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请相信我—苦闷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2-18   点击:


  请相信我---提醒
  云鹏请黄山吃饭,请了几次,黄山都笑哈哈的推了,总说自已人客气什么。
  可是云鹏心里不舒服,他一直在想,黄山的工作并不是很忙,到了谢氏的高层,有些直接的业务并不参与,大多是方向性的东西,请他吃饭的人,并不是太多,有些人是身份不高,有些人是不敢。真正的宴请,也有,但不频繁。
  他急于拉近和黄山的关系,不仅为了二人的公司,也为了谢氏。
  现在他和黄山多了层关系,他以为黄山的态度会有些转变,没想到黄山,还是嘴上特别客气,但行动上却疏远。
  到是小郑告诉他,黄山居然和谢云筝在周末一起吃了午饭,这令人太为惊讶。云筝的个性并不活泼,而是稳重型的,她与人交往,并不热情,虽然一直做业务,但是业务关系和人情关系界线分别,在谢氏这几年,和谢氏的高层没有往来。
  小郑的消息是,也许可能是工作餐,但也吃了一个多小时,二人谈得挺高兴。
  小郑当然不是随意一说,他知道谢云鹏对黄山的看重,对谢云筝的忌讳,所以才提醒了一下。
  请相信我---百思
  谢云鹏不明白,黄山看重云筝做什么,广告部就算有盈利,和地产如何能比,就是和他县里的地产项目都不能比。
  云筝在谢家的身份,黄山自然清楚,父亲不可能交位给云筝,那黄山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
  黄山放着正牌的太子爷不亲近,却和个假公主连络什么。
  可是他素知黄山为人严谨,不可能浪费时间和谢云筝花一个小时吃饭。
  谢云鹏想不通,能和他说心事的只有王强,他虽然对王强有些疑惑,但还是拨打了王强的电话。
  王强也愣了一下,不会吧,黄总那个人,挺不好说话的,谢董有时候请他,他都不一定会答应。
  云鹏马上说,对呀,那他和云筝吃饭,为什么呀。
  王强安慰他,你别想太多了,可能就是工作上的事,正好遇见了,就聊聊呗。你不要太紧张了,无事生出事来。
  
  请相信我---其解
  谢云鹏晚上回谢家吃饭,最近老太太身体不太好,天天输液,他也就天天过去陪陪奶奶,老太太见了他自然是喜笑颜开,谢家里的男孩子,谢老太太最疼爱的还是谢云鹏,都超过了对云天和谢浩。
  谢浩正好有机会,住在谢家,他喜欢这里,规矩少,人都惯着他,他和小叔叔小姑姑关系都好,他的象棋就是云筝教的,有时候他和云筝下棋,最初云鹏还管,让他离云筝远些,他说,为什么,姑姑,有耐心,你不和我玩呀。谢云鹏不好说什么,到是谢老太太说,你也不用太紧张了,云筝那丫头,不讨人喜欢,但比她妈到是正派。
  这些年下来,谢老太太对云筝的态度,虽然不喜,但明显比对宋敏要和气些,她到是说,云筝这个人,到不像她妈,要是图富贵,嫁了宋敏介绍的那个董事长侄子,什么都有了。
  请相信我---询问
  他在外面吃了饭,才回的谢家,他不想和他们在一个饭桌上吃饭。
  在门口遇见,刚到家的谢云筝,谢云筝对他笑笑,没说什么,往前走,他们之间话不多。
  谢云鹏突然问云筝,你和黄山一起过饭。
  云筝回头,点点头,是的,正好遇见了。
  谢云鹏有些酸溜溜的说,可以呀,我都请不动他。
  云筝看了看他,认真的说,那是因为,我对他无所求,他感觉轻松。
  云鹏被刺了一下,到没生气,想想也是,他的确对黄山有所求,可是这也是他主动示好呀,为什么黄山就不接呢。
  他莫名的叹了口气,云筝又说,其实黄山那个人,是比较谨慎,不轻易和人接触,你们有机会共事,总能找到机会。他是个顾大局的人,最看重父亲的态度。
  这算指点吧,云筝进了院子,找谢浩去了,谢浩看见姑姑,到是扑了过来,对父亲,只打了个招呼。
  
  请相信我---气氛
  气氛到是不错,谢老太太身体有所恢复,她亲自指挥保姆给谢浩做鱼。
  谢浩轻声对云筝说,姑姑,我让她们做你爱吃的口味,云筝笑了,小机灵鬼,谢谢你。
  谢云鹏耳朵尖,恰好听见了,儿子什么时候和谢云筝关系这么好。
  他有些不喜,可是又不知道为什么。
  他叫谢浩过来,故意问他的成绩,谢浩却不理他,大声的喊,爸爸又逼我写作业,谢老太太听见了,就出了厨房,对谢云鹏说,该吃饭了,不要提作业。
  谢云鹏被儿子戏弄了,哭笑不得。
  他没去饭厅,只说吃过了,去了父亲的书房,说是找本书看。
  谢董看着他,摇头,没说什么,他现在不把情绪带出来,儿子在县里的闹剧,以黄山入股收场,他其实挺郁闷的。
  黄山问过他的意见,他建议黄山入股,正好监管。
  
  请相信我---默契
  谢董和黄山合作多年,二人之间有他们的默契。
  二人心里都明白,云鹏不是那种圆滑的人,两头兼顾,根本办不到,早晚这个公司要归谢氏。
  看儿子进了书房,谢董喝了碗汤,也离开了餐厅。
  他其实最关注的还是长子,真的希望他能成熟起来大气起来。
  云鹏看见父亲,因为心情好,到是和父亲打了个招呼,谢董坐在沙发上,你最近怎么样。云鹏有点心虚,但事情毕竟解决了,就说,前段日子,县里的项目合伙人跑了,现在都没事了。
  谢董看他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虽然轻描淡写,但毕竟说了出来,到是松了口气,这孩子没有打肿脸充胖子就好。
  他说,吃一堑长一智,看人是最难的事。
  谢云鹏知道父亲是在教训他,但此事理亏,让人说几句就说几句吧。他点头,忙转移话题,奶奶看着气色还好,是吧。
  谢董无奈,不提此事了。
  
  
   请相信我—聊天
  云鹏找了个理由,和黄山的秘书事先约了黄山两个小时的时间。
  他到是提前到了,秘书忙笑盈盈的过来倒茶,黄总那有客人,您稍等一下。
  云鹏奇怪,这么早,谁在里面,秘书说,谢经理。
  云鹏一愣,云筝。他忙问,谢经理经常过来吗,秘书一愣,没有,不经常。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开了,云筝走了出来,意外的是,黄山居然送了出来,谢云鹏的眼神一闪,这是父亲才有的待遇吧。
  他不敢托大,忙站起来和黄山打招呼,黄山让秘书先招呼云鹏进去,他居然陪云筝到了电梯间那里。
  云鹏若有所思。
  黄山进来后,到是极客气,问云鹏抽烟吗,云鹏知道黄山是近两年刚戒烟的,就说,不抽,我现在抽的少。奶奶总让我注意身体。
  这话到有些意味,谁都知道谢董是孝子,而谢老太太最疼爱的是长孙。
  黄山顾做不觉,是呀,少抽些吧,对身体是不好,别学我,一大把年纪了才戒烟。
  云鹏忙说,您是正当年,哪来的年纪。
  二人坐在沙发上闲聊。
  
  请相信我—距离
  黄山其实真没耐心和云鹏闲聊,但云鹏一脸的诚心,他实在不好意思打发走人,他知道云鹏看重的是他手中的权力,和在父亲面前的影响力。
  云鹏一直在寻找和黄山的共同话题,发现有些难,黄山这个人爱好不多,吃喝玩乐都会,但都没什么大的兴趣,只是为了业务,他本人到是爱看书,爱旅游,但这两个,云鹏都不擅长。
  云鹏一直在找话题,这个找要技巧,要寻找对方的注意点。
  他实在有些累,就直接的说,您找云筝有事。
  他心里明白,云筝到不会主动找黄山,云筝对广告部更关注的是业务,行政管理方面的事,都交给王强打理,和总部协调的事,也是由王强出面。
  黄山心想,你还真沉不住气,直接就问了。
  黄山笑笑,是呀,我一个朋友想出书,云筝和出版社比较熟悉,让她帮忙牵个线。
  云鹏松口气,我在出版社也有朋友,有事您招呼一声。
  请相信我—所思
  黄山终于和云鹏闲扯了两个小时,云鹏再提出,吃饭的事,黄山说,我最近比较忙,过了这段时间,我做东,我们好好喝酒。
  云鹏笑着离开,他注意到,黄山只是把他送到门边,根本没出办公室的门。
  他的脸拉了下来。
  他一直不懂,黄山不是蠢人,为什么却要疏远他,而接近云筝。
  他给王强打电话,居然一直占线,他只好发了短信,心里奇怪,到饭点了,王强忙什么呀。
  王强回电的时候,云鹏已经到了办公室,黄山扫了他的兴,他有些不想吃饭了。
  王强说,刚才和一个朋友打电话呢。
  云鹏说,什么朋友,一聊半个小时,这都饭点了,你过来,咱们一块吃吧。
  王强犹豫了一下,这才说好吧。
  云鹏听得出,对方的勉强。
  
  请相信我—苦闷
  云鹏只能和王强说心事,小郑是忠心,可是他能感觉到小郑对他的苦闷并不理解。
  王强是同学,有话直说,成了习惯。
  他说了和黄山见面的事,我真奇怪,这位就是不和我一块吃饭,就是在办公室之外,不和我往来,你说为什么呀,他对谢云筝明显比对我热情多了,居然把人家送到了电梯那,到我这,连办公室的门都没出,为什么呀。
  王强心里郁闷,云鹏你真不明白为什么呀。
  王强只好劝他,云筝是女士,黄山这个人有些绅士风度。他不想和你吃饭,可能是因为真的忙,或者他感觉,和你往来太密切,怕谢董有想法。
  云鹏奇怪,我爸爸有什么想法。
  王强只好说,黄山和你往来密切,太密切了,谢董会认为他太投机,太功利。
  云鹏这才释怀。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请相信我---鼓励

下一篇: 《 请相信我---当真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