骑车跑了。
  贺一鑫感觉,头疼浑身上下都疼,他趴在自行车道上,有些茫然,好似看见谢小婉在微笑,向他招手。
  不是这样—养伤
  后来还是司机,打他的电话不通,打通了付云白的电话,云白只好说,他有事提前走了。司机挺急,后来贺家报了警察。
  贺一鑫伤得不太重,只是脸上手上腿上擦伤,只是看见他的时候,把众人吓了一跳,尤其是周静,几乎痛哭失声,后来在医院检查了后,她才不哭了。她问司机,付云白是谁,司机看看贺天辰,只好说,公司的一个女同事,今天生日请客,好多同事都去了。
  这时候贺一鑫喃喃的喊着,小婉,你回来了,为什么不找我。
  
  不是这样—伤痕
  周静的脸白了,她扑上前,轻摇儿子,一鑫,那个女人不会回来的,我向你保证,她再也不会打扰你的生活。
  贺天辰看看她,摇头。
  第二天,贺一鑫睡醒的时候,已经中午了,他感觉浑身疼,看见镜子里脸上的伤痕,吓一跳,周静数落他,你一个人喝什么酒,真是不懂事,要是破了相,看你怎么办,也不知道谁撞得你,真不像话。那条人行道,有些偏,也没摄像头。要不然,轻饶不了他。
  贺一鑫也有些后怕,他说,妈没事,小伤,我喝多了,可能是我自己摔的。
  
  不是这样—相见
  周静说,我不管,我和司机交待了,以后再有这事,我就解雇他。
  周静说,你今天不要上班了。
  这时候,有人按门铃,保姆开了门,她有些惊讶,谢小姐,然后她马上说,不好意思,认错人了。保姆心想,这个女人,还真像谢小姐,不过没有谢小姐漂亮和妩媚。
  付云白听说贺一鑫受伤了,她买了花,过来看看。
  贺一鑫听见动静,从楼上下来,看见付云白,非常的高兴,云白,你来看我了,我没事。周静也走了过来,她愣住了。
  不是这样—敌意
  付云白微笑,是呀,听王经理说,你受伤了,好些了吗。
  贺一鑫忙说,你坐,沈阿姨,给云白倒茶。
  周静走过来,她眼神冰冷,上下打量着付云白。付云白微笑致意,阿姨好。
  周静冷冷的说,你是谁。
  付云白解释,我是贺一鑫的同事,昨天是我生日,不好意思,贺一鑫受伤了,我才知道。
  周静还是冷了一张脸,原来是你生日,难怪呀。
  贺一鑫不满意了,妈,云白好意来看我,你不要这样子,周静看看儿子,压下了心中的愤怒与惊慌。
  
  不是这样—盘问
  
  你有姐妹吗。
  付云白态度诚恳,阿姨,我是独生女。
  周静的脸色好些,不过还是上下打量了一下付云白,冷冷的说,去公司多长时间了。付云白对这种审问的口气有些不悦,她微皱了眉,半年吧。
  周静冷笑,不错吗,半年就到董事家登堂入室了,家里经济条件一般吗,普通的小市民吧。付云白认真的点头,对呀,阿姨一猜就中,靠自己的能力吃饭,挺好的,起码不用干什么事都靠父母。我爸妈以我为荣。我是我们那里,成绩最好的孩子。
  不是这样—骄傲
  贺一鑫有些惊讶,他遇见过不少女孩子,很少有女孩子在母亲的讽刺下不失态的,付云白却态度平和,而且对于周静的讽刺,还非常的骄傲。
  付云白笑笑,阿姨,我是来看贺一鑫,我的同事贺一鑫,不是来看董事长的。
  周静有些气恼,这个姑娘非常的傲气,真不知道她骄傲什么。
  周静说,如果一鑫不是董事长的儿子,你还来吗。
  付云白点头,当然了,要不然阿姨可以试一下,把贺一鑫赶走,让他自食其力,看看,他有没有朋友。能不能靠自己活下去。
  
  不是这样—恼羞
  周静一时语塞,终于不耐烦了,你已经看过同事了,现在可以离开了。
  付云白走到贺一鑫面前,一鑫,你妈说的对,我看过你了,可以离开了,你早该告诉我,你家里人不欢迎同事来,我就不打扰了。以后,我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贺一鑫急了,云白,你等一下,我和你一起走。
  周静愤怒的上前,一鑫,你不许出去。你出去干什么,这种女人,你离她们远些,她们都是算计你,因为你是贺天辰的儿子。
  贺一鑫有些烦了,妈,从小到大你都这么说,我的同学朋友,让你赶走了多少,你不要那么势利好吗,我有什么好算计,除非我是傻子。是不是在你眼中我就是个傻子。
  不是这样—争吵
  贺一鑫本想换件衣服,身上的衣服有些皱了,可是母亲咄咄逼人,他干脆,拿起书包,云白,对不起,我妈有些过份了,我请你吃饭赔罪。付云白本想拒绝,可是看到周静,她突然微笑了,好。我们去吃饭。
  周静当然不让,上前拦住了贺一鑫。
  贺一鑫有些无语,妈我不是小孩子,你总不能不让我出门吧,我有我的朋友,我的世界,你不要一直干涉我好不好。小婉是这样,现在还这样,是不是按你的心意,和那些父亲生意上的朋友的孩子来往,你才让我出门,这才是势利。
  不是这样—晕倒
  小婉的名字,还是刺激了周静,尤其是听儿子说出。
  周静突然暴怒起来,不许你提那个狐狸精的名字,不许提那个贱人。
  付云白的脸色变了。她打量着周静,眼神冰冷。
  周静感觉到云白眼中的寒意,打了个寒颤,她和付云白对视着,终于她转了头,喊保姆,把这个所谓的同事,赶走,以后不许她进门。
  付云白转身而去,走到门边,又回头,一字一句的说,谢小婉这个名字,让你如此发疯,你是心虚吗,你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吗。
  周静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是这样—愤怒
  离开了贺家,付云白有些伤心,有些后悔,小婉,怎么会有人骂你是狐狸精,说你是贱人,你不是,你不是,付云白的眼泪掉了下来。
  小婉你究竟在哪里。我不相信你是出国,那天那个电话,你的声音,不像是出国,虽然人在机场。
  付云白叹了口气,贺一鑫不像是骗人,他可能真的是单纯。
  想起周静的话,付云白愤怒起来,周静,这事一定和你有关,我一定要查个明白。
  
  不是这样—冷静
  付云白对自己说,冷静,今天不够冷静,应该早一点离开贺家,现在不知道周静怎样了。她不是担忧周静,是不想现在把事情弄糟。
  付云白冷静下来,给贺一鑫发了个短信,阿姨身体好些了吗,对不起,我是一时气愤,请原谅。
  周静现在已经醒过来了,保姆量了血压,有些偏高,贺一鑫不得不照看母亲吃药,看母亲在卧室睡着了,这才离开。看到手机上的短信,他脸上露出了笑容。马上回复了短信,没事了,你别放心上,我妈是血压有点高,她一直这样,和你没关系。
  不是这样—面对
  付云白原来的想法,并不想直接接近贺一鑫,后来发现,在公司里,打听不到谢小婉的消息,有些人是新来的不知道,有些人是顾忌多多,这个名字成了忌讳。
  付云白想,与其绕圈子,不如直接从贺一鑫那里了解情况,这个人不像是心机深重的人,虽然有些公子哥的习气,但本质不坏。
  可是她不能表现出对此事对这个人的关心,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才能打听这件事,现在借了周静的事,到是有了询问的理由。
  不是这样—开口
  再见到贺一鑫,是两天以后的事。
  贺一鑫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付云白叹息,他到是心大。
  贺天辰听说了周静和付云白的冲突,不过到没提这事,只是和付云白说,我的妻子有些更年期,情绪不稳定,你不要介意,我们家还是不要去了,她那个人,经常让人下不来台,付云白点头,态度有些惶惑,对不起,我本来是看看一鑫,没想到会让阿姨那么激动,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见我就问三问四的,像审犯人。我有些生气,可能说了让阿姨不高兴的话,刺激了她。对不起。
  贺天辰叹了口气,心想,时间久了,看付云白和谢小婉越来越不像,到是第一面的时候,有七八分像。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吃饭

下一篇: 《   不是这样—不知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