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满天星----同在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3-22   点击:


  满天星----沉默
  程宗扬说话一向简洁,而且只讲一次,多么重要的信息,也不会重复,这性子一惯如此,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让人生气,比如现在,彭先生举棋不定,程宗扬再解释一下更好,可是他不说话了,他安静的站在那里,如果彭先生不开口,他站一夜也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他也不是没站过。
  姚黄看着丈夫有些气闷的表情,有些好笑,自己的学生,有什么好生气的,十几年,他的性格他不知道!
  何苦致这个气,让程宗扬说什么,人家有女友,那个马水仙也不是什么仙女,程宗扬又没被迷住,马家的势力再大,程宗扬没放在眼睛里,程宗扬是明白,进了马家,就会和马江河为敌,何苦。在马江河和督军之间,程宗扬把票投给了少壮的大公子。而不是嚣张跋扈的马督军。
  满天星----归来
  这时候外面突然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姚黄一愣,马上明白是马可仁回来了,他被彭先生外派了,做什么事,彭先生不提,姚黄也没问。一去有好几个月了。少了他,这彭园清静了不少,现在想想,他的闹腾有闹腾的好处,比如现在,他出现的正是时候。
  彭先生也明白了,他站起身,到不是迎接马可仁,是有些放松,他也坐烦了,对着程宗扬有些无力的感觉。
  马可仁一进门,也是先喊了干妈,然后说,干妈,我给你带了好多衣料首饰,交给沈姐了,您回头看看,我这次是不是有眼光了。
  此时气氛马上变了,有些家常有些随意,程宗扬也放松了些,他和方可仁的个性相反,此时恰恰需要方可仁的出场。
  
  满天星----转机
  方可仁来了,姚黄借机说,好,我去看看,你孝敬我些什么,不要乱花钱,也不说存个老婆本,等你想结婚的时候,有你急的。方可仁憨憨的一笑,尽显老实,可是程宗扬明白,方可仁手里不缺钱,好几个地方,都有房产。方可仁出身江南乡下,对做生意却不感兴趣,对于买房置地却是极为热衷,可能是弥补方家被族人拿走的土地。
  方可仁然后恭敬的叫了干爹,然后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双手递给彭先生,彭先生打开看了看,然后放到柜子里,程宗扬在想,方可仁这次外派,走得匆忙,回来也匆忙,这个点,他还是先到了彭园,可知机密,自己适宜不适宜在这里。
  他看了看彭先生,想着如果彭先生开口问方可仁什么,自己马上找个理由出去,刚才走神了,应该和师母一同出去。
  满天星----表态
  彭先生神情挺放松,可能是事情办得顺利。
  方可仁用眼神给程宗扬打招呼,彭先生注意到了,到是没介意,坐回椅子,他不喜欢坐沙发,感觉那些东西,不牢靠。
  彭先生问方可仁,听说马彭联姻的事了吗,方可仁一愣,看了看程宗扬的表情,以他对程的了解,程不会喜欢马家千金。
  他不能说不知道,显得他太不关心家里的事,他不能说全知道,好似他在外,还安插了人打听消息。
  他犹豫了一下,从报纸上看到了,是流言吧。
  彭先生反问,如果是真的呢,你们三个,谁合适。
  方可仁心的话,我讲什么,我是不合适,我要找一个大美人,马水仙不成,我对当驸马低三下四没兴趣,重点是马家也看不上我,打打杀杀的人,他们多的是,他们需要的是程宗扬这类的。
  可是明知程宗扬不乐意,自然不好提,无故得罪他干什么,他对程宗扬的感情复杂,他知道张松涛压不了他,别看他是彭家的亲戚,可是程宗扬比较麻烦,程是无心和他争,若有心,早压他一头。
  当年枪林弹雨,他和他,生死相依,当时少了哪一个,另一个也活不了,让他给程宗扬下绊子,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满天星----东引
  他想了想,张松涛不在这,拿他开开心。
  他说,我感觉三弟比较合适,年纪相当,只比马小姐大两岁,也长得好,是典型的小白脸相貌,最招女人喜欢。而且又是您的亲戚,和马家说起来,比较合适。
  彭先生气乐了,你小子胡说八道,再这样,让你去。
  方可仁马上大笑,干爹,你要是让我去,刀山火海不皱眉。
  彭先生反问他,让让娶督军的女儿,到成了刀山火海,不学无术。
  程宗扬明白,他这样沉默,反而被动。
  他上前一步,老师,都不合适,这种联姻,本身就于我们无利。
  方可仁愣了一下,心想,也就是程宗扬了,换他和张松涛都不敢这么和彭先生讲话,彭先生花费了几月运作的事,他说是错的。
  满天星----薄怒
  彭先生重重放下茶杯,看了看程宗扬,你师母不在这,你有点分寸。
  程宗扬看了看彭先生,不再说话了。
  方可仁半是妒忌半是钦佩,人家的分寸,就是沉默,这他做不来,让他陪着程宗扬在这请罪,他是不乐意,可是扔下老二,自己借机溜走,他终是做不出来,不知为什么,不见程宗扬,有些事有些话,他能做,见了他,他真的对他有些兄弟情份,见不得他委屈,见不得别人为难他,哪怕那个人是彭先生,他也有些不爽。
  方可仁上前一步,拿了彭先生的茶杯往里面倒茶,他一向粗枝大叶,是为了讨好彭先生,才学了茶道,只是终没有那份流畅曼妙。
  方可仁放下茶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他看了看程宗扬,老二,你不要做闷葫芦,让干爹陪着熬夜,有话你就说。
  
  满天星----勉强
  程宗扬心里在想,婚事不能提,只能和师母开口,由她斡旋,他想着,张松涛的话肯定是有因的,师母可能真的对唐笛有好感,虽然不知这好感,因何而生,但师母不喜欢马家是真的,师母曾讲过,马家是个暴发户,没根基,当时彭先生明显不高兴,淡淡的说,我也没根基,到是师母愣了一下,程宗扬忙说,老师这话错了,老师一身的学问,就是根基。
  程宗扬叹了口气,老师,可能有些事,是学生浅显了,容我再想想,你说呢。
  程宗扬等于是认错了。
  只是这错认得也勉强。
  
  满天星----喝酒
  兄弟二人从彭园出来,彭先生到是说,让他们在园子里住下,只是方可仁说是要去教训一下他那帮人,查看一下他们有没有偷懒,明天再去,不能抓现形了。程宗扬说是有些事没料理完,还要加个班,二人都一副忙于公事勤勤奋奋的样子,彭先生就算听了半信,也要鼓励几句,以示肯定。
  二人离了彭园,方可仁就拉了程宗扬上他的车,程宗扬打发石头回去,石头不肯,非要开个车远远的跟着,方可仁一笑,你这司机,真死心眼。程宗扬摇头,就是不知道机辩,若是别人罢了,在你这出了问题,那可是笑话,我们俩的声名就丢没了。
  方可仁到是诚心的说,保镖就要这样的。
  他们去固定的老地方喝酒,这家酒馆是方可仁开的,只是无人知道,太其貌不扬,一家小酒馆,位置靠近码头。平素二人都不大来,来也都是十二点之后。
  满天星----支招
  方可仁先倒了一大碗酒,他喝酒,都是用碗,说是痛快,一生所求,就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必要牛肉。
  程宗扬酒量不错,可不敢这么喝,还是拿了酒杯,石头在车里,并不下来,只是时不时张望着。
  程宗扬让酒馆的老板,给石头送了酒和肉。
  石头把酒送回,只留了肉。
  兄弟闷头喝酒,方可仁喝了两碗,才说,你也真行,马家的婚事都不要。程宗扬反问,你要,给你。
  方可仁摇摇头,我不要,不过要是彭先生开了口,我只能低头。程宗扬人前人口都称呼老师,而方可仁人前叫干爹,人后叫彭先生。
  
  满天星----建议
  方可仁说,别硬顶了,先生快没耐心了。你要真心不乐意,找干妈吧。
  程宗扬说,我想过了,可是我一个人去不合适,必须让唐笛一起去,她这几天胃不舒服,我看看,什么时候,一块去吧。
  方可仁心想,英雄难过美人关,你可真过不了唐笛这一关,一样呀,彭先生一样怕师母,程宗扬说,这叫美德。
  方可仁从包里拿出一个手饰盒,送你的结婚礼物,不过现在看来,你们给干妈当见面礼,正好。
  程宗扬打开,居然是一枝凤钗,他细看之下,这东西应该是宫里的,到是合了师母的口味。
  满天星----拜见
  唐笛并不想见姚黄,姚女士名声极大,比彭先生还响亮,有说她热心公益,有说她爱出风头,种种不一,可是程宗扬说,只要师母点头了,他才能从马彭联姻里脱身,唐笛不喜欢交际,性子随母亲,可是在唐家,场面是没少见,人没少见,到不怵。只是没想到,转了一圈,还是不得清静,她心里在想,嫁给宗扬,真的对吗,她想起去年出国的音乐老师,他那句话,你来巴黎,我等你,我弹琴你画画,与世隔绝。
  唐笛有一瞬间的出神,什么时候,她的心转向了程宗扬,程宗扬是什么人,她给不了她悠然见南山的生活,也许富贵,可是她爱的不是那样的日子。
  宗扬看唐笛出神,马上意动,你怎么了,你放心,我知道你不喜欢应酬,只此一次,以后,你不喜欢见的人,是我的事。
  满天星----送礼
  唐笛问他,你想好了,其实我真的不能帮你升官发财,你不要后悔。
  程宗扬一笑,我靠夫人升官,不如回家种田吧,程家还有一百亩田,也够了。
  唐笛叹了口气,算了,自己去年不走,到了此时,还犹豫什么,情也,缘也。
  唐笛见姚黄,还是特意修饰了一下,里面是旗袍,外面是大衣,旗袍是浅藕合色,大衣是米黄色,围巾是白色的。
  长发披肩,没有烫,她还是喜欢直发。在上海几年,还是不习惯穿洋装。
  她准备的礼物是一块苏绣。
  
  满天星----欢喜
  姚黄看了唐笛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姑娘到是清清爽爽,大大方方的举止,没穿洋装没烫发,到是她爱的,她最烦的就是一身洋人装束,她就喜欢唐笛这样。
  姚黄看了看,二人送的礼物,到是爱那件苏绣,绣的是凤穿牡丹,她喜欢这个寓意。看了看那件凤钗,到是件宫中老物,她有些感叹。这些东西,都到了民间。
  她把东西都交给沈姐,把这放到我卧室,有时间了好好看,这苏绣真好,把我的见面礼,拿下来,沈姐上前,利落的收了东西,唐笛冲沈姐示意,笑了笑。沈姐心中一暖,这姑娘到是个知礼的人。看着就是大家闺秀的作派。
  满天星----玉镯
  姚黄的回礼,到让程宗扬吓一跳,那玉镯太贵重,是上好的和田玉,是去年姚黄生日,一个巨商所送,当时姚黄还是极喜爱,一连佩戴了半个月,才让沈姐收好。
  唐笛到是识货,看那春水一样的颜色,马上就婉拒,这太贵重了。
  姚黄笑笑,亲自上前,把镯子给唐笛戴好,东西和人也讲缘份,我昨天听说你们要来,就想到了这镯子,这就是缘。
  唐笛看程宗扬,程宗扬点头,唐笛这才收了。
  程宗扬本想陪着她们,不想,张松涛进来,说是彭先生来电话,让他过去。程宗扬皱眉,他是特意回避了彭先生,怎么他前脚进彭园,后脚彭先生就让人找他。
  姚黄不以为意,你忙你的吧,我和唐笛聊几句。
  
  满天星----晚宴
  程宗扬赶到彭先生办公室,彭先生脸色平静,不喜不怒,和平时一样,只是问了一些公务,然后说,你师母给唐小姐什么见面礼,程宗扬说是玉镯。
  彭先生说,到是缘份,他一眼就看中了唐小姐,原先说是,极满意才给玉镯,一般满意,就是金饰。
  程宗扬此时对师母,到是真心感激。
  彭先生叹了口气,你的心思我明白,本来还想劝你几句,现在你师母帮你,我也不勉强了,免得里外不是人,伤了自家和气。
  程宗扬没想到峰回路转,这么快,彭先生居然妥协了,为什么呀。
  满天星----欣喜
  程宗扬的眼中有了光芒,他有些惊喜交加,本以为这件事有的磨,可是现在,好似云开雾散,他一直在坚持,从马彭联姻开始,他就知道人选是他,不只是因为马水仙对他表现出来的热情,还因为,他盘算过彭先生的打算。方可仁的性子是不可能住到马家的,而张松涛管着马先生的保卫工作,也不是驸马的人选,只有他,似乎最合适,性格沉稳,长于谋略,那时候,他是不胜其烦,也就是彭先生,若换了别人,早不敷衍了。可是心里还是烦恼的。他最不能容忍的是被人当棋子,那种被人操纵的感觉,他不喜欢,若是别的事也罢了,唯独婚事,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他不能妥协。
  他一时困惑,不过马上致谢,谢谢老师,谢谢师母。
  彭先生捕捉到了程宗扬眼中的光芒,这一刻,他相信了夫人的话,情痴,是不好勉强的,别说是马水仙就是马仙子也不成,况且马彭联姻并不值得舍一个干儿子。他若不心干,就是同意了,日后也会生变故,若是对倒向了马家,就成了祸患。
  
  满天星----家宴
  彭先生和程宗扬回到彭园的时候,宗扬才发现,姚黄居然一直就和唐笛聊天,他本以为,这次见面,只是礼节性的,不过半小时,师母就不会有耐心,师母这个人,最少的是耐心,对人的敷衍有半小时就不错了,他有些疑惑,自谓自己没那么大的面子。
  姚黄看见他们进来,笑意盈盈,你们可回来了,我都让厨房做好了晚饭,咱们吃顿家宴。
  唐笛这是第一次看见彭先生,还是愣了一下,没想到彭先生面相那么年轻,而且算是英俊了,加上那份儒雅,完全是学者的气韵,和小舅舅有些像。她愣了一下,这就是名满天下的彭先生吗,他更像是一个大学教授。
  姚黄挽了她的手,把她介绍给彭先生,然后说,人和人难得投缘,我呢是喜欢阿笛,已经认了做干女儿。
  满天星----干亲
  程宗扬有些惊讶,这不是姚黄的风格,她待人礼貌多于热情,对人只看有用无用,那么对唐笛,如何会是这样。别看彭先生收了三个干儿子,可是姚黄收干亲,唐笛却是第一个。他看了看唐笛,还好,唐笛的表情,还算欢喜,到没有应付时的不耐。
  惊讶的不只是他,还有彭先生,彭先生得体的与唐笛客气几句,听了夫人的话,又细细打量了一眼,心里在想,这姑娘哪里投了夫人的缘。眉目也只是姣好,并非美人,若说有什么过人之处,不过是有些大家闺秀的气质,还有就是眼神的冷静与坚定。就是这眼神,让他感到熟悉,他想起了,十几年前,见程宗扬时,程就是这样的眼神。
  
  满天星----月光
  离开彭园的时候,那天正是十五,到是典型的花好月圆,心满意足。姚黄自认为唐笛的娘家人,婚事由她操办。
  唐笛到是挺高兴,她没想到,彭先生是学者风度,而一向让人传的母老虎一般的姚黄,完全是大家作派,有些贵族的气韵,一聊才知道人家是格格出身,二人讨论最多的都是些刺绣呀美食呀,到是家常,可是唐笛明白,那些东西里,有着最深刻的文化底子。姚黄到是见多识广,国外的国内的,说到饮食之差异,到是头头是道,并非不学无术的贵夫人。
  月光照在唐笛脸上,她今天格外放松,一颗心算是落到了实处,马彭联姻一来,她表面上若无其事,甚至都没和程宗扬提及,可内心里,还是叹息。
  满天星----誓言
  程宗杨也是欢喜。
  他难得的话多,说的也都是些天气呀温度呀的话题,这不似平时的他,他一直信奉沉默是金,今天的话,却格外的多。石头开着车,不远不近的跟着,他心里想,这两人,有车不坐,在散步,幸而街头没什么人了,到是极适合散步。
  程宗扬突然说,只要有月亮升起,我就永远在你身边。
  唐笛莞尔一笑,算了吧,你出差还少吗。
  程宗扬严肃的讲,我的心在呀。
  心与月亮同在。
  满天星----同在
  这句话,让唐笛的眼睛有些湿润。
  梧桐花细细的开着,细闻起来,有种清甜的味道。
  这真是个春风沉醉的夜。
  那一句话,心与月亮同在。一直在唐笛心上。
  那一夜,唐笛无眠,一直看着月亮,她想着程宗扬那句话,有些欢喜,有些忧伤。突然间明白,爱情原来就是如此。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满天星----捧场

下一篇: 《 满天星---安全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