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烟雨遥-----思往事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0-15   点击:


  
  烟雨遥-----思往事
  云瑶只是孩子,事情过了也就放下了,有时候会想起和二郎一起放风筝的日子,那个少年,好似少了些快乐。
  李家的规矩好似重了些,但她能感受到英姨对她的呵护,李先生对她的欣赏,二郎也长大了吧。
  宛宏一直对李家有疑虑,如果李家只是单纯的在小镇子上居住,那到没什么,如果另有企图,可是一个小镇子有什么企图呢。
  他问过云朗,云朗说李先生的确学识渊博,有很高的文学修养,绘画也精湛,感觉他是有些痴迷于艺术。
  宛宏心中暗叹云朗思想简单,李家的日用排场,不是一般人家能供养得起。那个和妹妹关系极好的英子,她手上的玉镯是极好的和田玉,市面上都见不到。
  宛宏没和云瑶说什么,只说,你好好读书吧。
  云瑶喜欢上海,这里有许多的画廊,她节假日都在画廊徘徊,把自己的画送过去,居然也能卖了出去。
  她非常高兴,一年内卖了五幅画,挣的钱,都够学费了。
  她给家人买了礼物,这是自己挣的钱,心里有些骄傲。
  过年的时候,她回了小镇子。
  她对五月很礼貌,还像从前喊她月姨。
  章大姑现在很高兴,五月有了身孕,都说是男孩子,她期盼着。对云瑶也是疼爱的,毕竟是在她身边长大的。
  
  
  烟雨遥-----心中事
  云朗还是旧时的样子,教学画画,侍弄他的梅花。
  云瑶笑他,好像活在旧时代的人,他不穿西装,还是旧时长衫,却有翩然风采。
  云朗对女儿永远是微笑的,他听女儿提及李家,想了想说,不要管那么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和热爱,也许他们就是想过几年轻省日子。
  英子和你母亲的友谊是真的。
  樱花梦还抓紧吧,我们应该早日兑现诺言。
  云瑶点对,您放心,我一直在考虑针法。
  这次我专门看了樱花盛放的样子。
  云朗说,不只是形似,要有神采。
  春风吹过的花枝,美丽圆满,是人世的梦。
  云瑶微笑。
  她的父亲,也许只适宜这里,宁静平淡。
  一个假期,云瑶都在绣房。
  假期快结束的时候,五月生了儿子。
  章大姑喜极而泣,云朗给孩子起名天成。
  章家沉浸在喜悦的气氛里。
  吴家也送了贺礼,吴老爷来贺喜,他总是希望云朗的日子越过越好。
  他想念宛如,可他明白女儿的心,肯定是希望爱人的日子继续下去。
  云瑶的绣图,还要收尾,开学的日子到了,她只好先行离开。这里有了孩子的哭闹,她也是欣喜的,看着小兄弟,她问父亲,我刚出生,也这么小吗。
  云朗点头,是呀,时间过得真快。
  
  
  烟雨遥-----故人情
  宛宏很宠云瑶,自己的儿子让他一月回上海的家一天,让他锻炼,可是却让云瑶每周末回来。
  那一天是周日云瑶返校,走到半路想起,忘了拿带给同学的画册,又折了回去,按门铃的时候,好长时间,管家才来开门,开见她一愣,神色有些慌张。云瑶问,舅舅有客人吗!
  管家低头,云瑶穿过院子,她听见客厅里有女人的笑声,有些张扬有些放肆,还有舅舅的声音,云瑶推开客厅的门,一个艳丽年轻的女人,正在钢琴前拨开着琴弦,钢琴是舅舅给云瑶买的,云瑶刚会弹奏。
  宛宏看见云瑶,脸色一变,有些尴尬,那个女人有些奇怪,这是谁,你没有女儿呀。
  云瑶仔细打量着那个女人,无端的怒在心头,她不理会他们,上了二楼,进了房间,拿出画册,又拿出箱子,装了几件衣服,她突然为舅母叹息。
  云瑶下楼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走了,宛宏走过来,云瑶,你不要误会,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
  云瑶仰起头,舅舅,你从来没有骗过我,你说,你们只是普通朋友吗!
  宛宏的眼神有些躲闪,云瑶继续说,这是天赐的家,你把人带到这里,你对得起天赐吗。
  云瑶叹了口气,舅舅,我以为你和姨夫不一样,原来你们都一样。
  云瑶走了,宛宏叹了口气。
  
   烟雨遥----万里凝
  云瑶对舅舅失望,一连几周都没有过去。
  那天天赐来找她,问她怎么不回去,云瑶推说功课忙,学校活动多。天赐说,我爸爸说,学校的活动还是少参与些,有些活动我们看不懂,免得被人利用。
  云瑶想说什么,看看天赐,还是忍住了。
  云瑶说,下周吧,这周我和人约了看画展。
  下周的时候,宛宏来接她,对这个外甥女,他一向看重,尤其是云瑶的眼神像极了宛如。
  云瑶皱眉,可总要给舅舅面子,她在车上说,如果再让我见到外人,我就不去你家。
  宛宏苦笑,没有外人,只有家人。你舅母正好来上海,做了你爱吃的菜。
  云瑶这才笑了,舅舅,在我心里,你和大姨父不一样,你不要像他那样。宛宏点头,好的,你放心我不是那样的人。
  春桃看见云瑶,忙过来拉了她,这孩子瘦多了,女孩子不要太拚命,你看你,脸色也没以前好。
  云瑶说,没有,就是快考试了,熬了几天夜。
  春桃说,我带了好多你爱吃的菜,云瑶靠在春桃身上,舅妈,你不要走了,你在这,我每周都来。
  春桃拍拍她的脸,你呀,还是孩子气。家里好几个老人呢,他们不来,总要有人照顾他们。
  
   烟雨遥----怜光满
  云瑶和春桃睡在一起,她有好多话,想和她讲。
  云瑶还是劝春桃来上海,毕竟丈夫和儿子都在上海,把姥姥姥爷也接来就好了。
  春桃笑笑,云瑶和她亲她知道。
  那些往事,章大姑不提,吴家的人不说,云朗不说,可是张婶会说。
  当年章大姑多想要个孙子,而宛如只生了云瑶,后来还是那门娃娃亲,答应云瑶的孩子姓章,章大姑才不那么逼迫宛如了。
  吴家的人都和云瑶有血缘关系,春桃没有,她答应的那么痛快,让张婶感叹,有时候外人到比亲人更好讲话。
  云瑶一直不问家事,不是她不问,她年纪小,父亲一直让她安心学业,不要管家里的事,吴家人一直为她打算,她其实是幸福的。
  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是春桃给她做好。
  舅母待她和亲生女儿一样。
  每年春桃都单给她一份压岁钱。
  舅舅的事,她不能告诉舅母,会让春桃伤心,可是她又不能置身事外。
  她不能让人伤害春桃。
  春桃是个聪明人,宛盈的事,她知道,宛盈都提醒过她,不要让男人一个在外面,靠不住。
  春桃不想不问不听,她要做自己的事,她不能把镇子上的老人留在那,还有绣房。
  她想过宛宏变心,她心中明白,宛宏做事有章法,不会和她离婚,如果他开口,她也会签字。
  她对吴家是感恩的成份多,现在春帆的生意做得红火,春雨大学毕业了,在上海洋行上班。
  她并不是非要借助吴家,才能养活自家。
  
  
  
   烟雨遥----春叶生
  春桃住了半个月,要回镇子里,还是云瑶一再让她多住些日子,要不然,她早回去了。
  春桃在这的日子,宛宏尽量早点回来,二人到是和和气气,有商有量,云瑶有些看不懂。
  春桃回去的时候,宛宏买了许多东西,还派了个副官把春桃送回去,给春桃的衣料,都是好料子,还有些手饰。
  春桃叮咛他注意身体,少喝酒,家里上有老下有小,都指望着他呢。
  宛宏点头,他知道云瑶不会和春桃说什么,只是自己心里有些内疚。
  他提过让父母过来,父母不同意,他没坚持让春桃来,毕竟让父母在家乡,他也有些不放心。
  春桃上了船,微笑着挥手。
  阳光洒在她身上,脸色是明净的,宛宏发现,她还是那么美丽。
  春桃回了镇子,和吴家二老说,让他们放心,宛宏好,孩子们也好,只是都想让他们一起过去。
  吴老爷摇头,不去,也没个熟人,在这多好,上午去茶楼喝茶,下午和人下棋,晚上喝点酒。
  吴太太也说,那里不方便,吵吵闹闹的,哪都是人,哪有咱这好,青山绿水的,都是乡里乡亲的。
  春桃明白,她劝不动,就微笑着,咱们不去,咱们就在这。我也感觉这好。
  春桃去了章家,给章大姑捎了些治咳嗽的药,又看了看天成,孩子生得很好看,像极了云朗,云瑶更像母亲,到是天成像父亲。
  
  
  
   烟雨遥----出疏篱
  学生们停课了,说是闹罢课,宛宏不想让孩子们卷进去,就把云瑶和天赐送回了小镇子。
  两个孩子,还没等反抗,就已经上了船,被副官送到了家。
  云瑶想,这样也好,继续绣她的樱花梦吧。
  天赐是个老实孩子,一直听话惯了,回了家,就真的闭门读书。宛宏让他专心读书,父母花了大把钱,是为了让他学有所成,
  宛宏打算让送他到香港去念书。
  和云朗说了,让云瑶一起去吧。
  云朗未置可否,说和女儿商量一下,云瑶是个有主意的孩子,他要看孩子的意思。宛宏说他太惯孩子,小姑娘懂什么,不过是个孩子。
  宛宏信里强调,云瑶是吴家未来的儿媳妇,他能做一半主。
  云朗其实早把婚约的事忘记了,当年是为了安抚母亲,现在自己有了儿子,他想婚约的事,顺其自然吧,如果孩子们投缘,就履约,不投缘就不提了。
  但他没敢和宛宏说。
  他只是和云瑶提了,一切由女儿做主,愿意去香港就去,舅舅是好意,多见况见识也好。
  云瑶想想,反正是年后的事,到时候再说吧,她要先绣樱花梦。
  章大姑到是愿意,孙女是订给了吴家的,和天赐一起去挺好,她是担心,云瑶不看着天赐,万一天赐让别的女人勾引了怎么办。镇子上已经有这类事,男子出国留学回来,就解除婚约的。她是把婚约当了真。
  
  
   烟雨遥----樱花梦
  云瑶绣着绣着,就好似离母亲更近了些,母亲珍爱这幅画卷。
  她现在发现,母亲真的有灵气,用色落针,看似简洁,其时宛如天成。
  她经常跑绣房,春桃还拉着她谈生意,春桃是愿意她接手绣房的,云瑶去过上海,见识广博,也多年学画,一定能让绣房上一个台阶。
  只是她一开口,宛宏就反对,吴家二老,也不置可否,宛宏希望两个孩子出国留学,回来能进大学当教授。
  春桃只好沉默。
  云朗对孩子们没什么要求,只要孩子高兴就好,章大姑都说她太惯孩子。
  樱花梦完成的时候,云瑶非常欢喜,好好的睡了一天,把绣品收好。
  她想,李家在何方呀,这些年没有音讯。
  她到是想完成诺言,可是哪里找人呢。
  年后,宛宏安排好了云瑶和天赐上学的事,云瑶想,在家也是这样,去香港吧。
  在香港的大学里,果然长了见识,有好多英国人,她的英语突飞猛进。
  那一天,她正一个人在图书馆里看一本画报,有人拍拍她的肩膀,是一个青年男子,她有些恼怒,虽然香港风气开放,可是陌生男子拍女学生的肩膀,也是有些唐突的。
  男了身姿挺拔,脸上有着温暖的笑容,眉目英俊,只是能感觉出他善意。
  云瑶奇怪,刚要发脾气,还是冷静下来,你有事同学。
  那个人微笑了,妹妹。
  云瑶有些恼了,妹妹,你到叫得亲切,谁认识你。
  她转身要走,那个人又喊声,妹妹,我是二郎。
  云瑶转过身,二郎哥哥,她马上走过来,二郎笑着。
  二郎说,我一眼就认出你了,你居然没认出我来。
  云瑶说,你现在这么高了,完全不像原来的样子。就是眼睛还这样,像月牙似的。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烟雨遥----娟娟净

下一篇: 《 旧梦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