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请相信我---当真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2-19   点击:


  请相信我---当真
  这句话,让云鹏听了舒服,如果说是拍马屁,那是拍到了点子上。
  他权且当真吧,不然还能如此。
  明明他是谢董的长子,而且也算年少有为,县里的事,都是小插曲,他也从容过关,王强的话说到他心里。
  他的脸上有了笑容,有些得意,有些飞扬。
  他的笑容,让王强真心羡慕,还是云鹏好呀,几分骄傲几分天真,都是命好,有个好奶奶,有个好父亲。
  二人尽兴而散。
  离开了谢云鹏,王强拨通了谢云筝的电话,怎么样,沈华那里还没动静吗。
  
  请相信我---耐心
  云筝的声音有些急躁,我一直想,能让她自己觉悟,可是现在看来,有难度。
  王强说,要不给她点压力。
  云筝反而拿不定主意,我不想让她受刺激太深,现在还是摸不透她的承受能力。
  王强到是乐观,都是事实,她能承受,做过的事,就是做过的。
  云筝说,好吧,把当年的案子,她的笔录,给她寄过去吧,希望她明白,这件事,不会过去,总要有个交待。
  王强说,明天他就会收到。
  王强放下电话,沈华,你应该清醒了。
  
  请相信我---往事
  李丰上班的时候,收了个快递,就顺手放到了客厅的饭桌上。
  这几年妻子频繁网购,他对这不感兴趣,所以从来不拆封。
  李丰走了之后,沈华到客厅吃饭,她并不知道李丰收快件的事,最近心情不好,一直没有网购,她打开快件,是一个文件袋,打开之后,只看了几眼,她的脸色马上变了,那熟悉的字眼,她的亲笔签名。
  文件掉在地上,她捂了脸,有些茫然,半天缓不过神来,她看了看快递,上面没有别的印记,没有快递公司的字样。
  她四外张望,有些心神不定。
  这时候电话响了,她没敢接,任她一直响着。
  手机响了起来,她还是不想接。
  请相信我---面对
  沈华终于接了电话,电话里是一个陌生的男子的声音,沈华,有些事,你是躲不开的,只有面对,有些人,还记得。
  沈华马上挂断了手机。她干脆关机了。她跑到客厅,拔了电话线。
  她躲回了卧室,关了窗子和窗帘,干脆蒙了头,闭上眼睛。
  她在心里说,我不要看不要听,不要。
  她不想面对,不能面对,本来平静的日子,那件事,已经过了那么久,为什么要翻出来,为什么,她有些愤怒,更多的是恐惧。
  她迷糊的睡着了,然而梦里,反而更清晰的看见了顾如章,以前模糊的面容,反而清晰起来。
  
  请相信我---请求
  在恶梦中醒来,沈华一身的汗水。
  她走到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人,一脸的憔悴,满眼的血丝,还有就是灰暗的表情,那不是她。
  她一拳头砸向了镜子,镜子裂缝,她的手破了。
  她走到卫生间,处理伤口,然后洗了脸,换好了衣服。她要找江医生,江医生成了她的救命稻草。
  她深一脚浅一脚的站在江医生面前时,江医生大吃一惊,满脸关切,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你的鞋子,原来沈华一只脚上穿了高跟鞋,一只脚上穿了运动鞋。难怪走路一直不稳。
  沈华低头看了看,面无表情,她只是混乱的说,我有事,我有事。
  请相信我---倾听
  江医生扶沈华在沙发上坐下来,握了她的手,慢慢说,先喝口水。
  沈华端起水一饮而尽,然后平静了些。
  沈华心理还在犹豫,和江医生说实情吗,不说,她承受不了。
  终于她吐露了心事,上次我说的那件事,是我的事,不是我朋友的。
  江医生温和的看着她,给了沈华勇气,沈华说,我以为过去了,可是最近发现,没有过去,我收到了匿名电话和快递,都是说这件事。
  江医生一直握着她的手,沈华,其实是你自己心里一直没过去,否则,你可以不把电话和信件当回事。
  沈华抬头看着江医生。
  江医生说,是的,一直在你心里。
  请相信我---鼓励
  江医生说,有些事,能过去,有些事,不能过去,对于你来说,一直没过去,只是别人不提,你也不提,你以为过去了,它一直都存在。
  沈华,勇敢些,面对它。
  既然你也认为自己错了,拿出行动,改正它,哪怕现在这么做,对当事人,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对有些人,有意义,对活着的人,有意义。
  对你更有意义,你去弥补,你心里的负罪感会轻些。
  沈华没有马上摇头,她明显的在思考。
  江医生继续说,你今年才四十多,一辈子还有几十年,如果你现在没任何补救行动,那以后的几十年,只要想起来,就会不安,这会成为你痛苦之源。
  请相信我---尝试
  沈华终于点点头,她紧握着江医生的手,我愿意补偿,我可以把这些年挣的钱,都给了他的家人,做为补偿。
  江医生微笑,你肯补偿就好,也许他们要的不是钱。
  沈华说,他们要什么。
  江医生郑重的说,清白。
  沈华的手松了下来。
  她明白了,她说,您认识他们吗。
  江医生愣了一下,她不得不佩服沈华,虽然心神混乱,可是思维依然敏捷。
  江医生不置可否,沈华,你不回避了,如果他们和你联系,就和他们当面谈,看看他们的想法和要求。
  沈华摇头,我不敢。
  江医生鼓励她,迈出这一步,你会发现,事情会朝着好的方向走,必须走出这一步,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
  请相信我---但愿
  沈华静静的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那么美好的天气,为什么,她竟感觉发冷。
  江医生又倒了杯水,沈华,相信自己,你是个善良的人,不管当年你为什么那么做,都有你的理由,我相信你。
  你那时候,不过二十出头,还是个孩子,你承担不了那么多的压力,你选择了妥协,你也不知道,后果那么严重,可是现在,你已经是中年人了,你已经知道你的行为,给帮助你的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你不能再沉默了。
  沈华看着江医生,您说,我是个善良的人。
  江医生重重的点头,你是个善良的人,否则不会内疚,虽然这内疚来得太迟。
  沈华终于起身,谢谢您,江医生,我尝试着面对,如果他们和我联系,我愿意和他们接触。
  
  
  
  请相信我---鼓励
  江医生最后说,你既然打算面对了,我建议你和家人沟通一下,他们有知情权。你也需要他们的鼓励。
  沈华想了想,点头,如果不能面对李丰,何谈面对别人。
  她在路上给李丰打电话,情绪平稳了些,说如果他晚上没事,早点回来。
  李丰听她的语气还平静,放心些,最近被沈华弄得有些神经紧张。
  到家的时候,意外的发现,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居然都是他的口味,还有一瓶红酒,这样的场景,多时不见了。
  沈华穿着家居服,看的出来,她化了妆,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
  李丰放松下来,好像刚结婚时的甜蜜生活又回来了。
  他坐下来,夸赞妻子炒的菜,闻着香,看着好看。
  沈华一时有些感触,多久没有这样的日子了。
  李丰其时对生活的要求不高,也许自己太自我了,一直忽略了他的感受。
  沈华举杯,轻轻的说,谢谢你,李丰,给了我一个幸福的家。
  请相信我---往事
  饭后,沈华端上来水果,李丰看着她,你今天真漂亮。
  沈华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她开始诉说。
  故事讲完了,李丰沉默了,他的智商让他马上明白,故事中那个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女子,就是妻子。
  沈华说,现在你知道,前段时间,我为什么那样了吧。
  李丰点燃了一只烟,他的手指微微发抖。
  沈华说,我觉得江医生的话是对的,我逃不脱,还是面对吧,而且对方这些年,并没有放弃这件事,这也公平,顾家凭什么要放弃。
  李丰心乱如麻,他说,你不要想太多,事情已经这样了,你放松些,先休息吧,我考虑考虑。
  沈华对于李丰的态度,还是有些感动,丈夫的眼神中对她有失望,但还是关心她的。
  她起身,反而轻松了些。这一夜她睡得极好。
  
  请相信我---头绪
  李丰人是老实,但他经商多年,人是极聪明的,他洗了把脸,在书房里,静思了一夜,终于他明白了,这件事,和谢氏有关,可是,谢家和顾家有什么关系呢。
  现在的一切,是有人精心布了局,只是为了让沈华对过去的事负责,人家不正面交锋,是因为怕沈华死不认帐,如果沈华就是不认帐,对方也无奈,所以才用了这些手段,只是为了唤醒沈华的内疚,或者说是良心。
  他心里明白,世间的事,总有个公平,有些事,你错了就是错了,不管当年为利为情,做过的就是做过。
  他有一瞬间想过,和沈华离开这里,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他们不是通缉犯,他不相信谢氏会大海捞针的找他们。
  可是他不得不承认,对方的攻心术,起了作用,现在的沈华,是真的良心不安了,这个一直以来精明强干的女子,在面对往事时,还是脆弱的。
  他也想过,这样的代价,他的父母的生活,孩子的生活,都要受影响,如果让父母和孩子和他们一起走,代价太大,老人年纪大了,受不起这个折腾,而且会影响孩子的前途。他动摇了。
  
  请相信我---赔偿
  天亮的时候,他终于想通了,既然如此,二十年后,对方布了这么大的局,找了来,不会善罢干休,既然如此,走就不必了,面对吧,看他们的要求是什么,如果只是经济赔偿,他愿意和妻子一起承担。
  沈华醒的时候,是李丰做好了早饭,李丰说,我想过了,这件事,我们一起面对。
  沈华微笑了,她始终是幸福的。
  李丰吃了早饭,给公司打了电话,说有事请假一天。电话是王强接的,王强到是很关心他,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李丰说,没事,家里的事。
  李丰和沈华商议,看看家里的财产,能有多少现金。必要的经济赔偿总是一定的。
  沈华点头。
  
  请相信我---代表
  李丰请假是个信号,王强马上到了云筝办公室。
  谢云筝终于松了口气,总算步入了正轨,这个女人运气不错,找了好老公。
  王强说,趁热打铁吧,和他们见面。
  谢云筝想了想,现在约谈也的确到了时机,只是,谁出面比较好。
  王强说,让李研出面。
  云筝摇摇头,李研太年轻,性格也激烈,王强马上说,对方也明白,李研不会是顾家的人,李研有些情绪,反而让对方会心不安。
  谢云筝点头,好吧,让李研和他们谈吧。
  李丰接到李研的电话,还有些奇怪,李研说,听说您家里有事,我想我能帮上忙,我上午过去。
  李丰放下电话,沈华说,难道,李研是顾家的人。
  李丰摇头,按你说,顾如章有个女儿,但是李研的年纪不对,太小了些,顾家的孩子,应该快三十了。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请相信我—苦闷

下一篇: 《 请相信我---方醒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