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烟雨遥----娟娟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10-15   点击:


  烟雨遥----娟娟净
  二郎也送了礼物,是一把匕首,是父亲奖励给他的,云瑶看了,有些哭笑不得,她还是礼貌道谢。
  二郎个子已经长得很高,大郎好几年没来了,有一次云瑶听见张婶和章大姑二人议论,李家好奇怪,在小镇一住多年,过年也不回去,也不见他们做什么生意,开得铺子,冷冷清清也不介意,可是吃穿却是极有品味,她们猜测,李家可能是家境极好,看那排场,没准是哪家的王室子弟。
  在章大姑眼中,对这样的人家,半是敬畏,半是瞧不起,靠了祖业,总非有本事的人,可是这类人家,根基深厚,不一定哪个亲戚就是上层人物。
  李竹木不大走动,他只是看书画画钓鱼,有时候会和云朗喝喝酒,英子常去绣房,购买些绣品。
  但英子的眼光极高,轻易不入她眼,她看了价格给的很好。
  五月的绣品,偶有看中。
  只是英子有一次和章大姑说,这里人的绣品,不及云瑶刚完工的那幅蝶恋花。
  章大姑以为她是赞孩子,没往心里去,从针法看云瑶还有欠缺,英子说胜在意境。
  云瑶把二郎的匕首放好,二郎说他们要回家了,云瑶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说不知道。
  英子来章家,给章大姑送了极好的衣料,她是来找云朗的,想带云瑶一起走,她是喜欢云瑶的画和绣,想培养她。
  章大姑有些意动,李家一看就是大户人家,不会亏待了云瑶,如果云瑶走了,好谈云朗的婚事。
  云朗摇头,我和云瑶相依为命,不会让她离开我身边,您的好意,心领了,我想宛如也希望云瑶在这里长大。
  
  
  烟雨遥----秋草生
  英子请云朗再考虑一下,不要埋没了云瑶的天份,云朗笑笑,如果她有才气,在哪里都一样。
  英子遗憾的离开。
  宛宏这几天正好在家,他也不赞同云瑶跟李家走,他对云朗说,感觉李家很奇怪,他调查过李家,没有任何线索,他们也不像京里的子弟。
  云朗说他也有感觉,李家的有些习俗挺奇怪。
  比如英子和李竹木说话的态度,非常恭敬,可是他听李家的一个仆人说,英子才是贵族。
  好像不是一般的贵族。
  李家的仆人,都是他们带来的,这些人不和镇子的人往来,他们都是沉默的安静的。
  好像更爱往山里跑,喜欢打猎喜欢出船。
  宛宏突然一拍头,对了,李家的人,感觉训练有素,好似军人。
  云朗笑了,你太能联想了。
  宛宏却若有所思。
  李竹木给云朗送了好酒,风味独特,说是他们家乡的酒。
  云朗回赠了这里的女儿红,还是吴家嫁宛如时带来的。
  李竹木给云瑶留了不少画册,让她好好学画,说云瑶是他教过的最有天份的学生。
  云朗试探的问,您教过很多学生。
  李竹木点头,我是大学老师。
  云朗一愣,难怪你的学识那么渊博。
  李竹木叹了口气,我必须回家了,能有几年闲散的日子,已经是偷来的。
  英子也说,这几年的生活是最简单快乐的。尤其是和宛如一起刺绣的时光。
  
  
  烟雨遥---拂云长
  李家走的很突然,好似一夜间,人就搬空了,那些家俱也都消失了。
  云瑶有些怅然,那房子是李家租的,现在没了人空荡荡的。
  她问父亲,是不是有好多人,突然就不见了,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云朗安慰她,怎么会,她们在你心里。
  在你心里一直活着。
  云瑶点头,妈妈就一直在我心里。我看见那幅樱花梦,就好像看见她在刺绣。
  云朗点头。
  他房外的梅花年年都开着,他总会记起,宛如收了梅花上的雪,给他泡茶,章大姑说她孩子气,可是云朗总是笑着。
  那个爱梅花的女子,一直在他心里。
  云瑶的日子恢复了平静,她每天还是上学放学,学画刺绣。
  有时候路过李家的宅子,她会停下来,二郎去哪里了,他还会记得云瑶吗。
  还有那幅樱花梦,父亲说是收了李家的定金,一定要绣好给了英姨。
  云瑶有时候去绣房,会看见五月,五月一直没成家,现在帮着春桃管理绣房,她和春桃相处的挺好,人很勤快,话不多,但有心,什么事说一遍,都记在了心里。
  
  烟雨遥---混芳尘
  这一年是吴老爷过五十五寿辰,幸而宛宏在家,所以吴家要好好热闹一下。
  宛盈也从上海回来。
  她现在常驻上海,上海的上意,她也上了手,乔彬主要跑外,他们夫妻越来越貌合神离。
  宛盈想开了,只要乔彬不闹到家里来,外面的事,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要保证鑫扬的利益。
  这一次父亲过寿,她带了鑫扬来,乔彬答应也会来祝寿。
  她回来先回了乔家,给公婆送上礼物,她在乔家人眼中,到是个好儿媳妇,说一不二的少奶奶。
  鑫扬已经上了高中,他对父母的事有感觉,但母亲让他好好读书,别的不要多管。
  他惦记着云瑶妹妹,先到了吴家,这几天吴太太接了云瑶来。
  鑫扬带了许多上海的画报,也有些他从上海买来的字画,他知道云瑶爱这个,在他看来,云瑶的画,比那些画还好,他讲起上海的美院,希望云瑶也去上海读书。
  云瑶真有些向往。
  吴太太却说,看你父亲的意思吧,他不一定愿意,你这么小出去。
  鑫扬说,可以住我家呀,我妈成天说家里人少,我爸爸经常不在家,空房间好多呢。
  云瑶有些犹豫,她不喜欢大姨父,那个一身酒气,头发梳得溜光的人。总感觉他和父亲不一样。
  
  烟雨遥---新雨后
  吴老爷的寿辰很热闹,镇长来了,有些老朋友也来了。
  有些人是冲着宛宏来的,他现在也调到了上海,他听见了鑫扬和云瑶的对话,他对云瑶说,你的画很好,不过也要受些专业的训练,还是去上海吧,我也要去上海了。
  云瑶很高兴,舅舅也去呀,我和爸爸说。
  宛宏笑笑。
  章大姑也来了,这几年兄妹走动的少了,宛如成了横在他们之间的一根刺。
  章大姑有些见老了。
  吴老爷对这个妹子也是心疼的,现在想想云瑶去上海,章家会更冷清,他想,劝劝云朗吧,云瑶大了,他不必非要等女儿出嫁。
  宛宏和春桃商议,不如让天赐一起去上海读书,现在镇子上的人家,去上海的不少。
  他试探的问春桃,其实可以把家搬到上海。
  春桃点头,天赐去吧,孩子教育要紧。只是我怎么离得开,父母不去,这里还有铺子,咱家的铺子可以交给春帆,可是绣房是干妈的,她不肯去上海。
  宛宏叹了口气。
  他和父亲提过,父亲不去,说哪里都不如自家好。
  父亲最后说,宛如在这里,我哪也不去。
  宛宏听见妹妹的名字,只好沉默。
  
  烟雨遥—情几许
  孩子们都向往着去上海。
  天赐和云瑶听鑫扬讲上海的事,心都飞了过去。
  宛盈的心境也好了许多,暂时抛开和乔彬的事,推了推哥哥,多像咱们小时候。
  她心里高兴,哥哥也去了上海,乔彬会收敛许多。
  宛宏已经警告过乔彬了,不要太过份,毕竟宛盈给乔家生了儿子,又养大了孩子,孝顺公婆,打理家里的事务。
  乔彬发誓言,决不会负了宛盈,他不过是逢场作戏,不会当真,乔家的少奶奶,永远是宛盈。
  宛宏心知,他能如此也罢了,现在虽说是观念换了,可是纳妾的还是有。
  只盼着鑫扬长大,早点成家,妹妹也少辛苦些,乔彬只要不把人领回来就成。
  他劝妹妹,有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管好孩子,才是根本,毕竟乔家认的是宛盈,名份在手,总是怄气,只能让乔彬更不愿意回家,相敬如宾,总要敬着些。男人都这样。
  宛盈反问他,你也这样。
  宛宏脸一红,逢场作戏也有的,不过不会当真。我知道哪里是家。
  宛盈低骂一句,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宛宏听见了,有些恼,宛盈转身走了。
  宛宏想想,谁说男人没好的,云朗就是好的,也可能,他是没有机会,也许他不给自己机会。
  吴老爷留下了云朗,他说,孩子们长得真快,云瑶也大了,她愿意去上海就去吧,舅舅和姨母都在上海,几个孩子也都去吧。
  云朗点头。我本来也想去上海谋职,可是我妈不去,我只好先留下。
  吴老爷拍拍他的肩膀,你是好孩子,不枉你妈把你养大。你娶个媳妇,不就可以去上海了。
  云朗有些惊讶,岳父是第一次说这话。
  吴老爷叹息一声,时间过得真快,你也算有情有义了。可是你妈的心事,唉,也不能说她糊涂。
  
  
  烟雨遥—入梦来
  云朗低了头,我现在还时常梦见她,总是拿了梅花,有时候会笑着,有时候会低头。
  云朗的声音,越来越轻。
  吴老爷眼睛湿了。
  吴家的梅花还开着。
  章大姑知道哥哥肯出面劝云朗续弦,心中大喜,总算哥哥明白。
  她马上趁热打铁,劝儿子,你也要替妈想想,妈也不是为了孙子,现在年纪大了,章家的事总要有人料理,云瑶大了,要飞,你呢,也顾不得这些俗事。妈总要有个伴呀。
  这个媳妇,你当是替妈娶的。
  云朗叹了口气,你做主吧。
  章大妈马上让春桃的母亲,去问五月。
  五月点了头。
  婚事办得极简,五月没什么至亲了,正日子那天,请她的姨妈过来,章家只在家里办了两桌。
  云朗换了一件新衫,五月簪了朵杏花。
  吴家送了份礼。人没来。
  云瑶那天去了吴家,她知道姥爷和姥姥不高兴,她特意过去闹他们,她在吴家,一会儿要吃这个,一会儿要吃那个,折腾得二老围着她转,也顾不上感叹了。
  春桃和宛宏说,这个小人精。
  云瑶回家的时候,月亮已经升起来了。
  父亲在院子里静静的坐着,云瑶喊了声爸爸,夜深了,回去吧。
  
  
  
  烟雨遥—空念远
  孩子们和宛宏一起去了上海。
  云瑶去了美术学校。
  学校里有位日本的教授,他看了云瑶的画法,有些奇怪,问云瑶去过日本吗,云瑶说没有呀,我一直在小镇子,上海是去的最远的地方。教授有些奇怪,你的有些笔法有些奇怪。
  云想没多想。我有好多画报,也有日本的。
  教授很欣赏云瑶,你的桃花画得很好,潋滟到了尽头,就是梦幻。
  你这个年纪,画不出沧凉,能有这种感觉,已经难得了。
  你该去我们那里,看看樱花,大片大片的樱花,像海一样。
  云瑶想起李先生的那副樱花梦,好似就是海,是美丽的海洋,是梦幻的海洋。
  她心里动了一下,她记得宛宏舅舅说过,李家有些风俗像是日本的习俗。她心中疑惑,难道李家是日本人。
  她想起了李先生的样子,严肃但专注,对于艺术,李先生的确是痴迷的。
  云瑶在纸上画了二郎送她的那把匕首的样子,问教授,您见过这个吗。教授说,这是我们那的式样,贵族之家才有。
  云瑶更加疑惑了,李家如果是日本人,为什么要隐瞒呢,她听母亲说过,英姨是真的爱刺绣,对了绣品,是真的打心眼里的热爱。
  云瑶和宛宏舅舅说了她的猜测,宛宏说,我之前就怀疑过,可是没有凭据,后来我要深入调查,他们一家就搬走了,不过这么多年,他们在镇子上,似乎只是画画刺绣,到是他家的仆人,那时候,会去山里,会去海上。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烟雨遥-----情深深

下一篇: 《 烟雨遥-----思往事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