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薛姨妈瞒过了贾母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03-14   点击:


  贾母说王夫人是木头,在公婆面前不大显好,这其实是误会,刘姥姥眼中未出阁的王夫人,待人着实响快,不拿大,这几个字的评语,像谁呢,有一半是凤姐,一半是探春吧。
  婆媳关系难处,对于王夫人来说,干脆就木着吧,凡事按规矩行事,就错不了,至于像凤姐那样,哄着贾母开心插科打诨的事,王夫人不屑于做,凤姐是孙媳妇,可以那样,王夫人是儿媳妇,却不合宜。
  贾母和薛姨妈的关系,反而融洽些,薛姨妈是薛家的掌门人,薛家就算中落了,也还在四大家族里,同气连枝,也是一股势力。虽然这一代人丁冷落,薛蟠不成器,可薛家也有他的人脉,薛姨妈的娘家,可是王家。
  薛姨妈的形象是一个“慈”。
  惯儿子宠女儿,对了宝玉一口一个我的儿,对黛玉也是嘘寒问暖,感动的小姑娘要认母亲。
  老太妃过世时,府里的主子们要离京,贾母不放心黛玉,薛姨妈住在潇湘馆,贾母大喜,看起来,贾母对薛姨妈是放心的。
  薛姨妈以一个慈,打造了自己的品牌。
  有了这个形象,常年累月住在贾府,也没人有意见,贾母游园呀搞活动呀,都带上她,打牌也拉着薛姨妈,薛姨妈成功的进入了贾母的朋友圈子,比邢夫人还有体面。
  贾母一世精明,心里都认了薛姨妈。
  然而做为王家的小姐,薛家的掌门人,薛姨妈并非那么天真无知。
  紫鹃说黛玉要回家,宝玉人事不知,后来事情讲开了,薛姨妈马上说,这是兄妹情份,说宝玉是实心肠的孩子。轻描淡写的把双玉的情深,弄成了兄妹情。
  后来在潇湘馆,说了四角俱全的话,紫鹃让她去提,她反而说紫鹃自己想出阁了,弄得紫鹃接不得话,而事实上,薛姨妈不会开这个口。
  金玉的话说了多年,薛姨妈岂能不知,宝玉挨打时,薛蟠醉后说宝钗因宝玉有玉,才会护着宝玉,还把宝钗气哭了。什么是呆子,呆子是用来说实话的。
  儿子的话,女儿的哭泣,薛姨妈岂能不懂。
  薛宝琴都订了亲,薛蝌订了亲,迎春出阁,湘云有了人家,如何家里一个大龄女儿,薛姨妈反而不急,就是因为,她和王夫人有她们的默契。
  元春的赏赐,二宝一样,这才是王家姐妹的心意。
  薛姨妈不急,反正贾母年纪大了,将来宝玉的事,还是王夫人做主,她就是对金玉太笃定了,才不急宝钗的婚事。
  薛姨妈沉得住气,陪着贾母玩玩闹闹,打好交道。
  把邢夫人的侄女订给了薛蝌,这邢夫人也成了薛家的亲戚,以后有什么事,总不会出来为难宝钗。
  薛姨妈的心思,连贾母也瞒了过去。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娶亲娶得急

下一篇: 《 岫烟的当票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紫鹃想让薛姨妈为双玉说合,那是与虎谋皮呀。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