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青春向阳花—发现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7-16   点击:


  青春向阳花----热情
  李阳不是个多心的人,不知周姨为什么如此,也没时间多想,其时贺依兰没想找她,她没做过相关的复核,有些地方还要交待一下,她本想让周姨弄,可是周姨是这的元老了,和苏桂荣又有些远亲,人家不主动,她还真不能支使她。只好挥手让李阳过来,大约介绍了一下规则,和复核的标准,这一讲解,就过了半小时,也不知道李阳听懂没。贺依兰没时间了,只好拿出上个季度的表格,让她参照一下,对应关系。
  贺依兰匆匆离开,去开会了,她要参与每季度的业务会议,了解业务部的进展情况。
  看着贺依兰走了,李阳也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她做事细心,没有急于对表格,而是把上个季度的表格对照了一下。
  
  青春向阳花----劝告
  李阳这一忙,一直弄到了下班,不知道贺总是不是急于要,于是决定加班。
  李阳到了杯茶,休息一下酸涩的眼睛。
  窗外都是下班的人,有些羡慕,有些无奈。
  周姨叹了口气,没有和大家一起走,她拿起那张表,李阳先是复印了一份表格,这样自己好做标记,在复核过的数据后面,打了个对勾。
  周姨点头,这小姑娘还算认真。
  
  
  青春向阳花---真心
  周姨认真的对了一下,又指点了一下李阳,看李阳做得有模有样,心中非常满意。
  李阳弄好后,让周姨看了看,看到周姨点了头,这才放心。
  马惠莲一直教育李阳,同事之间的帮忙不要以为是应该的,人家不是你老师,没义务教育你。你以为是应该的,下次就没人管你了。
  李阳诚挚的邀请周姨吃晚饭。
  周姨看看表,过了饭点,就点头答应了,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吃了晚饭再回去。
  青春向阳花—复杂
  周姨看小姑娘忙前忙后的点菜,又给她倒茶,心中赞许,这年头懂事的小姑娘不多。都是滑头的多。
  二人慢慢的吃,边吃边聊,周姨说,李阳,你是不是奇怪,大家为什么不愿意做复核。李阳点头。周姨说,这是给董事会的表格,一点不能出错,复核也要承担责任,出了问题,是要扣奖金的。咱们这都是死工资,只有个季度奖,如果这个表格出了问题,奖金直接扣完,可是做对了没奖励,贺总是经理,这是她的事,可别人没这个义务,所以大家都躲着。
  青春向阳花—这样
  李阳这才明白。
  她感激的谢了周姨。我不知道这个规矩,不过我这次做了,要是下次贺总派我,我也只能继续做,我是新来的,不好推脱。
  周姨赞叹,你到是个老实孩子。
  李阳笑笑,唉,怎么会有这个规矩。
  青春向阳花—心情
  李阳的心情并不灰暗,反而挺高兴,她愿意学东西,增加自己的工作经验。她感觉贺依兰的水平不弱,出错的概率不大,她对贺依兰有信心。
  周姨看这小姑娘老实,到是愿意指点她,她说,给你个验证的规律,你以后用这个方法验证,应该没问题。
  李阳非常高兴,谢谢您。
  她感觉还是好人多。
  青春向阳花—路遇
  回到小区,已经不早了,路过花园,突然想进去转转。
  路灯下,能看清花园里人很少,李阳走进去,听见有人喊她,回头一看,是明明。
  看见明明,李阳热情的上前,有些欣喜,你在这呀,吃饭了吗。她奇怪,自己怎么这么问,有些不好意思。
  明明知道李阳,没说什么,有些感叹,能关心别人吃饭没吃饭,也是好意。
  
  青春向阳花—家事
  明明叹了口气,吃什么饭,我真没胃口,我以为何承会给我打电话,或者来接我,可是居然这一天都是清静的。
  李阳说,可能他今天忙吧。
  明明叹了口气,忙什么,他要是忙到好了。一天到晚不务正业,还不能说,说几句,就发少爷脾气。我真是受够了。他妈又总怪我,不能管住她儿子,她到成了甩手掌柜,她儿子自己管不了,指望媳妇管,这叫什么事。
  李阳安慰朋友,明明,大家都是成年人,何承比你还大几岁,也有自尊心,你看他母亲都知道管不了,才推到你身上,你不可能当真,要好好劝,不能来硬的,指责是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方式,都要面子。
  青春向阳花—醒悟
  明明点头,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压不住脾气,原来不急,最近火气特别大,和他闹了几次,他还不乐意了,说这是何家的事,让我少管。我就生气走了。
  李阳知道,心里有委屈说出来就好受了,就拉了明明的手,你看,你也知道自己火气大。其实人家何承原来的日子挺消遥的,遇了你,才多了那么多的顾忌,也算是看重你了。
  明明点头,是呀,他比起我刚认识那会儿,还算进步了,现在,起码天天在公司晃一圈。可惜比他哥差远了。
  
  青春向阳花—相处
  李阳说,有些人不能对比,他们不一样的生活环境,怎么能一样的性格呢。
  贺明明叹了口气,生活真麻烦呀,本以为嫁得如意郎君,没想到,不过是进了另一个坑。依然不省心。李阳笑笑,算了吧,你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
  贺明明苦笑,我以前特别在意别人的眼光,现在才知道,日子要自己过,别人的羡慕有什
  么用。
  李阳点头。
  贺明明关心朋友,你怎么样,有合适的吗。李阳摇头,没有,看缘份吧。
  
  青春向阳花—盘算
  贺明明回家的时候,心情好了些,有了胃口,自己到厨房热了饭,母亲这才松了口气,开始继续唠叨模式。明明,你还是回家吧,在娘家算什么,你呆的时间长了,左邻右舍又要看笑话。多不好!我这几天,都不好意思在院子里转悠,怕人家问你,为什么回来。
  贺明明有些烦躁,我的事,你别管,你要是这样,我住酒店去。
  母亲只好不说话了,这孩子不听劝,真不让人省心。
  母亲给何承打了个电话,我家明明这几天吃不下睡不着,你们怎么了。何承到还礼貌,妈,你放心,我过两天去接她,我这几天出差。
  青春向阳花—僵持
  何承本来想过去接媳妇,可是吴云拦了他,别惯你媳妇的毛病,一生气回娘家,还小孩子呢,不成熟。
  何远波到是公道,明明也是为了何承好,你这样子,以后明明可不管何承了,你别后悔。
  吴云不以为然,管也不是这样管,老公的面子要给,好不好,这个贺明明,小门小户的孩子,还脾气那么大,以为是公主吗。
  何承这次也有些生气,贺明明当了全公司的人指责他,他从小到大没受过这个委屈,自然不愿意低头了。
  
  青春向阳花—上班
  贺明明这次想通了,自己的方法可能有问题,不过她不打算妥协,她照常回办事处上班,见了何承,并不说话,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下班了,约了同事去逛街,何承到有些不解,既然贺明明回办事处了,为什么不理他。
  一周过去了,贺明明有些沉不住气了,何承也有些难受,可是母亲告诉他,这一仗至关重要,关乎到他的地位。
  贺明明估计和吴云有关,她叹了口气,这个婆婆,从来都是这样,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青春向阳花—低头
  贺明明在母亲的催促下,终于低头。
  下班的时候,她主动坐到何承的车上,何承心中暗喜,贺明明装作没事人一样,今天有个酒店开业酬宾,我们去那吃饭吧,何承马上点头。
  何承还算机灵,在路边的花店里,买了玫瑰。
  贺明明接了玫瑰,心中酸涩,从前何承送的玫瑰,都是蓝色妖姬,现在好,路边花店里的玫瑰就打发自己了,自己还要装作一脸喜悦。
  青春向阳花—抬头
  二人吃了饭,又看了电影,回到家,看见吴云,贺明明这才真心的笑了,她就要气气吴云。贺明明主动给吴云打招呼,妈,你没睡呢,我和何承一玩起来,就忘记了时间,抱歉。
  吴云心中恼火,可是当了何承的面,不好说什么。
  贺明明心想,以后不能轻易闹离家出走,白让吴云得意了几天。自己回了家,灰头土脸的,还要自己回来,有什么意思。
  是应该学习一下吴云。自己和何承好歹是原配,不像吴云还要面对何继。何继,贺明明想,这招棋要是用好,到是对付吴云的利器。
  青春向阳花—主动
  贺明明知道公公希望自己夫妻俩和何继友好相处,既然如此,何不演出好戏。
  贺明明私下劝何承,当了爸爸的面,要给哥哥面子,他老人家岁数大了,不能总生气,都是亲骨肉,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们兄弟不和,不是让他为难吗。孝顺,不能眼里只有妈,没有父亲呀。就算你生气,大不了离了爸爸,再摆你的臭脸,要聪明些。
  何承一想也对,总不能惹父亲不高兴吧,说起来这个家里,母亲太厉害,还是父亲好。对于何继唯一的愤怒是,他总是他的榜样。
  青春向阳花—气氛
  由于何承的主动修好,在何远波面前,兄弟俩到是和和气气,有时候何承还特意向兄长请教一些公司的问题,何远波很安慰,对何承的印象好了不少。
  何继明白,这个兄弟就是个花花公子,闹不出什么,到是吴云不可小视,公司里吴云安插的人不少,现在好多部门故意为难他,都是吴云的授意。
  贺明明现在是笑脸迎人,打扮得漂漂亮亮,完全是一副青春美少女的样子,对于公司的同事,她是特别的客气,对于领导层的人,都极尊重。
  青春向阳花—暗怒
  吴云看儿子和何继说说笑笑,就满肚子火,可是当了何远波的面,只好忍耐。
  吴云教训儿子,你是我生的,有没有点骨气。
  何承不解,这和骨气有什么关系,那是我大哥,再说,也要给我爸爸面子,总不能让他对我失望,那样只会对我哥更好,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还不如明明。
  
  青春向阳花—发现
  吴云突然发现,这是贺明明的主意,似乎也有道理,何远波最近一直夸赞儿子长大了不少,懂事了不少,取得丈夫的好感自然也重要。
  吴云有些心酸,儿子还是听儿媳妇的话,这个家里,似乎她被孤立了。何远波最近对她极冷淡,
  何承看看母亲,妈,我劝你一句,有时候要敷衍一下大哥,给父亲点面子,这点城府你都没有吗。你是大人,也是长辈,有个长辈的样子,别人才不好挑你的毛病。
  吴云被儿子教训,脸黑了下来,摆摆手,你走开,我自己想想。
  冷静下来的吴云明白,有些事她不能改变,比如何继的存在。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青春向阳花—复核

下一篇: 《 青春向阳花—妥协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