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不是这样—不知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7-29   点击:


  不是这样—真相
  付云白默默的对自己说,周静就是个疯子。她是最了解谢小婉,那样一个美丽温柔善良的人,才不是什么狐狸精,这里面的事情,贺家的人一定知道,她一定要弄明白,事情的真相。
  付云白约了贺一鑫吃饭,到了现在,反而没必要躲着贺一鑫,欲擒故纵,弄僵了,反而不好,而且付云白发现,公司的人,要么不知情,要么知情不肯说,她又不能表现的太过关心了,到不如直接问贺一鑫更省事,她相信,如果贺家有一个人可以相信,也是贺一鑫。不知不觉的,她对贺一鑫也有了好感。
  
  不是这样—往事
  贺一鑫本来因为母亲的事,担心付云白会不理他了,没想到付云白约他吃饭,有些惊喜交加,马上答应了。
  贺一鑫先替母亲道歉,我妈有些神经质,总以为全天下的人都算计她,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不会欺骗她。付云白心中一动,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你爸爸呢,难道你妈,不相信你爸爸。
  贺一鑫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色,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天辰集团,其实是靠我外公家,才有如今的规模,我外公原来是银行的行长。我妈是银行信贷部的主任。
  付云白多少有些明白这个故事了。
  不是这样—故事
  贺一鑫对付云白极为信任,云白我相信你,连王叔叔都说你是个稳重可靠的人,不八卦,不事非,我和你说吧,我爸爸其实当年有个女朋友,都谈婚论嫁了,就是因为我母亲,二人才分了手,我母亲这个人,虽然有些嚣张跋扈,可是对我爸爸却是一心一意。后来那个女人和我爸爸来往,让她知道了,大闹了一场,那个女人是一个老师,后来我妈找人,让学校辞退了人家,后来我爸爸挺生气,要离婚,因为我妈怀了我,这才没离婚。
  付云白心中一动,那个阿姨后来离开了这吗。
  贺一鑫点头,应该是吧,反正后来这些年,没听我妈提过,要是人在这,估计她早闹腾。
  不是这样—好奇
  付云白到是沉住气,她要贺一鑫以为,她是关心贺一鑫家的事,而不只是谢小婉,于是她叹息了几声,说起来,那个阿姨也挺无辜,本来有个男友,没想到娶了别人。贺一鑫到公平,马上说,是呀,我也说过我妈,这事吧,不能全怪那个女人,人家也挺可怜,都是我爸爸,一面贪图我姥姥家的权利,一面和情人藕断丝连。是我爸爸的问题。
  付云白对贺一鑫到有了新的认识,他到是明白人。不像他的父母。
  她接着说,你妈妈那天,好像对我有敌意,是不是我像你的前女友。
  不是这样—不提
  提到了谢小婉,贺一鑫却沉默了,看的出来,他挺痛苦。
  到不像提父母的事,滔滔不绝的,他抓了抓头发,付云白发现,他为难的时候,就抓头发,现在就是这个招牌动作,叹了口气,不提也罢,一桩伤心事。
  付云白有些失望,不好操之太急。但不肯罢手,她要听真话,贺一鑫是最好的对象。
  一鑫,这件事,可能让你伤心,可是为什么,你妈比你的反应还大,而且她的意思,好像你的前女友人品不过关是的。
  
  不是这样—捍卫
  贺一鑫马上说,小婉是个好姑娘,我相信,她即使贪钱,也是好女孩子。不是我妈说的那样,我妈总以为,那些女孩子,是为了钱,和我在一起。我本来挺帅的一个人,挺有魅力,让她说的,我一无是处是的。
  付云白微笑,对呀,你就是一个帅哥,公司好多小姑娘都喜欢你,比如小唐,一直说你比明星还帅,可惜没上电影学院,要不然,不知迷死多少人。
  贺一鑫有些苦笑,我本来是想上的,可是我妈,死活不同意,为要我学经济,子承父业,不能让天辰集团便宜了别人。
  
  不是这样—主题
  付云白又把话题绕了回来,你妈是不是和谢小婉相处不好,不只是偏见的问题,好似她们之间有什么剧烈的冲突似的,你没想过调解吗,比如现在,她提起谢小婉,还是一脸的愤怒和轻视,好似人家怎么她似的。这样对你妈的身体也不好呀,你做儿子的没想化解一下吗。
  贺一鑫有些苦恼,我劝过,最早我爸爸也劝过,我爸爸还算开明,有一段时间,他都同意了我和小婉的事,可我妈坚决不同意,后来我爸爸也变了态度,也反对起来。我妈又和我爸爸吵开了,说我爸爸打谢小婉的主意,说了这句话,贺一鑫意识到了问题,忙说,我爸爸不是那样的人。是妈神经质,只要女的漂亮点,和爸爸接触,她都那么说。
  不是这样—惊讶
  付云白皱眉,是什么让贺天辰从支持到反对,贺天辰自己婚姻不如意,想要支持儿子,可以理解,贺家现在不需要靠什么联姻了,愿意让一鑫随心如意。那么后来为什么他又反对了呀。
  付云白不太相信贺天辰会对谢小婉有什么想法,感觉不太可能。
  付云白马上说,对呀,我也相信贺总不是那样的人,是你母亲多心了,不过这样多心,夫妻多伤感情。
  贺一鑫马上说,对呀,我就这么劝我妈,她不听,说我傻,说小婉就是狐狸精,没安好心。
  不是这样—失望
  可是再提谢小婉,贺一鑫就不提了。
  付云白只好换了话题,可是心里有不少疑惑。
  付云白匆匆吃完了饭,找了个理由先告辞了。
  贺一鑫心情有些复杂,不过母亲身体不太好,他不好意思喝得大醉,只好先回家了。
  家里一样的安静,父亲照例在书房,母亲在二楼,保姆上来问他吃饭了没有,贺一鑫感觉这个家里,只有保姆,还知道问他吃没吃饭。
  不是这样—失眠
  其时对于贺一鑫来讲,到是喝醉了,能马上入眠,一梦到天明,现在清醒着,反而睡不着,他的眼前又出现了小婉的笑容,他一直有个疑惑,明明小婉已经答应了和他结婚,可为什么又反悔,小婉说,因为她比他大,感觉不踏实,可是大了四岁,真的很大的差距吗,可是为什么谈恋爱的时候,她不介意呢。
  贺一鑫隐约感觉和母亲和父亲的态度有关,父亲为什么后来又变了态度,是母亲的意思吗,他知道,这个家里,表面上是父亲做主,可是所有的事,最后都是母亲说了算。他有些烦躁,起身到了窗前,院子里的花木,在月光下若隐若现。
  不是这样—抽烟
  贺一鑫看见院子里有火光时隐时现,他仔细的张望着,原来有人抽烟,他想一定是父亲。
  果然父亲的身影出现在月光下,贺一鑫叹了口气,现在他发现,父亲也是个可怜人,他会不会后悔,当年的选择,选择了母亲,这些年,他能感觉父亲和母亲的关系越来越冷淡。可是他们不会离婚,因为天辰集团,到不是因为他,贺一鑫苦笑,自己在他们心中,也不如天辰集团重要吧。
  贺一鑫在这个时刻,突然感觉自己和父亲都是孤独的。
  他离开卧室,到了院子里,想陪陪父亲。
  不是这样—电话
  贺一鑫穿的是拖鞋,声音很轻,因为是夜里,他不想吵醒母亲,特意又放低了声音,他到了花园,正准备走近父亲,却听见父亲的手机响了,声音极小,只响了一声,父亲就接了电话,他的声音格外轻柔,一鑫从来没有听见过父亲这样的声音,好像换了一个人。
  一鑫听不太清电话的内容,只听见父亲的几句话,你多注意身体,别想太多,不要省钱,多照顾自己,有时间了我去看你。最后是父亲温和的声音,你听话,听医生的话,好好吃药,早点康复。
  不是这样—沉默
  父亲挂断了电话,他一个人站在那里,虽然黑暗中贺一鑫看不清他的面容,可是能感觉,父亲和平时不一样,现在的父亲,周身散发着温暖的气息,不再是冷若冰霜,他犹豫了,可能父亲并不孤独。
  贺一鑫轻悄悄的转身,不去打扰他。
  自己到有些失落。
  路过母亲的房间,他听见母亲的声音,母亲居然也和人通电话,她的声音不小,一鑫听见了,母亲在讲,你好好给我调查那个付云白,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和那个小贱人,长的那么像,是不是她的姐妹。
  不是这样—上火
  贺一鑫愤怒的走近房门,手按在了门上,要推门的一瞬间,有人轻拍他的肩膀,他惊讶,回头看见父亲,他用手示意他离开。父子二人进了书房,父亲关好门,书房的门是特意加厚的,这里说话,外面听不见。
  父亲的表情,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疲惫,没了刚才的柔和。贺一鑫恍然如梦。
  父亲说,不要打扰你母亲,她要干的事,没人拦得住,随她折腾吧。
  贺一鑫不高兴,爸爸,你这样算是什么,付云白是公司的员工,你和母亲有协议,她不能干扰公司的事,这样影响不好,上次的事,让人力部大换人,还不是笑话吗。
  不是这样—平静
  贺天辰的表情平静,那都是小事,不会动摇公司的根基。贺一鑫不服气,爸爸,你们以为换人就完事了吗,换的人越多,外面的非议越多,真的不在意公司的形象吗,众口铄金。
  贺天辰居然笑了,这个成语用的好。你应该和你妈说说,可惜她全不在意,我能如何,我又不能离婚。
  贺一鑫叹了口气,爸爸,我妈也是在乎你,在乎这个家,你花点时间和心思,哪怕是敷衍一下,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
  不是这样—责任
  贺天辰冷笑,怎么敷衍,她多少年没去过我妈那里,我妈多少年,没进过这里,一鑫,你要我怎么敷衍,她既然瞧不起贺家的人,何必当年嫁我。
  贺一鑫无语,母亲是有些过份,从不许贺家的人上门,有事到公司找贺天辰,他不好说什么了。可又不肯放弃,可是爸爸,哪怕是这样,你也要努力些,不然,我妈这样子,太极端,不知干出什么事。
  贺天辰叹了口气,一鑫,你长大了,要承担起责任,世间最亲不过是母子,你要多照看她,不要总是出去喝酒,多陪陪她,只有你,才是她的儿子。
  不是这样—茫然
  贺一鑫感觉父亲这话有些奇怪,可又不知道怪在哪里,他转回话题,那云白的事,怎样,我不希望云白生气。
  贺天辰看着他,你很在乎她。
  贺一鑫马上说,她是无辜的,而且她脾气大,受不得委屈,一生气,走人怎么办。
  贺天辰若有所思,你对他,是真心的,还是因为她长得像小婉。
  
  不是这样—不知
  贺一鑫一愣,父亲很少这样和他谈话,推心置腹的感觉,他认真的说,我其实不知道,她们的性格不像,气质也不像,可是,又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也奇怪。
  贺天辰叹了口气,付云白是一个冷静的人,她有主意,你可能是自作多情了。
  贺一鑫摇头,不会吧,她现在对我有好感了,也乐意和我相处了。只是我妈太不省事,总是干涉我的事,现在又要找人查她,真是麻烦。
  贺天辰看着儿子,你妈那里的事,我来解决,你好自为之吧,你不小了,对公司的事上点心,不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
  不是这样—默契
  贺一鑫马上说,好的,爸爸,我一定努力,不过你说话算数,我妈的事,你搞定,不要让她胡闹,得罪云白。
  贺天辰点头,我的事,我办好,你的事,你做好。
  贺一鑫离开了书房。
  脚步轻松了些,路过母亲的房门,屋里的灯已经关了,他希望母亲睡个好觉。梦里不再有烦恼。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不是这样—面对

下一篇: 《      不是这样—人选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