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报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05   点击:

邻居---报销
刘师傅拿奖金,到没说什么,他干工作一项认真,所以拿奖金到是正常,可是让工作时间学车,还给报销,有些惊讶。
刘师傅和马老师说,这事真新鲜,马老师一想即明,知道刘师傅头脑简单,就笑着说,这有什么,正常呀,行政科,需要你会开车,自然让你去学,总不能让个人掏钱。
刘师傅感觉有道理。
行政科到没人议论什么,他们毕竟接触的人多,经的事多,刘师傅这根本不叫事。
而且刘师傅生了一张老实面孔,虽然不会奉承人,但好在干活不惜力,行政科那些累活,刘师傅都抢着干了。年轻的小孔,到有些不好意思,原来都是他干。他后来发现,刘师傅就是认为多干活是好事。
小孔是新进科里的大学毕业生,他的老家也在农村,和刘师傅有共同语言,小孔人到机灵,但骨子里还有父母教育留下的印迹,父母也说,多干活,没坏处。
小孔到是自费学了开车,行政科没几辆车,但给大伙运输福利的时候,可以从车间借车,所以小孔还是特意学了开大车。
小孔到是愿意刘师傅会开车,他们俩一组去搞运输。
小孔特意指点刘师傅拿几盒烟给驾校的师傅,好让他们多给练车的机会。小孔爱抽烟,行政科也有招待客户的烟,有时候客户走了,烟抽了几根,剩下的就归了他。
刘师傅也感到了想要学得快,就要多练习,总不好拿单位的车练习吧,几盒烟下来,教练果然给了他几次练车的机会。


邻居---抽烟
刘师傅会抽烟,只是抽的不多,现在陪着教练抽几根,回到家,一身烟味,刘文静鼻子灵,马上说,不好闻。
马老师一面把饭摆到桌子上,一面说,烟要少抽,对健康不好,刘师傅只好说,没抽几根。
刘文静问他,会开车了吗,刘师傅有了话题,眉飞色舞的解释,车能开了,就是倒车不熟练。
马老师想,去行政科到是对了,会开车总是好事。
刘师傅在车间是高手,开了几次车,和驾校的老师有的聊,他到是学上了修车。
在行政科,好处是不用上夜班了,可是刘师傅感觉还是车间自在,在车间干活儿,不用看人脸色,不用担心说什么,只要闷头干活就好了,行政科有时候和领导一起出门,真还要注意说话。幸而史科长知道他嘴笨,很少让他单独和领导出门。
史科长生日的事,还是严小惠和马老师说一声。
马老师心中一动,刘师傅进行政科和宋主任有关,毕竟和宋主任是邻居,两家现在也有往来,可是史主任原先没交情,她想了想,送烟酒吧,这总是人们乐于接受的。
刘师傅不去,说是去了不知道说什么。马老师说我和你去,去了我说话,刘师傅才不情愿的去。
幸而史科长极热情,拉着他们一起吃饭,史科长的媳妇长年身体不好,先办了病退,家里来人不多,遇了马老师到投缘,拉着不让走。
史科长知道刘师傅的性格,心里有,嘴上没有,明白这是马老师的意思。






邻居---回礼
离开的时候,史科长收了烟酒,却回送了鱼和保健品。
夫妻二人,到是感叹,史科长到是个实在人。
史科长就想着平稳退休,在刘师傅面前不想拿大,他知道宋主任既然介绍刘师傅来,肯定关系不错。
史科长打听了一下刘师傅的情况,刘师傅人老实,没什么是非,马老师在学校,业务能力不错,人也爽朗,马老师的学生,都是厂里子弟。就是孙书记的女儿孙宁,也是马老师的学生。
马老师这个职务,到是有些微妙,她就是跑到孙书记家,孙书记对待女儿原先的老师,也会客气三分。
马老师到没意识到自己职务的微妙。
他们在史科长家吃的饭,刘文静一个人在家,到了饭点,就自己先热了两个包子吃。
刘文静到是有自觉性,吃了饭,就去上夜校了。
刘文静发现最近宋芙蓉有些沉默,好像心里有事。
宋芙蓉一项活泼好动,和她在一起,不用担心说什么,宋芙蓉会一直不停的说,很是热闹。



邻居---心事
这一天下了夜校,二人一起往回走,她们俩的数学都是丢分的课,刘文静的成绩好过宋芙蓉。
这天是十五,月色很好,月亮又大又圆,刘文静问宋芙蓉,你怎么了,最近好像有心事,闷闷不乐的,你妈这次出差,还没回来吗,快一个月了。
宋芙蓉嗯了一声。
刘文静更奇怪了,你怎么了,真不象你。
宋芙蓉叹了口气,你听见别人的议论了吗。
刘文静不知道宋芙蓉说什么,就摇头,什么议论,我没听见,天天上学放学。宋芙蓉咬咬嘴唇,有些难以启齿,终于说,有人说我妈和别人好,不要我们了。
刘文静马上说,你别听别人胡说八道,你妈那么疼你,怎么会不要你。
宋芙蓉点点头,我也不相信,我妈最疼我,不可能不要我。
刘文静安慰她,有些人就是这样,说话不负责任,看谁不顺眼就胡说,你家多和睦呀,咱们这一层,谁家都吵架,就你家不吵。
宋芙蓉勉强点头,她心里明白,父母不吵架,是感觉吵架丢人,她到宁愿他们争吵,不用天天互不理睬,当着她还说话,背着她,一句不说。
刘文静看不清宋芙蓉的表情,但感觉她的沉重,就说,你相信他们,他们最在意的人是你, 为了你也不会分开的。
宋芙蓉说,你怎么知道为了孩子,就不会分开,刘文静笑笑,电视都这样,一争吵就说,不是看孩子,早和你离婚了。
宋芙蓉笑了。



邻居---回来
刘文静和宋芙蓉上楼的时候,心情都有些放松,好似一天最轻松的时候,就是现在。
宋芙蓉到了西门,门打开了,李芬开了门,芙蓉高兴的叫了声妈。
刘文静进了中门。
宋芙蓉抱着母亲,不放手,李芬经常出差,但都是三五天的时候多,这次去了一个月,到不常见。
李芬看着女儿,也高兴起来。
她六点回来的,家里没人,冷锅冷灶的。
李芬泡了方便面,凑和了一顿,心里有些没意思的感觉,这是什么日子,感受不到温暖,可是这种感觉,在看见宋芙蓉的时候,消失了。
宋芙蓉有一肚子话和母亲说,看见母亲的时候,她的心才踏实了。
她夸赞母亲的头发烫得好,精神年轻,母亲的衣服漂亮,显得年轻。
李芬笑了,女儿在哄自己开心。
孩子长大了,知道绕着圈子安慰自己。
她问芙蓉,你爸爸,天天这么晚不回来,宋芙蓉摇头,也不是天天,有时候吧。宋芙蓉说,妈,你不要出差了,我一个人在家,多闷呀。
李芬看看孩子,终于点头,妈答应你,不老出差。
李芬给宋芙蓉带了漂亮的小西装,给刘文静买了条羊绒围巾。给宋主任是一条领带。





邻居----相对
宋主任还在楼道里,就听见了宋芙蓉的笑声,他的脸上也有了笑意。
宋芙蓉始终没有学会父母的文雅,总是大说大笑,在外面,经了父母的教诲,总算能轻声细语,有个淑女样,可是在家里,她是小公主,还是喜怒于形,少了文雅。
宋主任高兴的开门。
看见李芬的一瞬间,他明白了女儿快乐的原因。
这些日子,宋主任话少,他其实也感觉了芙蓉的沉默,这不是孩子的性格,他一直忽略了安慰女儿,他心中明白,女儿可能听道什么了,这就是住单位宿舍的不好之处。
现在妈妈一进门,女儿就乐了,母子之情是天性,不管怎样,李芬总是一个好母亲。
宋主任不忍破坏这快乐的气氛,他也堆了一脸笑,和李芬打招呼,然后还问候了几句,累不累什么的话。
气氛融洽。
宋芙蓉也配合着父母的演戏。
她知道他们在演戏,是为了她,父亲和母亲向来和睦,可是刚才分明是客气,那么假,像是对了外人,对了同事,不是对了家里人。
宋芙蓉不点破,只要他们愿意在她面前演戏,证明还有顾忌,那也是好事。
宋芙蓉给父亲倒了茶,宋主任有些感叹,最近这一段日子,宋芙蓉明显懂事不少,可这样的懂事,太让人心痛。




邻居----无言
宋芙蓉离开了这间屋子,空气马上凝滞起来,二人都有些尴尬,不知说什么。
宋主任到是说了句,坐了一天车,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宋主任在沙发上躺下来,李芬关了灯。
安静本来是利于睡眠的,现在反而让人心不安。
第二天宋主任起了大早,出去买了早点,夫妻二人在女儿面前,仍然相敬如宾。
吃了饭,先送宋芙蓉去学校,然后宋主任把妻子送到业务科,他还要坚持秀恩爱,时间过了两个月,流言已经平息了,只是偶然有人议论。
宋主任和来往的同事们打着招呼,神情坦然,脸上的笑容,明朗而诚挚。
李芬心里想,竟不知道,他有两张面具,转移如此自然。
李芬有些安慰,有些失望,宋主任的行事风格周到体贴,让人挑不出毛病,她的事,如果换了别人,夫妻还不打一架,可是他们之间,除了最初说这件事时,宋主任拉了脸,一脸怒火,后来就是云淡风轻,假是假了,却让人喘了口气。
但也有些失望,不知是感觉宋主任不在意她,还是宋主任太过虚假的表演,让她感到他竟不了解他。
李芬也换了笑容,只是没有宋主任自然,还有些尴尬的样子。
她的三把火是不必要实施了,现在,她恢复了从前的样子,只管自己的业务单子,科里的事,还是科长管吧。






邻居----舒服
科长喜欢这个状态,李芬不在掐架要强,这对于主管来说,是一样舒服的事。
科长很满意这个结果,他有些感谢这个流言制造者,他心里在想,是谁传播了这个流言,他隐隐感觉和业务科有关,那个姚强是外地的,本厂的人,除了业务科的人,皆不知名姓,而且合同的具体内容,没几个人知道。
科长找来了秘书,问秘书谁看过那个合同,秘书心中一动,脱口说出严小惠,可是话到嘴边,马上摇头,没人看过,没人,秘书明白,她吃了严小惠的饭,就拿出了合同,这是不合规矩的,科长知道了肯定会批评她,何苦找这麻烦,本来是有规定,合同不能让不相干的人看。为了保密,但经常有业务员,私下看别的业务员的合同,主要是看合同的成交价格,有没有得到厂里的优惠,也因此秘书才得了不少好处。现在把这个说清了,岂不断了她的财路,而且也会让科长恼火。
科长对秘书的话并不相信,其实秘书私下那些事,他都知道,这个秘书,也是有些背景,和局里的一个科室的科长是亲戚,所以才得了这个美差。对于科长来说追究这件事,是不理智的。他说了几句官话,提醒秘书,有些规定还是要遵守的,否则出了大事,秘书要承担责任,让秘书分事分人,不要太大意了。算是善意的敲打吧。秘书心中一动,难到出了什么事,但应该不是大事。
因为流言的事是两月前的事,秘书没多想,可是她还是谨慎了,决定最近这段日子执行规定吧。



邻居----反思
李芬并不是太单纯的人,否则也成不了业务精英。
事情刚出时,急于解决问题,没顾上细想,现在冷静下来,感觉是被人算计了,而这个人肯定是业务科的人。别的科室的人,和业务科没什么往来,业务员不经常在厂子里,得罪不了人。
李芬把业务科的人名字都写了下来,一个个研究,第一个是科长,李芬感觉不大可能,但如果是科长,这种手笔,到是漂亮,一下子打击了她的气焰,让她不在专注里科里的事。
严小惠,她批评过她,可是严小惠不认识姚强,也不知道合同的细节,如果是严小惠,那就是为了出口气。
还有几个平时得罪过的人,这时候,李芬发现,她的怀疑对象居然有五六个,快占了业务科的一半人。
她苦笑了,原来她的情商是有问题。
这么多的怀疑对象,到没法查了。
事实上她也没精力折腾,想想,还是钱最实惠,还是挣钱要紧,谁和钱有仇。
她想了想,姚强说过给她再介绍一笔业务,她还是要做下去。反正她和姚强只是同学。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不甘

下一篇: 《 邻居---老宅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