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青春向阳花—妥协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7-16   点击:


  
  青春向阳花---孤立
  贺明明聪明的孤立了吴云。
  她太清楚吴云的骄傲了,骄傲的吴云不愿意对何继假以词色,可是贺明明肯,她左一声大哥,右一声大哥,何远波先就满意了。何继表面上也要客气三分,有这三分就够了。
  吴云总算不针对何继了,起码表面上,可是像贺明明那样亲热的和一家人一样,吴云实在做不出来,对了何继,她总是会情绪失控。
  只好沉默。
  饭桌上大家说说笑笑,吴云一个人冷了脸,总感觉不好受。
  青春向阳花---忽视
  现在贺明明采取忽视吴云的态度,吴云不和她讲话,她就装没看见她,当了何远波和何承的面,她会客气几句,只单独的时候,她就置之不理,她现在想,反正吴云讨厌她,她犯不上再摆一张笑脸。
  吴云终于明白,她犯了个错误,她的敌人本来只是何继,现在贺明明也反对她,是她自己树立另一个敌人,她又不能操纵何承离婚,那贺明明就是何承的媳妇,这是事实。她感到无力。
  被众人忽略的感觉,很不爽,曾几何时,这个家是她的主角,那时候多好,儿子老公都看她的脸色,现在,她要看人家的脸色,这一切,从何时变了。这个变数就是何继和贺明明。
  青春向阳花---联络
  吴云仔细权衡一下,贺明明的矛盾是内部矛盾,而何继的矛盾是你去我留的根本性矛盾,当然也心里以为,贺明明原是配不上何承的,何承长得高大帅气一表人才,又是富二代,贺明明除了模样漂亮,人也势利以外,有什么优点,可是目前的情况之下,总不能有两个敌人,最后决定,缓和与贺明明的关系。
  贺明明现在学聪明了,她在何家立足,还是因为何承,其实何承要是争气些,就更好了,不过,如果完美的何承未必会喜欢她,比如何承如果一心在事业上,也许会接受吴云的建议,娶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
  青春向阳花—惊讶
  贺明明现在和何承出双入对,一副恩爱模样,她对何承现在是哄,不再是指责,尤其是公开场合,决不象从前那样批评何承了。自己到是报了个财务学习班,这是李阳的建议,既然人在财务部,总要学习一些基础知识,要不然人家会笑话她。虽然那些内容学来不易,她不是李阳,天生一副学习的头脑,不过,她现在到是认真的听课,也劝何承一块学学,别的不学也罢了,总要能看懂公司的报表,不让别人笑话吧,尤其是何继在那比着,何承勉强同意一块学习。这让何远波大喜,夸赞贺明明。
  何继对这个兄弟,到有些刮目相看,没想到绣花枕头,也有上进的一天,虽然那些内容,他早就精通了,可仍然有些惊讶。
  青春向阳花—拉拢
  儿子上进,吴云总是欢喜的,现在想想,贺明明总算知道好歹,能督促何承上进,她半是忌妒,半是欢喜,一再提醒自己,对贺明明客气些,为了表示友好,特意送了贺明明一套首饰,不算名贵,也比较值钱了。
  贺明明自然表示感谢,她表面上现在学会了敷衍,对吴云也保持了对长辈的态度。不过私下里,二人没什么话讲,这天吴云约她去做美容,她本想拒绝,毕竟不想和她单独相处,可是吴云那么热情,何承在一边看着,贺明明文雅的笑笑,主动上前挽了吴云的手。
  青春向阳花—受罪
  结果全程敷衍下来,贺明明只感觉到累,二人话不多,不过这在吴云已经难得了,她感觉给足了何承面子。贺明明到是极有礼貌,二人没的可聊,干脆不聊天,只是偶尔客气两句。
  回了家,贺明明问保姆何承呢,保姆说和朋友吃饭去了,可能回来的晚些,不要等他了,贺明明皱眉,不过没说什么,也没打电话,只是发个短信,让他少喝酒,注意身体,表现极贤惠。
  贺明明对着镜子卸妆,心里叹了口气,对着自已的丈夫,也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青春向阳花—香水
  不知道何承几点回来的,贺明明现在准时上班,早上醒来的时候,何承在沙发上睡着了,衣服上有浓重的香水味,何承全无知觉的样子,贺明明恼火,推了他几下,看他不醒,闻了闻他身上,那香水味让她皱眉,可是她不得不忍耐了,忙着洗脸上班。
  在单位里,经过贺明明的努力,她的人缘还好,人不拿大,对于普通的员工,都极客气,也舍得送她们小礼物,所以前台行政呀,有什么事都会告诉她一声。
  青春向阳花—业务
  贺明明争取到了旁听会议的资格,有些内容她听不懂,就一一记下来,散会后找人询问,开始人家不愿意告诉她,不过她一张笑脸,人又诚恳,时间长了,也有人指点一下,贺明明现在懂了不少名词,也知道了公司的的重点业务还是化妆品这一块。
  贺明明发现了,何继一直申请做化妆品业务的负责人。
  何远波一直没同意。
  
  青春向阳花—质问
  晚上回了家,看见何承在镜子前敷面膜,她有些厌恶,一个男人,那么保养自己的一张脸,她问何承,你昨晚几点回来的。何承心虚,也没太晚,喝酒喝多了。贺明明扬眉,是吗,喝酒喝出了香水味,到是奇了。
  何承摇头,没有吧,是有个朋友带了个女士,估计是她喷的香水太多了。
  贺明明看他不承认,证明他有所顾忌,情况不算太糟。她说,好了,我相信你,你有分寸,所以你出去应酬,我从不干涉。
  青春向阳花—放松
  何承这才松了口气,就怕贺明明不依不饶,不过还好,现在的贺明明态度比从前好多了。
  贺明明说,你上午又请假,又没开会,大哥一直争取去化妆品部,你也有个积极的样子好不好。
  何承不说话,他不爱听这个,做样子也不愿做,不过是何继的优秀,比得他不得不上进些。
  他说,要是何继没出现,我的压力就少多了。
  贺明明瞪他一眼,说这有什么用,你妈虽然有时候专制些,可是为你好。你不能太胡闹了,表面总要装一下。
  青春向阳花—教育
  何远波把何承叫去批评了几句,我看了你的出勤,最近有些不象样。
  何承马上说,我知道了马上改。
  何远波看他答应的痛快,只好说,别口头答应,出了门什么都忘记。
  何承马上说,当然不会了,你放心,看我行动。
  接下来,何承又讲,爸,你再给我点零用钱吧,那张工资卡不够用。
  何远波恨铁不成钢,只好说,我和财务部说一声,以后每月给你加一万。
  
  青春向阳花—任务
  贺明明知道,何家的二位老人,都会盯着何承,所以她现在到不似从前那样,死盯紧着他,免得他有了逆反心理,他要出去喝酒,就去吧,她不再跟着,有时候半夜回来,有时候天明回来,她都只是关心他的身体,以柔克刚,不在大吵大闹,让别人看笑话,她现在是一副温良的样子。上班下班,在家有时候下厨房做几道何远波爱吃的菜。
  日子就这样吧,贺明明告诉自己,重点是强大自己,了解公司的业务,不能总象个门外汉似的,每次开会和听天书一样。
  她的计划是,能听懂每次的会议,弄清公司的业务,有一天,能参与其中。
  
  青春向阳花—力捧
  向文静不喜欢这么高运转的日子,现在她的那些喜好,都不得不让步,下午喝咖啡,晚上听音乐会,有时候去跳舞,假日去旅行,这些都没时间了。那些会议,那些客户,挤压了她的时间。
  她本来有商业的底子,到是能进入角色,可是她不热爱这些,以前都是哥哥在弄,她还是消遥的小公主,现在日复一日,她不能承受了。可是面对母亲,她开不了口。她和董思成诉苦。这一段日子董思成过的也艰难,他虽然做了副总,主抓业务,可是不服气的人多的是,流言满天飞。都说董思成的形象是不错,可也不是小白脸呀,如何就把向文静迷得晕头转向,不过几个月下来,也承认董思成有能力。
  
  青春向阳花—-流言
  董思成是白手起家,知道挣钱不易,他能忍耐,当作听不见就罢了,有人当面讽刺,他也只是一笑了之,不急不怒,一派泰然,为了改变自己的形象,他特意让何小芹来接自己下班,在人前秀恩爱,他打造的形象是实力上位,和向文静是合作伙伴关系,毕竟他带来几个业务员,这些人都从扬威广告得了实惠,平台大了业务好做了,腰包鼓了,扬威广告的提成比鸿远高不少,董思成在自己的权限里,尽力帮他们站住脚。他们投桃报李,一直在下面替董思成解说,董经理夫妻恩爱家庭和睦,和向文静就是业务关系。
  虽然说此,还有人故意说酸话,向文静是置之不理,她现在根本顾不上这些。董思成是一笑了之,他明白,他现在这样做就够了,不用太介意,某种方面流言也帮了他。
  青春向阳花—-权力
  董思成建议向文静,抓大放小,毕竟扬威广告有自己多年实施的制度,有些小事,不用过问,交给部门经理就好了。
  向文静的重点是抓住业务,不让本年度的业绩下滑太多,业绩肯定受了影响,只要不是太大,大家都会有信心。
  向文静这才松口气,你说的对,有些事,我只能先放一放。
  董思成建议她责成审计部门做常规的审计,人力部门加强纪律监督。
  青春向阳花—-正规
  公司的秩序有些好转。
  向文静得到了母亲的表扬和肯定。
  陈慧搬到了开发区之后,只是节假日回来看看小天,真的不参与公司的事,当然了股份的事尘埃落定,她不是个有野心的人,现在尽量躲着陈强,贺依兰明白,没有陈慧的支持,陈强闹不出什么。陈强去公司找过向文静,向文静让秘书打发了,向文静的回复是,私事他们俩没关系,公事找业务部门。陈慧是她嫂子,陈强什么也不是。陈强想闹腾,保安礼貌的请他出去。
  陈强对向文静大有意见,说向文静抢班夺权,坐享其成,六亲不认,弄得公司的人,私下说向文静挺无情的。
  青春向阳花—开会
  向文静开了一会中层会议。
  向文静公开表态,公事放到桌面上来,私事在公司以外议论,如果在有人胡说八道,严肃处理,以诽谤公司领导为由直接辞退,希望大家把心思用在工作上,扬威广告现在是过渡时期,请大家共渡难关。
  向文静在会议上通常不发言,但这次她强硬表态,做事要规范,做人要有底线,有些人,恶意散播谣言,请大家关注自己的职业生源,不是领导的私事。她强调,我本来就是公司的股东,这点从公司成立之日就已经确认,我坐这个椅子,是完全合规的。
  青春向阳花—高压
  此后向文静在公司的会议室和走廊上、大厅安装了摄像头,她说我尊重大家的隐私,安装摄像头的地方都是公开的场合。
  大家这次居然没议论了。
  董思成伸大拇指,文静厉害。
  向文静摇头,我本来想大家和和气气的,不想这样,可他们欺人太甚,一直拿我做文章,我不可能一退再退,现在只是警告,如果还有人这样,我直接开除。
  青春向阳花—渡假
  向文静要渡假去。
  她的安排是业务上的事,全由董思成负责,财务由贺依兰负责。她和贺依兰特意沟通了一下,贺姐,我相信你,这点我相信我哥的眼光,他肯重用你,证明你的能力和工作态度,都完全胜任这个岗位。董经理是做事的,请你多配合他。
  向文华对人极好,但很少表扬人,向文静相反,她擅长用这个武器,贺依兰听了,果然很欢喜,谁不希望领导肯定。
  
  青春向阳花—渡假
  苏桂荣本不乐意向文静渡假,她说,你哥从来不出国旅行,一心扑在公司里,你看你,才几个月,就要出去旅行,这一玩,快一个月了。
  向文静撒娇,妈,我不是我哥,我哥是喜欢工作,我是应付呀,要不是为了这个摊子,我以前什么日子,现在什么日子,我要出去玩,好好玩,忘记了工作,要不然我会疯掉的,妈,你可怜可怜我吧。
  苏桂荣心一软,这个女儿,自小娇生惯养,没吃过苦,看看现在,下巴尖了,人也瘦了不少。
  青春向阳花—照看
  向文静说,妈,要不然你和我们一起去吧。
  你们,苏桂荣一愣,你和谁。
  和我嫂子呀。
  苏桂荣惊讶。
  文静解释,妈,我嫂子还算知趣,现在一直躲着陈强,我们对她总要好些。
  苏桂荣不喜欢陈慧,原来如此,现在依然,不过向文静说的对,陈慧总算知趣。
  青春向阳花—妥协
  苏桂荣想想,算了,只要她没改嫁之前,不妨走动一下。
  毕竟她是小天的母亲。如果陈慧和向家抢小天的抚养权,还真是个问题,她毕竟是生母,小天现在年纪小,很可能陈慧获胜。她明白,陈强之所以还在闹腾,就是打这个算盘,他认为向家为了小天,肯定会妥协,如果陈慧站在自己这一边,大家省事。
  苏桂荣点头,好吧,你和她多接触吧,她是小天的母亲,对她客气些。别让她犯糊涂。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青春向阳花—发现

下一篇: 《 青春向阳花—拉拢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