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邻居-----不甘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1-05   点击:



邻居-----不甘
李芬发现她现在说话没人听,其实业务科的科长并不强势,为人圆通,长于人际关系,李芬感觉他业务能力不是很强,强在于搞平衡。
李芬更欣赏那种业务能力强的主管,对于这个对业务不是太精通,胜在比较有大局观的人,她不太欣赏,但是宋主任一直强调,情商也是一种能力,对于领导更是如此。
毕竟科长提拔了她,她还要领个人情。
她现在调了一级工资,她看不上那几十块钱,她认为还是看业绩,这才是重点。
她认为大家不买她的帐,和严小惠的调岗有关,她先批评了严小惠,对方就调了培训岗位,这不成了她没威信的佐证吗。
她和科长沟通,对严小惠调岗的事不满意,科长看着李芬,有些不以为然,这个女人升了官,还是没有大局观,和严小惠一个快退休的人较什么真。这话他不能说,他到是可以和宋主任说,但不能和李芬说。
科长让秘书把档案拿来,拿出严小惠的,让李芬看,严小惠过往的业绩都在其中,他说,严小惠原先业务能力极强,是咱们科的员老,和我同时进的业务科,那时候,没有提成,只是工资,科长的意思是,严小惠是有功的。李芬多少听明白了。
李芬想说什么,科长又说,你现在是副科长了,不是业务员,要抓紧业务,不是盯紧一个人,一个严小惠和你副科长的业绩有什么关系。
李芬若有所思,科长说有个会,就走了,把严小惠扔在业务室。


邻居-----沟通
科长在厂子里办了事,特意转到办公室,宋主任正接电话,扔给科长一盒烟,科长看了看是红塔山,抽出一根,细细的品味着。
宋主任放下电话,给科长倒了茶,科长连说不敢。
科长解释了严小惠调岗的事,他一开口,宋主任就懂了,科长是为李芬的不识趣头疼。本来吗,严小惠这个人孙书记见了都头疼,李芬一个新上任的小副科长,招惹她干什么,再说人家严小惠在业务科干了二十多年,快退休了调个培训岗位,有什么不合理的,就是闹到局里,也没人说什么。
宋主任忙说,让科长费心了,李芬刚上任,角色转变不过来,可能有个适应过程。
科长一笑,宋主任这个态度就好,他本来介意的就不是李芬,而是宋主任。
宋主任的态度,他放心了。
科长又说,李芬的工作能力极强,尤其是现在刚接的大单子,让业务科都松口气,这样的同志就要肯定,他已经给李芬报了先进工作者。
宋主任忙表示感谢,请科长多栽培。
科长到是语重心长的说,业务科就两个副科长,李芬业绩好,如果人际关系好,将来大有前途。
宋主任摇头,她的脾气我知道,太急太固执,不替别人想,往上升困难。
宋主任想到多年前,妻子和马老师为了白菜的事争吵,当时就知道妻子做事,不细致,不站在对方角度考虑问题。


邻居-----安抚
宋主任回家和李芬说了,不要和严小惠为难了,严小惠是老同志,局里对老同志的态度,一直是不好升职,但都是安抚态度,一个严小惠又不是你的竞争对手,又不抢你客户,你盯着她干什么。真把对方惹急了,别的不说,你们业务的报销凭据,谁敢保证没问题,那些餐饭住宿,谁经得起检查,不要自讨没趣。
李芬本想说什么,又打住了,她也不敢说自己全无问题,是呀,真闹急了,严小惠还是科员,可她呢,她的副科长怎么办,而且她还年轻,严小惠可以申请病退,她怎么办。
李芬看见宋芙蓉,终于冷静下来。
她现在的任务是挣钱,不是和严小惠较真。
她看了看存折,叹了口气,本来是有些提成,都让她置办了行头,她考虑一下,美容院还是少去吧,还是自己在家黄瓜美容吧。
宋主任见妻子不在满脸怒气,好似冷静了,这才放心。
又劝她,你们科长算是会做人,不和你一般见识,你不要小看他,业务能力一般,凭什么坐稳业务科长的位子。
李芬反问,凭什么呀。
宋主任笑笑,凭的是情商。
李芬不以为然,但她表态,表面上尊重科长。





邻居-----表面
李芬有些高傲,对科长也真是表面尊重。科长是人精,当然看得懂。
李芬的态度和严小惠完全不同,严小惠是拿科长当领导,给科长开门倒茶,李芬见了科长,原先坐着还坐着,原先打电话还打电话,没有丝毫改变,只是打个招呼点个头。
李芬想,我凭本事吃饭,看你的脸色干什么。
严小惠不同,严小惠不想内退,她愿意正常退休,内退太早了,退休金少,所以她要奉承科长,只要直接领导不说话,她就能安稳退休。
而且严小惠精于人情世故,她明白,科长提拔李芬是为了宋主任,但科长不会喜欢李芬的作派。
严小惠羡慕李芬找了个好老公,脾气好不说,人也能干,这不都让人因了他,而优待他的妻子。
严小惠现在想明白了,平稳退休第一步,不和李芬正面冲突,拿李芬当领导,但私下里,她对李芬的态度一般。
李芬的那单业务太大,引起了严小惠的注意,她做过业务,通常的订单都是签订一年,不会一签订就是三年,而且预付款百分之二十就行,不会百分之五十。
严小惠通过秘书拿到了合同的复印件,对于复印件上姚强的签名,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个公司严小惠以前联络过,有些熟人,她决定,花点时间,弄明白。




邻居-----迷底
功夫不负有心人,严小惠原来的那个熟人,快退休了牢骚满腹,单位让他提前内退,他有怨气。
严小惠的电话一来,他就说了,他也听人说过,姚强的单子有问题,不合常规,不过姚强的岳父是他们厂长的亲戚,所以没人多事。
严小惠问姚强的年纪,对方说了,严小惠发现和李芬一般大。对方又说了姚强是上海人。
严小惠眼前一亮。
她想到了,这两个人年纪一样大都是上海人。
严小惠心中一动。管它真假,说道说道总行,流言又不要钱。
接下来的流言就成了严小惠是靠美色拿了业务,对方的负责人是严小惠以前的情人。
这个流言很有生命力,传播速度也快。
宋主任的位置正是耳聪目明!
司机吞吞吐吐的说了,宋主任脸色差极了,不过他还有涵养,马上说,胡说八道,李芬是业务尖子,她做成的业务多了,又不是靠这一笔,有些人就是忌妒。
宋主任明白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必须摆正态度,不能让人看笑话。
宋主任回家沉了脸,追问李芬和姚强的关系,李芬只好说是老同学,对于传言,李芬大骂,她说,他们只是同学。
宋主任冷笑,同学,合同一签订就三年,预付款一付那么多,你真以为别人是傻子,李芬一愣,她现在明白了问题出在那里,是自己太贪心,当时没多想。



邻居----愤怒
李芬陷在自己的思绪里,却没注意到宋主任的愤怒。
流言纷纷的时候,宋主任在外面,要固作冷静,不能让人看笑话,可现在回了家,面具摘了下来,而越说越感觉,流言确有道理,那位客户,的确是别有用心。
宋主任看着李芬的表情,如果是流言 ,李芬不会是这种表情,他了解妻子,得理不饶人,无理搅三分,如今的态度,到是心虚。
宋主任的心乱了。
他猛一拍桌子。
李芬这才回过神来,看了宋主任的表情,李芬心中更乱了,她说,你有没有脑子,多大的人,人家说什么信什么,你这么蠢呀。
宋主任冷笑,我蠢,是真蠢。
李芬说,你不要听人胡说,这个单子的负责人是我同学,所以才关照了。
宋主任说,果然如此,可是就凭同学,就这么卖力。
李芬恼了,你爱信不信。
宋主任还要开口,这时候门开了,宋芙蓉放学回来了。
屋子里出现了反常的安静,夫妻都无语,宋芙蓉感觉到了什么,她过来,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母亲,你们怎么了。宋主任说,没事,我刚到家,他站起来去厨房做饭了。



邻居----思索
宋主任一边做饭,一边思索,现在的首要问题是先平静下来,不能再火上加油了,看见女儿的那一刻,他冷静下来, 为了宋芙蓉,他不能意气用事。即使他和李芬离婚,也要顾忌女儿的感受,芙蓉上高一了,压力大功课紧,这时候,不能增加她的负担。
宋主任心中似火烧,他叹息一声,必须冷静。
一家三口吃饭的时候,都没说话,芙蓉感觉不对,她故意说了些学校的话题,父母也跟着说了几句,可是她感觉不对,母亲好似特别的沉默,心有所思,父亲有些怒气的样子。平时都是母亲神采飞扬,说单位的事,说出差遇见的趣事,母亲是爽直的性子,让她沉默很难。
芙蓉推了下母亲,妈,你不舒服呀,李芬摇摇头,没事,我就是有点感冒。
宋芙蓉写作业去了,李芬一个人坐在阳台上沉思。
李芬心里平静了些,她和姚强只是吃了几次饭,跳了几次舞,她是有些心乱,可是只是如此,并没有出格的事。
可是李芬就是很难理直气壮的面对宋主任,宋主任的怒火有些敲打的意思,却真的让她有些不安。
夫妻二人无语,都因了宋芙蓉而打断了刚才的争吵。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宋主任说,你在单位态度好些,这时候不要再树敌了。




邻居----笑话
业务科的人都在议论,也有看笑话的意思。
严小惠聪明的没有在办公室说什么,假装还是听同事说起的,还有些不相信的样子,故意说,不会吧,李芬看着那么骄傲,会这样吗。
严小惠特意和科长提了,说业务科的人都在说,是真的吗。
科长严肃的说,他们传他们的,你不要起哄,毕竟这里面还扯着宋主任呢。
严小惠点头,科长说的对,这不是小事。
科长很满意,严小惠的识趣。
严小惠并不想让自己惹麻烦,这事到现在就行了,别人爱怎么传,就怎么传,她不参与了。她明白科长说的对,这事再传下去,会让宋主任没面子。
严小惠见了李芬,反而和从前一样,态度很平和,没有讥笑的表情。
李芬也听见了有人议论,可是宋主任已经叮咛她了,不要再树敌了。
孙书记找宋主任聊天,东家长西家短的绕了半天,宋主任是明白人,马上懂了。
孙书记说,你要想办法消除影响。
宋主任心中明白,这个影响怎么消除,他中午特意去接李芬吃饭,二人在单位食堂里出双入对。
下午又送李芬去了业务科,和大家聊了几句,又绕到科长那喝茶。
一连半个月,宋主任都是如此,他明白,哪怕就是做作,就是演戏,也必须如此,他只能告诉大家,他们夫妻恩爱,针对李芬,就是针对他。







邻居----出差
李芬却没有演戏的兴趣,她申请去西部出差,开拓新的市场。
科长犹豫了一下,说研究一下,开拓市场也不能一个人去,毕竟那是新业务,开始都是投入,要慎重。
科长和宋主任打了电话。
宋主任放下电话,心里有些恼火,这个女人真是拎不清,这个时候出差去了,别人怎么说。
他提前下班,李芬进门看见他,有些吃惊。
宋主任说,你冷静些好不好,你现在出差,不怕人议论。
李芬放下书包,换了拖鞋,没有回答,只是坐在梳妆台前,先梳了梳头发,这才慢条斯理的说,我在这,他们才有的说,我出差去了,反而让他们没兴趣了,那些人制造流言,不就是想看我难堪吗,现在看不见主角了,这戏还怎么唱。
宋主任听着也有道理。
他想了想,起身,你随便吧。
宋主任开门走了,这段日子,好多吃请都推了,一直在秀恩爱,既然夫人不配合,他也乐得轻松。
李芬听见门响,这才放松下来。她其实不想面对宋主任,她看不上丈夫的秀恩爱,也有些惭愧,毕竟事情起因是为了她。





邻居----劝解
张兰晚上过来了,工会早有所闻。
李芬说要去开拓市场,张兰劝她,出去转转也好,不过时间不要太长,孩子现在功课这么紧,当爹的照顾不周到。
李芬叹了口气,芙蓉这孩子太娇气,功课抓得不紧,说实话要有田然一半脑子,就放心了。张芬也叹口气,你家孩子性格活泼开朗,才像个小姑娘的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田然打小主意大,我的话根本听不进去,她父亲又护着,说不得骂不得,打两下,就跑回姥姥那去了。
李芬知道张兰的好意,她说,我去看看,市场好做,就做,不好做,就回来。
张兰走了,李芬心中,更想出差了,连张兰都知道了,这厂子里谁不知道。
第二天,李芬去了中门,拜托马老师,照看宋芙蓉。
李芬想了想,给人家钱不合适,就送了马老师一套化妆品,说是客户送的,怕过期。
马老师一看出厂时间,是上个月的。
马老师也听说了,到不是刘师傅说的,刘师傅这个人是个闷葫芦,不说人事非,马老师是听严小惠说的。
严小惠只说厂子里都传遍了,不知真假。
马老师心说,到不像真的,李芬这个人虽然说话刻薄,但骨子里傲气,到不像。
马老师答应照看宋芙蓉。
马老师让刘文静和宋芙蓉说,李芬出差的时候,晚上如果宋主任不在家,就过来吃晚饭,爱吃什么提前说一声,宋芙蓉忙说,她不挑食,什么都行。
宋芙蓉的确好养活,吃什么感觉都比饭店强,她吃饭店的饭太多,到愿意吃点家常饭。
李芬出差了,宋主任到放松了些,现在不知用什么态度面对李芬,争吵不行,不争吵又窝火。
女儿在中门吃饭,他到省心了。
宋主任和史科长提了,找了个理由,给刘师傅多发了些奖金。史科长建议刘师傅学开车,行政科的司机,补助不少。史科长联系了驾校,而且是厂子里给报销费用。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邻居----专断

下一篇: 《 邻居---报销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