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岫烟的当票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3-15   点击:


  邢家穷是自然的,但邢夫人出阁时,还能带了几房陪嫁,书中提及的是王善保家的和费婆子,可知也还是有些底子。邢德全说,家私让邢夫人把持了带进了豪门,邢家才落魄。
  邢德全的话里,自然有几分真,邢夫人爱钱是出名的,当年有机会高攀了贾府,自然要在嫁妆上做门面。
  邢德全混不下去了,才拖家带口投奔了来,这也是邢夫人自已扫自己的面子,但凡多照顾些,也不至于让娘家的窘况落在别人眼中。
  岫烟进了大观园,凤姐不想惹麻烦上身,放到了迎春那里,也是贾母不大理论,她不喜欢邢夫人,岫烟文雅大方,但终不是宝琴那样的绝色人物,贾母见惯了美人,也没多留意她。一样儿媳妇的亲戚,宝钗住在宽大敞亮的蘅芜苑里,邢岫烟就挤在二小姐那里。宝钗的丫环婆子配备是府中小姐的待遇,邢岫烟就得听迎春的奶母奶嫂的冷嘲热讽。
  凤姐给了月银,邢夫人还拿了一两给兄弟用,她是不想出自己的钱,一个月几十两的月钱,算计侄女二两的月钱,这邢夫人也是连面子都不做了。
  亲姑母这样对她,上层又不太重视她,这姑娘的做客日子,自然是不易了。家中无钱,府中无后台,难怪下人们对她怠慢。
  小姑娘能怎么样,自己冻着,还要当了棉衣打赏下人,这主子做得,也是无语了。
  自然是迎春那里的婆子们说话太难听,实在听不下去了,司棋和绣桔到不至于为难她,都是宝玉眼中的鱼眼睛们了。只要干点事,都要赏钱,要不然支使不动。
  岫烟能如何,不能告状,向谁告状呢,凤姐装不知道,虽然那是亲表嫂,邢夫人吗,哪里管别人的死活。
  她只有当衣服了,当票子,别的小姐不认识,她却成了常用的。
  住在贾府的亲戚,要当棉衣,这也是成了笑话。
  凤姐这家当的,这客待得,也难怪邢夫人恼她了。
  大雪天众姑娘们联,都好齐整的大衣,贾母给了宝琴和湘云衣服,无人理会的岫烟,家常旧衣,连平儿看不下去,把凤姐的衣服送了一件。
  作者几次提到岫烟的衣服,一次是无避雪之衣,一次是当了棉衣打赏下人,穷人的吃穿才是大事。所以写岫烟,就是写她的衣服了。
  人情冷暖到了此步,亲姑母连一件棉衣都不照看,真令人寒心,可敬的小姑娘,一直淡然温厚,不怒不争,平平静静。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薛姨妈瞒过了贾母

下一篇: 《 那些没爹的孩子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岫烟的处境是尴尬的,人与人的境遇也是不能相比的,纵然人情冷暖到令人心寒,只是人品可敬,终归是好样的。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